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197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加更暴发5千字求票】

第0197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加更暴发5千字求票】2017-11-15 16:8:40Ctrl+D 收藏本站

    从巷子里滚滚而至的浓烟是最大的杀伤性武器,还好这些烟在三五米高的空上,即便如此,空气也变的稀薄无比了,以唐生强壮的体魄也对这样被挤了呼吸空间的环境不习惯。

    消防队员都有一套装备,不至于给浓烟什么的呛倒,可是一般人就不行了,还在从巷子里往外跑的人都跌跌撞撞的,都不清楚这巷子里有多少人?都拐过了巷子,才看见,原来在侧面有一幢旧式的五层居民楼,它就与星火世纪的右侧后处相接,那里喷出的火苗覆盖了居民楼,火势太大了,电线什么的统统燃起,没来得及掐断电源时,居民楼就烧成了一片。

    唐生也不考虑太多,跟着几个消防队员就往里冲,楼下面一个小女孩儿在哭,没人管。

    这场面太乱了,周围还跌坐着几个人,有的人不能从楼道里出来,选择了跳楼,光是跳楼的怕就有七八个人左右,更多的人趴在窗户上哭叫,就这样一个场面,惊心动魄啊宁欣这时候已经和老爸碰面了,大体说明了一下唐生的建议,宁天佑当即立断,找到了正组织救火的消防队少校指指官,让他分出一部分消防车,快速的绕进江齿集团的厂区。

    跟着宁区长背后的是区委区政府的一些官员们,有副书记副区长,一个个也震惊了。

    宁欣就指着这边那幢小楼,“爸,这小楼是违章建筑,从主体大楼接出来的,就是它挡着路,消防车根本进不去,里面好象有居民,救火要是迟了,不晓得会烧死多少人啊”

    宁天佑脸色铁青着,一往过走一边和身边的其它人说些什么,到了近前一看,果然,这幢接出来的小楼其实没多大地方,可是给利用起来之后变成了一家小超市,还是二层的。

    这个估计是走后门拉关系才盖起来的,按规定来说,这种挡了路的违规建筑是不行的。

    可是现在能怎么办?拆房吗?来得及不?救人如救火,谁有功夫去拆房,另外就是,如果能把人救出来,还是先救人,拆房可麻烦了,还要和户主商量什么的,就算他违建不对,你一时半刻也处罚不了他,于是,宁天佑阴沉脸就往巷子里走,“宁区长,浓烟大,您……”

    “别拉我”宁区长甩开了秘书揪他的衣袖,哪顾得上什么浓烟不浓烟的,先看情况。

    一拐过巷子,就看见那幢居民楼了,宁天佑震惊了,宁欣震惊了,一堆官员震惊了。

    乱七八糟的叫声哭声随处可闻,有如世界末人一般,居民楼给着了火的大楼的浓焰覆盖着,五层四层都着了起来,难怪有跳楼的,不跳怎么办?给活活的烧死吗?跳吧此时不断的有救护车到来,医护人员也往这边来,七嘴八舌的叫呀吵呀的,乱套了。

    “这这火也可怕了吧?怎么把后面的这幢居民楼都给窜着了?”有人叫起来。

    “押明是电线着火窜过来的,这个也不是稀奇事,宁区长,救护车要是进不来可惨了。”

    是啊,救护车进不来,那些人怎么救?连消防队员都上不了五层去救人,这里连消防高架梯也没有,眼看着还要有人跳楼的,这个场面太可怕了,以宁天佑的沉稳也腿在颤了。

    唐生抱了个小女孩儿正走过来,开口就道:“宁伯伯,赶紧调工程车推土机来吧,把那幢违规建筑推翻让消防车开进来,不然这幢居民楼就全完蛋了,里面不知还有多少人。”

