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116章 她、有点腐【第3更求月票】

第0116章 她、有点腐【第3更求月票】2017-11-15 16:6:5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卷那年十七岁

    第0116章她有点腐【第3更求月票】

    报社无疑就是舆论口舌最前沿的阵地,它的杀伤力是无与论比的强悍,毋庸置疑。

    坐在宁欣办公室,唐生歪歪着身子,还是不习惯让自已的右半边屁股坐实了,感觉会怪怪的,那个疤似乎不太小的说,硌的慌,靠……宁欣和王静在沙发另一边进行着交流。

    在这之前,唐生也在宁欣的正式引介下和王静‘认识’了,从而进一步对王静有了一个了解,她衣着新潮,打扮的十分性感,是典型的北方‘悍马’型美女,特点是骨架大,肉丰腴,总之你瞅吧,从肩到背,从臀到腿,从臂到手,从脸至颈,从胸至腹,无一不美……

    今天看到王静时,唐生对肥美有了新的定义,但是看她第一眼也不会给你肥的溢肉的感觉,反而是十分的均匀,是那种无以言喻的丰美,能牢牢抓住人的眼球,极其惹人垂涎。

    王静的身高大约有一米七八左右,还穿平底鞋,裹着丰美体态的瘦身裤型很夸张的把她的玲珑曲线勾勒出来,与宁欣相较,她自有一股独特的风姿,纤指中挟着香烟的放羁做派,眼神不时瞟过来,灼灼的盯视唐生,甚至不掩饰她对唐生的兴趣,眸底藏着些异样的东西。

    “你看看这篇报道,第二版还有日报社陈秀写的一篇评论,讽剌味很浓呢,哼……”

    “你就是说她和区委赵书记有一腿啊?哎呀,没看出来,陈大名记居然有领导后台。”王静接过晨报看了看,又把第二版的评论文章也一起看了,嘴里就啧啧的发出声音了。

    “刘副市长的案子中牵扯到一个女人叫陈琼,就是陈秀的妹妹,我得在她身上搞文章。”

    “……这个陈秀,我认识的,真的没想到这个表面上很正经的女人,思想居然这么开放的……平时你和她开个玩笑说这些男Y女色的她都不屑理你,感情她也就是个捏着骚B装圣女的货色,再见了她看我怎么调侃她……”王静的语气中流露出了对陈秀的不屑鄙视。

    她低声的和宁欣交流自已对陈秀的新看法,这话也让宁欣有点心虚,自已和小坏蛋也暖味了,这要是让王静知道了以后还好的了啊?指不定给她鄙视进骨头里去,想着就郁闷了。

    “……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吧?据我手里的资料显示,陈秀这个人平时还是很检点的”

    王静不屑的道:“我不是看不起她,说穿了咱们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想混个出人投地的样子是很难,她靠叉大腿得名得利也没什么,人家乐意别人也管不着,我是B疼她的假做派,你说她吧自已就是个叉腿货色,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前几天一篇曝光某局长养情妇的稿子就是她写的,笔锋恶毒,把那女的数落的至贱无比,感情她自已也是这种货色?我呸”

    原来王静是看不惯这个,宁欣倒是暗地里松了口气,她太了解这个姐妹了,她就是这个性,敢作敢当,性格中透着男人的豪迈,但是她要妩媚起来,好多女人都和她没得比。

    宁欣点了点道:“嗯,就是这个女人,非要参和男人们的政治斗争,算她倒霉好了。”

    “美丽的狮子政委,你吩咐吧,要我怎么做?光是转载这篇城区政府的报道吗?”

    “当然不止了……一会我带你去采访一个人,过后你再写一篇稿子谈谈感想呗。”

    所谓的谈感想,就是让王静也利用舆论口舌当武器,替宁大区长把矛头摆出来戳人。

    “那得好好策划一下了,你谈谈你的观点,我这篇子感想要写到什么程度才合适啊?”

    “这个我也不好说,一会采访完了再定吧,他的意见要听的。”宁欣指了一下唐生。

    当着宁欣的面,唐生也不能硬盯着王静看,一边侧耳倾听她们小声的交流,一边假装看报纸呢,王静自上次宁欣和她说了案之后,就对唐生有了一点兴趣,今天在特警支队门外一眼认出他,就主动下来和他认识了,她对俊逸挺拔清隽少年有特殊的欣赏品味。

    她曾和宁欣说过,‘你姐姐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个比我小几岁的小帅哥过家家儿’。

    只是宁欣知道,王静的欣赏品味极高,虚有其表的那些小帅哥,她半个看不入眼。你说她人高马大的,偏喜欢小帅哥,这就是人与人不同的个性表现和嗜好,有时很难理解的。

    今天王静在支队门口主动搭上唐生,就说明她有调戏小帅哥的心思了,宁欣太清楚王静骨子里的狂放,这个有着坚定信念和正义胸怀的大记者骨子里却深藏着腐性……做为记者,她交游广泛,三教九流的朋友都有,想勾搭她的男人太多了,但大洋马都不屑一顾,那些在她面前摆男人成熟风度和铜臭阔气的俗货,她心里更是极度厌憎,她从不买任何人的帐。

