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222章 豪门新贵 神马品味【求保底月票】

第0222章 豪门新贵 神马品味【求保底月票】2017-11-15 16:9:14Ctrl+D 收藏本站

    那是一辆丰田凯美瑞,呃,是史义昌的自备车,上次在梅妁车小小”羞辱他一把,今儿晚上他居然开着车来接他那个弟弟史义国了?坐在炬车内的唐生仰靠在座上,身子拉的很低。

    驾驶席上是端木真,他虎目精光灿灿,扫荡着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学生人潮,此时已七点四十多了,论说高一的新生们早就回家了,眼下这是上晚自习的高二高三学生们刚刚放学。

    小朱同学和逸风策划小着要搞一下那个史头国,看来今天不是时候,姓史的一门就要上车。

    果然,在唐生思付的当儿,就瞅见史义国走出校门直接上了他哥哥的凯美瑞扬长而去。

    我嘞个去!这时小朱和李逸风也出来了,唐生下车迎过去,“不会是你们走漏了风声?”

    “生哥,应该不会的,这事就我和逸风两个人知道,再就是你了,怎么可能漏了风声?”

    李逸风也道:“兴许是凑巧了吧?来日方长,搞他的机会多的是,不过又有新发现,粘着端木车灯的还有一个家伙比较给力,是新来的,叫什么帅歌,很娘娘腔的一个嫩小子。”

    唐生就想起了那帅歌,前些天还在校园拦劫过唐瑾和关关,被自己拉到厕所比射尿了。

    那个家伙蛮有趣的,是个开朗的个性,倒是有心和他结交一下,又怕别人误会了,太娘娘腔了还挂着胭脂味儿,再传出个搞基的恶名,那就太欢乐了,唐生心里也比较纠结。

    就在这时,唐瑾和关关她们出来了,和她们一起的是盘美女陆秀秀,这二位给朱李两个牲口拿下了,如今风格更开朗了,说说笑笑的都没神马故忌一向内秀的陆秀秀也变了。

    “反正也搞不成了,我看今儿就散了吧,各自搂着自己的可爱马子找地方折腾去?”

    小朱提议,逸风就看了一眼唐生,“我说大牲口,你左拥右抱要注意,三口很累人的。”

    唐生还没搭话小朱就冷牛了“三口算个鸟啊?哪天生哥请客,咱们去打回排炮!”

    这家伙声音很亮,刚出口的这句话给正走近的唐关盘陆四女都听到了,排炮?是神马?

    “朱同学,能告诉我神马是排炮吗?很新鲜的明词呢,解释一下?”陆秀秀问了。

    “呃,排炮就是…就是那个啥,我也不知清生哥知道。”小朱回过头一看,脸绿了。

    “我知道个蛋!滚!”唐生恶恶瞪了一眼他,这小子一有应付不了的茬儿就推自己头上。

    几个人笑了起来,小朱趁机拉着陆秀秀笑道:“那就各回各家吧,大冷的天小心冻着。”

    “嗳,你们小两口路上慢着啊,别走没路灯的地方,出点啥事救护车都找不见你们。”

    关关的调侃比较恶毒,把小朱和陆秀秀臊的够呛,就是逸风和小盘同学也很是别扭的。

    陆秀秀反唇相叽“关关你还是小心自己,某人欲对你图谋不轨,而且还有一个帮凶。”

    某人指的是唐生帮凶指的是唐瑾,前者笑道:“秀秀同学我可没你家那个牲口那每暴力,我很温柔的好不好?你那天踹了那个猪禽兽,来我家当小三吧,人不能老和猪呆一起。”

    陆秀秀不屑的道:“我宁肯当猪的正宫也不做你的小三,貌似忠良的家伙心内更集烂!”

    小朱忙帮腔道:“是啊,秀秀,生哥非要拉我去放排炮,我义正词严拒绝了,我就爱你!”

    唐生和逸风同时做干呕状,“受不了啦,赶紧上车”唐生推着唐瑾和关关上车,小朱逸风陆秀秀小盘他们就哄笑着也走了,唐生关了后车门,自己上了副驾席,巧上路了。

    大八成了个小财主,身家亿万,前次开的是什么英菲尼迪,现在又换成了宝马炬,眼红死人了,咱们是不是份子也和老大参一股发发财什么的?不能就搞穷人乐啊!”

