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119章 被王静发现了

第0119章 被王静发现了2017-11-15 16:6:5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卷那年十七岁

    第0119章被王静发现了

    早在唐生和宁欣走过来坐入隔边的"qing ren"座时,王静就注意到了,她和陈琼谈话时也有些心不在焉,倒是侧起耳朵偷听起了隔壁的动静了,等陈琼要走时,王静只是和她握了下手。

    陈琼心情沉重,根本没注意周围的动静,唐生他们坐的又是靠里的位置,所以她走时也不经过那里,两个正抱在一起甜吻的男女也不会把身外的事物放在心上,只顾着浪漫了。

    不过陈琼一走,王静就郁闷了,虽然有轻音乐回荡在咖啡屋里,可她耳朵太尖了,总是能在音乐的空隙中能捕捉到那种糜腐的咂嘴"yun xi"声,天呐,不是吧,宁欣,你比我还腐?

    王静那个气呀,雪齿咬着下唇,心里那个不愤,想起平时给她调侃自己吃香蕉时有多么的难看,还要注意什么的,不要舔,直接咬就行了呗,非要舔两下表现出那种骚姿浪态。

    这下可好,你宁大政委和一个十七岁的小屁孩儿吻的昏天黑地了?你哪有资格说我?

    实在是郁闷的难受的王静掏出了女士烟点上,故意吧打火机拔的啪啪的响,别亲了,宁政委,要注意形象嘛,平时你玉洁冰清的一付好高的姿态,原来和我一样喜欢小帅哥啊?

    就在王静气不顺的时候,宁欣过来了,她要还听不到旁边打火机的动静那就有问题了。

    还好咖啡屋很黑暗,光线十分的不给力,宁欣也不是太担心自己绯红的脸给王静看穿,她先是一个人过来的,让唐生还呆在那边,以王静的聪明这回肯定给看穿了,可咋办啊?

    屁股才沾在座位上,宁欣就感到王静那目光有多毒辣了,她假意道:“陈琼走了?”

    “是啊,隔壁吧嗒吧嗒的咂嘴太吵人了,陈琼没心思谈了,我都想要跑掉……”

    王静可是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就戳穿了宁欣的**,宁欣那叫一个尴尬,“什么?”

    “哟……宁欣,我以前没发现你有这么厚的脸皮啊,还和你姐姐装啊?”

    “我没明白你说什么呀?什么吧嗒嘴?喝咖啡当然吧嗒嘴了,这有什么啊?”

    宁欣会认帐才怪,没给当场捉奸,她是不会认帐的,王静不由气的翻了白眼。

    “你行啊,宁大政委,嗳,你知道不,西方有个圣女叫‘贞德’,东方的圣女叫什么?”

    这是王静对宁欣最犀利的嘲讽了,宁欣自然听的出来,小坏蛋,你真是害死你姐姐了,我以后在大洋马面前都不用抬头了吗?她都不知道怎么接王静的话了,这美女言词太毒。

    偏偏唐生这时晃了过来,轻笑一声,“静姐,我来告诉你,东方的圣女叫:真的”

    噗宁欣忍不住就笑喷出来,王静眼一翻也喷了,唐生继续道:“我欣姐就是‘真的’。”

    “她是个屁的,还有你,毛都没长出来的小屁孩儿,充什么人样儿啊?”

    王静的心气明显还不顺,话里火剌剌的辣,唐生不以为忤,就在宁欣身边坐下了,宁欣朝里挪了挪,还准备和他保持个有效的距离以示清白呢,哪知唐生胳膊伸过来揽住了她肩。

    “啊……你做什么呀?”宁欣崩溃了,当时连脖子都红了,想推搡开他的手都发软。

    王静却楞呆呆的望着对面的两个人,这刻,她倒是对小屁孩儿有了全新的认识,好胆

    唐生撇了下嘴,“欣姐,咱们是‘真的’,王大娘也看的出来,不和她装了,”说着,他又望着王静道:“嗳,王大娘,贞不贞德又怎么样啊?我就是和欣姐亲嘴了,你怎么着吧?”

    “你滚啊,谁和你亲了?”宁欣骨头都酥了,小坏蛋,你姐姐的脸皮很薄的好不好?

    王大娘?这是谁啊?王静美眸翻起来,“嗳嗳嗳,你个小屁娃子,你叫谁王大娘呢?”

    给唐生拥着的宁欣挣扎不开,这时又笑出来,完蛋了,解释都不用解释了,全曝光了。

    “你叫我小屁孩儿或小屁娃子,我只能尊称你‘王大娘’了,因为你够老才显得我小。”

    王静香肩一塌,咬了咬牙,“行啊……唐生,你行,你不是小屁孩子,你是我哥行吗?”

    “嗳,这就对了,王大妹子,关于我和欣姐的事,你装咙作哑就好,好吧?”

    “好你个屁啊,”王静怒睁了美眸,“给你三分颜色开染房了是不是?装咙装哑可以,堵嘴费一百万不贵吧?”好黑的王大记者,她不屑的把香烟叼在唇间,乜斜着眸子瞅唐生。

    宁欣这时候插嘴了,肘子支到咖啡桌上来,“嗳…王大记者,你这是什么嘴啊?好贵”

    “吃香蕉的嘴呗,看看这唇,看看这齿,看看这舌,无一不美,不值一百万吗?”

