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323章 装大尾巴狼(1)【第2更】

第0323章 装大尾巴狼(1)【第2更】2017-11-15 16:11:27Ctrl+D 收藏本站

    说到订婚总是喜与盈盈的,柳云刚的女儿订婚,自然也一些小排场的,但他必竟不是有显赫背景的官僚,在商界有很重的威望,也是因为他掌握着南汇银行的大权,仅此而已。

    柳小娟的对象赫然是南丰市副市长全长峰的儿子全兵,然后这次订婚也是经历了一些波折的,之前发生的事件影响到了全家的决定,首先因为柳家和秦家的冲突,会家本来要看看风头火势的,哪知全副市长很快点到了秦光远被省纪委叫上门的这事,他立即决定让儿子定婚并且提前举行,省得让柳家人看低了全家人,其实这时企家人已经得知了秦市长的情况。

    接着,省委又传出了梁大省长支持不停秦光远职的说法,全长峰不由又犹豫了起来。

    可是再婚日期敲定了,这周二中午,全副市长很忐忑,那边秦家刚和柳家发生了一些问题,便被停了职,柳家似乎是在这个事件中得了便宜,其实他们能左右什么?只是运气好吧。

    可是在梁省长眼里,企家这么快就和柳家成了姻亲,人家会怎么想?把秦光远弄下去的事件,会不会是你全长峰也在背后做了小动作?我冤不冤呀?全长峰的心情患得患失了。

    倒是企兵和柳小娟相恋很深,早期待着订婚了,一波三折,终于算是等到了这今日子。

    但是周二这天,全家人又出了点小洋相,本来呢要办的隆众一些,而且是由男方家主办,可是这位全副市长却打发了儿子来和他未来岳丈大人柳云刚商量,可不可以由女方来承办,钱由男方来出,主要企副市长是市一级的领导,说什么怕人说闲话,其实比较扯蛋,全副市长真正担心的是怕上面的梁省长对他有看法,这别秦光远刚出了事,你就和柳家订婚?

    订婚就不说了吧,你还大操大办?你什么意思啊?开庆功宴呢?这年头儿人言可畏啊!

    “您看,我爸也是怕影响不太好,另外因为改变了订婚时间,一时之间连酒店都没有完全安排好,在某酒店也只是临时给腾出半个厅来,和另外一家办事的在凑在一起,您说……”,柳云刚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但是未来这个女婿还真是比较忠实点的好男人,做事也是比较严谨的,他本身在省高院工作,因为本身职业的关系,养成了他比较高一点素质和作风。

    全兵本人也是对父亲患得患失的心态很纠结,但必竟那是父亲啊,你能说点什么呢?

    柳小娟也是替心上人和爸爸说好话,“爸,全兵他爸也是有难处的,您就体谅体谅?和别人挤一个大厅订婚算什么呀?乱轰轰的不说,多没面子?您朋友多,临时换个酒店吧?”

    柳云刚忍着没完全发作,但声音还是有一点生硬道:“这不是换不换酒店的问题,我昨天都通知了好多朋友,都去那个酒店的,现在又告诉人家换了酒店?你让我这张往哪放?”

    全兵也尴尬的很,他就知道这事和未来岳父商量肯定要惹起他的不满,只能不吭声了。

    “爸,我一辈子就订这一次婚,您就忍心让我受委屈?我也对全兵他爸有意见,可是也得体谅,必竟全兵他爸是市一级的领导,而且偏偏这次的事凑巧了,咱们家正好和秦家起了磨擦,全兵他爸说秦市长可能要出问题,咱们这边一订婚好象在庆功似的,有人会有想法。”

    柳云刚想一想也是,不能怪全长峰这么想,必竟关系着政治的前途,自己都不希望亲家出什么问题,想了想也就叹了口气,又问会兵道:“那你爸叫的那些官面上的人也不叫了?”

    全兵更尴尬的点点头,“是的,我爸说不想弄的沸沸扬扬了,要不是怕您面子下不来,我爸还准备把订婚日期再推后半年呢,所以,我们家这边,就少来几个人,您多体谅吧”

    听了这个话,三向沉稳的柳云刚也火了,他瞪了眼道:“推后日期?你试试?你看我柳云刚还会不会把女儿嫁给你?这边通知的人少说也有上百号,你让我把人家全晾在那里?”

    眼见爸爸动了火,柳小娟也吓的快哭了,在她记忆中,老爸没这么动过火,她心里清楚,这次老爸也是想争个面子,亲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市级丰部,所以他通知了好些有头有脸的朋友,也是生怕给企家这边人跌了份儿,可现在倒好,全被人家晾在这了,他心里能好受吗?

    全兵心里也极尊敬未来岳父的,对他也是异味常的佩服,也知道他是要面子的,指不准会和那些朋友们说,亲家那边请来了某某领导,你们也一定要去棒个场,可现在呢?唉!

    “您别生气,都怪我,怪我行不行?您知道的,我是真心爱小娟的,您看在我面子上……”,“爸,我知道您受委屈了,您面子上不太好看,可您就不能为了您的女儿忍一回吗?”

