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046章 没这么欺负人的

第0046章 没这么欺负人的2017-11-15 16:5:9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起迟了,报歉,这是第二更,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还有一更的。

    感谢诸位打赏的书友们:落燕闲居懒懒小屁孩0011022042苏拉底惜月Mmajj206?回???家?你是锄禾我是当午风吹海蓝石家庄陈老大qqq春村儿等人,谢谢大家!

    ……文……

    中午本来要叫唐瑾一起去赴唐煜的宴,可是瑾美女不好意思去,要一个人骑车回家,唐生总是不放心她一个人走,就和她一起回,半路给唐煜打电话,约他去老唐巷外街的小馆子。

    唐煜把新的老唐巷拆迁安置案样本拿来给唐生看,他觉得唐生的意见是重要的,极有可能代表着‘唐书记’,虽然这一点不能确定,但他愿意相信是唐书记在背后在操控这一切。

    事实上,他不认为唐生一个十七岁的小屁孩儿能讲出那些对拆迁又或江校街改造的想法,八成是他父亲教他的,要是唐生知道唐煜是这么想的,肯定会亲他一口,你好聪明呐!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唐生的‘意见’就令唐煜极为重视了。

    小馆子的里间,就唐生和唐煜两个人,他的跟班眼镜男和几个保镖样的大汉都在外间。

    “怎么样?生哥儿,这个安置案还行吧?”

    唐生大体看了一下,剑眉微微一蹙,“煜伯,这个安置案还是小气了些吧?你说现在的几万块钱够做什么?能买一套房啊?就拿江陵市一般的商品房来说吧,一平米也达到1500元了,买一套55平米的最小户型也要82500元,加上其它一些费用,要9万多才能拿到钥匙吧?这还是靠城边的位置,城里面好地段的价格最高已经达到3800每平米的样子……”

    江陵算是北方的内地城市,2004年时这个房价基本差不多,不能和南方城市相比。

    “嘿……生哥儿,拆迁嘛,不可能叫他们拿一套破房换一套楼房,那我还不赔死?”

    “我也没让你那么赔钱嘛,你至少要结合实际情况吧?你看看这条,只按建筑内实用面积计,这不是坑人吗?怎么你卖房里都按建筑面积算啊?院子呢?院子没建筑是不是不算?钱是区政府拔的,你这么做有些过份,两头不讨好,老百姓也得罪了,区政府也得罪了。”

    唐煜干笑一声,尴尬的挠了挠头,“要不我拿回去让他们再改一改?”

    唐生却道:“给我个笔……我给你改几条就行了……”

    笔递过来,唐生也不客气,那条只按实用面积计的直接划了,改成了按院子总面积来计,就这一条就让唐煜翻了白眼,唐生却笑道:“煜伯,眼光要放远,有些小利贪不得的。”

    “那是那是……”唐煜抹了一把额头汗,小子你说话呐?你一笔就划掉我上千万啊。

    “还有这条,也改改,他们都是小房型,就算是三间上房,加一块都不到50个平米,你说你拆迁才给人家每平米400元,也太黑了点,这个至少也要提到每平米800元……”

    唐煜受不住了,伸手拉住唐生的胳膊,“别啊,生哥儿,你要我的命啊?区政府一共给了我那么一点钱,按照你改的这条件安置,我得贴多少啊?生哥儿,你就手下留情吧……”

    “煜伯,羊毛还不是出在羊身上,这边你不贴钱,那边能拿下轴承厂600亩地30年的租凭权吗?你自已想一想,哪头大哪头小?你把老唐巷工程搞好了,区政府怎么好意思把江校街改造的工程让别人拿走?就算他们同意,上面也有人不乐意啊,上面很重视老唐巷啊!”

    唐生是明着敲打唐煜呢,他说的‘上面’自然是指唐书记了,唐煜岂有不明白的道理。

    “那……那行,不过,轴承厂的事敲不定,老唐巷这边我也暂时进行不了……”

    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怕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行啦,这个煜伯你放心,一半天之内我的人到了,代理公司就正式注册!”

    送走了唐煜之后,唐生一边回巷子,一边给罗蔷蔷。

    “我说,罗大秘书,你磨蹭什么呢?大姑娘上轿也送出去八十回了。”

    “哟,我的少爷啊,我快到了,就在路上呢,大约下午四五点就到江陵了。”

    “哦……到了你直接去老唐巷吧……巷子里的人全认识我。”唐生把门排号数告诉了她。

    进了窄巷唐生也没回自已的南下房,那里一天也不锁门,在院子里有唐老爷子看着呢。刚要进对面的唐瑾家,里面出来了唐望平,正推着自行车拎了个餐盒要走,“叔,去哪?”

    “哦……是生哥儿啊,我我去趟医院,小玮不省心,给人家打破头了,在医院缝针。”

    “啊……怎么弄的?”

    “具体我也不清楚,你李姨和唐瑾去医院了,我给她们送点饭去……”

    “在几医院呢?我也去……”

    “市二医院绿色通道,那我带着你一起去吧。”

    唐生转身就朝外跑,“不用了,叔,我出街打个出租车……”

    怎么着?给人家开瓢了?哪个不长眼的货?‘生哥儿’未来的小舅子也是你们惹的?

    市二医院,绿色通道。

    唐玮已经从急诊移到了临时病房,右前额缝了四针,不知给什么打的,连带着右眼都肿了,还好没别的问题,楼道里,李桂珍和唐瑾正和几个人理论着,其中有唐玮的老师在内。

    另几个人应该是打伤唐玮那人的家长或亲戚吧,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叫唤的声音最亮。

    “……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头破了个小窟窿吗?又死不了人,死了人又怎么样?还能把我儿子枪毙了?我告诉你,别和老娘叽叽歪歪的嚷嚷,我儿子还受了伤呢,哼……”

    这话说的,分明就是一泼妇,这女人衣着也鲜亮,一看就是富户,金银手饰的挂了一堆。

    李桂珍也不理她,朝那个三旬男人道:“王老师,你给评评理,他们三四个人打我儿子一个,头都破了,脸也肿了,还有理了?他们受什么伤了?怎么没见他们来医院啊?”

    没等王老师说话,那泼妇身旁一个年青人就道:“你哪个眼见他们没来医院?他们伤也重哦,有的还是内出血呢,你嘈吵什么?一会派出所的人就来了,我懒的和你磨嘴皮……”

    唐瑾揪了揪老妈衣袖,低声道:“妈,你还没看出来,他们有关系,还叫来了派出所的。”

    李桂珍憋了一肚子火,可自家没依没靠的,找谁去啊?这年头儿没关系,只能被有关系的欺负了,那个王老师也低声的劝,“唐玮的妈,依我看,给他们出点医疗费什么的就算了,有个情况和你透露,那几个孩子里有个是教育局马副局长的儿子,你拧不过人家的,忍了吧。”

    这话更叫李桂珍和唐瑾心虚了,闹大了不是惹了副局长?唐玮被开除都有可能,咋弄?

    这时,三个民警突然出现了,“谁是唐玮的家长?跟我们去协助一下调查……”

    就这样,李桂珍跟着派出所的三个民警去了,唐瑾顿时泪眼模糊,没这么欺负人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