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118章 在咖啡屋

第0118章 在咖啡屋2017-11-15 16:6:5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卷那年十七岁

    第0118章在咖啡屋

    自从那位刘副市长被停职之后,他包*的情妇陈琼就给揪了出来,对其限制了出境,但没限制人生自由,陈琼心里也知道,自已被警方二十四小时监控了,自由,已经是奢望了。

    接到特警队李云风打来的电话时,她就应约来到了格调幽雅的‘黑咖啡屋’。

    来和她相见的并不是李云风,而是王静,这就是宁欣安排的一次特殊采访。

    黑咖啡屋是江陵市比较著名的高档咖啡茶座,处于恋火情热的男女们喜欢来这个地方。

    即便是白天,黑咖啡屋还是保持着它的深刻内涵,黑,那叫一个黑,厚厚的窗幔把外边世界的明媚阳光完成隔绝,而幽暗的咖啡茶座里光着昏黄的点点灯火,悠扬的轻音乐回荡其间,浓郁的黑色风格充满了一种诱惑,座壁高叠,形成一个个隔断,圈着一对对"qing ren"……

    唐生和戴着墨镜的宁欣两个人在咖啡吧柜前的高脚旋转椅子上坐着,他半个身子趴在柜上,手捻着杯子,目光却盯着柜里丰腴的**,她就是这里的老板娘黑妹,表面上看她不黑,反而肤色很白,黑的是她的心和昂贵的咖啡及"qing ren"座,这年头儿,心不够黑赚不了钱呀。

    在那边的缨暗角落,王静已经和陈琼见面了,开始了她的特殊采访,陈琼正是那个出现在刘副市长在别墅里的**,如今的陈琼满面都是淡淡的忧色,靠山进去了,自已被牵累。

    宁欣还是往昔的那身儿打扮,保持着时髦和新潮性感前卫,坐在这里自有一股诱惑味儿,偏偏小坏蛋盯着咖啡柜里的丰腴老板娘在看,宁欣心里微酸,怎么我不如她吗?

    “嗳……老板娘,你们这个"qing ren"座的价格很黑啊,一个小时就要三百六十块?”

    黑妹算不上特别靓的那种女人,年约二十七八岁,但她极有气质,加上幽暗灯光下映衬的雪色肌肤,十分的吸引人,身着一件连身的无袖黑裙,下摆刚刚遮住屁股,不用怀疑她弯腰的时候底裤会曝光,女人的打扮很占分的,三分姿色,七分打扮,足以迷倒一片男人。

    黑妹的容貌可以给到七分,性感窈窕的身材足以达至九分,高雅的气质可得八分。

    她对柜座后这个小帅哥的嘲讽之语仅止一笑,目光更是在宁欣身上溜达了几眼,眸底有一丝嫉妒掠过,别说小帅哥领的这个墨镜女郎倒是不错,而且还有点眼熟,在哪见过?

    当然,她不可能认识宁欣,倒是宁欣曾对黑咖啡屋有底子详知,这个黑妹是有背景的。

    轻淡的瞅了一眼唐生,老板娘黑妹道:“小兄弟,知道什么叫品味吗?三百六算什么?”

    “这样说吧,老板娘,刚一进来,我就感觉这里的空气中飘荡着一丝建队上味道……”

    “哪个味道?”黑妹的眸中光芒就变的锐利起来,怎么这两个人是来找茬儿的?

    “很Y糜的"jing ye"味,虽然更多的是特意喷洒的香水,但是有些味儿是掩盖不了的……其实,我只是个来消费的顾客,但是这股骚腥味很影响我喝咖啡的心情,嗯,可以提吧?”

    有咖啡柜的遮掩,宁欣探到唐生大腿上的手也不怕给黑妹看到,她轻轻拧了一下他。

    唐生也不疼,也就不加理会了,黑妹秀眉蹙了起来,“嗳…小朋友,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没意思,三百六十块我也付得起,不过老板娘,你这里提供神油和避孕套吗?”

    宁欣翻白眼了,把头微微侧转,心说,小坏蛋,你要做什么啊?我掐死你……

    黑妹的嘴角突然溢出一丝笑,“对不起,小朋友,黑咖啡屋在江陵名声卓著,没你想象的那么乌烟瘴气,你要的东西可以去药店买,另外我建议你去看五官科,你鼻子有问题。”

    噗宁欣忍不住笑了,她是知道这个黑妹的脾性的,主要几个月前特警队暗查过这里。象唐生说的这里飘荡着那种骚腥味,应该是没有的,可是今天很奇怪,为什么有股味儿?

    “我鼻子没问题的,肯定不会嗅错的,这股味儿就在附近,我确定……”

    幽暗的灯光下,宁欣敏锐的观察到黑妹脸上的一丝红晕,她戴的是特殊夜视镜,功能很强大的,自然不会看错,突然她明白了,是这个黑妹刚刚和她的"qing ren"做过什么吗?呃

    “好啦,小朋友,你是来喝咖啡的好不好?别在这里纠缠我,你女朋友会恼你的。”

    “算了,不和你计较了,我们要那边两个人旁边的"qing ren"座,你叫人端咖啡过去吧。”唐生就站起来大方的牵了宁欣的手走了,宁欣轻轻挣了一下没挣开,多少都有点害羞了。

    黑妹却望着他们眯了眯眸子,脸蛋儿还是烫烫的,那个小屁孩儿,是狗鼻子吗?

