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228章 不然会死的很难看【第1更】

第0228章 不然会死的很难看【第1更】2017-11-15 16:9:21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这个清寒的午夜,就在俱乐部某个房间,唐生面对两滩沾在她们腿上的血发怔。

    激情消散之后,总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懊悔情绪在心胡辣汤萦绕不去,这是男性极度欢愉之后都会产生的不适反应,即便你是“棍也无法排斥这种感觉,当它与唐生此时另一种心绪混搅在一起之片那种感受让唐生头一次震惊的无力了,“我那个什么,给我一支烟!”

    他就懒懒的躺在大床的〖中〗央,一条大腿还担在林菲的腰背上,把她压趴在那里动不了。

    事实上被唐生疯狂摧残之后,林菲的骨头都散架了,甚至眼神都是痪散的,有清晰的泪痕挂在她脸上,这一刻她象一只可怜的小猫凄然无助,她的螓首就窝在唐生右侧的腋窝下。

    高胜美不比她强多少,下床的时候那种阵阵的痛让她龇牙咧嘴,但她强作欢颜,一脸满在不乎我没事的模样,她柳腰下那浑圆暂白的隆丘红红的,好象哈哈狠狠煽过一顿似的。

    其实她是被唐生从后面进入的,在长达四十分钟的撞击中变了颜色的,她两条腿的内侧全是血,望着她颤抖着的身子走到茶几那里去拿烟,唐生似乎也感觉到了她身上的伤痛。

    介个也不能全怪我”谁让你们下药了呢?就算你们想玩的尽兴,也要相信我的能力。

    这些还不重要,令唐生纠结的是E夜情的接触怕是要变味道了,因为这是俩处女,靠!

    “你们分明是纯洁的女人,非要装出一付风骚的外表来句搭我?这个事令人好蛋疼的。”

    接过了高玉美已经点燃了沾着她唇香的烟,唐生很无奈的吐出心里的想法,上她们的时候可没想过她们是纯洁的,因为她们的作风很令人震惊,但偏偏这两个货都是纯洁的处子。

    高玉美比林菲坚强的多,重新把身子靠着唐生半躺下来,也叼着一支烟,脸上居然笑的出来,“没什么的,没人叫你负责,你吓什么呀?不过你蛮牲口的”早知都不放药了”是我们俩自寻苦吃,不干你的事,尼玛的也忒歹毒,差点把我弄死,光流的血也有一斤多吧?”

    唐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让香烟深入到肺里打个转儿再出来,久违的那种香烟刺激把萦绕着自己的不适感渐渐驱散,转过星眸扫了一眼正半卧在身侧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高玉美,她那一对雪色的堆脂异味常饱实,顶端的两粒耸起在扩散的紫晕中殷然凸挺,弥散着肉香。

    “我说过了,高玉美,介个不能怪我,你们下了禽兽药丸就应当承受这样的后果。”

    “我现在告诉你,小唐,你把现役军人非礼了,我还是少校级别的军官,你可能上军事法庭的”高玉美又扫了一眼瘫软的林菲”“再看看她,给你蹂躏成什么样子?你还娇情?”

    “没有,我从来没娇情”我只是没想到你俩会是处身,如果不是你们在酒里下了药”我不会这样的,现在说这些没什么意思了,再说了,真叫我负责我也负不起,就当E夜情吧。”

    “尼玛的,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吃完了抹抹嘴,拍拍屁股走人了,你小小年纪也这样?”

    “NONONO,是你们弓虽女干我的,这一点你们必须认帐,就算到医院抽取。aN样检,我也是占理的对不?即然是友谊交流,那就把心情放宽一点,你们,不能纠缠我……”

    高玉美冷笑一声,“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就你一个男人了?老娘有的是钱,怕没男人吗?”

    唐生坐了起来,瞪着眼,伸手捏住高玉美左边的耸起,用力收缩,高玉美给捏的浑身发软,"shen yin"出声,眸子里似要泌出水来,事实上给他干完现在还骨酥体软呢,哪经得起再捏?

    “哦,你这小禽兽,放手啊,捏死我了。”高玉美想扳开他的手,可自己的手根本没劲。

    唐生的神情有点阴森了,“我只说不准你们搔扰我,可没说我不搔扰你们,另外,被我弄过的处女,不可以去找其它的男人,你,高玉美,已经姓唐了,还有她,林菲也姓唐了。”

    “呸,你以为你是谁啊?在江陵老娘怕过谁?”高玉美也强势起来,话才落就给唐生揪的趴下了,她哀叫一声,“你你做什么呀?尼玛的,你放开我。”她想挣扎,可没力道。

    唐生不客气的骑到她的身上去,半肿着的东西足以完成进入的使命,“你这只禽兽!”

