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268章 04年的结束【第3更】

第0268章 04年的结束【第3更】2017-11-15 16:10:18Ctrl+D 收藏本站

    两天后,凌国宏险死还生,唐生和王静周莉三个人也吓坏了,差点制造出人命大案。

    自那以后唐生再不敢给谁输血了,尼玛的,救人没救了可能杀掉人家,太危险了。

    不是谁都能接触那玩意儿的,体质承受不了只会一命呜呼,宁欣李云风夫妇和端木真都是强悍人类,自然不能以常理来衡度,可经历凌国宏事件之后,他们也都警惕了起来。

    元月底王静告诉唐生一个好消息,那个曾经想生理出轨的熟丵妇医生周莉,给她老公凌国宏搞懵了,他真的一蹶而就了,话说还要来感谢唐生,唐生拒绝了,让王静代为出马受礼。

    因为这中间有轨事未遂的秘密隐瞒着,唐生不想见凌国宏,和周莉的接触虽说是治疗,可也有些难以启齿的地方,所以唐生不想见凌国宏,倒是凌国宏搞不清状况,只谢了王静。

    唐生后遗症事件之后,李云风和端木真也都步了后尘,久积不泄绝对不行,结果都不好意思见人,都是周莉出马给解决的,她给那二位的终告是,堵肯定不行,只能找女人释放。

    李云风还倒好,大不了搂着老婆天天幸福,端木真就郁闷了,没女人可找,话说也没人受得了他的折腾,唐生心疼保镖,领他去了江陵人,让眼镜哥找了几个女人给他放排炮。

    端木真不是那种轻浮好色的人,第二天和唐生说,始终不是个办法,倒是在特丵警队看上一个新来的女特丵警,这段时间宁欣正在组筹神凤突击队,把华英秀都吸收进去了,端木真看上那个是从特丵警部队新转业来的,叫白巧巧,不敢说多漂亮吧,但也是上上之姿,话说要找个男人婆似的猛女,哪有那么多漂亮的给你挑?象宁欣古金秀那是万里都挑不出一个的。

    被黛莲妮害惨的几个人的大致情况就是如此了,此后这方面就不多提了,下面言归正传。

    眼看着要过年了,唐生这里也置办了一些年货,他倒是不需要去贿赂谁,但小小礼品也代表一份心意,比如白善民的份,关瑾瑜的一份,高司令(高玉美父亲高宏建)的一份,宁天佑的一份,梅妁家的一份,蔷蔷家的那份,陆如衡和袁炳祥那里的各一份,都得亲自去。

    唐瑾家就不用说了,肯定是头一个先办理了,王静孤家寡人了,可怜的大记者只能呆在唐生身边自悲自怜,林菲也和家里不合,没准备把自己与唐生的关系揭发出去,也就免了。

    江陵这边还有华副市长,但唐生和梅妁又或罗蔷蔷都没他直接的去接触,有华英雄就够了,所以代为把心意和礼品带到就OK,腊月廿四,是周二,唐生他们起程往凤城去了。

    因为放了假,这次同行的还有唐瑾梅妁,离除夕之夜只剩六七天了,有些礼节要送到。

    话说唐生这一个学期翘课占了90%,只有不足10%的天数去过学校,还不是上满全天。

    那次唐生出丑事件唐瑾也在后来听梅妁说了,吓得她都不敢再撩逗坏蛋了,要不就动真格的,要不就乖乖的当好女孩儿,为此唐瑾心里纠结的要命,说实话她不想把关系和坏蛋一下变成实实在在的夫妻,那个太可笑了,必竟自己才十七岁,还在学习,怎么能做人家老婆。

    罗蔷蔷也悄悄向柳处长汇报了唐生了情况,发生了这样的事,柳处长也吃惊不小,考虑到实际中的问题,她也不认为唐瑾现在和儿子要过什么‘夫妻’生活,于是她下了决心,寒假一过,把唐瑾调进省城来上学,暂时把她和唐生分开,私下里先打电话和唐瑾商量这事。

    正不知如何进退的唐瑾,一下似看见了光明的前路,狠狠心和心上人分开一段时间也好,想想自己一但沦陷的话,以后不要说学习了,估计都要跟着唐生去翘课了,事实上和唐生在一起学习明显退步了,这事也没和唐生说,等快开学的时候再说也不迟,现在不能说的。

    不过谁也没有料到,唐瑾离开之后不仅闹出了唐关恋,还搞出了更牛叉的‘车灯情事’。

    也是因为唐瑾的离开直接造成了关关的沦陷,而且沦陷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此为后话。

    梅妁也是因为上次的事件一下拉近了与唐生的关系,之前还仅限于被他吻,自己没主动过,那次倒好,主动了也没什么用,事后还被罗蔷蔷质问,“他都那样了,你还矜持什么?”

    “我哪有矜持啊?该做什么都做了,可是不管用的,再说我我是头一次,不会吧。”

    此后罗蔷蔷成了唐生的蹂躏目标之一,可她根本招架不住,每次都喊梅妁救命,她哪敢过去?只得让高玉美去应付,于是二世祖的私生活进入高质品享受期,还有发展的迹象。

    每年除夕佳节唐天则肯定要例行回京看望老头子的,今年更要回去,唐生自然也得去。

    年前廿八这天,唐天则给唐生打了电话,让他准备一下回京的事宜,唐生也是前一天才从凤城赶回来的,一听老爸的口音,就知道京行在即了,不过他有点纠结,此行带谁去呢?

