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206章 关关的心机【第2更 求票】

第0206章 关关的心机【第2更 求票】2017-11-15 16:8:54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唐瑾和关关一起回来的,饭刚刚好上桌,一堆美女就围着餐桌开动了,唐生在客厅接手机,是宁欣打来的,谈了一些事,唐生让她想办法去把自己吊扣在交警队的驾照要回来。

    话说明天要去给关瑾瑜冒充司机,没有驾照也不会有拦着,可是关瑾瑜这关就过不了。

    收了手机入餐厅吃饭时,唐才发现没自己坐的地方,她们几个就围满了,罗蔷蔷梅妁王静唐瑾关关,五个人把圆餐桌霸占掉,唐瑾主动的道:“要不要我让半个椅子给你?”

    “不用了,你坐你的吧,我让蔷蔷姐抱着吃就好!”唐生大步直趋罗蔷蔷那边了。

    噗噗噗噗!就这么一句话,惹的诸女一齐喷了,差一点呛住,“坏蛋啊,叫不叫人吃饭?”

    五个人一齐白眼儿他,罗蔷蔷已经先一步端着碗站了起来,“大少爷,我让座行不?”

    “啧?你看看你也太客气了嘛,咱俩谁跟谁呀?让你抱抱我那不是看得起你呀?”

    “呸,我承认你的脸皮厚过王静的屁股,我凭什么抱你呀?让唐瑾去抱你好了。”

    罗蔷蔷一句话捎带了两个人,王静翻了个白眼,“怎么我屁股大点就被你这么数落啊?”

    唐瑾也道:“关我什么事啊?唐生让蔷蔷姐你抱的啊”她多少有一点羞,被点名了。

    关关小心的观察着各人的反应”就发现梅妁望着唐生的目先也怪怪的,自从她不再是自己的老师之后,关关也叫她妁姐了,再看罗蔷蔷王静她们俩,也似和唐生没有隔阂呢。

    突然,关关就发现,自己好象也正在融进这个圈子里去,一群女人,一个男的?呃!

    吃过饭之后”梅妁收拾桌子,大家帮忙,唐生就捋起袖子进厨房了,“我帮着洗锅。”

    “添什么乱呀,快滚!”梅妁将他直接清理出去,谁知道他一会又要做什么,吓死人了。

    罗蔷蔷叉着柳腰道:“嗯,是不能叫梅总天天下厨洗锅什么的了”我们要雇个保姆!”

    “赞承,举双手双脚赞承,我提议两点,一,保姆要年轻漂亮,二,保姆要住在这里!”

    噗噗,几个美女就喷了,唐瑾过来了,揪着厚脸皮的唐生道:“走,跟我们下象棋去!”

    呃,唐生龇牙咧嘴了,举手做投降状,“我只是随便发表了一点看法,你们可以无视的嘛,下象棋就不要了吧?嗳,蔷蔷姐静姐,你们说对吧?那个妁姐,你说个公道话啊。”

    “我说”唐瑾,我下赌注给你,你赢了我去讨彩头。”梅妁也够狠的,罗蔷蔷和王静也跟着下注,全押唐瑾赢”然后可怜的二世祖给唐瑾和关关直接押进了他的那间外室去了。

    说归说,笑归笑,其实他们没心思下什么棋,进了唐生卧室,唐瑾和关关双双坐在床上,拖鞋也踢掉了,把脚斜盘到屁股下面,“唐生,为了你,关关昨天和她小姨吵翻了呢。”

    “呃”唐生也在床边坐下,不过给唐瑾伸过来的脚拒住,“保持距离,不许离的太近。”

    其实唐生早看出关关今天不开心了,话说给小姨骂了还煽了耳光她怎么能开心呢?

    上午在学校和唐瑾说了这事,还哭了一小会儿呢,一付很委屈的样子,本来她让唐瑾不告诉唐生的,可是唐瑾憋在心里难受,非要说出来,她这么一说,关关的美眸里又含泪了。

    唐生的腿给唐瑾穿着雪白袜子的脚丫子踩着,只半个屁股坐在床边,摸着鼻子朝关关道:“这事怪我,我知道你小姨肯定要问你是不是和我早恋什么的,大人都这么麻烦,都不信我们,其实我们是清白的,比如我和唐瑾吧,就特别清白,可是瑾妈妈会信吗?不会的。”

    噗!关关笑了,白了他一眼,“你的脸皮那么厚,我都不信啊,瑾妈妈信你才叫怪了。”

    唐瑾也失笑,坏蛋脸皮厚真是件好事,该认的帐他全认,不该认的他统统不认,厉害!

    “关小姨认定你和关关有什么了,你再去和小姨接触会不会不妥?”唐瑾有点担心。

    “怎么会?”唐生撇着嘴,“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还会有搞不定的事吗?有木有?”

    “有你个头啊,就会裹哄女孩子开心,我是允许你调戏关关,可不许再搔扰别人了。”

    呃,关关一听这话不对味儿,忙撇清道:“谁叫他调戏了?你纵容你男朋友,关我什么事?”其实她心里虚的很,昨天给色胆包天的唐生吻了脚趾,估计这一幕永生难忘了。

    想想也是,一个纯洁无比的少女的雪嫩脚尖被男孩子儿吻过了,她怎么可能忘的掉?

