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090章 喻意深刻的好礼

第0090章 喻意深刻的好礼2017-11-15 16:6:3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感谢打赏的书友们:雨过又是一晴天为了石桥的感动春村儿落燕閑居苏拉底审判雷暴南山精英寂寞の喧嚣;谢谢大家支持!

    ……文……

    “是不?你名声不是挺好的呀?怎么现在这么随便了?换了几个男朋友了?”

    苏晓晓的刻薄话居然不比之前在楼门厅撞见那个少女差不多,她们是一路货色吧。

    唐瑾知道今天就好不了,只是没想到这些人还是那么喜欢挤兑自已,嫉妒我做什么呀?我家穷的,房没三间,地没五栊,真是服了这些人,不就是长的比你好看一点吗?

    “晓晓……”之前那个在楼门前和唐生斗嘴的少女这时出现了,她望向唐生的目光有些畏缩,低低在苏晓晓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苏晓晓脸色就变了,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好了。

    唐生不用猜也知道那个刁少女和她说了什么,他都懒得理她们,拉着唐瑾就要坐。

    “唐瑾,你来了啊……”几个少年过来了,为首簇拥的一个正是今天的主角钱震东,他也蛮帅气的说,居然和唐生的身高差不多,肤色呈古铜色,浓眉俊目的,这一刻他也瞅到了唐瑾的手给唐生抓着,眼神就变的有些惊诧了,这小子是谁?没听说唐瑾有什么开放啊。

    “钱震东,祝你生日快乐……”唐瑾勉强笑了一下,心里却在担忧接下来发生什么?

    “哦……你就是唐瑾那个过生日的同学啊,呶……这双鞋是我和唐瑾送你的生日礼物。”

    啪,那双装在白色透明塑料袋里,仅价值十二元的千层底布鞋给唐生摆在了餐桌上。

    噗噗噗!周围一堆人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包括钱家的一些亲戚朋友什么的。

    议论之声也纷纷四起,怎么送鞋啊?还是一双最廉价的步鞋?这不是来打脸的吗?

    最初的一片笑声湮灭在了各种议论中,钱震东的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样子要发作了,瞪着唐生的目光冷厉起来,偏偏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家伙正是在楼门前见过‘生哥儿’发飙的那几个,其中一个揪着钱震东,小声说着什么,钱震东听罢脸色也变了,但仍红涨着。

    “嗳……哪有送鞋的啊?还送双破布鞋,什么意思啊?来寒瘆我们东东吗?”

    一个中年贵妇挤了过来,这边围着一堆人,又是议论又上笑,她就过来看看情况。

    “妈……你你别管,是我们几个同学,没事的……”钱震东忍着蛋疼。他太清楚了,对方要是把望江楼唐煜的人都打了还没事,那就不是自已能惹得起的了,只能先忍着。

    “什么叫我别管?送双布鞋算什么?你这是什么同学啊?有没有教养?”

    中年贵妇这么一说话,引来了更多人的张望,几个中年男子也过来了,头一个和钱震东长的有几分相似,应该是他老子吧,后面几个西装革履的,身边各伴一位打扮富贵的美妇,显示着不同身份和社会地位,借儿子生日之机,老钱也在建立他的江陵地面上的人脉关系。

    这几个人的里面居然就有唐瑾的小舅李桂祥和王丽在内,他们也看见了唐生和唐瑾。

    唐生面对所有的愤怒和鄙视目光丝毫没有慌乱,朝钱母道:“这位‘大娘’,送什么礼是我们的一份心意,鞋怎么啦?谁不穿鞋啊?礼是轻,但情义重啊,不喜欢可以扔掉嘛!”

    唐瑾就知道没好事,她现在真的后悔自已为什么不强烈抵制他买鞋送鞋了,耳根子太软了,这下好了,果然惹出祸事了,看看四周这些人的眼神,一个个好象要吞了唐生一般。

    钱父挤了进来,他也听到了唐生的说话,什么鞋之类的,“怎么回事啊?”

    钱母气的呼呼喘,瞪了一眼唐生就把情况说了一下,钱父也就瞪起了眼珠子。

    “去去去……你来捣乱是不是?小屁娃子,还反天了?东东,你这是什么同学啊?让他滚。”他以为唐生是儿子的同学呢,这不是存心给他脸上抹黑吗?所以就怪怨自已儿子了。

    钱母也帮腔一句,“……喊保安吧,直接把他们轰出去,什么玩意儿啊……”

    唐瑾就恨不得寻个地缝儿钻进去,众目睽暌啊,我的生大少爷就是个惹祸的好苗子啊。

    “爸……那个女的是我同学,男的不认识……”钱震东这样给父亲解释了一句。

    “那个谁谁谁,叫保安来,把起哄的人轰走,搞什么嘛……”钱父发飙了。

    李桂祥这时见唐瑾一脸慌措神色,嘴张了张倒想替她说句话,可手臂给老婆扭了一下。

    这时,有人喊A2厅门口的服务生,让他们叫保安,偏偏唐煜和眼镜哥唐三彩出现了,钱父钱母等一堆中年人看见了唐亿万,“快快快……是唐总来了,先先过去一下……”

    他们顾不上这边了,一堆人就往那边拥过去,包括李桂祥和王丽也一脸兴奋,看见唐煜时的表情,比看见他们亲爹还要亲呐,有的还整了整衣裳,生怕被‘唐总’小瞧了似的。

    钱家的亲朋好友们也都听说过唐亿万的大名,纷纷侧过头来望,大厅中一声寂静了。

    “啊哎……唐总,您怎么还亲自过来了,是我应该过去给您敬酒啊……”

