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121章 温情软禁

第0121章 温情软禁2017-11-15 16:6:57Ctrl+D 收藏本站

    第0121章温情软禁宝马又一次进了特警支队的大院,就在唐生下了车要跟着宁欣王静上楼去时,手机响了,呃,拔来电话的赫然是小朱同学,这小子一般打来电话是不会有好事的,唐生蹙眉了。

    “嗯,是我,小朱,你一给我打电话总是没有好事,你说吧,今儿又怎么了?”

    “生哥,本来我不能给你打电话,唐瑾她不叫我告诉你,但是我觉得应该和你说说。”

    “你废话可以少一些,直接说,”唐生这翻白眼了,宁欣和王静就回过头来看他。

    朱小常在那边道:“……生哥,今儿上午咱们梅老师被政教处的李副主任欺负了……”

    “啊……欺负了?怎么欺负的?说清楚了。”唐生剑眉挑了起来,把宝马车钥匙递给了王静,又朝宁欣伸手,那意思是和她要英菲尼迪的钥匙,肯定得要去学校看一看了。

    宁欣打掉了他的手,听他口气不善,又知道他比较冲动,哪会把车钥匙给他呢?

    “生哥,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就是听到唐瑾和关世音她们说,好象是因为你和唐瑾早恋的事,梅老师和政教处的李副主任吵翻了,而且那个李副主任还嚷着要撤换梅老师。”

    “呃,神马狗屁主任?他算一根鸟毛吗?行了,我知道了,没其它情况就挂吧。”

    唐生啪的一声把手机盖合起来,拧着额头上的肉疙瘩对宁欣道:“我得去学校一趟。”

    宁欣总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涉及到梅妁的事,她也有权过问啊,早前她和梅妁就义结金兰了,只是双方都在忙工作,很少在一起聚的,“你倒是说说清楚,梅妁她怎么了?”

    “被政教处的一个副主任欺负了呗,还扬言要撤换她,怎么现在的鸟人这么多?蛋疼”

    “怎么又蛋疼了?这个不能老疼的,走,先上你欣姐办公室,姐给你揉揉去。”王静看出宁欣的意思了,是要弄唐生上去,不叫他一个人走,之前也听她说过,这家伙很冲动。

    宁欣也推了他一把,“走,先上楼去,我一会给梅妁打个电话问问,不许你胡来了。”

    唐生翻了白眼,给二美女一左一右押进了办公室去,其实他心里也在琢磨这个事,就算梅妁和李副主任吵翻了,自已总不能去学校把李副主任揪出来揍一顿吧?这也不叫个事。

    宁欣自升政委之后,就换了现在的新办公室,里面套着休息间卫浴间,档次很高的。休息间内有一张单人床,有电视,有沙发客座,环境幽雅别致,又充满了宁欣的味道。

    这等于是她的第二闺房,平时是没人能进来的,女人都不行,男人就更不要提了。

    今儿唐生享受了至高待遇,被宁欣亲自送进了她的第二秀闺,还叫他脱了鞋上床去睡。

    “呃……欣姐,我睡不着好不好?这算是被你软拘留吗?”唐生不由苦笑了。

    “睡不着也得睡,梅妁的事我一会就挂她手机问,就算把你软禁了,怎么,你不服?”

    跟在宁欣身侧的王静也帮腔道:“光脱鞋不行,至少要把裤子剥了,留一小裤衩就好。”

    唐生翻着白眼,还要解释什么时,宁欣已经推着他上床了,“真等我剥你衣裳?”

    “我上就是了嘛,那个欣姐,会憋坏我的,睡又睡不着,我去外面坐着行不?”

    “乖,上床去,姐给你开电视看就不闷了……”宁欣柔声劝着,把唐生逼上了床去,王静在一边牙疼了,“哎哟哟,你们可肉麻死我了,宁大政委,你怎么不抱着他亲两口?这样吧,我帮你看着他好了,正好我也困了,想睡一会儿,和他挤挤单人床你不会吃醋吧?”

    “你说呢?”宁欣瞪了她一眼,就推搡着她出来了,砰的一声将内室的门关了个严。

    王静蛮不情愿的,在门严之后,她压低声道:“嗳,咱俩可是过命的交情,生死的姐妹,你吃肉,总得给我口汤喝吧?你亲嘴,我啃蕉好不好?咱们俩上下配合,把他掉。”

    宁欣不屑的哼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和你配合啊?我自已不行吗?快滚,给我办事去。”

    王静没好气的道:“我给你办个屁,你这种有了男人就忘了姐妹的家伙,太可恨了。”

    宁欣也不搭理她,就掏出手机开始拔号了,王静翻了白眼,“嗳,我妥协,妥协行不?”

    “嗯哼把事给姐办漂亮了,我准许你和小帅哥来往,不然的话,你别想接触他。”宁欣比较了解王静的性格,她要是对某个人或某一事物起了兴趣,那就非要死缠滥打的。

    “好,宁欣你说的啊,你别后悔,等我把他勾搭走了,看你怎么哭,行了,我先走了。”

    就这样,王静气呼呼的走了,回晚报社去写她的那篇专访了,正事是不能耽误的。

    宁欣抿着嘴笑,送王静走了,她就把办公室的门朝内锁了,离两点半上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呢,这是午休时间,也没人敢来打扰自己,她就又进了内室,唐生此时正半仰在床上。

    宁欣过来把窗帘拉上了,唐生问静姐是不是走了,她点了点头,“怎么?你看上她了?”

