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547章 叶家姊妹【求推荐票】

第1547章 叶家姊妹【求推荐票】2017-11-15 16:39:1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卷那年十七岁]第1547章叶家姊妹【求推荐票】——

    第1547章叶家姊妹求推荐票

    一开始,窦云辉的确是有压力,但是现在有唐生一块陪他下到黄城来,他的压力就没有了。

    对于窦云辉来说,下到庆省黄城,就是来揭这个盖子了,其它的他都不管。

    至于涉及到的高层形势变化,让唐生去考虑如何平衡。

    一连两天,黄城就闹腾翻了,四个大活人的失踪,而且都是涉及了黄泰巨腐案的相关人员,市委都震动了。

    马欣蓉也发现黄城宾馆住进了一拔陌生人,而且什么神秘。

    她匆匆跑去市委找洪秘书长。

    “……这些人前几天就住进了宾馆4号楼,我怀疑……可能是上面……”

    “怎么会?省里没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消息传过来。”

    “难道上面就不会悄悄先派人过来吗?”

    洪秘书长阴郁起来,按说黄泰巨腐之案,是震动了国院的大事,要说上面没人关注是假的,只是在国庆期间,上面那些人忙的分不开身吧?又或不想在这个敏感时段把这样一件事挑出来现眼。

    总之,要说上面不重视,洪秘书长都不会相信。

    “上面要有什么动作,省里不可能一点风声收不到啊?”

    “我通过市局的人打听了,张副队长那天去了宾馆4号楼,我也问了宾馆4号楼的前台人员,他们确实看到张副队长和几个人起出现,其中有陈万海,但是之后就……”

    马欣蓉小声把后面的情况说了一下,末了补了一句,“……估计那批人来头不小。”

    洪秘书长倒吸了一口冷气,照马欣蓉这么说,上面的调查组绕过省里直接来到了黄城吗?

    “你跟我去见大书记……”

    ……

    庆省,省委。

    省委书记靳世凡,正在私下来接待一个客人,叶澜江的女儿叶沧澜(叶三小姐)。

    靳世凡是这一届调整过来的新庆省书记,之前他是华东省委副书记省长,可以说是叶澜江的老搭挡了。

    不过,靳世凡应该算是匡系的一员大将,一直都是,他早年有在匡家老爷子身边工作的经历。

    而庆省这边的前一任书记是与老文家相联系的干部在握权,数年经营之下,可以说是老文家的一亩三分地了。

    老文和老许两个人是改革开放之后新兴学院派的典型代表,之前,叶澜江都比不了他们的影响力。

    不过他们退下来之前选择了让叶澜江继接学院派的影响力。

    其实在权力角逐中,各种考虑都很深邃,叶澜江并不是纯粹的学院系,他也曾是匡系旗标式的代表人物,但他一直没有脱离学院派,与许文二人的联系也一直保持着,当初匡振国与许文二巨头站在同一立场也是叶澜江促成的。

    正因为叶澜江有这样特殊的作用,也叫许文二人考虑他来接掌学院派的影响力,不无借助匡家的意思。

    想要打破红世家一直以来对军国大权的垄断,新兴学院派的力量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去融入进而替代;

    随着红世家子弟渐次凋零,一代不如一代的现状发展,历史的潮流必然要淹没他们曾拥有的影响力。

    象靳世凡这样代表匡家站在封疆大位上的人物不在少数,红世家们虽在继续放射他们的影响力,但到了省部级这个层次,也没有几个是他们家自己的人了,枝叶系始终是枝叶系,这就是影响力的淡化。

    当拥有党内影响力的老头子们相继离世之后,各种的影响力只会渐次收缩。

    眼下的典型代表就是唐丁匡三大家了,苗王谭三家不提也罢。

    学院派的许文二位也退了,继他们之后上来的就是叶澜江,即便叶澜江身上还贸,着匡系的烙印,偏偏这也是他能站稳在核心层的一个主要因素,匡家遭受唐丁两家的压力太大,不与叶澜江联手都不行,何况到了第二梯队(部委)是更多的学院系干部,包括红世家们的枝枝叶叶,也都是学院出身,一但党内影响深重的老头子离世,后继又无力时,这些人就要安安份份的干工作,或是去寻找更坚实的靠山,所以,此后三二十年,这种形势会愈趋明朗。

    就拿唐生和他父亲来说,也不过是两个人,没有散开的枝枝叶叶相帮衬,哪来的巨大的影响力?

    随着形势的发展,红世家的影响不会深入到最底层了,他们能站在颠峰链上握住这种影响力就不错了,但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政治上父业子承的年代早过去了,一但中间有断层,曾经的影响力必然要跳水一两个层次。

    好多的现实大家心里都有数,尤其权力角逐游戏,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昔日太祖的威望何其之高?影响何其之大?但他去后的政权更迭又是何等的令人眼花瞭乱?他的后世子孙有哪个站在国家的权力层颠峰了吗?没有。

    亲子孙没有,代言人未必没有,能把当时的思想理论当成指引国家发展的根本方略坚持下去那就不得了。

    开国元勋中能留下思想理论指导国家未来发展的又有几人?

