极品太子爷

第1517章 窦云辉【第2更求推荐票】

第1517章 窦云辉【第2更求推荐票】2017-11-15 16:38:29Ctrl+D 收藏本站

    第1517章窦云辉第2更求推荐票

    超重量级的专案调查组进驻了华西中阳市,给华西政坛以极大的震动,不少人感觉惶

    尤其是之前与许甸焘副省长走的近的那些人,那叫一个人人自危呐。

    他们都在暗自叹气,未换届之前,许系人在华西是何等风光?这大换届才没多久,世道就变了啊?

    要说许甸焘是华西省一个很具代表xìng的人物,hún在官场上的那些大小官员,谁不知道他是许巨头的堂侄?

    然而,大换届到来时,许巨头退了()。

    就这么一退,难道就造成了眼下许系被人家拾掇的景况了吗?

    这个,也太现实了吧?这就是官场吗?

    其实不然,一言以蔽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自身作风不严谨,就别怪人家揪你小辩子,官争宦斗中虽不见血,但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惨烈。

    有些目堵过许甸焘作为的内里人心中就清楚,他一但给有关部mén重视起来,肯定要享受特殊待遇的。

    果然,他家堂叔刚退位,他就首当其冲成了开刀祭品。

    有雪片一样的检举揭发飞入省纪委省政fu办公厅……甚至是省委……

    刘副书记脸sè极其yīn沉,与他坐在一起的是省组部长钱子明。

    前者亦是许系壁垒中的旗标式人物,谁叫他是许巨头的妹夫呢?

    后者(钱子明)倒是这任省委书记戎汉国提起来的,许系sè彩淡化了不少,他是戎汉国用来制衡刘副书记的角sè。

    要说戎汉国还有一个真正的心腹大将,应当是这位省组部长钱子明,而非省委秘书长顾东扬。

    “……上面,在借题发挥啊。”

    久久,刘某人发出一句感叹,眼神中都有几分落寞,“一朝天子一朝臣,历来都是如此()。”

    他言下有所指,钱子明听的出来,但不表态,脸sè也相当严肃。

    “刘副书记,现在这情况,上面不重视是不可能的,省委常委涉案,非同小可啊。”

    “子明部长啊,有些更深的内幕你不清楚,但我们的汉国书记心里有数的,他过去几十年的坚定立场,在2013年要转变了,这很令我吃惊啊,也很痛心……”

    刘副书记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让钱子明把话传给戎汉国,许家,对你很失望。

    但是钱子明不这么想,他是戎汉国的心腹大将,有些重要局势的分析,都是他和戎书记讨论分析过的,主说眼前这个事,戎汉国几经思量思考,又和钱子明进行了彻底长谈,把自己的好多想法都说给了他听。

    其实老戎的目的就是要争取钱子明站过来,毫无保留的支持他把最后这段仕路走完,把省委书记的最后意志贯彻到底,他不敢说能扭转乾坤,但是组织部长能贯彻大书记的意志,在省委,许多事就好办的多。

    老戎怕的是钱子明给刘副书记刘某人拉过去,那自己这个大书记在常委会上都会十分尴尬。

    省纪委那边一惯也是独立xìng较强的存在,办事以原则客观为主,很少参与敏感的斗争。

    政法委那边是看风向的,也是借着原则立场等说法表达其态度,官腔儿一套一套的,领导都奈何不了人家。

    宣传部呢,刘副书记强力提拔的人,是许巨头曾好看的一位干部,铁杆儿的许系。

    统战部也一样,铁杆儿的许系官员。

    综合分析华西省委的局势,戎汉国真有被分化孤立的可能,就是他相当信任的秘书长顾东扬也来保险()。

    这个秘书长太圆滑,有踩着多条船的嫌疑,戎汉国早清楚这一点了,却苦无拿下他的说法,他能当是秘书长,是刘副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统战部长政法委书记,甚至省纪委书记一起通过的,省委书记都得随大流。

    所以,戎汉国心里对秘书长顾东扬的定位就是:不确定因素。

    他只能把自己的信任给了钱部长钱子明,绝不是秘书长顾东扬,再说了,顾是末位常委,和钱不能比的。

    叛系,是一种历来不被派系所容的行为,人家背后戳你脊梁骨,说你辜负昔日老领导对你欺望。

    说你是叛徒。

    钱子明能从刘副书记的话里听出骂戎书记是叛徒的隐意。

    同时,刘某人也是在警告他,你钱子明也要跟着戎汉国一条道走到黑吗?

