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235章 蔷蔷大管家【第1更】

第0235章 蔷蔷大管家【第1更】2017-11-15 16:9:30Ctrl+D 收藏本站

    有些话一担挑明了,说明天家的关系极其融洽了,尤其是那种男女间见不得光的秘事。

    高玉美现在了解华英雄口中说的罗蔷蔷为什么是唐生的心腹了,果然强悍啊,佩服你。

    她更理解唐生说这话的意思,是叫自己尊重这位罗蔷蔷呢,她心里也谈不上委不委屈,现实就是这样的,你身份再高,你也来的迟了,你的感情基础和人家怎么比啊?对不对?

    这位风姿秀雅气质深远的绝色靓女,在三年前唐生才十四岁的时候就和他好了,你说你和人家怎么比呢?只怕唐生有几根脚毛,她都一清二楚吧,想着,再望向蔷蔷的眼神变了。

    “蔷蔷姐,不好意思啊,我这人比较直性子,大大咧咧的,说话有得罪的地方多包涵。”

    “没什么,你别听他瞎说,他自己撸管子赖我呢,你看我象猥亵少年的女流氓吗?”噗,林菲和高玉美一齐笑了,“不象,不象,有些人是天生的坏,我是受害者我清楚。”

    真真假假假亦真,就要这个效果,唐生也是点到为止,意思到了就行了,他身子一侧,就横躺下了,把脑袋往蔷蔷大腿上一枕,“我小眯一会儿想点事,车子慢慢悠着逛就好。”

    罗蔷蔷心里也不怪唐生污陷自己三年前就嘴了他,反而心里甜丝丝的,明白他是为自己争地位,绵绵柔情更由心底泛起,在这两个被二世祖干翻的女人面前,自己不须要装清高,倒是表示的和他更亲昵些才会被她们看重,心里想着,就勾兜着二世祖的下巴柔声道:“嗯,你睡会儿吧,把手机给我,有什么事我来应付。”说着她探手在唐生的裤兜里摸走了手机。

    林菲一边驾车,一边从后视镜中观察罗蔷蔷,论姿容秀貌又或气质庄雅,自己都逊色这个罗蔷蔷一筹,男人都喜欢外表庄洁秀雅端素高贵的女人,你扮一付人尽可夫的浪相,谁拿你当今人看呀?想想之前自己的肤浅,真要无地自容了,说实话,受高玉美的薰陶很厉害,可自己又和高玉美没得比,她本来就是男人个性,说话不带粗口她就难受,什么尼玛井”球啊蛋的”经常挂在嘴边的”可越是这样,越显示她的真情真性,她天生就是这样的个性。

    这个是受血统影响的,她爷爷是粗犷的武夫,她父亲是暴燥的军人,她则是粗野的女人,即便后世她也在学习女性的柔呀媚呀,可骨子里的那种粗质永远细化不了,今生难改的。

    对这一点,唐生是有深刻认识的,所以他现在就有了竖立蔷蔷当后宫大总管的想法,有些人自觉自律不需要约束,有些人就得棍子鞭子时时的提点,应该说高玉美属于后者吧。

    傍晚时分,罗父罗志刚和罗母韩淑秀一起回来的,买了一堆菜什么的,要大宴一下女儿和她的干弟弟,结果那两个人没在家了,韩淑秀忙给蔷蔷拔了手机,“蔷蔷,你们去哪了?”

    “妈,晚上不要等我们吃饭了,我是代垩表公司来和凤城汽造谈合作的,晚上有饭局的。”

    搁了电话后,韩淑秀就对丈夫道:“闺女不是跟着柳处长吗?怎么现在路什么公司了?”

    “我也没问过,她也没说过,女儿大了,咱们管得了吗?回头你问问蔷蔷不就行了?”

    他们正说着,罗小虎放学回来了,一进门就问我姐呢?韩淑秀瞪他一眼,“去学习你的,你的姐在不在家关你个屁事啊?中午的帐还没和你算,不是你姐回来,老娘录了你的皮。”

    罗小虎嬉皮笑脸的道:“老妈啊,你以后都录不着我的皮了,我姐说了,要带我去江陵。”

    “啊?你姐真的说了?来来来,过来,坐着和妈好好说说,你姐是怎么和你说的呀?”

    “还能怎么说?嫌我老气你呗,说是我把带到江陵去好好的管束一下,老妈啊,你可省心了,录皮的事以后交给我老姐吧,她下手可比你歹毒,八成真能管住我,你同意我去不?”