    主要是带不谁不带谁这个事怎么和老爸或老妈说?若只是悄悄的话带谁都自己决定,叫来蔷蔷一商量,她很直接了当的告诉二世祖,“关于你荒唐胡搞的事,我向柳处长汇报了。”

    噗,唐生傻楞着瞪着她,“你,怎么什么都和我妈说啊?我怎么有脸见我妈呢?”

    “有什么不能见的,你只是受害人而已,说了才能博得柳处长的关怀,纯是以为你胡乱瞎搞,柳处长会替你产生罪恶感的,你脸皮厚,哪有那种觉悟,我替你找想的好不好?”

    给罗蔷蔷这么一说,唐生笑了,还真是那么回事,“嗯,有些事你比我考虑的周全。”

    “是的,我是聪明的人类,当然比牲口类的虑事周详,”罗蔷蔷说着噗哧笑了,半趴到二世祖肩头,也不吝啬自己的丰挺压到他,“还有啊,让高玉美和林菲也偷偷去吧,我和宁欣都被柳处长内定了,看看这伟大的母亲,为了儿子的安危,必须做出一些特殊的安排。”

    唐生心里倒是一轻,这样也好,等于提前让老妈知道情况了,相当于是太皇那里备了案。

    宁欣听说要跟着唐生去京城过年,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又喜又忧,怎么和老爸老妈说?实在没办法,就编了一段公安部有什么秘令下达了的鬼话搪塞过去,总之京行是必然的。

    女大不中留了,胳膊肘儿往外拐了,宁欣是这样,罗蔷蔷更是这样,所以回了趟凤城又跟回江陵了,梅妁还保守些,乖乖回家过年,还顺便陪唐瑾,因为唐瑾现在不可能跟着去。

    高玉美回京过年是正常的,她每年都回去,但是她和唐生的关系根本就不能暴露的。

    林菲也是有家难归的主儿,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根本就没人稀罕,她就跟玉美走了。

    临行前夜唐瑾趴在唐生怀里嘤嘤而泣,光只是过年这十天半个月也没什么,关键她是伤心下个学期要转到省城南丰去了,用柳处长的话说你们还小,适当的分离能加深刻骨情感。

    “想和你亲亲吧现在也不行了,人家都感觉活着没意思了。”唐瑾是越想越委屈了。

    唐生根本不是能忍的主儿,眼见唐瑾粉泪涟涟,心都快碎了,“怎么不可能啊?你不让我憋着就行了,别以为你和关关偷看"A--V"我不知道哦,就象那上面,瑾瑾可以叫我发射的。”

    “人家才没有看过,你少瞎说啊!”唐瑾羞坏了,死不承认,心里想想也是,我为什么要钻牛角尖?不就是让他产生生理现象吗?各种剌激都用上肯定管用,不是非要那个啥啊。

    两个人就热乎上了,唐瑾的各种剌激粉墨登场,使尽浑身解数,可是一个小时后,唐生没一点要生理现象的征兆,“唐生你个坏蛋,配合人家一下行不?怎么还没有发射啊?”

    话说这个时候唐瑾后悔了,手指和手腕都酸了,嘴唇木了,舌头僵了,加上在唐生的反剌激下,她都酥了,现在除了想哭想睡觉,别的想法都不翼而飞了,“你要我吧,我没劲了。”

    唐生翻白眼了,开玩笑,就你这小嫩瓜哪受得了蹂躏,估计没二十分钟就晕迷不醒了。

    “瑾瑾,你受不了的,蔷蔷都会给弄哭,你先睡好了,我打电话叫她来一趟好了。”

    “不啊,我宁肯累死也不让你叫谁来。”唐瑾也受不得剌激,把唐生推倒,用枕头盖住他的脸,“不许看,不然掐死你。”然后瑾美女第二次发动攻势,四十分钟后她欣慰的笑了。

    那股子味道弥漫开来时,当唐生发出粗吸的闷哼声,唐瑾泛起了前所未有的荣誉感。

    不过经历了这一事件后,唐瑾也坚定了离开江陵的决心,不然太煎熬了,下次重聚要在一起时,彻底全奉献给他就行了,估模着,要上大学的时候吧,现在才不会彻底便宜他呢。

    廿九这天,天上又飘舞起了细细的雪花,唐生比父亲提前一天入京,唐大书记今天走不了,做为市委书记,他必须坚守到大年三十那天才能回家的,省城的柳处长也得等丈夫一起。

    重生之后,小太子第一次入京,他对京城的唐家十分陌生,好多记忆已经淡化,只记得少许事情,只记的那个灰白头发却健硕的老人,他是唐家顶着天的一道梁,他是唐生的爷爷。

    一路上唐生默默的注视着车外飘飘的雪花,高速封路了,只能走国道,速度自然就慢了。

    他预感着这趟京城之行要发生些什么故事,但这完全是记忆中的空白,根本无法预测。

    对唐生来说这是第一次正式的入京,以前不懂事,入不入都一样,这次他生出了期待。(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