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528章 西花厅,冉国正

第1528章 西花厅,冉国正2017-11-15 16:38:46Ctrl+D 收藏本站

    回眸上个世纪的1989年11月,有一位老人向党递jiāo了他的辞呈,一个新时代从这天开始降临了。~~

    党的领袖的‘终身制,制度在这一天废除了,这是自建国以来没有过的,它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老人曾说过“……靠我们这些老人是不可能叫社会长治久安的,要培养下一代接班人,我国的事情能否办好,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能不能坚持,经济能不能快速发展,国家能不能繁荣昌盛,从一定意义上讲,关键在人!有我们这些老人在,还是有份量的,有些东西谁也改变不了,敌对势力也知道变不了,但我们走了呢?所以啊,一定要培养下一代,我国要出问题,还是在党的内部,这是个必须要清醒认识的问题,一定要注意人才的培养,要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四个标准来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

    在红墙大院,唐生和冉翰升就坐在西huā厅的后院。

    院内的海裳果熟了,但,昔rì在这里赏huā品果的那个人走了,永远的走了,但他永远活在无数国人的心中。

    “……,眼下,我们倍受国际瞩目,南边的形势也是一变再变,风起云涌啊!”

    冉翰升所说的南边形势指的是南中国海,自建国以来,这个存了大半个世纪的问题,仍悬在领导人心中。

    唐生不语,默默点头,静静聆听冉国正的说话。

    “国家经济发展的势头很好,即便在国际金融危机的yīn影下,对我们的影响也不是很大,一直以来,经济发展都是一个国家综合力量的基础,没有经济就没有综合国力它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变开放,为国家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实践到今天我们坚定不移的推进和深化着改革但未来的五年,真是个考验阶茶”,…”

    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南边,以共和国现在的综合力量来说,在亚太地区,它肯定是首屈一指的强大。

    在世界上,除了老美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与之比肩,包括俄联邦在内。

    老俄强大的是军事力量,至于经济只能用半死不活来形容,要不是有普氏坐镇,早就一塌糊涂了。

    曾经以经济强国称霸亚洲的岛国,现在也让出了位置,规规矩矩排到了共和国后面去包括它们不久前还在自夸自诩的海空军事力量,也在共和国航母下水和六代机诞生之后没了任何优势。

    相比之下,共和国弱在一些科技领域诸多的核心科技技术我们还没有掌握,以致国内诸多产业沦为国外大型产业集团军的代工厂产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仍须努力啊。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冉国正之所以讲到南边的问题,是因为眼下又出现了大的决策需要核心层们下决心。

    在鲁东银湾基地,历经数年制造的超级航母悄悄试水了。

    军委打上了报告,《关于超级级航母服役建议若干》,这必须是令核心层关注的问题。

    实际上,在关注这个问题的又何止是国内核心层?诸多国家的目光都盯着呢。

    “你看看这个……”

    《关于超级级航母服役建议若干》这份报告就递到了唐生手里,按理说他这个级别的小官,哪有资格看份报告?

    唐生就是唐生嘛,他是共和国唯一的异类品种,以副处级秘书的身份,悄悄的参与了军国大事的决策。

    他心里清楚,超级航母服役问题是世界瞩目的大事,它是否服役南海舰队已经不是圭要问题了,关键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去服役?是时间问题,是全局战略准备是否成熟的问题,是国内国际各种形势综合分析的问题。

    这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拍定的决策,它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因为它一但服役南海舰队,就等于向世界宣布:共和国开启了《南中国海战略》。

    所以,这一决策的重要xìng,是不言而喻的。

    唐生剑眉微微蹙着,又渐渐舒展,温声道:“冉伯伯,国庆大典在即,之后就是口届党代会第三次会议,在这期间,稳定压倒一切,不论是国内还是国际……”,

    说着,唐生的目光转到了院落里海裳树枝头上那沉甸甸的果实上,“明chūn,海裳huā开时,再和冉伯伯谈它!”

    冉翰升颌首,对于他生的沉着冷静稳重与睿智,对绝不属于他年龄的成熟,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唐生一句话等于要了对这一决策拍定前的考核时间,太多的准备工作是否已经到位?还有待验检。

    他把这话给了冉翰升,即便在常委会上谈到这事,老冉也会把对它的决策推到明chūn去。

    警卫局的副局长宁欣赶到了,少将宁欣,军戎严整,肃容庄秀,淡冷的仪表流溢着一股无形的威慑。

    她是接到了钟怀仁秘书打来的电话才知道唐生被控制起来的事,心下不由轻笑。

    在她到了西huā厅警卫室时,男nv俩个少校警卫官,严整军姿以待

    双双向宁副层长宁少将敬礼,“宁将军好!”

