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333章 长山送灵(7)【第1更】

第0333章 长山送灵(7)【第1更】2017-11-15 16:11:39Ctrl+D 收藏本站

    第033第1更】

    当几个警察们一进家,气氛顿时大变了,本来之前还只是担忧,现在却演变成了事实。

    倪家老爷子退下来多年了,当年也不是正职干部,所以在人们记忆中很淡,如今这些警察哪有一个认识他的,话说人家是来执行公务的,更有上面签发的命令,谁敢妨碍公务呢?

    说起来倪燕也是政法干部,还是副处级的,这么快就要给公安局的带走,有点说不去呀,按正规程序走的话,应该是纪委先出面调查出一个结果,交由上级党委研究决定,情况属实可移交检察院进行批捕,最由由公安机关执行并进行一系列的调查取证,最终绳之以法。

    现在看来许多程序都免了,那位带头的队长冷冷的道:“倪燕在不在?需要她协助调查。”

    就这么一个协助调查的借口就想带走人?倪燕也不是给吓大的,她懂法,从卧室里出来,看了一眼几个警察,朝那个为首的中年警官道:“带我走可以,协助调查的借口不行,我现在还是政府的司法干部,是副处级待遇,没有上级党委的批令,你们没权力带走我的。”

    大该早料到倪燕会这么说了,中年警官从兜里取出一纸签令,“这是市检的批令,你看一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你是中院的副庭长,我们给你留面子,不会铐上你走的。”

    倪燕俏脸上血色尽褪,手抖着接过那纸批令看了一眼,一颗心瞬间就沉入了深渊中去。

    荣丽华和劳老四全傻眼了,但他们无能为力,也不可能妨碍警察执行公务,即便他们怀疑这一切都是一股非法的力量在推动,可人家借助了执法机关的力量,你们谁也阻挡不了。

    冤假错案怎么来了?就是那些隐匿在执法队伍里的蛀蛆们利用法律的力量制造出来的。

    “不要带我妈妈走,我妈是好人。”荣梓紫突然哭了,上前紧紧搂住老妈,突然,家里的天好象完全塌了,先是父亲给纪委请走,现在又是老妈要给警察带走,这可真是祸从天降。

    荣家在官场上的影响力似乎一下就消失干净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荣副市长说话的。

    那只无形的大手把一切都摧枯拉朽般的击的粉碎了,在长山,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它。

    绝对的权威下产生的绝对力量,不允许你去抗衡,你也搞衡不了,只能是逆来顺受。

    “妈妈没事的,梓紫你要听姥爷姥姥的话。”说这话时,倪燕的眼泪忍不住就淌了下来。

    宁萌也在一边拉着倪燕,朝那个中年警官道:“我舅妈是很有名的好法官,为什么抓她?”

    “小女孩儿,有些事你不懂,但是你舅妈懂,你们家的大人都懂,我们是执法机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走一个坏人,如果你舅妈经得起考验,很快就会回家的,别担心。”

    “我舅妈本来就是好人,她肯定会没事的,你们抓也是白抓。”到底了孩子心性,不知道其中的险恶,倪燕知道,自己一担进去还指望安然无恙的出来吗?除非出卖丈夫和灵魂。

    宁欣进来问怎么回事,也没人理她,她过来一看舅妈手里的批令,下面有长山市检察院腥红的大公章,心说完了,这是捕令啊,对方果然动用执法力量要进行他们的预期谋划了。

    一瞬间宁欣涌起了一股冲动,但她必竟也是警察出身,法规观念浸润太深,她就没有产生过抗拒法律的念头,即便这种情况落在自己身上,大该也不会有太逆反的行为,只能是相信组织会给自己公平公正的待遇吧,这是一个党员和公职执法人员的觉悟,最起码的原则。

    倪老头子也站了起来,一直不言语的两个倪家女婿也有些悲愤莫名,一左一右扶着老头子,“去吧,燕儿,爸爸也相信法律是公平的,如果有什么冤假错案发生在你身上,我将这把老骨头扔在长山人大也会替你讨个公道回来的。”人大常委会是监督执法机关执法的。

    实际上只是表面上的监督,有些事还不是人家掌权者一张嘴说了算吗?佐以各种材料证据,很具备说服力的,而且许多这样制造出来的案子你想翻都翻不了,铁证如山不容你翻。

    一些‘铁证’又是怎么来的?倪燕心里清楚,就是滥用私刑迫来的,你骨头硬就别招。

    在长山,有一些执法者是不按常规审讯的,人家二十四小时轮班侍候你,你能扛多久?

