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028章 谁是禽兽

第0028章 谁是禽兽2017-11-15 16:4:47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好吧,今推荐票再给力些我一定加更(冲上都市分类周推荐榜为准,上不去的话以本周票数2000为准,也会加更,冲榜需要动力,加油撒!)

    ……文……

    日暮西山的时候,唐生吹着口哨走进了老唐巷,拐过两个弯,进了窄巷之后,怔住了。

    ‘林荫大道’居然就停在唐老爷子院处那堵短墙下,呃,是那个江陵兵少唐兵来了?

    这时,从唐瑾他们家院子里正传出唐兵的冷笑声,“……望平叔,那十万块钱不是好拿的,在江陵没人敢拿我唐兵家的钱,今儿我把话搁着,十万块是我给唐瑾下的聘礼……”

    “唐兵,你别欺人太甚,钱是你爸爸留下来的,他可没说这种话。”

    “望平叔,我爸没说不等于我不能说,怎么?唐瑾给我做媳妇还委屈你们家了?”

    唐瑾老妈李桂珍的声音也传出,“唐兵,你们家我们高攀不上,钱你可以拿走……”

    “嘿……拿走?可能吗?唐瑾她跑不了,不信咱们走着瞧,她能逃出我的手心我把脑袋摘下来给你们当夜壶,我唐兵的话一字千金,谁要是不当回事,我让他后悔八辈子……”

    这时候,唐瑾家门外聚着一堆人,但没人敢进去帮着他们家人说话,大家只是低声议论,“唐兵真是个欺负人的禽兽啊,他居然看上了小瑾,唉,多好的女孩,却要给他糟塌了。”

    “嗳嗳……是生哥儿回来了,看他会不会帮唐瑾家……”

    “唐兵和他老子不一样,是个活牲口,又领了几个打手,生哥儿敢怎么着?”

    “是啊,一拥而上还是生哥儿吃亏……”

    “……生哥儿,你就别进去了,唐兵他们好几个人呢……”

    有好心人的邻居朝唐生低声的劝慰,他们知道唐生先后两次为唐瑾家的事出过头。

    ‘多好的女孩,却要给他糟塌了’这句话好象一柄钢刀捅的唐生的心脏剧疼,他似没听见邻居的劝说,就要迈步进入院子的他,突然扭头看了一眼停在短墙下的车,呃,有了。

    “大家离这辆车稍微远点,给唐老爷子家的短墙塌了砸住你们可不是好玩的……”

    唐生让大家往北面站,正好唐玮出来了,看见唐生就走过来,“生哥,我姐在家哭呢。”

    唐生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拉着他的手往唐老爷子这边院走,快进门时又回过头朝一街的邻居们道:“大家往北面站站,墙要塌了,砸了谁我可不负责,小玮,你站这别让人靠近。”

    大院门前的唐老爷子脸铁青着脸,对唐兵这个孙子他根本就管不了,所以他也没过去,此时,唐生说墙要塌了,大家突然明白要发生什么了,他是要弄倒那堵短墙砸唐兵的车。

    这堵老式的青砖大墙本来就朝外倾斜着,只怕吃不住有力后生的几脚硬跺就会崩塌的,唐生进了院子,卵足了力气,跑着冲上去猛的一脚踹在斜墙上,轰隆一声,短墙真塌了。

    哗啦的巨响,一米八高的短墙其实也不短,朝外一倒,一整堵足够二四厚(24公分)的墙就把墙下的林荫大道给盖了进去,锃亮崭新的别克‘林荫大道’顿时就面目全非了,整个车顶给大青砖砸的扁扁的,前后档风和车窗玻璃全碎了,轿室彻底扁了,给大青砖堆满。

    这么大的动静,引起了唐瑾家院里唐兵和他三个打手保镖的注意,其中一个跑出来一看,忙又跑回去和唐兵说,“兵少……兵少,不好了,车给你家唐老爷子那边的墙塌砸扁了。”

    唐兵脸都绿了,几个人出来一看,他瞪着怒大眼珠,望了望他爷爷,又扫荡一街人。

    “谁,谁他M的把墙给弄塌的?有种给老子站出来?”

    唐瑾家人也跟了出来,唐望平李桂珍唐老头他们全都出来了,因为动静太大了。

    就在这时唐老爷子院子里走出了唐生,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没人说一句话。

    唐兵的目光就盯住了他,他也瞬间明白了,墙不会无缘无故的塌,是这小子干的。

    “哎哟哟……造孽啊,”唐生望着给塌墙拍扁的车,一脸怜惜模样,还不住的搓手,“啧啧……几十万的林荫大道这就给拍扁了?太糟塌东西了,谁不长眼把车停在危墙下了?”

    “唐生,你别以为我老子给你留面子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老子不吃这一套。”

    唐生耸了耸肩,用很轻蔑的目光斜了他一眼,“嗯,怎么着?你能咬了我的鸟啊?”