    想万古垂青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靳世凡这样的人物,心里什么都明白,而且到了他这个层次,想不涉及高层角逐也难。

    叶三小姐无疑是叶澜江不起眼的代表,一来她身不在政坛,二来她又是女性。

    所以叶沧澜出现在庆省省委,根本就没有关注她。

    “……黄泰集团的问题现在来说不是查腐惩贪为重心的,而是如何稳定它改革它发展它的问题,我爸爸不希望因为巨腐事件把黄泰集团搞乱了,几万职工的大集团一但乱起来,是个连国院都要头痛的问题……”

    果然,叶沧澜的出现代表了叶澜江的意志。

    靳世凡微微颌首,他与叶澜江搭档多年,自然了解他的作风。

    “眼下,黄泰集团高层有几个人都涉嫌了重大问题,省纪委接到了上面的文件,已经开始布置调查工作,领导层都瘫痪了,黄泰的日常运作也同样面临着瘫崩的严重问题,这样大型的国企,在庆省没有三家,它的运作一但瘫崩,对省里经济会是一个重创,产不影响社会的安定和谐那是假的,省委的意思是惩腐与改制并行……”

    “来之前我听说,省委已经介入了对黄泰集团的财务审计了?”

    靳世凡苦笑了一下,“审计是国家审计署的事,对国资委直接管辖的这种大企业,省审计厅插不上手,但是涉及到本地一些情况,也可以过问,但是很浅,除非国家审计署授给省审计厅特殊权限或协助权力。”

    归中央管辖的大型企业,地方上自然无权去审计或干预人家的。

    那些央企的头头儿,对地市领导也不是很在乎,当然,要人家一亩三分地上,想更加如鱼得水,建立一定的关系是必不可少的,一但被地方上孤立也不是什么好事,没必要对地方上的领导摆架子,互利互动才是皆大欢喜的形势。

    “白氏国际可能插手黄泰集团,以参股形势为黄泰注入新的活力,国资委新委派的黄泰老总也即将到来。”

    叶沧澜向靳世凡透露了重要的东西。

    07年之后,关于各种资本向国有大型企业渗透参与的提法越来越有影响,前些时,冉国正还在国院办公会议上特别重申这个问题,要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国有大型企业,这是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

    白氏国际要在这个时候参股黄泰集团,是要稳定这家大型国企的正常运作,不至于给社会造成大的压力,不至于影响庆省的经济发展,靳世凡自然是欢迎的,他也知道白氏国际的实力,而且知道叶澜江二女儿沧月嫁入了白家。

    当然没人知道叶沧月嫁给的只是唐生化形的一个影子人。

    也没有人知道白氏国际实际上受唐生的控制。

    这事,叶沧月都没敢和父亲说,不然就等于揭穿了自己和唐生的秘密。

    ……

    叶沧澜在庆省和靳世凡书记交流的同时,唐生在黄城与叶沧月相会。

    自唐生把几个分躯赠给太元等三女仙化之后,叶沧月就独守空闺了,这次与"qing ren"相见,免不了一番激情火热。

    “……我爸爸的意思是白氏国际入股黄泰,国资委也快速派来新的黄泰老总与白氏谈入股问题,以此淡化黄泰集团巨腐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并使黄泰集团在惩腐治贪工作开展的同时,让它快速恢复正常的运作。”

    叶澜江的想法是顾全大局的,也是在保全央企的脸面,顾及其它方面的想法也有,但不能否认这么做的正确性。

    叶氏姊妹不可能瞒着唐生私下里做什么,她们也知道瞒不了,所以兵分两路,杀奔省委和黄城,分别会晤靳世凡和唐生,由于叶沧月的身份比较公开和敏感,所以由叶沧澜去见靳世凡了。

    唐生对这些事一点就透,根本不用详细的解释。

    他倒是乐意摁着叶沧月这熟美风情的女人多享受一番,陈姐这两天忙着干涉某事,又和二丽在一起,倒冷落了他。

    “我够了……”

    叶沧月一边说话,一边还要承受唐生的挞伐,终是忍不住求饶了。

    “问题是我憋了几天了……”

    “不行了,我的大爷,我唆还不行?”

    后来叶沧月蜷着身子狠吮某大爷的悍物儿,窗外是映满昏黄霞光的夕阳晚景,窗内是"qing ren"欢享的极度奢糜。

    被珍珠头塞满的小嘴,舌头都不能灵活运作,除了竭尽全力的唆……

    直至溶浆的暴发喷涌……

    ……

    ps:求推荐票啦!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