    一家在这个时候显的极为悲戚,荣丽华望了一眼还是特警支队政委的女儿宁欣,可惜这里是长山,不是江陵,宁欣真的有心插一手,必竟自己还有另一重特殊的身份,但心念电转之后她放弃,小情郎不就在身边吗?他一惯虑事的周详,怎么可能叫人欺负自己的亲戚?

    宁欣过来握了一下母亲的手,微微摇头,悄声道:“妈,唐生在外面,看他怎么办吧。”

    沙发上的倪老太太只会垂泪,一双老眼望着女儿,晧首白头不住的抖颤着,却无能为力。

    随着警察们出到了院子里,一家人除了老太太全都跟了出来,似是为倪燕送行一般。

    此时,小四合院里英挺的少年俏郎唐生一只手操着裤兜在绕来绕去的,右手支着手机在耳畔,他竟然是谈笑风声的和什么人聊着天,说实话,在此时的气氛下,显得很不协调。

    “哦……好象是长山老干部区,里面都是小四合院,叫什么什么街来着,对,就是这”

    唐生说着就把手机挂了,转过头看了眼,六七个警察拱围着含着清泪的倪燕出来,后面跟着一家子人,荣丽华也是泪眼腥红,左右傍着宁萌和荣梓紫,荣老四这样的汉子也红了一双眼珠子,他和宁欣站一起,然后是大女婿二女婿扶着倪老爷子,这阵势够叫人纠心的。

    小四合院的门还是敞看书就来O开的,当门而立的是陈姐,如今的陈姐还是一袭深色的装束,她身姿窈窕,俏丽飒爽,一张如花娇靥却是冷冰冰的,虽然天气很冷,但是陈姐的小皮夹克是敞着的,里面的浅灰色T恤被一双丰峰撑的尖耸,当然她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这个部位,只是为了掏枪更方便吧,因为左腋下有银色的内卫专用手枪,精工细制的九弹夹银色内卫枪,

    “哎哟,这么大场面啊?也不怕把人吓坏喽?三舅妈,这是怎么回事?”唐生仍在笑。

    中年警官已经准备绕过唐生走了,可听到他语中带剌时,不由眼神转厉,盯了他一眼。

    唐生压根不正眼瞅他,却是把倪燕给拦住了,给他这么一问,倪燕秀容惨淡,苦笑无语。

    大家目光都聚集在唐生和倪燕身上,那中年警官还是没发作,表面上还得有办案的样子嘛,不能给老百姓造成了仗势欺人的不好印象,可就在他走到院门口前,陈姐抬起了手。

    “等着,如果是要从这个院子里带走任何人,你们办不到,如果是你们单独离开,可以。”

    “哟,你是谁呀?你还反了天?想妨碍公务怎么着?我们来抓人是有批令的,让开。”

    陈姐立在门中央,冷然的一打手式,指向唐生,“请和他对话,他叫你们走,你们再走。”

    几个警察都怒了,其中一个道:“队长,和他们废什么话?都拷起来得了,想做反吗?”

    “就是,他们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和执法机关对抗?原来荣国华的嚣张不是假的啊?”

    那个队长还算成稳,他办事也很老练,回过头瞅了一眼倪老爷子,这老爷子要是去人大喊冤啥的也是个麻烦事,还不能在他们家折腾,把倪燕弄进去了,还能由着他们吗?哼。

    “都闭上嘴,严格按执法程序办事,”他说着就拿出了批捕令,“你看好了,这中具备法律效应的批捕令,上面也有倪燕的亲笔签字,所以我不管你是谁,你最好别妨碍警方办案。”

    “是吗?来,我看看”唐生倒是有些不信,过来就伸手把那纸批捕令接了过去,中年警官也不疑有它,脸上的神色却得意了几分,那意思是不信你们还真的敢挑战执法的权威?