    钱子明不语,脑海中却回dàng着戎书记那句话:我不能对人民犯罪,我没权力那么做。

    ……

    夜里,窦云辉接受唐生唐瑾夫fù俩的邀请,在某个小馆子里吃饭。

    因为豆豆和唐瑾的关系很铁,她早就成了窦云辉的干闺nv。

    “干爸,您多吃点这个……”

    唐瑾一付孝顺的样子,人xìng如此,她对谁都如此。

    “好好好……哈,豆豆有你一半乖,我就老怀开慰喽。”

    这话是明夸唐瑾呢,对自己的nv儿关豆豆那叫一个没办法()。

    “干爸,您这话说的,让豆豆听到了,吃死我的醋了,”

    “哈哈……”

    窦云辉和唐生都笑了起来,嗯,关豆豆是肯定吃这个醋的。

    一边吃饭,一边谈了些近期的事。

    “我对华西的形势也不了解,但是有一点很肯定,那就是未来形势的转变取决于戎书记的态度。”

    唐生看问题很有深度的,一语中矢的说。

    窦云辉微微点头,他是当过省委书记的,他了解省委书记手里握着什么样的权力。

    戎汉国要是充当许系旗标坐在华西和你斗,即便你是中纪委副书记,你也未必能在这个你不熟悉的地方把局面立即打开,地方上的情况你不了解,人家授意设下一系列阻碍,你这趟专案就难办了,有可能半年下来都没收获。

    许多的事,只要省委书记点头,统统都能压下去。

    那样的话,上面的专案组就一筹莫展了。

    上面有许巨头或匡系再替他说话,你又不能以势压他,只能是去取证调查,对峙就形成了。

    就是怕这种情况出现,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嘛。

    好在,戎汉国与关瑾瑜的jiāo流勾通,隐晦的表达了他的一些态度。

    所以现在窦云辉不认为前路艰难。

    “戎汉国的为人我还是听说过一些的,比较刚直的一个干部,原则xìng是很强的()。”

    唐生微微点头,“原则xìng强,立强鲜明,这一点很重要啊。”

    “唐生,从经济方面说,锦天大厦项目对中阳市的经济全局影响有多大?”

    “客观的看,应该说不太大吧,其充量也就十来亿的资本,想要影响全局还不够份量,但是站在市府考虑全局的角度上说,这种影响的负面xìng是很大的,想一想,这么大项目就失败了,项目人挟款sī逃了,这在民间造成一种什么样的恶劣印象?让老百姓们对政fu产生了不信任感,甚至他们会指责政fu的无能,看看你们用的什么人?这种不信任的情绪一但bō及开来,就不是影响小范围了,思想上的问题,不转变政fu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无法拿回全部的信任啊。”

    当老百姓对政fu不信任时,社会稳定的基础就将动摇,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对许甸焘的定xìng处理,要快一点?”

    窦云辉听明白了唐生话中的含意,就是让省府尽快表态对某个贪腐份子的处理决定,以此安慰他们。

    现在锦天项目投资的许多股东们都在煽动下面人闹事,政fu迟迟不给个说法,是要包庇某人吗?

    你们官官相护,这个坏印象一惯就存在于民间老百姓的印象中,也难怪他们要嘈吵要叫嚷,这是正常的嘛。

    民间那些人嘈吵叫嚷是出于保护他们的利益,无可厚非。

    唐生笑了笑,“窦伯伯,我知道这样一个大事件,内幕很深,不查的水落石出,给某人也定不了xìng质,但是老百姓等不起,省政fu等不起,就算不能给他定xìng,也可以尽快宣布对其的双规,这个说法能安民心的。”

    “呵……那倒是。”

    双规,民间老百姓也知道被双规了的干部那等于hún到头儿了,他完蛋了,我们可以庆贺了()。

    ……

    省委,戎汉国关瑾瑜刘某人钱子明省纪委书记孙正林,宣传部曹部长政法委马书记统统都在。

    中纪委副书记国监部长国纠主任窦云辉以中央领导的身份在这主持了一个特殊会议。

    人家在代表中央,那就是上官,省委书记省长都要看上官的脸sè哦。

    “……从整理出来的关于许甸焘涉嫌锦天事件腐案的材料来看,他的问题很大,不过再没有查清全部问题之前,中纪委调查组也不能给本案定xìng,不能给嫌疑人定案,今天就是通报一个情况,中纪委调查组要对许甸焘正式双规,在这之前,我想听听你们华西省委对这一决定的看法或意见,大家可以畅所yù言……刘副书记,你谈几句?”

    窦云辉把第一个目标盯着了刘某人,也不知他出于什么样的心态。

    刘某人在众多常委们的注目中,心下也是一沉,这窦云辉为什么先问我?而不是戎汉国?

    戎汉国也好,关瑾瑜也罢,他们都表现的十分深沉,在他们脸上看不到任何神情的bō动。

    高官就是高官,喜怒不形于sè,令人都看不透他们的所想。

    ……

    ps:晕的,一早起来看到咱们可怜的才200来张推荐票,俺莫名的悲伤啊,推荐票大家都有的,上上帐号支持一下这么难啊?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