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115章 晚报的女记者

第0115章 晚报的女记者2017-11-15 16:6:4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卷那年十七岁

    第0115章晚报的女记者

    当初租房子时,唐生就告诉罗蔷蔷了,要租两间车库的,奥迪要放,英菲尼迪也要放。

    就在‘江校嘉园’里现租的两个车库,而且就在楼下,在04年的江陵,这种车库就在楼下,还是比较方便的说,现在宁欣说要租房子,唐生当然想她也租到‘江校嘉园’了。

    第二天唐生就溜达到了物业,说要租房子,还好一早罗蔷蔷和唐瑾出去,不然这事不好办呢,物业看了他的身份证,又问租什么样的房,唐生就说三室的吧,总之宽敞一些好住。

    折腾了近一个多小时,房子租了下来,就在他们租的那幢楼的后面那幢了,很近了。

    价格稍微贵了一点,因为这房子人家装饰出来了,风格虽简朴,但你搬不就能住。

    唐生就要这样的房子,省点装饰什么的麻烦,大体看过没问题,他就交了一年的租金。

    揣着钥匙出来,给宁欣打了电话,通知她租好了,不用装饰什么的,搬来就能住。

    宁欣还是细心些,“……人家不会给你把铺的盖的这些行李也准备吧?还有日用品。”

    “汗,欣姐,这些还真没有呢,咋办啊?蔷蔷姐和唐瑾找我呢,我得回去……”

    “这些你也弄不了,我下午抽时间去买新的吧,你到时候把钥匙给我就可以了……”

    唐生又溜达又了家,和唐瑾罗蔷蔷说出去溜了一弯儿,啥也没干,他不敢曝光这事。

    中午吃饭时又悄悄和罗蔷蔷说,让她拐了唐瑾去洗桑那什么的,瑾学姐在假期中,很麻烦啊,自已要守护着呢,赶上学吧,上学我就自由了……下午,他偷偷出去送了钥匙。

    “你有没有自已偷留一把钥匙啊?”宁欣对他只给了自已一把钥匙提出疑问了。

    “汗……我能不留吗?房子是我租的,我随时过来坐坐的嘛,对不对?”

    “坐个头啊,小坏蛋,交出来,才不给你呢。”宁欣拿眼剜他了。

    唐生嘿嘿冷笑着,“欣姐,你可以揍我一顿,但是,钥匙我是不会交出来的哦。”

    “真是个赖皮……”宁欣也就不理他了,本来也就是做做样子的,面子上下台阶呗。

    接下来两天,宁欣就悄悄的住进了江校嘉园,她又早出晚归的,根本不怕碰上谁。

    国庆长假结束了,十月八号这天,工人们上班,学生们上学,一切都恢复了往常……

    唐生这个学生继续‘翘课’,一大早起来就给梅妁打了手机,叙述一下请假的理由呗。

    “……唐生,你伤不是好了?唐瑾说你能走能窜能吃能喝的,怎么不能来上学啊?”

    “呃,我的伤好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不信?中午我请你吃饭,到时脱给你看,妁姐,学校里是硬板凳,我的屁股受不了好不好?总不能搬个沙发进班吧?那个影响很不好的”

    “你……好好好,随你的便吧,有你这种学生,我迟早给气死了……挂吧”

    唐生收了线,朝正望向他的罗蔷蔷打出V的手式,罗蔷蔷撇撇嘴,“今儿怎么安排?”

    她知道唐生不去学校,一般是有事要做,果然,唐生点点头,“我得促进一些事件赶紧发展,这都来了江陵一个月多了,屁事也没办成,尽和你打情骂俏了,有点不务正业”

    “我呸……谁和你打情骂俏了?是唐瑾和宁欣吧?大警花风情万种,迷晕你头了吧?”

    唐生不以为忤的笑了笑,学着她的样子开始扭腰花儿,这也算是晨练的一种方式。

    “罗蔷蔷,我知道你在吃醋,你在嫉妒,你巴不得我一天就调戏你,而不是她们……”

    “哦…我的天呐”罗蔷蔷翻了白眼,啊啊的大叫了两声,“谁来救救我?受不了啦”

    偏在这时,唐生的手机又响了,别说,他还真是很忙呢,赫然是宁大警花打来的。

    “宁政委好……这么早就有指示给我?”唐生笑着,不扭腰了,走到沙发边趴下了。

    “……唐生,你留意一下今天的‘江陵晨报’,中午我带你去见个人……”

    “呃,好的……中午不是要见你母亲吧?我我还没准备好呢……”

    “你梦着吧,是报社的一个朋友,有必要认识一下的,你看了江陵晨报就知道了。”

    唐生嗯嗯了两声,收线之后凝神思索了一下,转头问罗蔷蔷,“你今天是什么安排?”

    “我上午要和瑾妈妈出去一趟,李重峰给介绍了一家国营宾馆,去谈个初步意向吧。”

    在04年的江陵,是有几家国营性质的宾馆经营不下去了,它们在经营理念上太过保守,和私营性质的没法比,人家那个私营的太灵活,又不会墨守成规,两下相较,高下立判;

    “好,你忙你的,把我送到特警支队去,我去找宁大警花看看我的驾驶证弄好了没有。”

    罗蔷蔷又撇嘴,那意思是你去找她**逗乐吧?还用这种借口来遮掩,哄小孩儿呢?

