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527章 可疑人物【第2更求推荐票】

第1527章 可疑人物【第2更求推荐票】2017-11-15 16:38:44Ctrl+D 收藏本站

    第1527章可疑人物

    nv警卫眼中的唐生倒不象是坏人,就是过分的俊逸剌眼点,平时常出入西huā厅的人中,也没见过他。《)

    而且在红墙大院见的人多了,象这么年轻的工作人员,一般都安安份份呆在自己的本职岗位上工作,哪有满院luàn窜的?即便有窜来窜去的,也都是些经常传达送发文函的,但大部分都是高级秘书(正处级以上)。

    可以说低级一些的秘书(年龄上区分)每天埋头在工作岗位上,有几个出来闲窜的?

    从外表上看,唐生还是有庄重仪表的,这是他故意整出来的,受红墙大院的凝重气氛所影响的呗。

    可是做为生面孔,又晃到西huā厅mén前,nv警卫关心一下他的来历也是正常的。

    唐生今天是初至,什么证件还没有办呢,不是萧道昇提前在mén卫那里有特别jiāo代,他都进不来的。

    一般来说工作人员上下班是不走正南大红mén的,那里只是一个象征xìng的mén。

    而唐生今天就是为了感受气氛,所以才走了那个mén。

    事实上进了里面,一般不会有人再查问你,毕竟不是谁也能随随便便进入红墙大院的,既然在里面了,说明就是没问题的人了,只是唐生表现出了要入西huā厅的意思,又是生面孔,又是一个人,这个正好出来的nv警卫没见过他,就动了一丝疑心,所以上前问他要证件了。

    这下可把唐生给问住了,我哪来的证件啊?

    “哦……那啥,我今儿不是头一天来这里吗?证件还没办呢。”

    “什么?没证件你怎么进来的?”

    “是那谁把我nòng进来的。”

    这话就含乎了,唐生也不能说是萧道昇关照了南mén警卫放我进来的。

    nv警卫疑心更大了,美眸就冷厉起来,上下打量了唐生一眼。

    “别误会哦,我是好人。”

    唐生见她神sè不善,怕她有所行动。

    “没证件你就敢在这里面逛?你以为这里是公园呢?身份证给我看看……”

    还好,nv警卫没有动粗,但是盯着唐生的眼神更警惕了。(《7*

    这时,西huā厅mén口的警卫们也谨慎的盯着唐生,mén内一位少校军官摆了摆手,又两名警卫就出来,显然是来帮助外面这个少校nv警卫的,在红墙大院里,正规军装的这些警卫们都属于防务警卫,随身出行警卫是不会穿制服的。

    象陈姐她们那样的,属于内卫,贴身保镖一类的,一般都是便衣,外表看不出什么的。

    唐生也没说啥,在这里可不易摆少爷架子,要身份证就给人家吧。4∴⑧0㈥5

    他就随手掏出了身份证,给那nv警卫递了过去。

    nv警卫接过手一看,秀眉就蹙了,呃,江中省南丰人?(感情唐生的身份证不是京城的)

    “江中南丰?你是干什么的,老实说。”

    噗,唐生纠结了,怎么着?把我当hún进红墙的可疑人物了?

    “其实我是新调来的一个秘书,中办秘书局的。”

    “想叫我信你也行,拿工作证给我看,否则,我就把你带走。”

    汗了,这nv警卫一点不客气,这功夫,两个男警卫已经到了她身侧后了,只等她一声令下带走唐生了。

    呃,不会这么悲催吧?

    “那啥,警卫局的少校同志,我我真的还没办工作证,今儿是头一天来上班,领导说,可以先逛逛大院,熟悉一下环境,要不,我给我领导打个电话?”

    唐生就要伸手掏手机了……

    “别动,把你的手放下来,不要动……搜他的身……”

    唐生翻白眼了,没工作证就这么惨啊?

    两个警卫就上来了,“老实点,把手臂抬高了……”

    晕了哦,怎么会这样呢?

    搜身还是很快的,两个人上下一搜,可疑的东西什么也没搜出来,就搜出一个手机来,就递给了那nv少校。

    “把他带进警卫室去,”

    nv少校越发冷峻了,捏着唐生的手机,看着他被两个警卫带进去,还好,不是拧进去的。《

    唐生啼笑皆非了,不过,在这里,掏不出工作证,真的会给控制起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西huā厅大mén一入就是侧面的警卫室,古朴的旧王府式四合院落,这里在清朝时曾是溥仪之父摄政王载沣的西huā园,北泣时期的国院所在,1949年11月,周总正式搬入西huā厅,直到74年住院离开,邓妈妈后来又住了16年。

    如今,这里仍旧被冉国正选为了日理万机的所在,似乎有继承周伟人那种jīng神的想法吧。

    实际上周伟人的确厉害,他去世之后联合国都要降半旗,可见他在国际上的声望之高,máo爷爷也没享受这待遇。

    一走入这曾留满伟人身影的西huā厅,唐生一时间都忘了自己是给‘带’进来的。

    而nv少校却开始检查唐生的手机了,她想从他的手机里翻出一些他的秘密来,控制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物,自己不是要立功了吧?一个掏不出工作证却说在这里上班的秘书,的确是有很大嫌疑。

    不过,手机里的‘联系人’名称叫nv少校很纠结。

    没一个有名字的,都是晚辈对长辈的敬称,诸如‘窦伯伯’‘钟伯伯’‘谭伯伯’‘冉伯伯’‘翁伯伯’‘周伯伯’‘四叔’‘二舅’‘三舅’‘关妈妈’‘关小姨’‘邵妈妈’等等……这么多亲戚?

