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254章 地冻天寒一局棋【第3更 求推荐票】

第0254章 地冻天寒一局棋【第3更 求推荐票】2017-11-15 16:9:56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地冻天寒北风呼啸,大街上还有练棋摊儿的,皱折堆成的沟沟壑壑的一张黑干老脸,它的主人裹着一件破军大衣,一双眼里全是无助和空洞的神色,看上去他有七十岁吧?

    从市委大院出来之后,唐生心情郁结了,顺着路就蹓达,都不知自己走哪去了,脑海里全是关关那张粉泪交错的脸孔,她在最关键的时刻刹住车了,她想起了唐瑾,自己却没有。

    为什么我没有想起唐瑾?忠情与博爱差距有多大,我能为了忠情唐瑾,把宁欣蔷蔷梅妁王静玉美林菲她们全都抛弃?答案是肯定的,我做不到,好吧唐瑾,我是个人渣。

    当人渣看到新年这天还有人蹲在街上练棋摊儿,哭笑不得了,我说您老大不小了,不回家享受天伦之乐,蹲在这里摆什么棋摊儿?人家都回家团聚了,谁这么冷蹲街上和您下棋?

    信步掠过棋老头儿的身前,目光在那张老脸上扫过,那苍老的脸孔和几乎没了生气的眼神令唐生步履一凝,下一刻,他停步回身,仔细盯着老头儿的脸看,他似无觉,目光仍呆滞。

    老头儿脸上的表情和眼神似在叙述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唐生心下不由一动,他脑海里掠过一幅画面,我这个人渣这么老的时候会象他这样孤寂吗?莫明其妙的心头惊起战栗。

    地上的棋盘上摆的赫然是著名的残局‘七星同庆”实际上哪一方先走,优势会明显,胜算会大增,残局的特点在于其深奥,你要是看不到后十步就妄动攻势,极可能一败涂地。

    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大冷天里,孤伶伶一老头摆出残棋是为谋一生计?仰或爱棋至深?

    其实从他脸上已经看出来了,这应该是他的生计之一,古稀七十的老者,即便爱棋如命,也不能在大新年的这天蹲在这里受寒风吹吧?看衣着打扮这般褴褛,这里面有故事啊

    唐生暂时抛开郁结心情,回过来两步就蹲在了老者的对面,一边还从兜里掏出软中华,“大爷,您来一支?”说着就把烟抽出一支递给了老头儿,那老头一震回过神来,茫然接了烟,唐生掏出防风打火机给他点上,“大爷,今儿可是新年呐,您还练棋摊儿,有人下吗?”

    老头儿深深吸了一口烟,似是极为享受的模样,烟入肺中循环,再吐出来,和着嘴里的气变的灰蒙蒙的,他脸上有了丝笑,“好久没抽烟了,你这烟太软的没味儿,你陪我杀一局?你先走好了,这是赌约,输了的要给对方十块钱,怎么你赚贵啊?那那五块也行的。”

    老头一付必胜的架式,好不容易等来一个要走残棋的,不容易呐,“要不三块也行的。”

    唐生望着老头儿眼中充满的强烈渴望,心中悸动了,“您好象赢定我了?我是高手。”

    “高手好啊,我喜欢和高手过招,小伙子你年纪轻轻就是高手?我倒不信,来,试试?”

    唐生的确是象棋高手,比拉二胡子更厉害,早在七八岁时和爷爷就玩残局了,象‘七星同庆’这路数他太精深了,至少懂得五种以前上破法,任执红黑一方都不至于败下阵来的。

    于是,在灰朦朦的大冷天里,一老一少开始了大杀残局,他们一边搓手,一边抖擞,一边喊着‘将军”远处走过来三个人,一五旬男子,气势威甚,负着手,身左右一中年妇女和一妙龄少女,双双挎着男子手臂,显然是一家三口,看样子他们这是逛完街要回家了吧?

    然而这五旬男不是别人,赫然是江陵市市委常委纪检委书记白善民,渐渐走近他就从侧面认出了唐生,呀,这小子如何有这般闲情逸志?大新年的怎么可能蹲在街上练残棋?

    简直难以置信,关于他的事自己多多少少是知道的,唐天则有一些透露,虽与唐书记相较不到一年,但唐书记的真诚和伟阔胸怀极令白善民欣赏,就他家小子唐生的一一些作为也令白善民瓜目以待,老唐巷的折迁江校等的规划瑾生的崛起卢湖项目哪没他的影子?

