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356章 麻辣女教师(3)【第二更】

第0356章 麻辣女教师(3)【第二更】2017-11-15 16:12:7Ctrl+D 收藏本站

    “夜露死苦!”唐生在服务小姐说‘菜齐了,您慢用,因为您这餐销费超过了一万元,本店为您打了折的优惠,你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以转达给我个大堂经理,请关照!’

    所以,唐生就来这么一句,服务小姐没听懂‘夜露死苦’是什么意思,是日语吗?

    “哦……您说什么?”消费也算高额的客人了,必须用心服务,她就跟着问了一句。

    “这也听不懂吗?玛那西刀一刀刀,玛那西刀一刀毛,介个你听的懂吗?”

    “对不起先生,我听不懂日语,”服务小姐尴尬了,蛮清秀的脸蛋儿染上了红晕。

    庄洁也听不懂,不过‘夜露死苦’的意思她倒是明白,是请多多关照或指教的意思。

    唐生嘿嘿的朝清秀的服务员笑了,“夜露死苦的意思是请多多关照,8888太贵了嘛,分明是要宰我们,你们这是什么帝蟹?有这么小的吗?这算什么大龙虾,好象条泥鳅。”

    呃,服务小姐脸更红了,咽唾沫的当儿,唐生又指了指酒,“12年的陈酿茅苔是这个样子的?你以为我没喝过酒是吧?信不信我给消费者协会打电话告你们?重新我给订价去!”

    那服务小姐灰溜溜的走了,倒是庄洁一呆,“怎么这饭店这么黑啊?那你还瞎点菜?”

    唐生撇了撇嘴,“就这个破菜和这瓶酒,一共也不值1000块,她就敢和我要8888?”

    “还不怪你啊?充什么大款呀?你兜里装了几毛钱?你是存心让我出丑是吧?”

    庄洁恨得他有点牙痒了,不过想起前一刻在办公室整他的情景,也没那么气了,你看他脸上,现在还青一片紫一片的,唐生假装一楞道:“你叫我点的,我伤的这么重,补补嘛!”

    庄洁翻白眼了,点也点了,现在说什么还有用吗?倒是得想办法结帐,先看看对方重新算的价钱会是多少吧,又想起唐生刚才说的两句日语,就问,“你刚才说的日语是什么?”

    “哈……我逗她的,前一句的意思是‘我是她姐夫’,后一句的意思是‘你是她姐姐’。”

    噗,庄洁又气又羞的,这家伙不光占了那个服务小姐的便宜,还占自己便宜,“你真损!”

    “什么呀,我有她损吗?上这么滥的菜和酒也敢和我要8888?咱们的钱是卫生纸吗?”

    这时候,服务小姐又领过来一个短裙打扮的少妇,略有几分姿色,脸上的粉抹的够厚,一看就是什么大堂经理了,果然,服务小姐过来先介绍,“先生,夫人,这是我们王经理。”

    先生夫人?庄洁那个气呀,怎么我象是他的夫人吗?你怎么不看看他才多大呀?你真把我当你姐姐了?那你也不能把他当你姐夫吧?莫名其妙,庄洁私下里腹诽着这个服务小姐。

    “先生您好,你所提的重新订价有违我们酒店的规矩,我们这里是消费者协会指定的三星酒店,不存在什么不合餐饮业标准的违规现象,您非要投诉给消费者协会,我也没办法。”

    唐生知道这些饭店酒家都是消费者协会某些人有关系,你投了诉也是白投,肯定没人管,他说的投诉是信口胡扯的,但是真让他为这顿餐付8888块是不可能的,“看来你做不了主啊,叫你们经理来吧,我总得为这顿饭讨个说法不是?”唐生还是很和颜悦色的,居然还笑着。

    “不好意思,我们总经理没时间接待一些食家,您有任何意见,可以写在意见薄上!”

    “哈哈哈!你牛,请……”唐生打了请她离开的手式,少妇优雅的一笑,转身就走,一转身后脸上的神情就化为了不屑,还轻轻的哼出了一句,“两个穷鬼,在这摆阔气?哼!”

