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238章 欣喜也有泪【第1更】

第0238章 欣喜也有泪【第1更】2017-11-15 16:9:34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时分,陈廉匆匆击到了唐生他们下榻的宾馆,他结果一身便装,平时外出他极少穿军装的,有些事一但发生了,穿着军装还不好处理,而且处理不当还会影响军人的形象。

    手机里和高玉美通了话,他就赶来了宾馆,他前脚刚到,高玉美驾着玛莎拉蒂就进了宾馆停车场,在大厅见面之后,唐生先叫他们去餐厅点菜什么的,自己则上楼去看蔷蔷了。

    今天是04年12月7号,二十四个节气中的第二十一个节气大雪就在这日,西伯利亚寒流来袭,造成国内北方大多数城市气温骤降,凤城池处塞外高原,寒风凛冽,严冬味十足。

    豪华房间里,罗蔷蔷拥被高卧,只把一颗堆云螓首露在外面,侧着身子枕着自己雪白的一截臂和坐在床侧的林菲小声说笑着,软床旁有一个小餐车,上面摆了些吃食,还有汤类,就在不久前,林菲居然亲自喂蔷蔷吃饭用汤,这叫她心里对这位林美女的印象大为转变了。

    论年龄林菲和蔷蔷相若,同龄人,但是月份不及蔷蔷大,另外唐生在车上叮嘱高玉美都叫要叫蔷蔷做“蔷姐”很明显是告诉她们蔷蔷地位与众不同,其实唐生是担心玉美欺负她。

    林菲虽出身官宦之家,可自小并不幸福,在她眼中父亲林昌杰是风流自命的伪君子,嗜好美色,老妈病亡之后没三个月后妈就进门了”可说穿了这今后妈也就是林昌杰一个泄欲家婆,主要是因为后妈家势也不薄,其父曾为江陵市老干部,很明显能帮上当年的林昌杰。

    背地里也有不少有骂林昌杰是陈世美,为什么呢?他玩一个抛一个,撇下怨妇无数。

    某一次去市府招待所找父亲,还撞见女人从他房间出来,林菲对此渐渐麻木了,加上后母排斥她很厉害”父亲也不插言,家中时常暴发后母与女儿间的战争,林昌杰似若无睹,夫妻夜戏时,后母又故意叫的响亮,她是存心要把林菲给赶出去,以致林菲闯进去骂她**。

    一个上午,林菲向罗蔷蔷叙述了自己的好多事,说起后来上了大学,也等于离开了那个家,回来后也就和高玉美投缘,两个人日夜不分都在一起,有钱女人又空寂,不免搞点什么花样,表面上渐渐放浪起来,可骨子里还是纯洁的,可恨寻不见一个能负身的男人,两个女人寂寞的厉害了就找些小帅哥或英俊的小侍应调侃戏逗一番,结果把二世祖唐生给调戏了。

    那个血色的夜”林菲真的叫喀秋莎给轰的懵了”事后她在床上趴足了三天,心有余悸。

    罗蔷蔷心感身受,自己搞不好都有趴两天吧?若不是一直锻练瑜伽,只怕会更惨呢。

    敲门声传来时,林菲赶忙去开门,猜着就是唐生回来了吧”因为除了他没人会来的。

    唐生进来时,林菲露出一丝笑,总是和他还不是特别熟,神情中也就略含着一丝尴尬,主要还是女人脸嫩,对唐生而言,发生了那一层关系之后”他都视为自己人了,但是要不要引为心腹蜜用还要看其心性,不可以上过了床就把她们当宁欣罗蔷蔷那么看待的,各人情份深浅不同,心性观念有别,感情融合度有异,所有啊,还需要更多时间去相互了解才行。

    “你回来了?蔷蔷姐还躺着的,我叫了牛餐,她吃了不少呢,气色还好,你别担心。”

    林菲话语轻柔,含着丝怯味儿,唐生就是一怔,林菲给她不是这样的感觉啊,那个叼着坐在厕所洗面池上的放**郎哪去了?嗯,当时她还没戴罩子,浓浓的假风骚也没掩住她骨子里的真清纯,眼下这个素装淡抹的林菲才是真的她吧,唐生抬手勾住她下巴,“你变了。”

    林菲羞涩起来”芳心忤忤的跳,即便之前两个人都发生最不堪的一战,可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投入,那完全是暴力美学的兽性蹂躏,牛犊般悍壮的少年挥戈勇进,把那一刻惊恐无助的美女折腾的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如此重复了七八次之后,花魂儿都七零八落了。

    郎虽无情戈有情,尽慰怨女枯寂心;那夜后林菲至今也没起一丝**,真是给喂饱了。

    短短三字“你变了”象利丸插垩进林菲心房,她的灵魂都在战颤,“你想我怎么样?”

    声音很低,似怕卧室里的罗蔷蔷听见,唐生露出一丝笑,“现在就挺好的,要把骨子里一些渣子清除掉需要时间””说着他的手上来捏住林菲右边的高耸,他是在摸罩子,林菲却满意都是羞坏了的神色,樱唇张着却没发出声来,“这个一定要戴,即便咱们骨子里u骚,也不要表现出来让所人看吧?我这个人不轻易和哪个女人上床,你现在姓唐了,知道不?”