    钱父伸出两个手去迎握唐煜,一付谦恭卑下之态,这就是社会地位不如人的差距。刚才还凶霸霸的钱母也换上了卑微的笑脸,在唐煜的面前,他们也不比小丑强多少的。

    而唐煜一进来就看见了千夫所指的飙少爷唐生,这位小爷爷,走到哪都遮不住光芒啊。

    轻轻和钱父母等人握了手,唐煜就朝唐生走过来,大家全愕然,但只得跟过来。

    “生哥儿……我听三彩说你在这出席生日庆典,就过来看看……”

    轰的一下,一片低议声响起,感情唐亿万是冲着这位来的,钱父母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李桂祥和老婆的脸色也跟着大变,钱震东和现任女友苏晓晓的脸色也在变……

    唐生拿出那双布鞋,对走过来的唐煜笑道:“煜伯啊,我和唐瑾送人家的礼物引起众怒了,你看看,保安都喊进来了,要轰我出去呢,说我没教养什么的,这顿饭啊,难吃咯!”

    唐煜脸上抽了抽,转头就瞅了一眼钱父母,眼神顿时冷了几许,厅门处果然进来几个保安,他脸色更沉了,朝眼镜哥唐三彩扬了扬下巴,眼镜哥就朝保安摆手,“去…没你们事。”

    也算钱父是久走江湖的,这时反应过来,抢步过来就接了唐生手中那双布鞋,干笑道:“呵,误会,纯属是误会,这双鞋好啊,这是很贵重的礼物啊,不知这位小哥是……”

    唐煜没说话,板着脸望唐生,二世祖的事,他不能插手进去,眼镜哥暗中替钱父悲哀。

    唐生冷冷一笑,“不算贵,十二块钱,但它喻意深刻,我和唐瑾祝愿小钱同学,未来的人生之路会越走越光明,鞋虽是布的,但是千层底啊,耐磨,这是个做人的道理,是吧?”

    “是是是……小哥儿说的好,说得真好啊,唐总,您看这……”钱父涨红着脸陪着笑。

    唐煜没看他,转向唐生道:“……生哥儿,还是过我那边去吧,有几天没和你坐坐了。”

    “今天我没空儿…”唐生一点面子不给唐煜,更朝卑鞠满脸的钱父道:“这个鞋啊……还有一个喻意,也是送给小钱同学的,穿上它,希望小钱同学走的离唐瑾越远越好,嗯?”

    这句话叫钱父母和钱震东那个难堪啊,这是警告小钱同学让他离唐瑾远点呢。

    唐生言罢再扫了一眼钱震东和那个苏晓晓等一堆少男少女,冷哧了一声,牵着唐瑾的手就出来了,走吧,没事了,礼也上完啦,该交代的话也交代了,不好意思再吃人家的饭了。

    “……生哥儿,生哥儿,还是去我那里吧……”唐煜忙追了上去,他根本不理会众人,就唐亿万这个姿态把在场一位位自诩小有身份的所谓社会‘小名流’唬的一楞二楞的。

    眼镜哥本要跟上去,却给钱父一把揪住了,“三爷三爷……这位小哥儿是……”他知道今儿这个事,是要把唐亿万得罪了,看他的对那小子的态度就知道,这可咋办啊?万般无奈之下,死死揪住了眼镜哥,其它几个和老钱关系好的也都紧张着,生怕给累及了。

    李桂祥和王丽还望着唐生唐瑾他们的背景发呆,直到消失在厅门,才咽了口唾沫。

    眼镜哥唐三彩叹了口气,伸手点指钱父母两个人,“你们呐,运气很差啊,得罪谁不好啊?非要得罪这个小爷爷?唐老板大奔给砸的事你们私下里都知道吧?现在车是修好了,可是这个事的影响并没有消除,谁砸的我就不说了,你们心里也有数了吧?唉,倒霉去吧!”

    “三爷…三爷,工程的事,不会因为今天的事就泡汤了吧?”这才是钱父关心的问题。

    “嘿……不泡汤我把头摘下来给你当夜壶……老钱啊,好自为之吧……”

    言罢,眼镜哥摇头晃脑的走了,留下一堆魂不守舍的江陵建筑圈的小名流们发怔。

    包括李桂祥在内这时也反应过来,转过头瞪着老婆王丽,低声道:“你这下舒坦了?”

    王丽眼神虚虚的,难掩眼眸中的惊异,同样小声道:“和唐瑾一起那小子到底是谁?”

    “我怎么知道啊?”李桂祥和她都发现,原来唐瑾这小丫头片子也有利用价值?

    “走,去问问你姐,老钱这边的事和咱们关系不太大,让你姐和那个小子说说……”

    “哟哟哟……你有脸去啊?要利息的时候你手伸的比谁都快……”

    “还不是你的主意?现在全成了我的不是了?姓李的,你还算不算男人啊……”

    他们小声吵时钱家人也乱套了,这生日庆典宴办的一下好象死了人似的,喜气全没了。

    …………

    PS:书评区有些书友说唐瑾老是叫唐生‘忍’,看的不爽,我只想说,唐瑾的塑造是最底层的,她是个实实在在的平民,装B踩人是唐生的事,她的劝是正常的,她怕心爱人受到伤害,即便她心里知道唐生很强悍,但对爱人的这种忧挂是无可挑剔的,如果连唐瑾也变成唐生那样,更‘助纣为虐’的跟着唐生瞎折腾,那书的味道就变了,唐瑾的塑造也就失败了。

    这一点大家要体谅,鲜花朵朵,应该各具奇姿,每个人体现一种个性,让大伙有个嚼头!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