    她才转过身,唐生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快步过来一扬巴掌,煽在她肉哜哜的"qiao tun"上去,二世祖一脸邪魅的笑容,“警告你哦,再用这种不屑的撇嘴鄙视我,就叫你的屁股更丰腴”

    “啊……小混蛋,你打死我了”罗蔷蔷掩着臀惊叫着,又羞又气,却又无可奈何。

    唐生剑眉轩动,口中啧啧两声,搓了搓手指,“不错,非常有弹性,是我喜欢的那种”

    奥迪在去特警支队的路上,中途唐生下车在报摊儿上买了一份今天的‘江陵晨报’。

    首版上一条醒目的标题吸引了他的目光,‘城区政府关于区轴承厂优化重组的考虑’。

    嗯,应该是区长宁天佑授意下才有的这篇文稿,唐生大略的看了之后,脑海中就有了些想法,一路快到特警支队了,罗蔷蔷都没听到他说半句话,扭头瞅了他几次,他似在思索什么,也就不打扰他,小男人‘装’睿智模样时是很吸引人的,神情沉凝,眼神坚定……

    和唐生的暖味日渐深入,罗蔷蔷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太了解二世祖的个性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他会不择手段的去争取,自已不知该庆幸还是要悲哀,心底下却无一丝排斥。

    早晨给他煽了屁股一巴掌,本能的反应是惊羞气恼,回过头时才发现心里涌动着一股莫名其名的欢悦,甚至内分泌在一瞬间骤增,屁股蛋疼归疼,可那感觉中还挟杂着兴奋……最后她给自已下了鉴定,我好象发骚了,内心中竟渴望着二世祖对自已有出格的肢体接触。

    每一次拔撩他**他鄙视他,不就是想引起他的关注吗?天呐,我不是花痴了吧?

    罗蔷蔷绝对不会承认自已花痴,她把这种羞死人的感觉深深压在心底,偷偷的品味着。

    车子停下时,唐生在特警支队门口下了车,回过头道:“中午你要是没饭局,打我手机。”

    罗蔷蔷点了螓首,轻嗯了一声,她安静的时候一点都不妖,端庄秀丽的会叫你蛋疼。

    奥迪走出了好远,唐生仍在路边朝奥迪车招车,他似知道罗蔷蔷会从后视镜中观察自已,这就是二世祖克制女性的优势特点,罗蔷蔷的确从后视镜中观察着他,对他还在招手的姿态极为满意,心说,算你有点良心……女人是奇怪的理性动物,她们就注重这些,唐生的表现让她们觉得在他心中有自已的一席之地,有被关注重视的感觉,而不是转过不屑一顾。

    二世祖,在这里解释为‘二世为人的**祖宗’也不为过,唐生也对自已有足够信心。

    就在他要迈步走进特警支队时,一辆白色的宝马从身边驶过去,一拐弯也往特警支队院里去,一瞬间,唐生看到了从宝马车窗飘逸出的一几缕秀发,似乎还挟杂着一股柠檬味…

    驾车的无疑是女性,转过弯时,驾车者竟然回过头瞅了一眼唐生,她,戴着大墨镜。

    呃,唐生不由一挺腰杆,我帅的掉渣了吗?回头率也达到百分之三百了吧?

    宝马在这时嘎然止住了,‘墨镜宝马娘’第一时间下了车,抬手将大墨镜架到了额头上去,露出了整张秀靓的雪俏颜容,从唐生的审美观来讲,这个女人不算顶级美女,但她明显扬溢着一股熟媚的韵味,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或许更小一些,眼神尤其晶亮而锐利。

    “哟……小英雄啊,是唐生吧大案中那个屁股受伤的唐小帅哥?是你吧?”

    唐生傻眼了,啊……我这么出名啊,我怎么不知道啊,他怔怔的在宝马娘面前停住。

    “认识一下,我是江陵晚报的记者,王静,你可以叫我王姐静姐或王静姐……”

    江陵晚报记者?王静?唐生脑海中模糊的记忆又开始翻腾了,他在搜索着有关‘王静’的一切,许多记忆的碎片渐渐拼凑在一起,王静的印象也就在他脑海中加深了,原来是她。

    那一世唐生在唐兵和眼镜哥的协助下成了江陵恶少,与宁欣为代表的正义集团进行了较量,宁欣的一个好朋友加姐妹就叫王静,因为怕曝光了‘兵少’一些不法事件,需要对一些人下狠手,王静就是被锁定的目标之一,但她最终还是躲过了厄运,是笑到最后的幸运者。

    这个女人有很智慧的头脑,有满腔的正气,有豪迈的个性,有狂野的作风,她,不静

    这一刻唐生知道了,宁欣要引介给自已的那个人就是她吧,记忆中,她是宁欣的闺友。

    “静姐啊,我我好象没见过你,你又是怎么认识我的?”唐生开始装傻充楞了。

    王静大方的伸手过来和他握礼,娇笑道:“很高兴认兴小英雄,我是宁欣的朋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