    韩淑秀也可楞神了,望了眼丈夫,“嗫,你说呢?蔷蔷要领虎子去江陵,我也不知道了。”当妈的就这样,儿子不在身边能不关切吗?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这话是一点也不渗假的。

    罗志刚看了妻子一眼,笑道:“你这个儿子还真得个人管呢,说实话蔷蔷比咱们强,下手也够狠,你就说你吧,每次喊的凶,真让你下手时你又手软了,他皮糙肉厚的根本不管用”

    “你快一边去,你坐着说话不嫌腰疼啊?哪个当妈的能下了狠手?”韩淑秀说着眼就发红了,抓碰上儿子的手道:“你姐要领你走你就去吧,给你姐收拾成啥样妈也看不见,眼不见为净,也不心疼你了,你就不是争气的,没一天不惹祸的,以后可得听话了,别气你姐!”

    老妈哭了罗小虎也动了亲情,眼珠子跟着红,“妈,我尽量听话吧,反正我也怕我姐。”

    韩淑秀把虎腾腾的儿子搂在怀里,轻抚着他的脸,“儿子,你姐在外面也不容易,靠恨不敢瞎折腾了,这次不是你姐那个干弟弟能力大,你说不准还在分局给关呢,总之给妈听话,尽量不给你姐姐找麻烦,她必竟是个女人,能力是有限的,你好好学习,以后才能有出息。”

    家里,罗母韩淑秀给儿子罗小虎上着思想教育课,似离别在即,这些话必须要吩咐。

    凤城“多莱宝俱乐部,夜舞酒吧,唐生与陈廉以及他介绍的几个XXX军的公子们坐在半包式的厢座中,他们都是大老爷们,都是盛壮英年,都是血气方刚,最是有共同语言。

    半包厢外几米远的舞池中,高玉美和林菲拉着罗蔷蔷在蹦迪,挥汗如雨,激垩情四射着。

    周进一堆男士们的目光就聚焦在她们向上,啧啧啧,少见这样的极品身段的美女呀。

    但是他们都看得清,这三个女人是跟着那堆凤城极有名的军公子们一起来的,知道他们底子的,没有半丝半毫的勇气对他们领来的女人动龌龊念头”因为那今后果他们承受不起。

    唐生心里也未必将这些小军官的子弟放在心上,放在地方层面上,他们能耀武扬威,但走出了凤城这个地方,未必有人买你的帐了,陈康则不同一陈家根子深,就是他击到京城去,也是一等一的公子爷,这群以他马首是瞻的小军公子们”都不清楚他的底子,但人家老子是XXX军实实在在的副军长”更是凤城军分区司令,更兼着凤城市的市委常委,这就是实力。

    摆在明处的实力,足以震慑一堆人,可就是这样一个公子,如今陪着唐生也隐现恭敬姿态,即便陈廉尽量得让自己不露什么痕迹,可一言!行,一举一动都带出了对唐生的敬意。

    尼玛的,不敬行不?老唐家的第三代”未来那个圈圈里的领军人物,哥的敬意是从蛋根那里直接出发的,根本不能完美的掩饰掉,你们要是看出来了,那算你们有眼力,看不出来那是你们眼瞎,当然”有眼力精明的,也就有眼瞎的”精明的再提醒那些瞎眼的,就全都心里有数了,又见唐生年龄虽小,坐在那里却隐隐露出从容悠闲的一股气势,少年有来头?

    威士忌人头马轩尼诗路易十六各色洋酒摆满,熊猫中华黄鹤楼1916等名烟散落了一桌子,精品果盘也是一堆,众人一边抽着喝着,一边还不时欣赏八个领舞台上的超短裙美少女晃动的诱人腰身,闪烁的霓虹下,那雪白的美腿极是刺眼,腰臀线扭曲出来的各种妙姿叫你欲焰升腾,所有这些都打动不了脑子里另有所思的唐生,他悠闲镇静的叫人蛋疼。

    陈廉就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少年,心下暗暗佩服,看来玉美姐那话不假,她也没看错人,唐生才十七岁,居然就这样老成持重,深邃的让你无法透垩视他怕内心世界,过两年会怎样?

    一向和兄弟们坐在一起的陈廉今天也似换了个人一般,不时的留心那个深邃少年,这让一堆围着他的军公子们也纳闷了,也跟着小心观察起唐生了”这丫的到底是谁呀?很装?

