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029章 叫你哭的手段

第0029章 叫你哭的手段2017-11-15 16:4:49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刚刷新页面,一看周推荐票是1249票,距离目标的2000还差751票,12点前想突破它……任重而道远啊,不过,兄弟们要坚信一句话:万涓成水,终究汇流成河……来,借我751票,飙它一场!

    ……文……

    在唐煜和宁欣率队的特警出现之前,唐生主动的写了一份供词,叫巷里的大伙都签了名,他弹了弹那张供词,朝唐兵道:“你们呢是四个人,我们是四十多个,你说警察信谁啊?”

    唐兵象斗败了的公鸡,咬着牙头都不想抬起来,本来他心里策划着利用自已和保镖们的伤来反击唐生,哪知这小子阴险至此,先一步用这么毒的一招,等到看见宁欣领着几个特警队员出现时,唐兵真的心颤肝儿抖了,他清楚自已是市局特警队盯防的一个‘重要人物’。

    如果落进宁欣手里唐兵知道下场有多凄惨,要说之前他还不怕,心里还有底,这一刻看见宁欣,他彻底崩溃了,他更知道特警队在私下里正收集自已的‘材料’,完蛋了啊!

    他再一次望向唐生的目光,不是怨毒了,而是恐惧,他后悔自已为什么得罪唐生了,他万万也想不到唐生会和宁欣有关系,这一刻他是真的相信父亲那句话了,这少年,惹不得。

    好象一切都迟了,这宁欣和唐生分明在演戏,他们还假装不认识?唐兵心里那个恨啊。

    唐生却在唐兵身边低声道:“宁警官估计要搜你的车,你没藏白面什么的吧?”

    唐兵的脸色剧变,差点尿一裤子,“……生哥儿,哦不……生爷爷,你饶我一次吧?”

    唐生手做‘手枪’式顶在他太阳穴上,“砰!你知道的,沾了毒品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枪毙啊兵少,一会你爸来了你的好好和他谈谈了,我和宁警官替你说情去,让她迟带你走一会儿,不过最多二十分钟哦,你可要把一些情况都向你老子交代清楚了,不然你会后悔。”

    然后唐生不理他就站起来到了宁欣身边,宁欣则狠狠剜了他一眼,“你哪条腿断了?”

    唐生摸了下鼻子还左右瞅了瞅,压低声道:“这么多人在场,怎么脱了给你看啊?”

    宁欣红着脸咬牙,别提那个气了,一进巷子就看见他活蹦乱跳的,知道上这小子的当,“你又搞什么啊?”气也没办法,在这能把他怎么样?唐生却压低声音胡扯墙塌砸车的事。

    此时警车救护车把小巷子堵死的时候,唐煜匆匆的赶来了,看到荷枪实弹的特警时,唐煜的脑袋也嗡的一下,他是见过宁欣的,更清楚宁欣他们特警队在暗查自已的儿子‘兵少’。

    这次的事闹大了,他知道是唐兵得罪了唐生的结果,这个蠢货,警告过他居然不听?

    最让唐煜纠结的是宁欣的父亲是城区的大区长,这位宁区长对自已在老唐巷拆迁安置问题上有极大的看法,这次唐兵要是落进宁欣的手里,能好得了吗?想都不敢往下想了。

    在和儿子唐兵进行的十几分钟交流中,唐煜气的七窍生烟了,怒怒瞪着儿子压低声音训斥,“……我和你说过的话你都当放屁是不是?你以为自已很能?你说你算个什么东西?”

    “……爸,我错了爸,你就我这一个儿子,你可得救我啊……”唐兵哭的直流鼻涕。

    “我就想一巴掌把你拍进粪坑去,一天到晚咋咋唬唬的,你屁也不是个屁,你老子是有两个臭钱,可是和政府能拧过去吗?你猪头是不是?做事动动脑子好不好?你死去……”

    “爸,爸我知道错了,爸,再救我一次吧,爸……”

    “你车里真的藏着白面子?”唐煜的声音压的极低。

    唐兵脸色灰白,目光惊惧闪烁,根本不敢和他老子唐煜对视,两条腿直打摆子。

    看到他的这付情,唐煜就知道结果了,扬手一个巴掌就盖在他脸上去,这时候天早黑了,路灯亮起来,把满街看热闹的人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老唐巷从没象今天这么热闹过。

    手操着裤的唐生和宁欣谈完了,踱着方步在当街来回转悠着,他剑眉微微的拧着,一会儿瞧瞧唐煜父子,一会儿瞅瞅宁欣,一会再看看巷子里的老少爷们,每一次把目光凝视唐瑾的时候,总是会给她安慰的笑,很是悠容闲逸,好象这里发生的一切和他没一毛钱的关系。

    宁欣仍戴墨镜,一袭运动式的浅色打扮,她带来的十几个特警却是全付武装,头顶着钢盔,身着战术防弹马甲,手里皆是锃亮的微冲,如临大敌般,这叫巷子里的人们心惊不已。

    看在唐煜唐兵父子眼里,却认为是宁欣要借题发挥,所以唐煜对儿子是极度的不满。

    唐兵给老子一个耳刮煽的口角又出了血,鼻涕混着血淌出来,看得唐煜也心疼的要命,只恨自已的儿子不争气,这要是给人家从他车上把‘白面子’搜出来,谁救得了他的命?