    “知道,那夜我就知道,我姓唐,我是唐生的小女人,我以后都戴罩子,也穿小裤。

    “呃,怎么你那天连小裤都没穿吗?”唐生瞪大了眼,不过当时自己也没撩起来看呀。

    “穿着呢,只是太小那种,我我怕你不高兴,现在改穿了大的了n,林菲蚊声道

    唐生差点没笑出来,把脸凑近了,在她耳畔道:“林菲,我身边都是正经女人,没一个穿垩透明内衣的,其实男人心里都免不了有一些小龌龊,你呢,算是给我的意外惊喜吧,诱垩惑的内饰能在你身上看见也是一种享受,这个风格要保持,外表端庄起来就行了,懂吗?”

    “懂呢,只要你喜欢,什么肚皮舞钢管舞脱舞我都会,就怕你不喜欢,嫌我放浪!”

    “放浪给我一个人看是可以的”你要是站到舞台上去表演,即便舞姿迷人,我也很难在下面给你鼓掌是不是?所以说,咱们在家里什么都可以,走出去了,你就要清纯秀洁,嗯?”

    “嗯,我知道了,唐生,你真好,你进去看蔷蔷姐吧,对了,玉美姐没回来吗?”林菲心里的疙瘩因为与唐生有了这一番交流,顿时解开了,心头也敞亮了,世界好象都变了。

    唐生的嘴唇轻揩她秀洁的脸蛋儿,手指捏了捏她的丰耸,“小鸭梨很尖挺,我喜欢””林菲给捏着软进他怀中,"jiao chuan"起来,而唐生在这时正声高声道:“玉美姐在餐厅和陈廉点菜了,我一会儿出去,你先过去吧,陈廉这个人和我是初交,有些话我不好说,你先去和他勾通一下,他在凤城也是有名的公子爷”凤城汽造就没个二世祖之类的子弟?让他介绍一个来!”

    “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林菲娇脆脆的应诺,然后快速无声的吻了唐生的嘴唇。

    出了房间,林菲双拳紧握狠狠勾回,芳香唇瓣间吐出了个压抑无比的“耶,字”在不到十分钟时间里自己和唐生一番简短的交流中,把初来凤城时的惶慌心绪扫荡的一干二净。

    唐生,我本来就是好女人,只是没人疼我怜我爱我,我才想堕落的,给我爱吧”我不在乎你有多少个女人”只要你给我一份你的爱,我永远做你的女人,哪怕站在幽暗角落里。

    拭掉眼角欣喜的泪,林菲迈开轻快的步子走了,嘴里都忍不住哼起来月亮代垩表我的心。

    不能说林菲太花痴”实在是唐生的背景太强大”连高玉美都在想尽一切办法粘上他,林菲已经失垩身给了他,在她心底的观念中,破了自己处身的男人当然要书写美好的恋情了,其次是嚓秋莎的悍大威力,被唐生征服,是从生理到心理的奇妙历程,有别于先情后欲那种。

    转楼道弯时,迎面差一点和一个人撞上,惊呼出口时,对方敏捷的闪开了,“没事吧?”

    是端木真的声音,林菲昨天见过他了,唐生也介绍说是司机,“是端木哥,我没事。”

    打过招呼好林菲嫣然一笑就走了,端木真抠抠鼻子,这女人吃了喜鹊屁吗?这么开心?

    卧室中,唐生把上午去凤城汽造的情况转述给蔷蔷,然后才问她身子怎么样,蔷蔷白他一眼,“你个小混蛋还有脸问?不看人家趴在这里不能动?说,刚才和林菲说什么悄悄话?”

    唐生就在床边半卧下来,勾过蔷蔷的雪颈,让她枕着自己的臂,“问她有没有穿小裤。”

    “你要死啊?掐死你呀。”罗蔷蔷娇笑嗔着,两条雪臂却缠上唐生脖子,贴过俏脸来咬他的唇,蜜吻过后,喘息着的罗大美女柔柔的道:“唐生,我昨天喷里面了,万一怀孕……”

    这句话挑起了唐生记忆中的心痛画面,他果断的道:“有了就养,我没有任何权力厄杀我们孩子的生命,我家罗蔷蔷一看就是个会养娃的棒女人,三胞好不好?不要太幸福哦!”

    罗蔷蔷突然有想哭的冲动,但是能听到二世祖这么果断的回答心里甜死了,“哄我吗?”

    “字字句句出自肺腑,有半个字不实,天打五雷轰,出门被车撞,泡妞烂球教……”

    “让你瞎说?”一连三个小巴掌拍在唐生俊蛋上,然后摁住他一顿好亲,亲到两个人快断气,亲到罗蔷蔷粉泪纷纷,最后亲不动了,蔷蔷嘤嘤而泣,“唐生,万一给柳处长知道””

    “不是万一,肯定会知道的,因为我会去告诉我妈,我把罗蔷蔷干了,我们出生的时候,我抱去给我老妈养,我告诉她这是你孙子,罗蔷蔷是你没名份的儿媳妇,你不认也不行!”

    罗蔷蔷扭过身去,趴在床里哭的更厉害了,唐生把她身上的被子揭掉,让她雪洁的裸躯完全暴露,注视着它因哭泣而颤抖的不境则蠕动,俯下头把浓浓深情的一吻印在妖臀上。

    “让阳光晒晒更健康,蔷蔷宝贝儿,我去餐厅应付陈廉,你乖乖的养着,别下床!”

    直到脚步声远去,罗蔷蔷才回过头,挂着晶莹粉泪的俏脸上有心慰至极的笑容,小混蛋啊,你也不怕你姐姐着凉感冒了?揭开被子不管了?怎么不多亲我一会儿?人家还哭着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