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025章 糗事

第0025章 糗事2017-11-15 16:4:44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回家后宁欣洗澡时对着镜子看自已给唐生‘失手’袭击过的部位,她脸上仍有羞红。

    回到房间时,宁萌正穿着短短的睡裙趴在床上看书。

    “咦……姐,你的脸好红啊,我闻闻……喝酒了?和哪位帅哥?”

    “唐生!”

    “啊……不会吧?”宁萌有点傻眼了,翻身就坐了起来。

    “怎么了?不可以啊?”

    “不不是啊,他那么小,人家很奇怪啊,我姐姐难道钟情于‘姐弟恋’?”

    宁欣一抬手敲了她脑门一下,“睡你的吧,一天满脑子的瞎想,是爸让我探他的底儿。”

    宁萌没来由的松了口气,跪起来搂住宁欣的脖子,伸手过去捅了捅她的胸前。

    “姐,在你面前我就没自信了,怎么长那么大的?姐,我的是不是太小了?”

    宁欣翻了个白眼,脑海中又想起来了给唐生‘失手’那一幕,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被捏的时候为什么会产生酥麻的放电感?是生理反应不假,但器官会不会太敏感啊?真羞人。

    但此时给妹妹的手指捅了侧面,好象没那种感觉的,难道是男女有别之故?

    “我比你多长了八年,大一些也正常啊。”

    “和年龄有关吗?老妈比你多长二十几年啊,也不见比你的大啊?”

    “我很无语,懒得搭理你……睡觉!”

    对妹妹这个问题,宁欣有点哭笑不得了,顿时姐妹俩就嘻嘻哈哈的滚作了一团。

    “姐,是不是你怀疑唐生有问题啊?其实,我也不太了解他,但感觉这个人不太坏!”

    不坏就是好喽,这种感觉是很危险的,宁欣突然伸指点在妹妹明额上去。

    “嗳……二丫,我可警告你,你这个阶段学习才是第一要务,别有其它的心思哦。”

    “姐,你还是操心你嫁不出去吧,难道也让我象你那样?你要气死咱妈是不是?”

    “臭丫头,我才二十五,我忙什么啊?你看我象没人要的吗?”

    宁欣瞪起了美丽的大眼睛,不过她心里也担忧自已嫁不出去,自已对男人好象没感觉。

    哦,不是,那个小屁孩儿除外……呃……天呐,为什么会是他?

    突然反应过来的宁欣,被自已的‘直觉’吓了一大跳。

    ……

    唐生窝在南下房的被窝里,拿着手机正和老妈通电话。

    “……妈,我这条件不错,房子很宽敞很舒畅……睡的地方啊,更宽畅,一个人想怎么滚就怎么滚都不会掉到地上去,是很讲究的中式榻榻米……电视?有,我没开而已……”

    “……儿子,你从来没离开过妈的身边,妈想的你厉害,也不给妈来电话,真没良心!”

    “妈,我正拿起手机要给你拔过去,你就打过来了嘛……嘿,有个事和你说呢……比如江陵市城区政府要搞个什么项目,可不可以从省里的财政厅申请一些专门款项呢?”

    “当然可以,不过这方面有总的规划,不是那么好办的,你问这些干什么?”

    “没什么,我随便问问……兴许干点事,找到老妈头上不会问你儿子要好处的吧?”

    “臭小子,你少给我耍什么心眼儿,好好学习你的吧。”

    “妈……我是说真的,老唐巷拆迁安置工程,就是那个扯蛋亲戚在折腾,这是眼下江陵市的一个重点工程,好多人都看着呢,万一搞出点什么事,我爸这个新书记脸上能好看吗?唐煜又在外面扯着我爸的旗号招摇,戳了蒌子还不是我爸的麻烦?我是有些想法……”

    “好了,你一个屁小孩儿有什么想法?大人的事你就少掺和吧……”

    完蛋,在老妈眼里,自已根本就是个‘孩子’,连话都不让说完啊。

    “妈,我那个……”

    “听话,给妈好好学习,把成绩弄上去了,生活费的标准老妈给你升级,好不好?”

