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042章 懵懵情动

第0042章 懵懵情动2017-11-15 16:5:4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今天周一要冲榜,会员点击推荐票收藏,全砸来,大家别客气。

    ……文……

    唐瑾不是爱慕虚荣的女孩儿,她极懂的心疼人,从小就特别的懂事。

    她平时节俭,过年的压岁钱什么的都留着,老妈给的买衣服的钱也节约着,买一些自已喜欢看的书和学习资料,很多时候都贴补了自已的弟弟唐玮,嘴上对他凶,心里还疼着他。

    迈出了院门一眼就看见唐生正蹲在唐老爷子门口石墩子上苦着个脸。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头一次起这么早吧?”

    唐生露出苦笑,“别提了,一夜没睡好,屋顶漏水,后半夜又下雨了,我凄惨的。”

    这时候唐瑾发现他两只眼里有血丝,一看就没休息好,她心里不由的一疼。

    “那咋办啊?”

    “走吧,那也得上学去,好赖不说我也是二班长,不能迟到了,去班里补一觉。”

    两个人出了外街,唐生伸手就拦了出租车,昨天唐瑾的小山地车在学校没骑回来,不坐出租车就得步行了,又怕迟到,两个都坐在后座,上来后唐瑾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唐生。

    那意思是让他一会付出租车费,对唐瑾来说,她一年都不会打一次出租,宁肯步行。

    唐生知道唐瑾家有多困难,她省吃俭用的,连件花季少女最喜欢的衣裳都不舍得买,捏着唐瑾的十块钱他心里就发酸,把头扭过那边去,不想让唐瑾看见自已眼里憋着泪的模样。

    “打车到学校六块钱,剩下的咱俩吃早点……”唐瑾的声音很柔,在耳畔响起。

    就这一句话把唐生本来快憋回去的眼泪给弄了出来,他抬手抹泪,却给唐瑾看见了。

    “怎么了?”唐瑾美眸中浮起凄迷色彩,隐现丝丝缕缕的关切之情。

    唐生咽了口唾沫,深深吸气以平复心绪,手紧紧的握住唐瑾的柔荑。

    “没没睡好,就是眼睛发酸,然后就酸出两颗小眼泪,呵…没事…”

    手给他捏着的唐瑾芳心又怦怦的加快了搏速,她多少有点明白了,一时间就没有再问。

    车到了学校附近,唐生就叫停了,从自已兜里掏出七八块零钱给了司机,牵着唐瑾的手下车,两个人一起去了小卖店,唐生要花那十块的时候,他道:“这十块是我借你的啊,”

    唐瑾咬着下唇瞪过眼来,也不说话,但是眸光锐利的足以令唐生龇牙喊冷。

    买了两个面包出来,塞进唐瑾书包一个,他自已手里拎一个,“算我没说,别生气。”

    “你说了,我也听见了。”

    唐瑾的声音很低,但明显带着一丝气的,唐生怎么会听不出来?

    “唉,我记得我老妈告诉过我,女孩子有时候象猪八戒,咬住了不放,不能得罪啊。”

    “……你找捶是不是?”

    唐瑾俏脸上有了丝笑意,白了他一眼才道:“…我先进学校,你在后面慢慢磨蹭……”

    唐生嗯了一声,唐瑾就加快脚步往校门去了,入校门回头看时,却见唐生在打手机。

    “……哦,煜伯啊,这么快就搞出来了……好,中午吧,我也盼着快点拆啊,昨天后半夜下雨,南下房漏水,搞的我一夜没睡好,嗯,代理公司的事好弄,周六早上钱到位吧!”

    唐生挂了手机入校门时和宁萌撞一起了,“哟,大班长,早啊。”

    “咦……你得红眼儿病了?”宁萌一眼就看见他眼珠红红的。

    “什么啊,后半夜不是下雨吗,我住的屋子漏水,折腾的我没睡好。”

    “老唐巷的破房子是该拆了,昨天我姐回家和我爸聊你来着,我偷听了几句。”

    “说什么了?”

    宁萌一撇嘴,“想知道啊?中午给你个机会请我吃饭就告诉你。”

    “呃,中午有人请我,晚上行不行?”

    “你说就你一个小屁孩儿,居然也忙的死去活来的?我就想不通了。”

    “嗳……姐姐,不要打击人好不好?你看见了吗?就说我小?”

    宁萌脸红了,低啐一声‘变态’就扭着翘翘的小屁股先跑了,因为她看见梅老师了。

    梅妁一般来的早,只是出去买早点了,这时也看见了唐生和宁萌,离的有点远,没听见他们说什么,然后宁萌在看见自已之后就红着脸跑了,两个小家伙不是在谈那个话题吧?

    “唐生……”

    “梅老师好……”

    “书包呢?”

    “书包啊,放班里了,我出去买面包了……”他还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小面包。

    梅妁美眸中威光渐凝,“怎么你说谎从来都不脸红的吗?”

    “嘿,说谎要是脸红岂不是露馅了?”

    唐生干笑着,他和梅妁之间似乎从来就没有形成过真正的‘师生’关系。

    “你现在是二班长,要以身作则,老不背书名是不是太不象话啊?”

    “其实呢,梅老师,我是这么想的,我不背书包,说明我回家不学习,但我回家不学习成绩还能那么好,这说明我这个二班长名符其实啊,从另一个视角体现了二班长的强大。”

    梅妁翻白眼了,“我对你很无言,看来我把你留在1班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错了,罚我今天晚上请梅老师吃饭吧,顺便庆贺老唐巷拆迁进入倒计时。”

    梅妁又羞又气,他说请老师就这么自然?心慌脸有点红,忙岔开话题,“真要拆?”

    “嗯哼…要拆了…梅老师晚上一定要来吃我,不如此不足以平民愤,你不会拒绝吧?”

    “如果我拒绝呢?”梅妁咬着银牙,真没见过他这么大胆皮厚的学生。

    “好吧,那说明我们的交情还有待加强,让我酝酿一封‘邀情书’来打动老师吧。”

    “你敢?”梅妁连脖子都涨红了,这是学生吗?无赖加流氓,公然调戏老师的败类。

    “嘿,那梅老师晚上来不来呢?其实还有宁欣唐瑾她们…看把你吓的…”

    “……到时候再说吧,赶快进班去,要打铃了……”梅妁实在是受不了他的搔扰啦。看着唐生嘿嘿笑着快速朝大楼行去,她才算松了一口气,左右迅速扫了眼,还好没给谁发现。

    远处,身躯肥巨的朱小常出现在了校门口,“……唐哥哥,等等兄弟,我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