    柳小娟也是哭了,柳云刚还是很疼这个闺女的,见未来女婿满面羞红的惭愧,女儿泪眼模糊的委屈,他的心顿时就软了,“闺女,今儿是你大喜的日子,别给爸哭,我都忍了。,柳小娟控制不了情绪,抱着老爸的胳膊哭的悲悲切切的,这时候柳云刚的妻子蒋丽云和儿子柳振华回来了,进门一看,小娟居然抱着她爸哭呢,蒋丽云就问怎么回事?全兵断断续续的把情况向未来岳母把情况就说了,蒋丽云脸就白了,“这叫什么事?全兵,过份了吧?”

    别说蒋丽云生气,连柳振华也冒火儿,“迟不说,早不说,偏在这个节骨眼儿说?你们看看表?都快十点了一些东西我都拉到酒店去了,咱们家一些人都过去安排了,真匙”,其实蒋百云比丈夫更要面子,一听全家那边不清什么市里面的领导了,她顿时就泄气了,之前可是和亲戚朋友们吹了牛的说小娟的亲家是市里的副市长,今儿的订婚宴规格高,有一批平时见不着面的市领导都会露面,现在看来这个牛吹大了,全家临时给你变卦了天呐。

    蒋丽云真是火了“不订了不订了,全兵你回去和你爸说,这婚不订了,以后也不订了。”

    “妈,我求求你了我和全兵是真心相爱的,妈,你为了女儿就忍一次吧,妈……”

    “我哪有脸去酒店?要去你们去吧,我不去了。”蒋丽云扔下话朝卧室去了,都气哭了。

    全兵二十六七的大男人,这时候也不敢在岳父母面前发作,自己家这边理屈,又是真心想和小娟一起生活,忍都忍了,他也知道岳母脾气,不敢接什么话,只能瞅柳小娟了。

    小娟也只得求爸爸了,柳云刚也是没办法子妻子蒋丽云是说气话,怎么可能不订呢?那些人都在那里晾着呢回头对儿子振华道:“振华,酒店你能接系上不?关健是太急了”

    要说柳家产业不小,但没涉入餐饮行业,所以订宴什么的也是找外面的,柳振华苦笑了,“爸,这都几点了?好一点的大酒店都是提前一两周订,中小酒店是有不少,您订啊?丶,柳云刚扁了扁嘴,掏出手机给唐生拔了过去,把情况说了一下,唐生一口就应了下来。

    “酒店让唐生去解决,中环大酒店,振华你去这边的饭店把东西再捣腾过去,我叫人通知所有人去中环大酒店,这种事就这一遭,全兵,不是看你和小娟真心相爱,我不忍的!”

    大家这才分头行动了,全兵也和柳小娟回他们家那边通知了,他们才走,柳云惠来了。

    一直以来,柳云惠也是很少登二哥家的门,双方都工作忙,平时就能接触也没必要来家,又因为和二嫂蒋丽云有一些小小隔阂,所以不怎么来,今天二哥女儿订婚,柳云惠来了。

    蒋丽云也是头天听丈夫说了些这次的事件,对柳云惠和唐生的看想也在转变中,今儿小姑子亲自登门了,有意在消除姑嫂之间的小隔阂,蒋丽云也忍着难受笑着招待小姑子,结果蒋丽云说到伤心处,就把今天的事和柳云惠说了,“云惠你说,这就什么事?我哪有脸去?”

    “行啦行啦,女儿订婚的日子,你说你哭哭涕涕的算什么?叫不怕妹妹笑话你啊?”

    “都没脸没皮了我还怕人笑话呀?我小姑子笑话我不怕,可外人笑话我,我受不了。”

    柳云惠仍是那付闲淡样,微微一笑抓着二嫂的手朝二哥道:“哥,别说我嫂子生气,换了我都不把闺女嫁给他,我嫂子够可以了,话说全长峰也是有头脸的人物,怎么能这样?”

    蒋丽云也拉着小姑子的手诉苦,这回倒是因为这事把姑嫂之间的小毛剌给磨平了不少,她心下叹慨不已,“云惠,以前嫂子挺尖酸刻薄的,觉得对不住你,称可别往心里去呀!,有时候所有的怨气凝聚着消散不了,就是因为气这么一句暖心窝子的话,今天听到二嫂能主动的揭过那点小隔阂,柳云惠也感动的泛泪花了,她本就心怀宽广,一瞬间就觉得的三两年来积压的怨气不翼而飞了,她拉着二嫂的手拍了拍,“嫂子,这不算什么事,他全长峰才多大的面子?比唐天则差得远了,今儿个你小姑子替嫂子你把这个面子挽回来就走了。”

    于是,柳云惠拿出手机,“嗯,是我,柳云惠,我二哥柳云刚的闺女订婚,通知几个人来聚聚吧,嗯,在中环大酒店,口点,对,就这样!”她挂了这个电话又拔儿子唐生的手机,“你又钻哪去了?你表姐今儿定婚,给男方晾了场子,你也给妈叫几个人来捧捧场吧!”

    而此时的唐生正坐在省委常委丶省军区司令员卫名甫家中,和他一起来的是高玉美丶高小山姐弟俩,今上午高小山打来电话,说卫司令非要见唐生,怕是高玉美父亲高宏建透了风声给这位高系的军方大员,卫名甫也和高宏建一样是少将,但人家实职高,还兼着军长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