    再就是‘老妈’‘老妈’‘老婆’‘蔷nǎi’‘妁nǎi’等……这是什么luàn七八糟的呀?

    男少校过来了,他还盯了一眼给带进警卫室的唐生呢。

    “怎么样?查出什么了吗?这个好象很淡定的样子?”

    唐生没一丝惊慌,除了苦笑,所以男少校觉得他淡定从容。

    “手机里一堆亲戚,伯伯啊叔舅的,爸妈老婆光nǎinǎi就一大堆呢,看不出什么来。”

    蔷nǎi如果在这的话,肯定笑喷掉了,升格成情郎nǎinǎi了?

    “你随便拔一个过去,试探一下。”

    nv少校就随便选了一个,‘钟伯伯’吧,直接拔出去。

    嘟嘟了三两声之后,那边就接了起来,一看是唐生的电话,肯定是接了。

    “唐生啊,你今天好象报道?入来了吗?”

    “啊……你是唐生的伯伯?打扰你了,请问你是在哪工作的?”

    ‘钟伯伯’就傻眼了,怎么回事?这是谁拿了唐生的手机?还问我在哪工作?唐生身边的nv人不知道我吗?

    钟伯伯是谁?当然是巨头之一的中政委书记钟怀仁了。

    “你,又是谁?不知道我吗?你不是唐生的姐姐?”

    主要是唐生的干姐姐太多了,也难怪钟巨头这么问。

    “我应该知道你吗?我当然不是他的姐姐了,好吧,我告诉你,我是中警内卫,你侄子唐生给我们控制了……”

    “呃?luàn弹琴嘛……”

    “什么叫luàn弹琴?唐生sī自hún入红墙大院,说是什么秘书,却又没有工作证,嫌疑很大,你能给他证明什么?我们会派人与你联系,这个问题肯定要调查清楚的,你的工作单位说一下。”

    钟怀仁这边就知道发生了误会。也不由苦笑。

    “哦,我在中央政法委工作。”

    “姓名……叫钟什么?”

    “钟怀仁!”

    “职务?”感情nv少校直接忽略了‘钟怀仁’三个字。

    她是问的快了,一时没反应过来,那边一报名,她就问‘职务’了。

    脑袋秀豆了一两秒就反映过来了,钟怀仁?不会这么巧吧?怎么政法委有两个叫钟怀仁的?

    脑子转不过弯儿了,压根没想着嫌疑人员唐生的什么伯伯会是钟大书记。

    这时,钟怀仁又报职务了。

    “中政委书记!”

    噗,nv少校喷了。

    “钟钟书记?怎怎么可能?”

    她脸儿都绿了,“你耍我是不是?”

    这边钟怀仁也是哭笑不得了。他直接把手机挂了。懒得再说什么了,喊了秘书,让他去联系警卫局的头儿。

    nv少校一看对方挂了,也就更认为对方是耍他了。

    “哼,居然敢冒充钟书记?好大的胆子,看来这个姓唐的存在大问题。”

    只能说她的想法太玄幻了。

    男少校却是一怔,“换个人再试试?这个集团好象很大?”

    他怕误会更深一些。

    nv少校咬了咬牙,又拔出一个电话,‘冉伯伯’;

    “……唐生啊,你入院了吧?哈……”

    “……”

    nv少校一听这声音傻眼了,我的妈呀,这这不是冉老总的声音吗?

    她手一抖手机差点没扔地上去,在西huā厅也呆了快两年了,能听不出冉国正的声音吗?倒是没听出钟怀仁的声。

    不过她反应真快,蹭一下就入了警卫室,把手机塞给唐生了。

    “快快接,冉总理的。”

    她现在是反应过来了,自己认定的这个嫌疑人员,不是个简单人物。

    “冉伯伯好!”

    “你怎么半天没说话?有事啊?”

    “没有,这不是刚进了您所在的西huā厅吗?被旧摄政王的西huā园给mí住了,历史氛围浓郁啊。”

    “哈……好,让警卫带你进来吧。”

    “不行,得您和他们说,我现在在警卫室呢。”

    “嗯,把手机给他们……”

    唐生把手机又塞回给那nv少校,还朝她挤了下眼儿。

    nv少校的tuǐ没来由打颤,接过来就严整的道:“总理,我是警卫室少校内卫罗冰。”

    “小罗啊,你把唐生领进来吧,哈……”

    “是,总理。”

    ……

    ps:迟了一些,好歹写出来了,身子实在不爽,大家见谅。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