    直到坐入高壁环围的"qing ren"座,宁欣才轻捶一下他的手臂,“你坏不坏啊?瞎说什么?”

    “我可没瞎说,真有那股味,可怜我清纯圣洁的欣姐没见识过,要不咱俩……”

    宁欣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了,手就过来要煽他,低低的嗔着,“还敢胡说?”

    这时侍者端了咖啡过来,放下之后就无声的退了,他才退开唐生就把宁欣环腰搂住了。

    “呀……做什么啊?王静就在旁边呢,松开手,不然我恼你了啊?”

    “我的欣姐啊,我得和你说实话,你今天引介给我的这个王静,很会勾搭人啊,你再不下手,保不准我就要**给她了,在车上时问我长没长鸟毛,我说没长,她就摸摸看……”

    “呸……她就那付臭德性,嘴上喊的凶,没实际行动的,我告诉你,不许私下见她啊。”

    “呃,暂时不会啦,她太‘魁梧’了,我有点怕,我还是喜欢欣姐你这样的。”

    宁欣给他搂进怀里了,手撑着他胸前,尽量不使自已的丰胸贴的他太紧,但已经贴住了,她就难免心血涌动,手轻扶着唐生英俊的脸蛋,轻声道:“说正事,这次你准备怎么办?”

    她在担心老爸指示区政府办公室发出的那篇报道,如果上面没有声援,后果就不堪想象了,区委赵书记誓必站出来打压宁大区长,关系到他的切身利益,他不想保住晚节是假的。

    唐生的手掌滑下去,摸到了宁欣紧身裤包裹的"qiao tun"一侧了,扳着她更贴紧自已,嗅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心境突然变的无限的舒畅,“我和姓李的说了,让他给大书记送报纸看。”

    虽然一直没有明说唐书记是他父亲,但上次柳处长的到来和唐天则的现身都说明了一切,根本不需要再问什么了,听到唐生这时的话,宁欣心里就底儿了,“大书记会发言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官场中的道道儿多,不一定非要发言才能达到目的,我们拭以待吧,不用操那么心的,唐大书记的目光还是很犀利的,好多事物的本质,他都能看透。”

    宁欣轻轻嗯了一声,隔壁传来王静和陈琼的低声谈话,唐生和宁欣也懒得去听。

    “亲嘴吧,欣姐,好久没亲了呢,想的厉害啊。”美人在怀,唐生同样热血沸腾了。

    黑乎乎的"qing ren"座中,给高高的靠背环围着,倒不怕给谁看见了,除非有人从座口路过故意来看,宁欣发现自己的身子完全在他怀里,小坏蛋的一只手,已经隔着T恤摁在自已右峰上了,五指微微收缩着捏揉着,好想把压抑的声音吐出来,这刻心撞如鹿,面烫如火。

    轻舒柔臂缠上他的脖子,侧过脸和俊脸相贴,丰润的唇就挨着他的耳朵,柔柔亲了一下,“求你了,唐生,会给人听到的……人家活这么大还没给谁欺负过,现在却要受你的气。”

    唐生伸出舌尖,抵在她秀耳轮内轻轻舔了下,宁欣似触电般的一颤,然后就感觉右峰上那只魔爪大力收缩了,捏的她浑身酥麻,双腿不由收紧,但难以压制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

    就这样吮啜着宁欣的耳垂,一手揉着她的饱实右峰,一手捏她腰下的圆翘厚肉部位。

    宁欣把粗重的呼吸喷打在他耳朵里,“不……小坏蛋,你捏疼我了,我要叫了啊……”

    “嗯,大声的"shen yin"吧,没人会来管的,让王静听听宁政委的嗓音是何等**蚀骨。”

    手紧紧扳着他的脖子,又是气又是羞又有点恨,更多的是欢悦,“我不敢了”

    唐生向上托了托她的右峰,轻笑一声,“这才乖,不亲嘴也行,这个剥出来给我吮吧。”

    宁欣这下要羞死了,“你这小坏蛋,要欺负死我是不是?亲亲嘴吧,我妥协了”

    两个人嘴唇沾在一起时……这边的王静和陈琼的谈话也进入了最后的阶段。

    “陈女士,你现在有了身孕,即便你不承认是那个人的,但是谁信啊?对不对?

    “王记者,我不知道你采访我的目的是什么?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陈琼一直以来就守口如瓶,她知道自已什么也不能说,一但说了,会连累好多人的。

    “也没什么,我是记者,第一时间追跳热点新闻就是我的工作,刘副市长被双规的事虽然外界并没有传开,也没有见报,可是好多人都知道了,你心里也数吧?你要坚持到底?”

    这句话叫陈琼心惊,双规是什么她是清楚的,当官的一但给双规了,那基本上就完了。

    “我这段时间身子不舒服,脑子里乱哄哄的,能不能让我好好想想?”

    “当然,如果你想通了随时拔我的手机,另外我不妨透**情况给你,你姐,也危险。”

    至此,陈琼脸上的神情变的更阴郁了,如果这事扯上姐姐那就真完了,“谢谢王记者。”

    ……

    P:推荐断刃天涯的力作《扶摇》,断白金的书不用我多言了,肯定是爽歪歪的官场巨著,兄弟们去给老断捧个场,书号:

    【另:今天的月票要是能冲上新月榜,我就加更,绝不食言】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