    这时候正是宁天佑下决断的时候了,他当即就下了命令,“陈秘书,马上联系唐煜,让他派工程车和推土机过来,把外而的那幢小楼处理掉,那个张副书记,你带几个同志去和那幢楼的主人谈判,让他们撤出人员来,值钱的东西全往外搬,救人要紧,十万火急的拆房”

    一片人开始忙了起来,唐生不由点头,宁天佑能当机立断就很不错,这样为救人争取了时间,如果自己没记错,死人最多的就是这幢居民楼,一点救援给不到它,它整整烧足一天。

    不过麻烦很快就来了,那位张副书记派人回来和害宁天佑说,违规建的小超市主人拒绝搬东西被拆,他说盖这幢楼花了几十万,上下两层又有好多东西,搬到明天也搬不完,另外,人家还说是市里某某局干部的亲戚,超市门口就蹲着几个人在起哄,这时候把门也锁了。

    宁天佑火儿大了,转头望了眼闺女宁欣,“丫头这事交给你了,我懒得和他们磨嘴皮。”

    宁欣点了点头,掏出手机就给**支队打电话,让值班的副支队长,通知全支队的**立即**,全力赶来这边参与救援,不光是摆平这个不合作的小超市主了,主要是来救人。

    宁天佑也是掏出手机给相关领导汇报情况了,市委的,市政府的,统统要汇报的啊。

    等这边大张旗鼓的准备推翻那一小幢超市楼时,市委书记唐天则和市长李茂才也来了。

    大体一了解除情况,唐天则和李茂才双双拍板,该拆的拆,该推的推,救人第一。

    拿到了命令好办事,那几个还在超市口闹腾起哄的家伙,被**们就一举拿下了,撬开超市门锁,涌进一大堆人开始搬腾东西,只为了减少损失吧,可是巷子里又跑出人来汇报,说居民楼的火势要蔓延到三楼了,还有人不断的跳楼,有的给就挂在窗户外面,惨不忍睹唐天则怒了,“还搬什么东西?这边烧的人都在跳楼,这个超市老板却锁上门跑了,他以为政府治不了他?直接给我推翻,先救人,超市损失多大都是有价的,那人命有价吗?”

    “推推推”推土机轰鸣着就冲了上去,超市内人员也往外撤,确定里面没有人之后,就开工推楼了,轰隆隆,二层小楼就坍塌了,周围一片叫好声,事实这家超市的买卖很惨淡,周围民居自动抵制它,没什么人惠顾他的超市,你凭歪门斜道违建在这里开超市惹人厌呀。

    足足二十分钟后,推土机把大一堆坍塌下来的砖和水泥断梁铲出巷子,消防车这才排着队往里开,一下就进去七辆车,顿时把居民楼的小院子给塞满了,当高压水枪开喷灭火时,不少人鼓掌,不少人在流泪,高架梯,气垫之类的也都排上了用场,轰轰烈烈的救人展开。

    宁天佑也在这时接到了另一边的汇报,说江齿集团仓库那边也给引着了,幸好消防队的赶至及时,把火势控制了,也展开了向星火世纪大楼后面起火最盛的地方的扑救,形势开始好转,但是这边边统计出来的火灾伤亡人数令人纠心,不算星火大楼的,光居民楼一块就死亡十多人了,有在楼道里给烟闷倒烧死的,有跳楼直接摔死的,在场的全有人无不落泪。

    无疑,这是一起恶**故,唐天则阴沉着脸,在暗火色的夜幕下,看上去有些狰狞。

    “爸,这是天灾**,你也别太那啥了,全力施救尽能力吧,另外,江齿该查了”

    唐生不知什么时候溜达到了唐天则身侧,也没人拦他,李重峰更护在他的一侧。

    唐天则转过头看了一眼儿子,脑海里迅速想着什么,江齿,江齿是江陵市企业中较大的一个,市里也管不到他,千禧年前后,它好象股份制改革了,查?查什么呢?从哪查。

    “爸,就我所知,星火世纪的老板庞尔真这个人和江齿集团高层关系很密切,江齿的**层大都在星火世纪消费签单,这里面能挖出一堆内幕,庞大的企业腐朽不是无因的哦”