    小朱回头望着远去的巧,就把心底的话向逸风交代了,逸风笑道:“我嫂子要在江陵开幻手分馆,我入了一份子,你要有钱也来参一股,大钱赚不上,小钱儿还是能捞几个的。”

    “呃,幻手分馆?就你们李家那个八极幻手吧?这玩意儿有人学吗?学费贵不贵?”

    “废话,八极幻手是国术之一,名扬中外,象你这种猪膘式的肥躯,经过三个月锻练,就能拥有我和唐生那样猎豹式优雅剽悍的体式,随便拍个神马写真集,一堆——哄过来。”

    “呃,那我回家和老头子弄几个钱来,要多少啊?一万以下可以考虑,多了准泡汤。”

    “滚你个蛋,一万块入股?你去扫厕所吗?现在租个门面前要几十万,不算装饰呢。”

    小朱傻眼了,干笑道:“赶明儿和老大商量商量,让他也入股吧,那家伙肥的流油呐!”

    这话倒是提醒了李逸风,嫂子也是没钱,哥哥在特警队上班,也赚不了大钱,想开个幻手分馆都开不起,门面什么的整不好,也吸引不了人呀,别说赚钱了,连老本都得扔进去。

    唐生那家伙明显有钱的,让他来参股是不错,做为交条件交换,可以传授他八极幻手。

    不过那家伙未必有兴趣,逸风就拉着小盘低低说了几句,小盘同学点着头,是让她去和唐瑾说入股的事,唐瑾的话唐生估计要听的,能把唐瑾拉来就等于拉来了唐生,就这么办。

    又是先送了端木真,唐生才驾车往回走,问唐瑾和关关去哪吃饭,她们俩说随便现在家里又很少开伙了,因为厨娘梅妁忙的死去活来的,每天应酬的事太多了,顾不上做饭的。

    听她们说随便,唐生就寻思着去哪吃的问题,这时手机响了,居然是个华英雄打来的。

    “小唐主任,今晚有个夜宴,我想邀请你去玩玩明儿不是周末了吗?我们这个圈里的人都是周五晚上聚的,a最快]晚上十点开始,都是些公子哥和女朋友,你虽然保持着神秘,但我看得出来,你不一般人,怎么样?给个面子吧?也带着你的女朋友来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唐生突然就想到了史义国被他哥哥接走的事按理说他们哥儿俩也算是公子圈的小人物了,必竟其父是县委书记,以他们的身份来讲,应该勉强能挤入这圈圈吧?“嗯,你说地方!”

    “哈……太好了,城西有家比较低调的高规格休闲中心,名曰“豪门新贵”你来吧!”

    豪门新贵唐生听罢就挂了手机,这地方他还是有印象的,上一世混在江陵两年,堪称不二的渣子头几。自然去豪门新贵玩过”只是没能融进那个圈圈里“豪门新贵,不同于“江陵人,的奢华外露,它相对来说低调了许多,投资搞豪门新贵俱乐部的都是市里的真正公子们,他们大部分是正处级以上干部子弟们联合投资办起来的休闲中心,而且不对外服务。

    豪门新贵的品味和档次比较高”就是平时在外面张牙舞爪的公子哥儿,来到这里也披上了人皮装绅士,因为都是门户相当的出身”他们在这里极力的装优雅,玩深沉,晒品味:据说每一位这里的会员每年扔在这里的钱至少要上百万,所谓的高品味高规格辜受也不纯是无污染的,神马伦理歌舞剧场音乐视听天体泳池午夜T台等等,都十分的刺激。

    那一世,唐生和后少眼镜哥能混进豪门新贵三两次,也是因为认识了豪门新贵的日常经营管理者,一个外表极优雅极艺术的混血种老流氓,他心脏病个很恶心外国名叫威廉。

    老威廉在国外呆了多年,经营过酒吧夜场什么的,他经验丰富,还兼有品味,其实所谓的品味只是把罪恶和糜腐披上道德和外衣,如同午夜伦理剧场表演的《寂寞女人心》,女主角和**的心理医生大搞特搞,又如同《母与子》,超越了人伦的接触,剧评说是为了揭露人性中丑恶阴暗的真实变态一面,以警示世人不要误入岐途,可事实是它污人视听。

    记得后来有一篇文章很尖锐的揭露了“豪门新贵,的丑陋内幕,它揭露了那些外表拥有高贵气质和赏欣品味的公子小姐们其实内心空虚也阴暗,他们把简单的爱搞的很复杂,越是追求完美合理化越堕落为邪恶,把自己的欣赏当成了一种见识,以积厚对人性的深刻认识。