    “爸……我我知道错了,救救我……”

    有生以来,唐兵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怕,他做梦也想不到,来老唐巷耍一次小威风,居然会付出这样惨不忍睹的代价,如果事先他知道的话,打死他也不会赶过来显摆威风了。

    这一刻他也深深的体会到了那个看似小屁孩儿的唐生的厉害,他随便耍的几下手段,自已就陷入了绝境,太可怕了,太叫人难以置信了,但这一切却是活生生的事实,天呐……

    腿一软,唐兵给父亲跪下了,泪眼婆娑的又望那边的唐老爷子,“爷爷,爷爷……”

    好多年了,他哪当这位须眉皆白的老者是他的爷爷呢?这个称谓太陌生了。

    唐老爷子看着自已的亲孙子这时的狼狈样,心里也不无悲哀,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跟着唐煜来的眼镜男和几个保镖看到眼前的场面就知道这个事和‘生哥儿’有关,他们也极畏惧宁欣这个女人,虽然她才进入市局两年多,但是‘宁狮子’的名号极为响亮。

    此时,唐生不再踱步了,唐煜也没理跪下的唐兵,几步过来到了唐生面前,露出苦笑。

    “生哥儿,我知道是唐兵惹了你,你看在伯伯的面子上,再饶这畜生一回,行不?”

    看见唐煜低声下气的和唐生说话,大家都产生无比怪异的感觉,几曾何时,名叱江陵的‘唐亿万’在一个少年面前摆出过这样的低姿态?什么时候不是他前呼后拥的摆威风啊?

    就算巷子里的唐家人不是很清楚唐煜在外面有怎么样的威势,可是今天在场的特警们都知道这个唐亿万手眼通天,很少有能难得倒他的事,但他此时的一张苦脸让众人大感畅快。

    “煜伯,你儿子真的很不懂事……我带唐瑾一起和你们吃饭是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啊?”

    “我清楚,我清楚,生哥儿……都怪我没和那畜生讲清楚,怪我,生哥儿…你看…”

    “唐兵他今天过来和唐瑾父母说那十万块是他给唐瑾下的聘礼?我听着这话蛋疼啊!”

    唐煜苦笑着接话,“生哥儿,你全当他放了个屁,我去和唐望平他们解释……”说着,他就转身到了唐望平和李桂珍面前,“望平桂珍,关于给老太太的治病钱还是治病的钱,唐兵他说的话全是放屁,今儿我唐煜把话搁这,我绝不让他碰小瑾半个指头的……”

    唐煜这话其实是说给唐生听的,在这里敷衍唐望平夫妻也是无奈,“小瑾,你唐兵哥是和你闹着玩的,你别听他的,以后他要是还纠缠你,伯伯打断他的狗腿,你别和他置气…”

    唐望平和老婆对视了一眼,苦笑无言,自住到这老唐巷,也没见过唐煜向谁低过头啊,他们还真不敢受这一遭,甚至连话都不知该怎么答了,在他们眼里,唐煜是好大的人物。

    “……老爷子,给您添麻烦了,我会好好教训那个小王八旦的。”

    唐煜又向唐老头勉强笑着交代了一句,这才一脸尴尬的转回身到了唐生这里。

    那边宁欣正指挥着几个干警把几个伤的不轻的保镖弄上救护车去,“你们几个跟着去……”这么吩咐,显然是把几个家伙监控起来了,宁姐姐看出来了,唐生也在耍手段。

    唐煜这时瞥了一眼冷肃的宁欣,压低声对唐生又道:“生哥儿,宁政委那里你给……”

    唐生瞅着六棱砖铺砌的地面,眼皮都不撩,“煜伯,我这空口白牙的也不好说话啊…”

    唐煜一咬牙,行啊小子,你敲诈?你狠,他悄悄伸出一个指头,“生哥儿,这个数儿。”

    唐生瞅了他一眼,“一百万?嗳……煜伯,人家宁政委刚才和我说要弄走这辆车的……”

    这话就如利刃般狠狠戳进了唐煜的心口窝儿处,即便他怀疑这话是唐生编的,可是他要是在宁欣面前点明了这一点也将是一场大灾难,很明显,这小子没把一百万看在眼里啊。难道宁欣掌握了什么线索,突然出现在老唐巷就是冲着唐兵的车?想着,唐煜心里不由一抖。

    “生哥儿,这个数儿…”唐煜伸出两个指头,突然又变成三个,“哦不…是这个数儿。”

    唐生又瞅了他一眼做出的很隐晦的手式,然后扫了一眼那边的唐兵,冷冷嘁了一声才道:“煜伯,这种败家仔值这个数儿啊?三百万你弄他的命回来是不是贵了点?你,决定了?”

    唐煜是打掉牙和血往肚里咽,“……生哥儿,你煜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帮帮忙吧!”

    唐生居然装出苦笑,到了宁欣身边压低声道:“欣姐,那小子忒坏了,怎么着也得先拘留他三两天吧?你不用给唐煜留什么面子的……”之前他压根就什么也没说清,就胡扯了。

    “我怎么感觉你这家伙在捣鬼啊?”宁欣凝着美眸瞪他,她清楚人是这小子给揍的。

    唐生干笑道:“哪有?姐,唐煜对你爸有看法,这你是清楚的,可别叫他小看了你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