    在场的人也不晓得唐生要做什么,看一看那个有什么用呢?不过宁欣却是心头一跳。

    唐生装模做样的瞅了瞅,“唉,我妈那时候让我念书,我非要去放猪,弄得我现在都不认识几个字,陈姐,你瞅瞅这上面写的什么呀?”他递了批令给陈姐,还朝她打了个眼色。

    “我也不认识字。”陈姐回答的更干脆,她明白唐生的意思,话落之后就三两把撕碎了那张批令,在场的各人都傻眼了,这也太牛B了吧?中年警官顿时就把一张脸涨的通红了。

    “你……你居然敢撕了批捕令,给我把她铐起来,”中年警官怒了,再也不想忍下去了。

    几个警察就要一拥而上,陈姐却在一转眼之间把手掏了出来,这一下把所有的人吓坏了。

    除了唐生和宁欣,任谁也没想到陈姐会有枪在身的,只是她的枪抬起来指着天,手指微张,把枪把子亮给那中年警官看,上面赫然刻印着‘中警局内卫’的字样,中年警官看的眼都直了,其它警察准备掏枪时,他忙抬手制止了,那几个官把他惊着了,但他真的没见过。

    他心里狐疑着,当了这么多年警察第一次见中警局的人,这好象是个神话,太不真实了。

    陈姐却的左手已经从屁兜摸出了证件,递给了中年警官,冷然的道:“记住我的名字和编号,回去查一下,有些事你根本做不主的,别在这里逞强,这里的人你谁也带不走的。”

    翻开印着硕大金色国徽的证件看了一眼,中年警官头皮发麻了,倪家会有通天的背景?

    手有点抖着再把证件还给了陈姐,咽了口唾沫,再望向她的眼光就彻底变了,“我我可以在这里请示我的上级吗?”突然之间,中年警官之前的凌厉气势都消荡的干干净净了。

    “我我出去一下。”他再一次请求,可能是这里说话不方便,陈姐就让他出去了,而且还朝其它的警察摆手,“你们,也都跟着出去。”她把枪又收起来,刚刚掏出来是唬人的。

    这堆警察们固然是震惊莫名,荣丽华荣兴华姐弟也震惊的够呛,倪家人就更不用提了。

    难怪唐生敢嚣张呢,原来他有倚仗,难怪他一直就保持着笑容,原来他一直就有把握。

    唐生这时撇了撇嘴,“都进家吧,别在院子里站着了。”至此,二世祖算真正插手这事了。

    宁欣之前就预料到唐生会有行动,只是不想他会这么干脆直接,这个陈姐真是强势啊。

    荣倪两家人却摸不着头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刚刚亮了什么证件的陈姐,估计是有来头的,她到底是什么背景呢?大家进了家坐下,倪燕最是心感身受,感觉突然逆转的局面太不真实了,她还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很疼,不象是在做梦,不由感慨起来,天呐。

    宁欣见唐生没打算跟进来,也就先进去了,知道母亲等人一肚子疑问,她才进来,荣丽华拉住她就问了,“怎么回事?宁欣,唐生的那个女司机是什么背景?掏了什么证件呀?”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没看见,我和陈姐也不太熟,唐生应该知道吧?回头问问他。”

    宁欣能说什么?只能是装糊涂了,陈姐的身份唐生不叫曝光的,所以宁欣假装不清楚。

    荣老四也如置身梦中,“宁欣,这个小唐生看来很牛啊?难怪你把他叫来给帮忙呢。”他隐隐约约觉得真正牛气的是唐生,而不是陈姐,这种直觉是正确的,必竟陈姐是司机身份。

    宁萌和荣梓紫也在小声讨论着什么,倪老爷子一生也经见过不少场面,但今天这种是头一遭见识,那个女的果然是强势,把中院的批捕令都敢撕掉?她就不怕被追究责任吗?

    陈姐才不怕,地方上没有追究她任何责任的权力,她一句执行秘密任务,就能把地方上的执法者全挡回去,主要她的身份太特殊了,所以她一但插手的事件地方上肯定要头疼的。

    倪家两个女婿也都以为这回完蛋了,三挑担一但给人家整倒,下一步就轮到他们了,所以心下自然会产生那种岌岌可危的感觉,可是局面一下被逆转回来,他们也一时无所适从。

    惟独倪燕心里还忐忑着,她知道那股力量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场事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整不倒自己和丈夫,翻过案的话就是他们要倒霉的时候,这种形势下,对方会狗急跳墙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