    凡此种种,上一世的唐生自然没有总结出对它的彻底而透澈的认识,但今世的唐生对豪门新贵有着很深的认识,他清晰的记着那篇文章是一个叫笔名叫,暗夜蔷薇,写的,暗夜蔷薇是谁呢?上一世不清楚,这一世他是知道的,后来曝光出来了呗,就是晚报的王大记者。

    王静就是混在这个圈子里的一员,具体是谁邀请她加入的没人知道,但她极有深度的笔力把她后来的成名力作《周末的公子与小姐们》刻画的淋漓尽致,揭露了荒Y透顶的内幕。

    那本书首映三万册发行时,唐生就收藏了,但发行后没多久引起了强烈的社会谴责,结果很快被文化部列为**遭禁,记得那部书里,蕉女王王静把两性接触的情节描写的极为细致,给唐生映印最深刻的就是一篇蕉技的描写和另一章节“喀秋莎的班长”相当刺激人。

    蕉技那篇从开始亵衣到最后深喉发射全文共长达八千多字,唐生清晰的记得,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就把书扔掉抓过罗蔷蔷深喉去了,蔷蔷逆来顺受,对二世祖百依百顺,即便给呛的满脸泪痕,仍旧强颜承欢,那件事不久之后,她查出有身孕,被逼着去流了产……,…每次想到蔷蔷姐走进医院那痛心的一幕,唐生心里如同刀子切割般难受,这一世要好好的对蔷蔷,尼玛的,你能生直管生,老子给你盖个庄园,养他十七八个的,看幸福死你不?

    看完,喀秋莎的班长,那章,唐生也去欢场玩了一次,结果累的够惨,再没那么疯过。

    故名思义,喀秋莎的班长是什么?喀秋莎是二战时苏联研制出来的火箭炮,十二管连发,威力悍大无匹,至刚至阳至猛至强:王静那文中刻画的喀秋莎的班长的原型就是豪门新贵那个管理者老流氓威廉,他把十二个女人分成六组摆成双飞燕的姿式,轮流上下炮轰。

    风流自诩的公子们在观赏了《喀秋莎的班长》后,把那一境界当成是毕生追求的最高境界,但面对六组十二个毛绒绒湿漉漉诱惑之极的炮架子,他们除了蛋根抽搐,却无能为力。

    就象今天小朱同学俗语化的放排炮,你丫的口气不小,征服她们试试?累不死你才怪!

    当然,一个搞三五分钟也是搞,那无非是走个形势,过把干瘾,就不要谈什么征服了。

    车上没有外人了,唐瑾这时候问了,“坏蛋,你说要请小朱去放排炮?怎么意思?”

    “介个比较深奥,我还没彻底领悟,是小朱同学提出的,我赶明儿问问他再解释。

    关关红着脸儿捅了下唐瑾,就附在她耳边说了低低说了几句,唐瑾也就跟着红了脸儿。

    “好你个坏蛋,看晚上怎么收拾你的,居然这么坏的,要领着他们去干大坏事。”

    “呃,不关我的事好不?”唐生从后视镜里瞪了一眼关关,这小妮子知道不少的啊?

    关关现在可不怎么怕他,伸手在他后颈处掐了一把,“别瞪我,还是找个地方饱饱的好一顿吧,晚上被录皮的时候你才有更强的抵抗力,瑾瑾啊,我们不能老用手,弄些工具吧?”

    “当然了,这坏蛋皮糙肉厚的,录起来手坏疼呢,找些称手的工具是必须的,赞承!”

    “呃,二位童鞋,你们不要吓唬我好不?娄可不想把新买回来的X5量到电线杆上去!”

    唐瑾和关关咯咯的娇笑起来,前者探过身子伸手拧唐生的脸蛋儿,“乖,不怕,对了,刚刚接谁的电话,好象约你去什么地方?会不太晚啊?我和关关都饿坏了呢,能吃好多。”

    “去城西的豪门新贵,十点开宴,不过是酒会形势的,你们八成吃不饱,咱们先找馆子去填肚子,是华英雄叫去的,说介绍一些公子哥,应该是江陵市一个很高端子的圈圈吧?”

    “最讨厌那些什么公子啦,一个个表面正经,却不恨不得把你折腾到床上去,呸,不去!”

    关关抗议了,唐瑾也道:“是啊,哪如我们回家去下象棋?”唐生心说,我不想下棋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