    他们不称其局长,而称将军,这是对共和国将军的敬称,称局长不足以表达他们对宁少将的崇敬之情。

    圭要警卫局内太多人知道宁欣身怀绝世身手,别看她纤秀的似一朵huā,可那双纤细如chūn葱般的柔美却能化铁溶钢,弹指之间的气劲能dòng穿十公分hòu的钢板,这是什么样的能力?简直不能叫世俗中人去想象。

    宁欣回了军礼,倒没有怪他们的意恩,他们在执行职责,一点错也没有。

    “那个唐生呢?”

    “进进去了,冉总理叫进去的。”

    宁欣微微点头,朝很是不安的nv少校罗冰笑了一下,“陪我走走!”

    “是。”

    她们两个出去了,就往西huā厅前庭走去,也只有她们的特殊身份才能在老总的院子里这么逛。

    男少校也长舒了一口乞看来刚刚发生的误会事件过去了。

    西huā厅简朴一如过往,甚至予人一种苍桑的历史感觉,至少它保留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旧貌。

    罗冰,二十六岁是中警内校毕业的jīng英政治面貌良好,出身老革命家庭,本人具备超凡脱俗的身手,点xùe术炉火纯青,冉国正出国访问或在国内各地视察工作时,罗冰会便装随行没人会注意到娇美的nv秘书形象的她会是高手

    她,也是宁欣亲自挑选出来安排在冉国正身边的,甚至对她有授业之恩。

    罗冰学的是端木氏点xùe手破xùe手正是宁欣传投的。

    对罗冰来说,宁少将亦师亦姐,她极度崇拜宁少将。

    sī下里,关系也是不错的。

    “我认识他。”

    “可可他没说,又拿不出什么证件我还以为……”,

    罗冰有点惭愧,又有点心惊,这个唐生是什么来头?手机里的诸多伯伯让她触目惊心,从发现钟伯伯是钟怀仁冉伯伯是冉翰升开始,她就想到了其它几个伯伯是谁了,窦伯伯是中纪委副书记国监部长国纠主任窦云辉吧?谭伯伯是军委副主席谭国胜吧?简直是不可思夷啊”,…

    “他呀,才不会说呢”,

    “宁将军,他和您去”,”

    “他叫我姐。”

    宁欣的答复就四个字,“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不敢luàn说。”

    “明白!”罗冰语气坚定的道。

    “又说,宁将军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钟书记的秘书给我打了电话”,

    罗冰更汗然了,脸红的,怯怯的道:“我我完了,我把钟书记当成”…唉,咋办呀?”

    宁欣轻轻一笑,“你去让他帮你个忙……”,

    “他?”

    罗冰知道宁欣所说的他,指的是唐生,“我哪敢啊?我都把他得罪到家了,师傅你救救我吧。”

    瞅瞅左右没人,罗冰赶紧换上了亲昵的称呼,sī下里,她爱叫宁欣‘师傅”这能拉近情感。

    “他比较好说话的,你可以试试,让我出面,他就未必给面子了。”

    “哟”…他到底是谁啊?我师傅可是宁少将,他还不给面子?”

    “是哦,宁少将在他那里也不够份量,他和大人物坐一起也没压力……”,

    罗冰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唐生,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正前厅传来了冉翰升爽朗的笑声,儿…西huā厅的海裳是举国闻名的,我擅专了……”,

    唐生笑道:“这里huā美,景怡,风貌如旧,周总理的风格始终不变,国人皆知总理无子nv,无存款,清风两袖英名一世,陈大元师曾赞:廉洁奉公以正治国者,总理也!冉伯伯也选在海裳居办公理事,有继遗志之愿啊。”

    “哈…,好小子,不带这么拍领导马屁的……”,

    两个人的随意jiāo流,越发体现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尤其唐生在冉国正面前的随心所yù的表现,就知道他是非常人了,看到听到这一幕的罗冰,自然对唐生的看法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宁欣啊,你怎么来了?”

    步出正厅的冉唐二人看见了如旗杆标立在前庭的两位英姿军戎nv。

    啪啪敬礼,异口同声,“总理好!”

    然后宁欣才道:“钟书记秘书通知我,说唐生给西huā厅警卫控制了,我过来看看的。”

    “是吗?罗冰,怎么回事?”

    罗冰咽唾沫了,不知怎么答,之前急中生智把手机给了唐生,以为逃过一劫,现在看来是在劫难逃。

    宁欣如实汇报,倒不是要害她,因为她知道这只是误会,说开了最好。

    有唐生在,肯定没问题的。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