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337章 长山送灵(11)【第2更】

第0337章 长山送灵(11)【第2更】2017-11-15 16:11:44Ctrl+D 收藏本站

    有机会能和唐生在一起,宁萌心里窃喜,往日的阴霾一扫而空,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是和暗恋有关吧?总之就是想看见他,总之就是不想让他走出自己的视线,看不到他的人,听不到他的声,心里就有难言的失落,哪怕是站在角落里,静静的瞅着他,也不一样。

    你可以不爱我,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爱你,爱,原来就这么简单。

    这时候听唐生抱怨给打了屁股的事,荣棒紫掩着嘴轻笑,宁萌扁了扁嘴,道:“你眼珠不瞎拐弯儿瞄人的话,就不会给整治了,对女孩子那样看,不挨揍才怪呢,以后还看不?”

    她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唐生,刚好她又是弯下纤腰,双手扶着膝部,小屁股就翘了起来,胸前的耸处压迫下来,唐生这么一抬头,首先就看到了它们,目光就又楞滞了那么一两秒。

    二女正好都注视着他的,再次被他小龌龊的目光雷到,宁萌又气又羞,“你属狗的啊?”

    是的,属狗的,最俗的土话说:狗改不了吃屎,我呢,也是改不了瞄女人的那里哦。

    谁叫你那么挺来着?还专门在我眼前晃啊晃的,你存心勾搭我呢是吧?这能怪我吗?

    唐生也有点小尴尬,干笑道:“不好意思啊,咱俩这个角度,我只能先看到那里,哦!”

    话才落,脑门上就给宁萌敲了个不轻不重的毛栗子,她挫着银牙道:“你是没救了。”

    唐手苦笑着,一手去揉脑门,一手把空空如也的碗递给了宁萌,“有没有救也得给人吃饭吧?话说我大老远来帮忙,没道理要饿我的肚子,大班长帮帮忙,再弄一碗菜俩馒头。”

    宁萌一付发嗔的娇模样,可她心里一点没真的生气,反而喜救孜的,伸手接过唐生的碗,啐道:“你是猪啊?居然这么能吃?”然后白了他一眼,就扭着小蛮腰进家给他弄饭去了。

    荣梓紫见宁萌进去,就朝唐生道:“小唐同学,宁萌说你特别花心,脚踩着几各船!”

    “呃,咳咳,介个纯属是谣言,不过紫表姐,我必须得说,我这个人太有魅力了,你看看,帅的一塌糊涂到掉渣的地步,被美女们关注很正常啊,你也瞅着我蛮顺眼的吧?”

    “我呸!也不知道个羞。”荣梓紫噗哧笑了出来,又发觉自己有点失态,忙掩了嘴。

    “不知羞是我最大的优点,尤其是和漂亮女孩子调侃脸皮必须的厚,不能反被羞走嘛。”

    荣梓紫却打击他道:“不否认你是真的很帅,但是油嘴滑舌的,真不是我喜欢类型。”

    “呃,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好不?我本来还能吃俩馒头,这下食欲大减,只能吃一个了。”

    荣梓紫又失笑了,这时候宁萌出来了,一手端着碗菜,一手捏着俩馒头,“猪,给你!”

    唐生笑呵呵接过来,嘴里啧啧有声,“哇,好大两个白粳头啊,先从中间咬一口吧。”

    宁萌和荣梓紫发现又被这个小流氓给调戏了,宁萌气的翻白眼,“我真服了你,流氓。”

    唐生故意举起馒头对着宁萌的胸前比划,“别动,别动,我比比,看哪个大一些……”

    “你想死啊?”宁萌羞愤的真跺脚了,荣梓紫也俏脸泛红,果然,宁萌说他流氓不假。

    其实唐生是想吓退她们俩的,那边宁大警官都剜过来三几眼了,再和她们扯,估计有人醋缸子打翻要过来了,倒是陈姐和王静没什么反应,主要是宁欣怕唐生和妹妹宁萌接触。

    别人不知道唐生的魅力有多足,宁欣是最清楚的,话说自己眼光多高?还不是给他俘虏了,妹妹哪抵挡的住?只是他没主动出击吧,不然宁萌小同学早想唐谨那样神魂颠倒了。

    如今倒是好,又加进一个荣梓紫,老远听他们三个嘻嘻哈哈的,又见二女不时娇嗔,危险了啊,宁欣实在憋不住就走过来了,“你们聊什么呢?嘻嘻哈哈,咱们这是办丧事,嗯?”

    宁萌和荣梓紫双双吐了香舌,宁欣在她们面前还是有一定威严的,宁萌就勾着荣摔紫的手臂走了,总不能让姐姐进一步看出自己和唐生如何如何啊,万一告了老妈,估计好不了。

    其实宁萌不知道,荣丽华现在倒是蛮希翼她和唐生关系走进一些,早些时候还和宁欣说过这事,认为宁萌和唐生是班配的一对,而唐生又是市委书记的儿子,宇萌能嫁他多好啊?