    这时,罗蔷蔷推门进来,“唐瑾,你老妈喊你了,不晓得是什么事,你快去瞅一瞅。”

    唐瑾哦了一声就下床去了,关关有点局促了,也想下床去,有唐瑾在时,她还不会觉得什么,可是现在唐瑾走了,自己却呆在唐生的床上,是不是太那个啥了?不由俏脸就红了。

    罗蔷蔷比较体谅人,等唐瑾去了她朝房里两个人一挤眼,“继续聊,我给你们把风儿!”

    噗,这句话把床上的关关慌的赶紧就下床,只是罗蔷蔷娇笑着就把卧室门给关严实了。

    唐生嘿嘿笑着,“不用下来的,蔷蔷姐就是喜欢调侃人,其实她心眼儿不坏,你别心虚,不然她们真的以为咱俩有什么呢。”这话还没说完,关关俏脸就放下了,扬手小耳光煽上去。

    呃,这么干脆痛快吗?唐生捂住给煽的左脸”苦笑道:“我知道委屈你了,是我不好!”

    关关一扬左手又给他右脸上一个小巴掌,粉脸仍就崩着,“你又不爱我,为什么惹我?”

    两记小耳光没一记疼的,跟玩似的,他双手护住脸,痛苦并快乐着,不是每个人都能机会给美女这样煽那种充满了情意的耳光”上一世唐生没挨过女人半巴掌,这一世挨的多了。

    他有点冒火儿了,不过是邪火儿,剑眉挑起来,口气也冲了,“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呀?你以为我会随便的亲女人的脚吗?这分明是爱的表现,哦”我知道你会骂我不要脸”我要不要脸我都爱你了,你不服气啊?我长这么大除了我妈能打我,就只有我的女人可以打我了,好吧,我知道你也爱上我了,你也想做我的女人,只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和唐瑾去争是吧?”

    关关懵了,大睁着眼瞪着这个正飙起来的少年”思维明显不够用了,“你疯了吧?”

    “是哦,打我耳光的结果是被我龙爪手和亲嘴。”唐生右臂疾伸勾其颈,俯首吻其唇,左手很直接的摁上了关关右边的玉兔”什么味儿还没品验呢,关关的撩阴脚就踹在他蛋上了。

    呃,这滋味好美妙啊,唐生双手迅速回防,身子躬成了虾状,一头栽到了床的一侧。

    “关同学”蛋蛋是死穴好不好?不可以乱踹滴,哦,呃的娘咧!”唐生表情极其夸张的装伤”把英俊五官狠狠的扭曲着,把自己被废掉的那种痛苦给关关表现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

    “啊”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啊,唐生,不不要紧吧?咋咋办呢?”

    “应该不会死吧,我以前有个同学被女生踹成了蛋膜炎,医生说死不了,割掉蛋就行了。”

    关关完全被他脸上痛苦的神情给蒙骗了,吓的眼泪都要出来,“我我叫救护车吧?”

    唐生一把拉住了她,“我可丢不起那个人哦,你把我揉一揉,缓解一下炎症就好。”

    他们没发现卧室门悄悄启开一道细缝,罗蔷蔷和王静两颗螓首一上一下都在看戏呢,两个人心一起骂,真无耻啊,就这各一会功夫就把一个纯洁的少女给欺骗了,这个禽兽,眼睁睁看着关关的纤手给拉过去,捂在那里帮他揉,居然还问,是不是这里,?,真的疼吗,?

    看不下去了,再看就想冲进去揍死那个禽兽了,罗蔷蔷轻轻合上了门,才舒出一口气。

    “王静,你说关关就那么傻啊?他说伤就伤?他说揉就揉?他还想掏出来喂她吃呢。”

    噗,王静掩住嘴,憋着笑,压低声儿道:“关关傻吗?我可不觉得,我反而觉得她心机很深,表面上冷清庄洁,骨子里其实骚情,那些小少女疯狂起来,可双咱们更厉害的。”

    呃,罗蔷蔷秀眉微蹙,“给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怀疑了,不是唐瑾引狐如室了吧?”

    “不怪人家女孩子,那个小坏蛋那么会哄人,谁受到了他?男情女愿的事,管得着吗?”

    其实还真被王静说中了,关关那么傻吗?才不会呢,她真是给小姨煽出火儿了,赌着一口气的,睡就睡啊,十七岁的少女不能和喜欢的人睡吗?我们同学好几个被睡了好不好?

    反正我清白也是不清白,不清白更是不清白了,顶好大个名,不做点啥也对不起自己,再说了,唐生都吻我脚了,我可以忘了他吗?他刚才又亲我了,又摸我了,我怎么办啊?

    一开始她真当把唐生踹伤了,直到他说什么蛋膜炎就怀疑他在胡扯了,又让自己给他揉,就知道这家伙的坏心思了,老是被他占便宜算什么?那层关系悄悄突破一下吧,反正他和唐瑾也是恋爱,还没结婚,谁知道是不是玩啊?玩就玩呗,大家一起玩,我比唐瑾差吗?不!

    手掌下摁着唐生那肿起的部位,心惊着,脸红着,气喘着,慌措着,凌乱着……

    外面房门砰的一声,把卧室中的他们惊醒了,然后听到唐瑾喊妁姐的声音,关关惊的跳下床,套上拖鞋就跑,唐生也坐了起来,哪还有蛋疼的模样?跟没事人似的,脸都没有呢。

    他飞快的拔通了眼镜哥的手机,借此掩饰着,等唐瑾进来时,他和眼镜哥聊的正来劲。

    “嗯,对,就这样,要找溧亮的,会发嗲的那种,二手货就不要考虑了,要一手的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