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273章 年 京城轶事(5)【求月票】

第0273章 年 京城轶事(5)【求月票】2017-11-15 16:10:24Ctrl+D 收藏本站

    高玉美不是高家唯一的孙辈,在京城,还有个高小霸王,谁?玉美的弟弟,高小山。

    提起高小山,在京城这个圈子里也算赫赫有名了,但他也不是最牛的,勉强挤入一流。

    三十年河东河西,风水总是轮流在转,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的把屁股下面的位置让了。

    仕途维艰,步步惊心,人皆谨慎,如履薄冰,稍一不慎眼前的滔天权势便成过眼云烟。

    所以说,这些公子哥们,也不知道啥时候就换了身份,但是他们年轻气盛,浮燥冲动,不知道收敛,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名酒美人儿,房车,先享受着吧!

    京城有名的休闲中心‘尊仕俱乐部’,今儿就发生这样一桩事,几个公子因为一点小磨擦大打出手,高家的高小山就是挑事之一,当时高玉美和林菲陪着唐生在尊仕酒吧闲坐。

    这位揍了人的高公子就过来了和姐姐说了,“神马玩意儿,他爷爷都死丵了,他还牛个球啊?撞了我连个屁都不放,以为姓高的好欺负啊?不开眼的东西,姐,菲姐,小唐,喝酒。”

    高小山今年二十四了,在京城军区服役,也是上尉了,比他姐姐还差点,话说他也不是那种太毛燥的脾气,这一点要比他姐姐强,因为他脑瓜子猾,不象高玉美一根肠子通到底。

    晚上在高家吃饭时,高小山也在姐姐介绍下认识了这位小唐公子,唐家人啊,不客气都不行,连爷爷都对小唐非常客气,其次是老爸,最后是姐姐,都拿他是高家的贵客对待。

    这不,晚饭后坐了一阵儿,高小山建议出来玩玩,就到了京城名场‘尊仕俱乐部’。

    结果这才进来没半个小时,高小山就把人给揍了,唐生也没说啥,只是淡淡一笑,高玉美的弟弟,自己也管不着人家,再说自己和玉美的那层关系堪称是绝秘,没准备曝光的。

    高玉美是自跟了小郎之后,那真是学好了不知多少,她性格是直爽,但不代表她傻,事实上玉美极有眼力劲儿,察颜观色那是一绝,这时弟弟说这些话,她就瞅见唐生剑眉微微蹙了一下,虽然一蹙即伸,也没能逃过她的观察,她可是把小郎当心肝儿宝奉着,生怕轻慢了。

    “怎么回事?你又把谁揍了?”高玉美知道弟弟的脾气,虽比自己差点,但也暴烈的很。

    话说高家人都是这副臭气,所以高小山在圈圈里的名声是最坏的,绰号就叫‘急先锋’;

    “还能是谁,关家的那个小子呗,他爷爷不是刚去世吗,那小子大该来喝闷酒,撞到了我和丁三,把酒溅我们一身连个屁也不放就想走人,丁三和他理论他还耍狠,欠抽不是?”

    正说着他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就站了起来,朝酒吧台走过去了,怕人听见他打电话。

    一说关家人,唐生的眉头更蹙了,高玉美挪挪身子靠近了他,低声的问:“怎么了?”

    “嗯?你不知道啊?”唐生倒是有点奇怪了,“老关家有些什么儿女你不清楚呀?”

    “介个姐正没关心过,我吧,从小就跟着我爸四处流浪,在京城没呆几天,倒是我弟弟清楚,我看你又蹙眉头,八成是对我弟弟有看法,我不得关心关心?可不敢让他得罪你。”

    唐生苦笑了一下,伸手到玉美背后往下滑,在她丰臀处轻轻的拍,“有看法倒是不至于,这种小恩小怨的我懒得过问,但是关家的事,你那天也在青竹别院听见了的,关老的定论没公诸于世,你老高家的人在这个时候打人家关家子弟,不是摆明是欺负人嘛?这事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小,一但联系到政治上,那就更敏感了,我和林菲浪漫一曲,你和他谈谈去。”

    高玉美顿时就明白了,她绝对是一点即透的那种聪明人,那天唐家老爷子当着那么多巨头们表明了态度,只怕关于关家老爷子的定论就这几天就出来了,这时候发生的小事件的确予人一种不太好的联想,搞不好这就是政治事件,关家老头刚去世,你们就这么欺负人?

    唐生和林菲拥着在舞池中晃起来,柔曼的音乐倒是很合适他们耍小情调,每次想起在厕所第一次遭遇的情景,唐生就想笑,眼下的林菲完全似换了个人,那份端秀美姿直追梅妁。

    不自觉的就手腕一紧,把她揽的更紧些,林菲心头窃喜,也把自己紧紧贴进他怀中,这时候她才惊讶的发现,小男人居然不知不觉中长高了几许,看他时,眼眸居然要倾斜稍上。

    “唐生,都没注意,你居然长高了呢,比我高过一线了呢。”林菲惊讶中带着欣喜。

    “这有什么好惊奇的?我还没到十八岁,还要长的,你,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我喜欢。”

    “嗯,唐生的喜欢就是我的追求,以前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现在却有了奋斗目标。”