    宁欣呢,哪会同意?坚决抵制他们深入接触,要正确引导妹妹的爱情观,不能爱上一个流氓嘛,姐姐已经被般负了,你就给老妈留点希望吧,不然将来只会把老妈气的吐了血。

    二女迈步离开,唐生的目光追着一对扭的好有感觉的小"qiao tun",让他嚼续头更有劲儿了。

    “小屁股好看吧?扭的很性感吧?”宁欣话里带着刺儿的,银白雪齿已经咬着下唇了。

    “好看,嘿,你别吃醋啊,我这纯粹是从艺术赏欣的角度出现的,心里没点邪念的。”

    “你认为我会信你吗?”宁欣小声啐他……,你那点小龌龊心思,糊弄别人还差不多。”

    唐生继续大口吃馒头,见宁欣也在面前蹲下,俏脸上有不忿之色,就笑道:“宁政委吃醋或生气的模样最能吸引我了,我好喜欢啊,只要你不进行武装干涉,我会继续保持风格。,“要不要脸了?小混蛋,你是不是要玩出火才开心啊?现在的少女很经不起引逗的。”

    “不能吧?话说欣儿你也安然迈过了少美懵懵情囊时期也没见哪个家伙把你得手了。”

    “呸”宁欣再啐,“我是那么好哄的吗?要不是你利于种种形势趁机欺负我,我……”

    “这话就不负责任了嘛,还是你心里喜欢我,不然凭我这两下子早给你废了吧?”

    宁欣脸全文红了,真给他说中了软肋,是啊,凭自己的身手怎么可能给谁欺负?除非自愿。

    “我懒得理你这家伙,下午我爷爷要去勘墓顺便教我些堪舆玄学之类的你去不?”

    “去去去,我也比较喜欢堪舆奇学,也曾研究过,只是不得其门而入,借这个机会跟着去偷艺好了呃,对了,那个那个,你们家一些人不是说你爷爷疯颠了吗?怎么回事?”

    宁欣吊了卫生眼,没好气的道:“怎么可能?他们没人了解我爷爷的,老人家功臻绝境,早看透了一切生死荣辱,俗世间没有他看不透的事,生生死死的事,他又岂会放在心上?,唐生吐了吐舌头吓声道:“呃,那那咱俩的事,你爷爷会不会一眼就看穿啊?”

    宁欣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怎么知道啊?但有一点我能肯定,他看透了也不会点破。”

    “哦那就好啊,奸情一但败露咱俩可就惨了我倒不忌世俗尘规,却怕你受了委屈。

    “我也看得开,真露馅了也没什么,就是父母那里没法交代,我为你受这么些委屈,你这家伙还要气我,只为了看我生气的模样就考虑人家的心里感受?真真是该收拾你一顿。”

    “呃,你都不知道我多想被你收拾呢,这两天和你一起,只能看着干瞪眼,我快疯了。”

    宁欣又脸红了,“赶快吃你的,一会儿走时叫你。”她就起身离开了,唐生笑着点头,望着宁欣婷婷嫣嫣的美好身背,脑海里浮现出与她欢爱时的一幕幕画面,心里不由热浪飞卷。

    说到宁家老爷子要堪墓一事,宁家兄弟们又讨论了,祖坟不是随便迁动的,但是老爷子还是有老爷子的威望,他说要迁就得迁,必竟老人家不光是太极宗师,还是堪舆风水巨匠。

    宁家庄往北,是一片荒野山丘,灰蒙蒙的大山也似就要不远处,半山坡上有放羊的都能看清楚,下午,随着老爷子一起出来的除了唐生,尽是些女人们,比如宁欣宁萌荣粹紫王静陈姐,再就是荣丽华和倪燕,荣丽华不想呆在家里,男人为了祖传的玄虚武龟一天到晚的争论,听着就烦了,可宁老爷子就是一句话也不说,任他们争来争去的,根本就不管。

    “姐,你说老爷子是不是在某些问题是认识糊涂了?那个什么传家宝的事也不管?”

    倪燕小声的问荣丽华,后者摇了摇头,“老爷子大智若愚,不想过问吧,我是这么想的。”

    唐生这是第一次真正的仔端宁家老爷子,发现老人家果然与众不同,一张红润的脸如同婴孩般的水嫩,但晤首白头,长眉长须都耷拉到胸拼了,一双眸子尤其的锐利,一派的仙风道骨之姿,平素也着一袭单薄的白布功装,一年四季就这一身,不洗不换,但却一尘不染!

    就从这些细微的不被一般人注意的小节来看,就知道老人家的修为有多么深厚吓人了。

    走在最前头的就是老爷子和他最得意的传人宇欣,唐生算跟的最近的,然后是宁荣二女。

    “堪舆阴学博大精深,玄奥无方,勘墓寻穴尤重地脉之气,龙穴砂水向,五决并用,一般人家就是给你一各龙脉,你也无福享受,反而会招来横祸,有小富贵运道者,傍在龙脉之侧也是一生受用不尽,今年见到你父亲时,他的气色很叫爷爷吃惊,竟有飞腾九霄之气,看来是遭遇贵人了,宁家祖坟迁址,却也是因此而来,小脉承不住大气,宁家要兴!”

    老人家果然是目光如炬,有些东西谁也不说,可那些细微的征兆却逃不过他的慧眼。

    宁欣并不吃惊,要是爷爷看不破此点,她或许会有疑问,唐天则就是笑亲命中的贵人。

    话说跟着唐天则,迟一天凌云傲啸吧?老爷子边走边道:“玄武龟这次要深埋在地下了。”

    感情老爷子心里早有定计,难怪他不管子女们的争夺,等龟入墓底时,看谁来掘?

    宁欣相信凭爷爷一身所学,埋龟下去可借地脉之气进一步将龟移转,谁寻得见才怪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