    私下里她喜欢买二斤香蕉躲在香闺中看**牛肉碟子,一边吃香蕉锤练她的口唇功夫,她说‘有一天我要凭我这张嘴,把心爱的小帅哥的灵魂吸出来,看看谁有这个福份咯’。

    其实宁欣的心态也是比较正常的,她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独占唐生,和他的深入接触也是在一次次形势的压迫中完成的,从社lun理的角度上讲,女人大男人八岁,不是不可以接受,眼下不能接受的是唐生是个高二学生,如果他走上社会,那就不同了,姐弟恋多的是。

    “他?就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王静也撇了一眼唐生,真没把他当个有用人看待。

    “他很厉害的,慢慢你就知道了,这次的事你必须帮我办好,关系到我爸的政治前途。”

    王静撇了嘴,“官场中的破事,我不太想渗和,你爸又没包*我,我也不是你宁狮子的小妈,我可犯不着把自已塞进去,又没有什么好处给我,要不把你这个小男朋友让给我?”

    宁欣翻白眼了,“屁,我和唐生清清白白的,什么小男朋友?我会和一个小屁孩儿瞎折腾吗?”打死她也不会承认,除非你能抓奸在床那没话说了,“别瞎想,我和他没什么的。”

    “你确认骗得过我?”王静喷出烟圈,美眸瞅了下那边假装看报的唐生,声音压的更低的道:“嗳,说正格的,我看这个小屁孩儿挺不错的,反正和你没关系,我去泡他好了。”

    宁欣再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就是一个斯文的女流氓,你进入骚情期了?”

    “我承认我很腐。”王静眸光灼灼的盯着她,甚至捕捉到了宁欣眼底的一丝慌张,“你知道我的嗜好,不过你放心啦,我不会一口吞掉他的,要品味,要内涵,要全方位考验的。”

    “唉……我懒得理你这闷骚女,你能勾搭上小帅哥是你的本事,我才不管呢。”

    “好哦,我中午就请小帅哥吃饭,你最多坐陪吧”王静是存心逗宁欣呢。但也不掩饰她对唐生的一丝兴趣,更多的是她心里奇怪,宁欣这种性格,哪个男人能坐进她办公室?

    前两天一约她出来坐坐,她就说要去医院看病人,看这小帅哥是真的吧?还哄我?

    宁欣在不知不觉中曝露了一些**,她是当局者迷,可旁观者清,王静就是旁观者。

    “随便啦,其实他今天来是取驾照的,我帮他办了一个,没什么其它的事……”

    “是吗?不用解释的,宁政委,你以前不会这么婆婆妈**,今天你是肿么了?”

    这回宁欣脸红了,黑着脸道:“……肿你个头啊?我以前不就这样吗?他只是小孩儿。”又轻拉了一下王静的手腕,在她耳畔更低声的道:“我警告你啊,别招惹他,吃了亏别说我没提醒你哦,这次的事都是他在幕后策划的,报纸上如何做文章,你得和他交流看法。”

    宁欣还是极其信任王静的,这种关系到她父亲政治前途的大事都能和王静摆明了来说,可见她们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了,相交了多年的闺蜜姐妹,早到了无话不可谈的地步。

    王静笑的暖味了,低声应着,“我会和他深入交流的,我的勾通能力你就放心好了”

    宁欣白了她一眼,“你先去楼下吧,我和他说几句交代一下,不然他未必信你的……”

    “哟……果然有奸情啊?呃……好好好,我先下去等着,你快着点啊……”王静敏感的很,一句就点中了宁欣软肋,结果给她在肉屁股上拧了一记,才赶忙收了声儿往外走去。

    等她出去了,宁欣才松了口气,先走到办公桌那边,在抽屉中拿出了新驾照,才又来到唐生身侧递给他,“驾照给你办好了,你暂时还是别开车吧,坐的久了屁股受得了吗?”

    只剩下两个人时,宁欣顿时就没有了‘政委’气势,倒象是一位极其温柔的贤妻。

    唐生接过驾照看了一下就塞兜了,点头道:“欣姐真好,关爱着我的臀部,我好幸福。”

    “讨打不是?”宁欣白了一眼,“王静是我相交多年的好姐妹,性格大咧咧的,为人好爽也有心计,头脑很好使,唯一的缺点就是骨子里有点腐,你谈事就谈事,不许沾惹她。”

    说到最后,她秀眸中隐现威慑光芒,声音更压低些接道:“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唐生尴尬的一笑,“宁政委的指示我一定遵守,只谈事,不谈情,我不主动沾惹她。”

    “被动的沾也不行的……她呀,嘴皮子能哄死人,实际不拿男人当回事的,明白了?”

    “明白了,欣姐,我一定让她拿我当回事……哦,不是……”话落时挨了宁欣的拧。

    宁欣又瞪美眸了,“王静有个不良嗜好,对小帅哥总是会有调戏的心想,你别当真就是了,总之你要是让姐姐我吃了醋,我就和你没完。”必须叮嘱的,不然很危险的事会发生。

    ……

    P:新月榜上的票数落后一截了,兄弟们,咱们的订阅也不错的,月票能再给点力吗?新书月票很重要,浮沉在这里求大家手的月票。

    下一更争取在晚上七点左右贴出来,月票给我吧,给我月票吧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