    “高玉美,尼玛的犯贱,就是欠搞!”唐生顶开她想合住的腿,然后俯下去了身子,在高玉美呜咽声中再次进入了她,高玉美气的流泪了,她趴着的脸和林菲近在咫尺,都是泪人。

    在唐生缓慢却有力的动作下,高玉美悲哀的发现自己不到一分钟就进入了状态,尼玛的,老娘真就这么骚啊?想不叫自己发出"shen yin"吧,可憋的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出声就出声呗。

    林菲盯着混世小魔王的目光也充满了再惧,这都零辰三点了,他怎么不知道个累?牲。!

    高玉美呜咽着,俏脸涨的通红,却发现自己在他缓而有力的动作下有了那种快感,和之前相较大不相同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唐生的身子渐渐趴下来,紧紧贴着高玉美的粉背。

    “你现在姓唐了吗?”他一边问,一边还有力的动作着,顶的高玉美就差哭出来了。

    “姓姓了”禽兽,老娘不会饶了你的,你有种就等着。”高玉美色厉内荏的娇叫着。

    “高少校,你也就是嘴硬,别以为我是和你开玩笑,你们一定要忠于破你们处身的男人。”唐生开始加快动作,高玉美急促的喘息着,他却扭头又问林菲,“你”林菲,姓唐了吗?”

    “我我姓了。”林菲更不堪蹂躏,早就心惊胆寒了,喀秋莎的威力彻底把她给征服了。

    突然,高玉美从牙缝儿里哧出变了调儿的"shen yin",浑身蓦地的僵直,四肢崩紧”唐生知道她正在攀越**”好吧,送你去**,他坏坏的用力了,高玉美发出尖叫,很高亢的尖叫!

    两只纤手中紧紧攥着床单,银牙都咬的吱吱响,林菲看到高玉美的状况,脸都变色了。

    还好唐生不再动了”而是静静趴在高玉美背上感受着她的急喘,她身上泌出一层纲细碎的香汗,那里剧烈的痉挛着,哦,不好太爽啊,“高少校,你很不经搞啊,这么快就歪歪了?”

    “尼玛的,你你不是人,我不会饶了你的,呜……”高玉美记忆中”自己何时哭过?

    “嘿,你说的对,我不是人”记得小时候七八岁那会儿,在京城玉龙街的一幢老宅子和一个姓高的老头儿下过象棋”高老头儿当时对我有一句评价,他说我小小年纪人品不太好,不过棋品还不错,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有个短裙熟妇在那里晃来晃去的,我就一直瞄她!”

    林菲听不懂唐生在说什么,可是高玉美怔住了,京城玉龙街?高老头儿?是我爷爷吗?

    唐生继续道:“高少校,我仔细回忆那位熟妇的相貌,和你很相似,不会是你老娘吧?”

    “你你和玉龙街的高老头下过棋?你是唐家人?”高玉美突然反应过来,半侧转的脸死死盯着唐生看,是啊,之前我怎么没发现他和唐叔叔长的象呢?“你会是唐叔叔的儿子?”

    唐生伸手抚去她俏脸上的香汗,声音就转柔了,“你说呢?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给我守贞,你非要自甘坠落的话,我迟一天把你卖到欢场去,你听懂我说什么了吗?”

    高玉美伸手捂住了脸,“天呐,我我怎么会和你遭遇?会被你欺负啊?我还有脸见人吗?”她心里抽搐了,居然被老唐家的小孙子给上了,自己二十六了,他才那么一点,汗!

    “我也没脸去找高老头儿下棋了,居然被他的孙女勾搭上床?介个事,咱们要保密!”

    唐生说着,伸手拍了拍了林菲的光裸香躯,“还有你,以后别打扮的象个鬼,要戴凶罩。”

    林菲更无地自容了,羞愤欲绝的把脸埋在了软床铺里,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是够豪放的。

    在唐生来说,突然就多了两个女友,非常非常的不适应,偏偏她们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滥,真TMD麻烦了,要怪只能怪华英雄了,你说你没事叫我来这里做什么呀?却给我惹了事。

    第二天一直睡到了好几点,手机被高玉美关了,唐生好象失踪了似的,暂时找不到了。

    梅妁一大早就打了唐生的手机,居然关机中?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忙去告诉罗蔷蔷,罗蔷蔷都不相信,也拔了一遍,果然关机中,二女脸就绿了,不会走出什么事了吧?天呐!