    这么一说唐天则就明白了,微微点头,浓眉蹙着,“这里有你小孩子什么事,回家去”

    “哦,”唐生苦笑了一下,“爸,您也别太那个啥了,出这样的事,谁也不愿意看到。”

    人多又混乱,各人交头接耳的,看见和唐天则说话的唐生的人也不多,宁天佑是一个。

    等唐生扭回身走了,人高马大的王静就冲了过来,挨着个的采访几句,这是她的工作,还不停的采访伤者,问上面还有没有人什么的,她的工作热情很高昂的样子,一点都不累。

    唐天则这时和宁天佑站一块了,“书记,消防车从江齿厂区绕到后面救火还是唐生提议的,当时大家都急眼了,就没想到这些方面,唐生却知道星火世纪后楼连着江齿仓库唐天则听罢微微一怔,就忍不住扭过头望向正要转过巷口儿子,他那并不魁伟的身躯这时候看上去有些高大,宁天佑也顺着唐书记的目光望过去,这个少年真是与众不同啊至此,唐生知道江齿集团再次改革的命运已无法逆转,自己对它下手的时机也成熟了。

    果然,火灾后的两天,市里电视新闻播出了关于星火世纪火灾引发的一些内幕,牵涉到了江齿集团多名高层管理人士,然后职工开始闹事,这期间,魏兴国从省城先赶回来了。

    于是,魏兴国就领着瑾生老总梅妁去暗中活动了,主要针对那些想转股的中高层群体。

    江齿集团危机悄然暴发的同时,瑾生公司也悄悄的伸出了它们蓄谋已久的那只手。

    这天中午,唐生去找了唐煜,两个人一起又去江陵人泡桑那了,一边谈着大事,关于新任南汇江陵分行行长柳正林这个人,唐生也没什么印象,来与唐煜约会之之前,她问了罗蔷蔷关于这个柳正林的情况,原来这位柳正林行长和自己母亲还是什么族亲呢,是柳家人。

    抽个时间得去拜访这位柳分行长,为了钱嘛,要降尊纡贵,柳家人知道唐氏的根子深,有些面子必须给,当初舅舅因为老爸给贬至江陵还生出一些看法,至今好象也没能扭转。

    但是唐家的根子太深,柳家还只是世商之族,与‘世宦唐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和唐煜谈的是小江陵商务中心的产权,唐生很优容的叫唐煜开个价,这幢楼他要了。

    说起这幢千禧年后江陵的时代标志性建筑,唐煜搞到手时花了近6000万的,这个造价一点不高,至于唐煜在其中耍了什么手段又或有什么黑色内幕,唐生也懒得过问他了。

    “生哥儿,我前两天去了一趟省城,看中了省中环大酒店,那里的经营不是很好,如果转到我名下,我想会叫它重见天日的,重装饰一下,重布局一番,绝对是一流餐娱中心,不过你煜伯我手头里也是缺钱,你知道的,江校商业街让我捉襟见肘了,又听你的去省城发展,这可越来越困难了,你要小江陵商务中心的产权我可以给你,但是,我要省中环大酒店。”

    老唐煜的开口也不小,但他这么说,唐生心里反而有底了,在省城那边,有些事是比较好运作的,老**能量很大,南汇银行的总部就在省城南丰市,给唐煜贷款就完了呗。

    唐生当下就给老妈打了电话,询问关于省中环大酒店的情况,末了道:“老妈,煜伯雄心勃勃呀,你可别打击人,不就是一亿多多贷款吗?煜伯又不跑不了,你帮忙和舅舅说说”