    又这样哄我?唐生顿时没什么兴趣,“哦……好的,老妈,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柳云惠又安顿了一些话,才挂了电话,虽然嘴上把儿子喷了一顿,心里却满感欣慰,儿子懂得替他爸爸考虑一些事了,这说明孩子正在长大,看事物的视野也正在放宽放远。

    这天晚上,唐生做了个艳梦,一开始梦中的女主角是唐瑾,情景是在公车上挤紧的二人搂在一起,下边涨的厉害,就在亲唐瑾的时候,那张脸突然变成了宁欣,下一刻唐生的手感觉又捏住了她那两团,耳畔间响起宁欣的娇叱‘……我揍死你这个龌龊小屁孩儿’……

    别啊,欣姐,陡然那张脸又变成了唐瑾,她甜美的笑着呶过了樱桃小嘴儿,哇……

    敲玻璃的声音突然在这时传来,唐生也正粗喘着攀上了妙不可言的境界……

    啊……喷了……卧槽,弄了一裤衩啊?

    醒了,梦也碎了,天也亮了,唐生呼的坐起来,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撩开被子一看,内裤上湿了一片,全喷在内裤里了,哥又梦遗了啊,靠!可是哥就这一条内裤啊,咋办?

    “生哥,生哥,我是唐玮,起来了吗?我妈和我姐叫你过去吃早餐呢。”

    “呃……小玮,你能不能进来一下,生哥有点事叫你办……”

    “好啊,我这就进来……”

    唐生跳下地耷拉了鞋去给唐玮开门,很快唐玮就闪了进来,见唐生只穿着小裤头。

    “什么事啊?生哥……”

    说起来唐玮已经把唐生当心目中的偶像了,他替姐姐出头收拾了大虾米,他替奶奶抱不平砸了大奔,他挥舞着棍子砸人时象一头出闸的猛虎,他高大英武的形象比‘浩南’更牛。

    唐生拉他进了里屋,从炕角自已的裤兜翻出钱给他手里塞了十块。

    “帮哥到外街那个内衣店买条内裤来……”

    “呃,你这不是有穿的吗?怎么好象湿了?不是吧,偶像哥,你多大了还尿裤子?”

    唐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弹了他一个脑瓜崩儿,“什么尿裤子?这是生理现象,快去!”

    “哦。”开学之后唐玮也上初二了,听唐生说生理现象,还是有点迷糊。说起来唐玮也算个比较封闭的孩子了,品行好,平时不和坏孩子们一起玩,就连网吧也几乎没去过。

    另外,唐瑾他们家穷,哪有什么钱让他们去网闲坐?好多人家都有电脑了,可老唐巷这一堆人都是江陵市区里最穷的,说难听点,唐瑾家都没那个卖水果的李氏夫妇家底子厚。

    唐玮才从唐老爷子这边院子出来,迎面就撞上了姐姐。

    “叫你喊人,怎么喊的你也丢了?这是干什么去?”

    “哦,老姐,生哥让我给他去买个裤头儿,他尿了裤子,说什么生理现象了……”

    唐玮扬了扬手中的十块钱,扭头就朝巷子外跑去了。

    唐瑾一听‘生理现象’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俏脸红了起来,一跺脚就跑回院子里去了。

    在南下房的唐生似乎听见了唐瑾说话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倒没听清说什么,他忙着叠了炕,弄了一盆子水脱掉裤头洗呢,遗精是正常现象,他倒不会放在心上的,只是没得穿。

    大约十几分钟后,唐玮才回来,十块钱给他买回两条廉价内裤,死松破肚的那种。

    有总胜过无,先套上再说,两个人一起从南下房出来时,唐生问,“你姐刚才在外面?”

    “嗯……问我干什么去,我说你‘生理现象’了,去给你买裤头……”

    唐生嘴张成O形,突然伸手又摆出弹他脑崩儿的架式,“嗳……你怎么什么都说啊?”

    “不是你和我说的吗?”唐玮捂着额头回了一句。

    “可我没让你和你姐说啊。”

    “你又没交代!”

    唐生彻底无语了,“唉!是啊,怪我,你你自已回去吧,我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

    唐玮回了院,唐瑾还没吃完,她是故意磨蹭,见弟弟一个人进来就问唐生呢?他就把情况说了一遍,“他说有事要出去一下,对了,姐,这个生理现象我还没弄懂,怎么回事?”他这个好学生不是不懂什么是遗精,只是他没想到‘生理现象’上,也怪唐生说的含糊。

    唐瑾直接赏他一个暴栗子,瞪着美丽的杏仁儿眼,“以后再问这个问题,敲烂你的头。”

    …………

    作者:今晚12点一过就更新,要冲榜的,请大家全力支持一下,点击推荐票神马的就拜托诸位了,浮沉先谢过大家。

    【二姜,赶紧领着你老婆二琴出院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