    “唐瑾说他昨天是被一个人约走的,具体是谁也没说,会不会后半夜找宁欣去了?”

    她们又给宁欣打手机,宁欣说压根就没见到他,这一下更好了,到中午时,罗梅宁王四女聚齐了,“这小混蛋到底去哪了?”她们一直不停的拔唐生的手机号,可就是关机状态。

    宁欣心里也急着,太折磨人了是不?你就算是去做坏事,也不要着手机吗?小混蛋。

    “要不要报警啊?”梅妁是真的急了,主要也是和小坏蛋关系蜜切了,太担心他了。

    王静撇了撇嘴,“这不是特警队的政委吗?还要报什么警?不用担心,我估模着没事!”

    她们这里还讨论怎么办呢,咚咚咚,居然有人敲门了,罗蔷蔷第一蹦起来跑着去弃门。

    “哎呀,我的大少爷,以为你丢了呢,你怎么不开手机呀?干什么坏事去了?”罗蔷蔷赶忙把唐生让了进来,他回来的很及时啊,梅妁宁欣王静全站起来了,目光很不善呢。

    “嘿,手机丢了,找了一上午没找见,昨天是喝高了,你们说谁捡了我的手机不关机啊?我的卡估计都给扔掉了,下午得去补一张呢”唐生胡扯着,其实手机就在兜里装着呢。

    “那也不至于不打个招呼吧?你看看大伙都替你着急,你居然一付悠闲自得的模样?”

    “唐瑾没和你们说吗?昨天是华英雄请我去他们那个衙内圈认识些朋友,都是市里领导们的公子啦小姐啦,后来又谈生意,最后又那个啥就稀里糊涂了,大致的情况就这样。”

    梅妁听他这么说也就不问什么了,她还是很相信小坏蛋的,大该是她太善良的缘故吧,罗蔷蔷和王静都在撇嘴,她们是绝不相信这家伙的鬼话的,宁欣呢?她更不相信了,她是什么眼光?只半眼就瞧出小坏蛋在扯谎了,而且说的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分明在糊弄人嘛。

    “哦,回来就好,我当是这么大个人给拐骗了呢,你们呆着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宁欣看似很大度的模样,实则她是生气了,心里呢并不怪唐生huā心什么的,都迁就他了,可他把一些秘密藏着不告诉你,就让人产生要疏离的感觉,即便是感情深厚的一对也不行。

    唐生一伸手就把要从身边过去的宁欣玉腕给拿住了,“别走啊,都中午了,请吃吧?”他知道宁大警huā心里恼了自己,哪肯让她这样走了?憋坏了怎么办啊?说实话,现在心里最最着急的女人之一就是宁欣,看着她忍气离开是绝对不可以的,是故揪着她的腕子不放手。

    “放我啊,我真的有事,单位领导中午让一起吃饭呢,不去不行”宁欣低着头解释。

    她都不看唐生了,显然是心里恼了呗,主要是太关心他了,如果不关心他,才懒的恼他。

    越是这样呢唐生越招架不住,他直接从裤兜掏出手机拍在宁欣手里,“我认错行不啊?”

    罗蔷蔷梅妁王静她们都瞪大了眼,刚刚不是说手机丢了吗?小混蛋,你可真行啊?还是宁欣厉害呀,这么拿捏了一下二世祖就投降了?如此可见宁欣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罗梅王三个人当时就吃醋了,倒是宁欣一下没气了,心里更是甜丝丝的,小情郎最终是着急自己的,他看出自己恼了他就赶紧掏出了手机,刚刚还说丢了,这阵儿掏出来就是认错。

    “不是丢了吗?准保没干什么好事?还哄人?你就是欠收拾对不对?”宁欣瞪着他。

    罗蔷蔷她们围过来,“还等什么呀?拉进卧室收拾他吧,干了坏事还要骗人?该揍啊!”

    王静和梅妁就揪着唐生,蔷蔷在后面推,他叫了,“以前最多是三娘教子,今儿四个?”

    “唐瑾马上就回来了,是五个好不?老实交代吧,兴许还有活路,不然会死的很难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