    唐煜坐在他对面,紧张的盯着生哥儿,一亿多的贷款在他嘴里似乎不是什么大数目,这小子果然是个牛叉人物,可是自己现在紧的厉害,本来是以此当借口想逼退唐生要小江陵商务中心的产权,哪知他真的能搞定省城那边,一下子,唐煜就来劲儿了,俩眼珠都是亮的。

    餐娱业是他赖以发家致富的老本行,操持起来应心得手,加上省城能借助柳家的力量,想沸出个样子都不会困难,能把江煜餐娱集团扩张去省城南丰,是唐煜梦想了多年的事了。

    唐生放下了电话,朝还有一些紧张的唐煜道:“一亿五千万的贷款南汇银行可能贷给你,你要做的就是准备一些资产实业资料,这边还有什么抵押的都可以上,无非是走个形势。”

    “明白明白,生哥儿,没想到你真是牛啊,这么大的事一个电话就摆平了,小江陵商务中心的产权证什么的我今晚之前亲自给你送过去,那个我什么时候进省城找柳处长啊?”

    “三两天之后就可以了吧,总要给我老妈活动的时间,基本上不会有问题的。”

    当天下午五点钟,唐生就拿到了关于小江陵商务中心的产权证和其它资产证,这里以后就姓唐了,晚上得请客,这是喜事哦,拿到了小江陵商务中心的产权证就能去找柳正林了。

    这夜大宴一堆美女,罗蔷蔷宁欣梅妁王静唐瑾关世音,去江陵人吃完了玩至夜里十点多,他们进了K歌豪华包厢,点了洋酒果盘之类,各人大展歌喉飙起来。

    唐瑾喜欢听唐生唱的那首‘有谁共鸣’,大家掌声鼓励唐生再演绎一次,他也不客气。

    到了午夜时,唐瑾和小关二女嫌吵的厉害就溜到外面的大厅去坐着休息了,不过很快就惹来事了,几个公子哥打扮的家伙瞅着唐关二人太水靓,就包围过来,最巧的是,后来又参与进来的两个人赫然是袁飞扬和汪兆军周永旭他们几个人,原来这家伙家伙也常来玩的。

    “呃,唐瑾小关妹妹,这可真是太巧了啊?和我们一起玩吧?就你俩吗?”

    唐瑾瞅着他们不太顺眼,尤其上次汪兆军传纸条给自己诽谤唐和玫梅妁如何如何,她心里就对他不满,现在又见他们几个和前一刻调戏自己和小关的几个是一路的,心下更恼。

    “没功夫陪你们玩,你们自己去好了。”唐瑾拉着小关就要走,却给先前那几个拦住了。

    其中一个很嚣狂的家伙,眼吊到了天花板上,头仰着,一付得瑟模样,“嗳,小袁,你们认识啊?这俩小妞儿蛮嫩的,我很久没碰上过这么嫩的货色了,今儿晚上开开嫩荤。”

    他转过头瞅向正怒瞪着他的唐瑾和小关道:“知道我是谁吗?大家给面子,都叫我红哥,很红很红的一个哥哥,看我这么帅这么有派儿,你们俩就给个面子吧,别警酒不吃吃罚酒。”

    “你走开,别拦着我们,不然喊人了啊。”唐瑾瞅着他就心烦了,没好脸色给他看。

    “呀,你个小*子还拽起来了?你真的不知道红哥是谁啊?哥几个,拉她们进包厢去”

    唐瑾和小关就喊了起来,那个红哥嚣张的很,一伸手过来揪唐瑾的肩衣,给她打掉了手,这家伙反手就是一个巴掌煽过来,唐瑾反撤身子躲开了,但是身旁的小关给煽中了俏脸。

    “红哥,红哥,别乱来,她们俩是我同学撒,看我的面子吧,别太那个啥了。”

    袁飞扬也觉得不太好看,就插嘴了一句,汪兆军他们却都在看戏,没一个人要帮忙的。

    关世音哪受过这种侮辱,当时就暴发了,尖叫一声直接就探手挠人了,惨叫声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