    此子绝非池中之物,异日定要一飞冲上九霄,江陵这蛋丸之地放得下他?那就是扯蛋。

    “爸,赶紧回家吧,我就知道你一眨见下棋的腿就软了,这么冷的天,还是回家吧”

    老爸脚下一慢,白燕琳就知道他的棋瘾架不住勾逗又冒出来了,说着还朝老妈使眼色,那意思是一定要揪我爸回家呀,白善民爱妻陶珏春为之苦笑,“丫头,你自信揪的回去他?”

    白善民点头轻笑道:“知我者珏春女士也,丫头,要不你陪你老妈先回去包饺子?”

    “才不去呢,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太阳不落山你肯回家才怪呢,老妈,咱们等我爸。”

    陶珏春就点了点头,笑着朝白善民道:“你大书记再有威严也和老婆孩子不能摆不是?”

    “好好好,就观一二局,你们谁也不许吱声儿,观棋要有观棋的素质,多嘴的是驴”

    噗,陶珏春和白燕琳双双失声笑了,左右拥着白大书记就步近了棋局来看,白善民也不做声,他其实是好奇唐生这个小子,这么年轻的孩子,却是一付令人看不透的深邃心性。

    唐生自知棋局一开,难免要吸引一些路过的观棋者,是以懒得回头,只专注棋局。

    車进将躲炮轰象飞兵来卒往,杀的难分难解,最终唐生还是取得了第一局的完胜。

    “小伙子好厉害的招法,我老头子活了七十岁,浸yin此道数十载,未尝一败,老喽”老者不胜唏嘘,磋叹不已,发抖的手伸进大衣兜里摸出了皱巴巴的十块人民币递给唐生。

    唐生不接,却是又掏出软中华递给老头儿,他搓着手道:“我不要您的钱,我只想知道在这新年元旦,万家团圆,辞旧迎新的好日子里,您为何不回家尽叙天伦之乐,却蹲在这寒风料峭鲜有行人电脑}访问W的路边练棋摊儿?老人家有难处吧?有就讲出来,我替您去说个话,话说市里面的大小领导们都操劳过甚,难免有顾及不到的地方,您默默无声的老这么蹲着也不行。”

    这番话不仅听怔了老头儿,也把身后的白善民一家三口听的怔住了,白大书记心头猛的一跳,陶珏春和白燕琳眸光闪闪,都盯紧了少年,尤其白燕琳这时细看才发,咦,他不是前些时华英雄领去过‘豪门新贵’的那个唐生吗?怎么会蹲在大街上下棋啊?莫明其妙了。

    到底年轻人的想法比较单纯,白善民陶珏春可不会是白燕琳那种想法,唐生的一席话说的很明白了,他之所以蹲在这里下棋,只为了问问这老头儿为何不回家团圆却在练棋摊儿。

    小小年纪就懂得关心贫民饥苦,难得啊,适才我白善民也一心想着棋,却没想到这一层。

    那老头儿怔楞之后,抖擞碰上捏着十块钱的手没收回来,“小伙子你拿着吧,愿赌服输,我败的心服口服,你说这大冷的天儿,谁想练摊儿?家里还有两口人没吃饭呐,我不练行吗?为人夫者为人父者,当尽夫父之责,你得给大爷个机会,让我把这十块钱再赢回来。”

    老头苍凉的话语中含着无尽心酸,但隐隐显出坚卓的风骨,再苦再难,我也要撑住。

    白善民陶珏春都被这一答一对的两句话感动了,白燕琳更是不堪,美眸顿时含了热泪,原本以为只是闲人练的闲棋摊儿逗个乐儿什么的,哪知这背后却隐藏着令人心酸的内幕。

    “大爷,有困难要找政府,您都这岁数了,也不能靠一个小棋摊儿过日子吧?您老赢人家,人家谁还和您下棋呀?是不是这个理儿?这终究不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您说是不?”