    林菲虽也出身小豪门,但家里情况不同,她自小受苦没人怜爱,所以长大后才会逆反,要不是碰上唐生,都无法估计她会堕落到什么程度,跳悬崖的时候被贵人救了,命还不错。

    唐生对林菲剖白的心意也会有感动,不觉将她搂的更紧了,高玉美看的心里都泛酸。

    高小山接过多了电话往姐姐坐的座置走过去,看到舞池中挡着的一对,心下也掠起了嫉妒,尼玛的,到底是小太子强势啊,美女都往怀里贴,过来坐下就道:“姐,小太子厉害呀。”

    高玉美收回了盯着唐生他们的目光,秀眉微挑道:“他的事更轮不到管,就是你姐姐我明天和他怎么样了你也假装没看见,别找不自在,你和我说说,关家的几个子女都是谁?”

    高小山就大体讲了一下,最后还道:“没个更长进的了,最高的也就是厅级,怕啥?”

    “你懂个屁。”高玉美听弟弟说完五个人,脸色就变了,居然有关瑾瑜?撇开关副市长现在和唐天则在江陵是同盟不说,她的小外甥女关关也和小坏蛋暖昧的很啊,罗蔷蔷说唐瑾关关她们俩和唐生同居着呢,他刚才蹙眉头呢,不光是因为大的方面,小的方面也有问题。

    又问了一下刚才的冲突都有谁打了人家?高小山就说了,除了自己还是丁家的丁海军。

    丁家也是京都名门之一,丁海军在家行三,人称丁三公子,与高小山的私交不错。

    “刚才就是丁三来的电话,姓关那小子给送医院去了,他还不依不饶,说要追去医院再收拾他一顿,让关家人知道厉害,我说我不去了,在这里陪姐姐呢,丁三可能纠集人去了。”

    “丁家这个小三也太狂妄了吧?你打电话告诉他,别乱来,你也去医院给人家道歉。”

    “什么?我去道歉?我贱啊我?”高小山俩眼都睁牛大了,“那是不可能的事,不去。”

    高玉美叹了口气,不剖明一些厉害关系弟弟怕是不会服软,“小山,我和你说,关家老五关瑾瑜在江中省江陵市当副市长,唐生他爸爸是江陵市委书记,他们现在是同盟,有些东西就不说的更明白了,老关家的老爷子必竟是为党和国家做出贡献的,他的功绩能否定?”

    “姐,外面的传遍了,这一次肯定把关家打倒了,你知道不?谁给他们送花圈,谁可能就倒霉,以前和老关家有联系的大部分官员都不登他家的门了,东南事件老关是幕后主使,怎么可能轻饶了他?当然,这些有可能是社会上的夸大说法,但是空穴不来风,对不对?”

    “就因为这你就欺负人家?那让别人怎么看咱们老高家的人?爷爷要是下了台呢?你想过这些没有?关家现在的儿女是没上了省部级这一层次的,咱们家有吗?你行吗?”

    高小山顿时无语了,仍心不甘的道:“那又怎么样?反正我是抹不下脸,我不会去的。”

    “还有,关瑾琇的女儿小关关,现在和唐生是同班同学,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的。”

    这话叫高小山又是一楞,不去道歉的决心终于动摇了,他是抹不下脸,但也要看情况了,如果关家和唐家的关系这么复杂,那就真要考虑了,“可是,姐,关家和唐家一直不对路。”

    “你个蠢货,此一时彼一时,何况关老已经去世了,你就知道有些情况不会转变?”

    高小山还是坐不住了,起身道:“那那我去一趟吧,姐,唐生那里,你替我说说。”他心里清楚女人在这种事件中起的重要作用,关家人记上你,十年之后报复你都不晚啊。

    他前脚才走,唐生就和林菲重新过来坐下,高玉美道:“我和他说了,他去医院道歉。”

    唐生却道:“我不知道这事也罢了,既然知道了就没有不过去的道理,咱们也去一趟。”

    挨了打的是关瑾平的儿子关永丰,他是关家第三代长孙,爷爷在世时,他也是京城一公子,即便爷爷转入全国政协当了副主席,他仍敢在京城耍威风,可是人死丵了,真的不同了。

    这不,去了一趟‘尊仕’喝点闷酒,就遭遇了这场小祸事,给人家开瓢了,头上缝了九针,他刚刚给缝完针,他母亲李庆淑和关瑾琇关瑾瑜几个女人来了,家里男人们走不开。

    看着儿子躺在急诊室床上的惨样,李庆淑泪如雨下,“老爷子才走,这就给欺负了?”

    关瑾琇和关瑾瑜也是异常悲愤,虽也知道这个侄子不是省油的灯,但也没人敢把他打成这样,这就是老爷子一去,别人认为关家能欺负了,大打出手,头都差点打烂,好狠呐。

    关关和关永丰的妹妹关永娟也来了,都悲戚的很,不免跟着抹泪,这才抹了泪,几个青年就冲进来了,把关家五个女人推推搡搡,其中那个丁三,上去把床上的关永丰又踹了几脚。

    都是吃准了关家能欺负了,死的死丵了,活着的还个毛,丁三还叫嚣,“揍的就是姓关的。”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