    侥不是唐生在装,他拥有一颗饱经风霜世事的沧桑之心,他本该是这付姿态,他怒骂嬉笑发飙暴跳的时候才是真的在**,不过没人认为此时的他是正常的,不符合年龄嘛。

    舞池里晃腰扭臀挥发激垩情的三个美女,也不时的会瞄一眼她们的情郎,罗蔷蔷就不屑说了,她恨不得把自己融进小坏蛋的骨髓里去,而高玉美现在是越瞅唐生越有男人味儿了。

    她和林菲紧紧贴着,在她耳畔大声的道:“林子,我越看小唐越有味儿呢,你看他坐在那里一付悠闲姿态,彼会象个少年呢?倒是他身旁那撮子弟嫩了些,一个个眼珠子贼哗哗的专挖女人的胸和屁股,尼玛的,和咱们的小唐一比那品味儿一下低了一大截,老娘都B疼。”

    即便是对着耳朵这么大声的说话,也因为音乐太狂暴,林菲只到听了八成而已,就是在她们身旁的罗蔷蔷半句也没听见,只能说这里太吵了,心脏病患者进来估计直接就毙命了。

    反过来是林菲趴在高玉美秀耳畔道:“我更纠结呢,在厕所里损坏出一付女王姿态拿他当垃圾来鄙视,结果当天就遭报应了,你不知道,我现在一看见他腿就发酥,吓得慌啊!”

    “尼玛的,吓个蛋啊,多给他搞几回就习惯了,我就盼着他搞我呢,那魂儿能上天哟!”

    林菲有些羞涩,“我不是吓这个,我是另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那天咱们俩太冒失了。”

    “喊,有时候非得这么冒失,你还不信,不然能捡这么个大漏?你相信咱们能在江陵那个蛋丸大的地方捡到未来可能红的发紫的小太子吗?尼玛的,姐姐我现在就感觉一个幸福,我叫自己努力的去发现他的优点,然后去爱上他,当小老婆也给他这种人去当,真值了!”

    高玉美出身在高门世家,深明政垩治背景在这个社会的深远影响,光有钱,远远不够的。

    唐生捏起黄鹤楼1916笑了笑,“传说中垩国内最贵的手工烟吧?每一道工序都极其讲究,还是限量发行的,廉哥能搞到这玩意儿也不容易””他前一世记忆中对这烟是有认识的。

    陈廉笑着接话,“话说在凤城这地方真的搞不来这种货,还走过年时候从京城老爷子那里摸来的一各,缕偻絮絮的也散发光了,这是最后一包了,今儿也就是拿出来撑个场面。”

    物以稀为贵,有时候有价却无市,这样的东西才是好东西,人人都装着这玩意儿也就不值钱了,所谓的限量版是卖弄品牌和精工之艺,勾逗高贵豪门人士的享受品味,非是其它。

    唐生不会在这种场合抽烟,年龄很不合适,尤其是在他们面前,会显得自己没修养,宁愿蹲着学校门口叼支烟扮演小流氓,也不能在这群骨子里很自诩的军公子们面前跌了份儿。

    “廉哥年龄也不大,已经是少校了,未来可能就是共和国的一颗将星,前途光大哦!”

    “哈……借生哥儿的吉言吧,下午那会儿还和玉美姐说调去江陵XXX师呢,说来我与生哥儿一见投缘”两地离的远接触不着,我心里就和猫挠似的难受,这事生哥儿帮我说说。”

    唐生就明白了”八成是高玉美透露了自己底子,不然以陈廉的身份背景能来粘自己?

    新时代虽然是经济建设为主的,但站在政垩治角度上讲,军方的背景和支持是必须的,所以能和军方有深厚背景的家族建立起良性的关系,唐生也是求之不得,这对唐家也是好事!

    “嗯”江陵欢迎廉哥这样干练精明的热血军人,齐白石的那条虾我也不能白拿不是?”

    “生哥儿太客套了,那算个什么呀?再提那个茬儿可是看不起我喽,来,干一杯!”

    别人在倾听他们的说话,几个军公子都露出了思索神情,也越发肯定唐生有大来头了。

    舞池里,三五个歪着膀子的混混们从那边挤过来,就把高林罗她们包围了,并Y笑着。

    “哟……三个妹妹好生的面孔啊,不过这屁股扭的可真TMD的叫老子JB发涨,哈!”

    他们肆无忌,PS大笑的时候,这边陈廉摆了摆手,六七个军公子一齐拎着酒瓶子起身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