    “去你M的,你们给我抽这个小王八旦,老子让你知道江陵兵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操…”唐兵涨红的眼里暴发出了怨毒的凶光,他一挥手身后那三个打手保镖就冲上去了。

    三个家伙上次没见过唐生发威,不知道他的厉害,一听兵少吩咐,捋着袖子就上,唐生一把推开近处吓傻了的唐玮,直接飞起一脚踹中了第一个扑过来的那家伙的裤裆中央……

    嗷的一声惨叫,那块头很足的家伙要害受袭,当场就捂着裆躬下了身子,唐生用的连环脚,头一脚踢去都没落地,那家伙受袭弯腰的当儿,他第二脚就到了,啪,一个满脸花。

    硕大的块头一仰头就摔了个四脚朝天,七晕八素,一脸都是血,神智也瞬间愰惚了。

    他摔倒不说,还把跟在他后面那个砸的一起跌翻了,另一个冲上来的家伙刚伸出手,就给唐生极快的擒住了腕子,用力一拧就听得‘喀嚓’一声,断了,唐生的发力太突然太猛,直接把他的胳膊就闪断了,要说唐生的身手真吓人,打不过宁欣是真的,打他们太简单了。

    脚飞起,又一个满脸开花,比李连杰大哥的动作都要麻利十倍的说,转眼的功夫就把两个看似剽悍的保镖打手给放倒了,窄巷子里的人们全傻眼了,他们又一次观礼生哥儿发飙。

    唐兵也傻了吧唧的看着,都忘了开口,直到俩保镖躺下,他才反应过来,掏出手机就要拔号,“报警,报警……”另一个给砸倒的保镖正要爬起来,唐生过来补一脚踹翻了他。

    “你你要干什么?”唐兵心虚了,他是虚有其表,别看他比唐生高出半头,他更架不住半拳,三个孔武有力的保镖给人家瞬间就放倒了,他哪敢和唐生动手,见他过来大叫了。

    唐生劈脸先盖了他一巴掌,打的这小子一头就摔倒在狼籍一片的砖头堆里去了。

    “啊……杀人了,你们看什么,报警啊……”

    堂堂的兵少滚在灰土砖堆里,鼻孔淌着一丝血,狼狈到了极点。

    唐生没给他爬起来的机会,又一脚开在他小腹上,踹的这家伙干呕的差点喷出午饭,他这时候算明白,那天父亲的大奔驰是怎么给这个少年砸的了,原来这家伙才是个真牲口啊。

    “别打了,别了,有有话好说,生哥儿,有话好说,我我怕你行不?”

    “还报警呢不?”

    “不不报了,都是家务事家务事,咱们慢慢好商好量好解决……”

    这时候,一巷子里的人都憋着笑,他们都不敢笑,主要是唐兵的淫威太盛。

    唐望平和李桂珍又是忧又是喜,生哥儿又一次把自已家的一份灾给扛了过去,可是唐兵也不是好惹的,谁知道他以后出什么洋相?早在刚才唐瑾就在院门口露面了,过程她也看见了,就想不通,唐生揍人怎么这么厉害?又见灰头土脸的唐兵坐在塌墙,心里好解恨的说。

    “嗯……这就对了,这屁大事不能老麻烦人家警察是不是?就是墙塌了砸伤了几个人和一辆破车嘛,你叫人家警察来给你搬砖啊?又说,那十万块钱的事你老子没和你交代啊?”

    “交交代了,是是给唐瑾她奶奶看伤的钱……”

    “哦……怎么我刚才听着有个王八旦说是什么聘礼来着?有这回事?”

    “没没这事,那那是胡胡扯的……”

    唐兵咬着牙,推翻了自已的原话,他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老子说话也没算过数。

    唐生突然伸手拎住了他滚满灰土的头发,露出一脸凶相,“你你说唐瑾是你女人?”

    “我我那个……”

    唐生甩手又一大嘴巴就煽在他脸上,当时就抽的他口血溅出来,唐兵眼花脑涨的惨叫。

    “王八旦,你记住唐生今天说的话,唐瑾的脚毛你敢碰一根,老子把你大卸一百块!”

    唐兵的眼里有了怨毒的神色,但更多的是心虚,他真怕唐生冲晕了头这时砸死自已就亏大了,忍过一时的气,老子再报这个仇,“我我记住了,生哥儿,我怎么敢碰她……”

    唐生的厉喝把说唐兵心里发寒,就是满街的听的都心底冒寒气,那句‘唐瑾的脚毛你敢碰一根,老子把你大卸八块’的狠话几乎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冷森森的,象刀锋一样。

    唐瑾听着这句话,心里暖的要死,眼泪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李桂珍都热泪盈眶了。

    唐生掏出手机拔了唐煜的手机,“……煜伯啊,你来一趟巷子,你儿子给捣乱,把你家老爷子的墙推塌砸烂他自已的车在这炫富呢,还砸伤几个人,这孩子今儿吃错药了……”

    真亏他说的出口,好多人在翻白眼,唐生又给宁欣拔号,压低声带着哭腔道:“欣姐,快来老唐巷,名震江陵的兵少把我腿打断了,姐啊,他还说要拿出猎枪崩了我,救命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