    “唉,政府呐,谁搭理我这个糟老头子?去过几次,烦着人家了,上次把我踹出来的,你看这脸摔的,我再不敢去了,就说这练棋摊儿吧,城管逮住了好不了,今儿个我寻思着他们都回家过年了不会来踹我这小棋摊儿,才赶紧出来练练,可一上午也没个人,你是头一个。”

    唐生猛然把头甩过来,少年黑漆漆的星眸中蕴蓄了足足的泪水,在一瞬间滑过,他咬着牙骂了一句,“王八旦哪都有。”抬手拭泪的同时,目光就触及了身左立着的三个观棋者。

    白善民陶珏春白燕琳也和唐生一样,眼眸储泪了,尤其陶珏春白燕琳娘儿俩没想到少年会落泪,他小小年纪似谙世情冷暖,也似痛恨某种现象,感情他蹲这下棋是另有目的。

    白善民上前两步也就蹲了下来,伸手轻拍了唐生肩头,“唐生啊,白伯伯没想到会是你。”

    呃,我爸爸会认识他?白燕琳突然怔呆了,陶珏春也明白丈夫为何要观棋了,原来如此?这少年又是何人?丈夫好象没说过呀,可看他的样子好象和这个唐生很熟悉呢,少年是谁?

    老头儿茫然看了一眼白善民,也不觉得什么,以为他只是少年的熟人,自顾自又抽烟了。

    唐生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情绪,按说以他的修养不应该轻易动情绪,可是有些事不由人,偏巧这一幕还给白善民撞见?想想也不算意外,前面路口转过去不就是市委家属院吗?

    他抬头看了眼陶珏春和白燕琳,前者没见过,后者是豪门四yu女之一的白燕琳,前些时在豪门新贵见过的,也就是点头之交,人家yu女矜持,没给你结交的机会,不想今日撞见。

    那中年美妇不用说了,肯定是白善民的爱妻和白燕琳的母亲了,唐生先朝她们微笑颌首才对白善民道:“白伯伯,世间总有不平事,民间亦存饥苦人,您老当益壮,该出手时就出手,我精神上支持您,这位大爷古稀之龄应该在家被儿女善养才是,缘如沦落街头,练摊儿讨生?总有些工作做不到位,主政的官僚不亲眼看看还不当回事呢,我看05年新春的这顿团圆饭去大爷家吃去,您要没意见我就给那位官老爷打个电话,他想吃饺子也得含着泪”

    “成,唐生,今儿咱们就去大爷家吃饺子,吃完了咱们再杀几盘棋,”白善民用力点头。

    倒是陶珏春和女儿白燕琳傻眼了,白大书记怎么了?民间饥苦何止这点?管得过来?你还真陪着这个少年折腾去呀?也不怕市委那些人背后戳你脊梁骨?想着,陶珏春就蹙眉了。

    但是自家老头子是什么脾性她还是清楚的,他定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去就去呗。

    茫茫夜色中,城区东角楼的一处偏巷里,来了一堆黑油锃亮的小车族,巷子深处,练棋摊儿的王老头儿家今儿个热火朝天了,古旧的老平房,就两间正房一间下房,几个女人在忙活的包饺子,大炕上躺着一老妇和一三旬男子,老妇是痴病缠身近二十余载,褥疮满身,猝不忍睹,儿子是车祸后痴呆,智力等同三四岁的小孩,儿媳妇早跟人跑了,这个家就靠七旬老头儿练棋摊儿支撑着,左邻右舍偶尔帮一把,给点吃喝什么的,其苦况一言难以尽述。

    唐天则和白善民坐在堂屋的小板凳上,两个人都蒙着头抽烟,包饺子的是柳云惠陶珏春关瑾瑜白燕琳关关五个人,唐生在门口和李重峰嘀咕着什么,院里还有几个邻居。

    陶珏春怎么也想不到唐天则唐大书记会移驾亲临,还领着老婆柳处长,这阵儿明白了,原来那个蹲在街上和人家下棋的少年赫然是唐大书记的公子,白燕琳心里更是吃了一惊。

    关瑾瑜也是给唐大书记叫过来的,他们正坐着的功夫,又进来两位客人,城区的区委书记宁天佑和女儿宁欣来了,宁欣第一次着深色的警服出现,英风飒飒,看得唐生眼都直了。

    快开饭的时候,又来了一个讨厌的家伙,谁呢?晚报的记者王静,几个官僚都瞪她。

    王静满不在乎,居然细细的采访起王老头儿来,看架式他明天要写什么文章见报了吧?

    听宁欣说王静是她好朋友,唐天则锋锐的眼眸才转柔了,“城区范围内的事,要写就写宁天佑吧,不要把我和善民书记扯进去,也不搞的满城风雨,有些现状不是一天半天能解决的,政府要在这些方面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来,上常委会讨论后再做具体的完善规划”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