    “哪有啊,有欣姐你就足够了,静姐人高马大的,一般男人享受不了她……”

    唐生干笑着,心说,我就算对她有兴趣也不敢当着你的面说吧,你还不得吃了我啊?

    拉上了窗帘的内室顿时暗下来许多,宁欣过来在床边坐下,伸手拧唐生的脸蛋,“我可告诉你,不许和王静太近了,那家伙很疯的,开开玩笑什么的倒是可以,敢乱来的话我不阉你了就跟你姓唐好了,听见了吗?”在她心里可不允许更多人来分享唐生,唐瑾和罗蔷蔷已经很叫她纠结了,要是再多个更疯的王静,谁晓得会是一番怎么样的局面,好象还有梅妁?

    总之有几个女人围在唐生身边,宁欣心里是有数的,自已虽没和唐生有更深的关系,但也基本发展到了亲蜜无间的地步,只剩两个人时,尤其放得开,她把一条大腿横在床上,唐生就把脑袋挪过来了,枕着她丰腴的腿上,仰着脸,很惬意的享受这一刻的温馨和宁静。

    “你休息一下,我给梅妁打电话……”宁欣温柔起来时的神态,最叫唐生喜欢,一瞬间流露出来的那种柔情韵味太美了,他忍不住用手臂环住了宁欣的腰臀,把她紧紧的圈住。

    宁欣的手抚着小"qing ren"的脸颊,前一刻打掉了他妄图攀上自己胸峰来逞恶的爪子,要和梅妁通电话,怎么受得了小坏蛋的蹂躏,她俏眸不由瞪起来,煞是美丽动人,唐生鸟动了。

    和梅妁的通话大约进行了十多分钟,唐生一直静静的听着,隐约还能听见几句的。

    直到宁欣挂了手机,他才坐了起来问,“……怎么样?梅老师她怎么说的?”

    宁欣把梅妁的原话叙述了一下,大体的意思就是政教处还抓着二唐恋的事不放,还要给什么处分,梅妁就不乐意了,摆明了她做为一个班主任的观点,坚决不同意政教处的意见。

    早恋的学生多了,政教处非要拿二唐来做典型,分明是有人在背后怂恿着的。

    唐生微叹一口气,坐正了,拥紧宁欣侧倚过来的身子,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了,唐生柔柔的触她的唇瓣,宁欣有点意乱情迷了,柔唇启开,和小"qing ren"的双唇咬合在一起。

    每一次的吻都有不同的滋味,宁欣主动捧着他的俊脸,亲了大约半分钟,才喘着分开,胸端又给唐生的爪子侵犯了,腰又给他箍紧躲不开,“坏蛋,你就会欺负我啊,轻点啊”

    “欣姐啊,剥出来让我吮几口吧,你看我的口水到流出来了。”唐生涎碰上脸。

    “不啊”宁欣羞涩万分,怎么会同意这种无礼的要求?何况这里是办公室,“乖……”

    唐生苦笑着,拉着她一只手下去,“你摸摸啊,这玩意儿要憋坏的,你就不心疼?”

    触手的地方很坚很硬,宁欣灵魂为之颤抖,“你这个小变态,怎么肿的这么厉害?”

    唐生就把中午在厕所遭遇史义昌的情景说了一下,末了还道:“我估计他要悒郁了。”

    宁欣哭笑不得了,抽出手捶了他一下,“太坏了啊,还甩啊甩的,我真服了你。”

    “他非要看啊,那家伙才变态呢,我就甩给他看咯,欣姐,吃亏的是我好不好?”

    宁欣笑的都没劲了,半晌才道:“也就你才这么坏吧,对了,梅妁的事你准备咋办?”

    “你得让我去学校吧?把我软禁在这里又不非礼,这算什么啊?”

    “你做梦呢?”宁欣脸更烫了,双手一起拧他左右脸蛋儿,柔情万种的拧,“你脾气急了点,又爱冲动,我担心你去把什么李副主任揍了呢,你要答应我不揍人,才放你出去。”

    “嗯嗯嗯,我答应你保证不揍他,我怕脏了我的手啊,一会儿我就去,现在咱们亲嘴。”

    “不亲了啊,给你亲的浑身都软了,下午还要工作呢,求求你了,唐生,饶了我吧?”

    “哇,欣姐在勾引我了,我明白……”唐生臂弯使力,把宁欣就扳倒在了床上。

    亲啊亲,吻啊吻,喘啊喘,宁欣抵抗力很差的,又被他上下其手的蹂躏,很快就有状态了,唐生这次不客气,手从她T恤下面钻进去捏她的肉陀了,神马罩子之类,一律揪开…

    第一次真实的把宁欣的一只峰峦握在掌中,唐生也激动的要命,他能清晰感应到峰峦之颠上有一颗硬硬的东西,它硌着自己的掌心,它软中带硬,它傲耸不屈,它就是那个……

    宁欣美眸如丝,唇瓣半张,只剩下喘息的份了,半点反抗的力道也欠奉,让我堕落吧。

    ……

    P:我也得哭一个单章了,我无法忍受了。

    ……A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