    宁欣翻白眼了,一但自己和唐生的关系曝露给她,她什么话都喷的出来,眼神那叫一个不屑,自己又懒得去挣被唐生拢住的香肩了,都这样了,我还掩饰什么?太做作了也不行。

    “好吧,大记者,我认帐了,你怎么样了吧?我花一百万堵你的嘴?我有毛病啊?”

    “哟……你承认了?很好很强大,告诉姐姐,你们恋奸了多久了?上床了没有?”

    宁欣受不了她尖锐的词锋,纤手捂脸了,咬咬下唇转望唐生,嗳,都是你害的啊。

    唐生噗的就笑,“嗯,我接受你的专访,王大记者,我和欣姐热恋半个多半了,床嘛…”

    “你去死啊”宁欣捶他粉拳了,羞气交加,王静笑的前仰后合的,场面欢乐无比。

    “真没上床啊?那都干什么了?你好好的讲述一下,我就不要封口费了好不?”

    王静越来越喜欢唐生这个性格了,兴趣盎然的也把肘子支上咖啡桌,把硕胸都架上来。

    “这个真的没上呢,别的嘛……我们开始先是拉拉手,然后搂搂腰,接着就……”

    “接你个头,打死你啊。”宁欣真的受不了啦,伸臂勾住唐生的脖子,把他脑袋就搂进香怀里去,把他的脸捂在自己胸下,不叫他在说了,唐生唔唔着,顺势搂紧宁欣的纤腰。

    “我的妈呀,真是奸夫妇啊?我还在这坐着,你们就抱一起了?我要是不在……”

    宁欣搂紧唐头的脑袋不叫他起来,这刻她脸皮也壮了,反正在王静面前,也没什么,两个人私下里什么隐秘话不谈?三番五次被王静拉着去看过**牛肉碟子,还在夜半深更大谈身体的敏感点在哪等等话题,眼下既然曝了光,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谈正事吧?腐静”

    王静此刻证实了宁欣的**,也就没再追迫她的意义了,“行,但我有一个问题要问。”

    “嗯,问吧,”宁欣也不羞涩了,王静则指了指唐生,朝她打眼色,意思是支开他。宁欣才放唐生起来,柔声道:“你去结帐,咱们准备撤了,都快十二点了,”然后推他走了。

    唐生也懒得管她们问什么,闹腾的够了,和王静的距离也拉近了,她和宁欣的确是好。

    望着走向咖啡台的唐生背影,王静微叹了一声,“你真行,我是思想上的巨人,你是行动上的伟人,姐今天才知道,默不作声的那些家伙都是做大事的,吼的凶的反而都不行。”

    宁欣笑了,“嗳……我都这样了,还怕你说什么吗?静姐姐,言词敢不敢再犀利点?”

    王静翻着白眼,朝宁欣竖起拇指,然后压低声道:“就问你一句真话,啃过肉蕉吗?”

    “滚……你才去啃啊,女流氓……”这个问题太尖锐了,宁欣没有撑住,暴发了。

    王静噗的笑出来,香舌尖探出来在唇边扫了扫,“反应这么激烈?看来是啃过了……”

    “我啃过你的头啊,欠拧的货……”宁欣探手就袭击王静那硕伟的胸了,肉嘟嘟

    娇笑声中,王静用手臂挡了一下也没挡住,身子后撤,“咱们姐妹多好的关系呀?啃就是啃过了,有什么好羞的啊?难怪你喜欢观察我吃香蕉的样子,原来是偷学我的技巧啊。”

    “你去死吧,我懒得理你,”宁欣起身就走,王静抓了烟盒跟上,娇笑声仍咯咯不止。

    咖啡屋外,阳光份外的剌眼,车钥匙从王静手里递给了唐生,宝马很快上路了。

    “唐生,王静要写一篇专访陈琼的稿子,标题怎么订才能引起轰动?你有没有想法?”

    宁欣不是没主意没头脑的女人,只是她更乐意听听小"qing ren"的意见,主要发现他特聪明。

    唐生驾着车,深邃的眼眸专注的盯着前路,略微沉吟,“先问问静姐,人家是专业的。”

    “哟……小帅哥,我在你眼里蛮有地位啊?我想了个标题:一个女人的堕落轨迹。”

    宁欣听罢秀眉挑了下,“这个不太好吧?针对性不够明显,我们的矛头是刘副市长。”

    王静一摊手,“这个标题很能吸引老百姓和一些思想不纯洁的人,我看挺好,非要针对什么人,你怎么不为我想一想?刘副市长是什么人脉?我发出针对他的稿子,找麻烦吗?”

    “记(ji)者嘛,要有不畏**的精神,”唐生接了话,语中隐含着另一种讽意。

    王静火了,她正坐在驾驶席后面,探手就掐住了唐生后颈的肉,“臭嘴,比我的还贱”

    宁欣忙拉开她的手,“做什么呀,他开车呢,小心撞了你这二百八十万的名车”

    “随便撞吧,撞完了你的小"qing ren"陪我一个月就了,嗯,我保证‘体有完肤’的。”

    “有才怪,你去做梦吧,”宁欣白她一眼,又问唐生,“唐生,你想个报道的标题啊?”

    “嗯,我正在酝酿……”唐生大约沉吟了半分多钟,“就叫‘在领导的亲切关怀下,三年不孕的我怀胎了’,怎么样?”他话才落,宁欣和王静一起噗噗的笑喷了,“你损不损?”

    ……

    P:还得说,推荐票的事,如果大家喜欢太子爷,就把推荐票砸过来,不要因为本书上了架就不需要那个票了,我说过,各种票都是对作者的支持认可鼓励,是动力的源泉,我太需要它了,砸吧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