    不是这句话还惹不恼唐生,二世祖现在的脾气是很温和的,一般也不动手打什么人,尤其是女人更不能打,女人是用来溝和泡的,你不喜欢可以让给别人,但不要动手打人家。

    庄洁更是没什么办法,她寻思着让谁替自己买单呢?家里老爸老妈能通知吗?非给骂死啊,自己请个小屁孩儿吃了顿饭花了8888?天呐,怎么和老娘报帐?不气的她吐血才怪。

    今儿可给这个小坏种害惨了,庄洁一边咬牙,一边寻思,朋友,找谁呢?倒是有几个追自己的,可都给自己冷冷的拒绝,现在没钱付餐费了,给人家打电话?这算什么?太丢人。

    她也没心思吃东西,倒是唐生不客气,“吃吃吃,8888呐,这都得扔进肚子里去,不然太奢侈太浪费了,不过我还是要感谢庄老师请我吃的大餐,吃吧,你不饿?我给你倒杯酒。”

    庄洁就恨不得煽他一个大耳刮子,没好气的道:“是啊,我不饿,你吃饱就行了。”

    她想来想去也找不到半个付帐的人,眼睛也就一直盯着唐生,这家伙分明是富家仔儿,故意耍我呢,我付不出帐他也跑不了嘛,怕什么?对了,让他先垫付,“嗳,我身上钱不够。”

    “不够也得吃啊,这是法制社会,他们杀不了咱们的,最多咱们留在饭店打工一个月。”

    “你先替我付了不行吗?你别装穷了,好不?我知道你不穷,你是故意在耍我是不?”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给你的学生收拾的好惨呀,堵在办公桌下面足足十五分钟,俩屁股蛋肿起一指头厚,少说挨了五十六扫帚把子,才补这点营养算什么?另外也不光是**上的伤,还要心灵上的摧残,喝一瓶茅苔也不过份,你说我这叫耍你?要不你这样给我耍一回?我请你吃一顿,准保这一顿的规格高十倍,你又这么漂亮,我也舍不得打疼你,怎么样?”

    “你怎么不去死啊?”庄洁把美眸瞪的圆溜溜的,“今儿的饭钱,算我欠你的行不?”

    “这样啊?那那打个欠条吧,空口无凭嘛,你万一赖帐,我去哪讨公道呢?”

    庄洁咬了咬牙,好歹先把这一关混过去了再说,有机会再收拾这个小坏种好了。

    一会儿就喊过了小姐,要了纸和笔,然后给唐生打了个8888的欠条,签了自己的名。

    唐生接过来看了看,弹了一下就塞裤兜里了,这时候庄洁才有心思吃饭了,不用她付帐了呗,实在是她付不了,不过她也不喝酒,唐生自己喝的,一瓶茅苔酒他就灌肚了,倒不是假酒,敢冒充12年陈酿的茅苔至少也是正品,但那些所谓的正品就不敢保证是不是真的了。

    吃的差不多时,唐生就寻思怎么收拾一下那个把自己和庄洁骂成是穷鬼的大堂经理了。

    脑际灵光一闪就有了主意,拔电话给瑾生分公司的经理楚雄东,“楚总吗?嗯,我是唐生,对,这边银行你应该有一些关系吧?是的,有这么个事,从分司的帐上提点钱,不多,8888,嗯,不过不要纸币,要一分钱硬币,对,888800个一分钱的硬币,银行库里应该有。”

    噗,庄洁听到唐生的说话就再次呆圆了眼珠,88万个一分钱的硬币,数到几时?天呐!

    “嗯,现在就要,你想想办法,那边不用数,秤一下斤两,直接拉100万硬币来了让他们数好了,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这样的说话嘛,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嘿嘿嘿!”

    我的8888块这么好赚?我数死你,数的你吐出饭来,让你酒店全有的会计数一黑夜也数不完,数错一分也不给你结帐,看看谁整谁?穷鬼?我是穷鬼吗?准备加班侍候穷鬼吧。

    大约一个小时后,楚雄东和儿子楚大刚,跟着楚大刚的是他公司里的六七个职员,他们分两次抬进了的十大黑袋子的硬币,堆在了收款台前的地方,把酒店的堂经理弄的傻眼了。

    一看是楚雄东楚总,认识啊,楚雄东也算是凤城的小名人,楚大刚也算是名流小公子,堂经理少妇忙上来接待,“哟,二位楚总,这是什么意思啊?”他有点没搞清楚状况呢。

    楚雄东也不搭理她,早从‘生哥儿’口气里听出来了,饭店这边不知怎么得罪了他,他要硬币来结帐,这是存心整人的,所以他不说话,倒是楚大刚冷哼了一声,“替人结帐。”

    堂经理脸色一变,哟,楚氏父子现在好象蛮硬气的?你们不知道这个酒店是谁的东家?

    这时候唐生和庄洁出来了,他领着庄老师到休息区的沙发和楚雄东坐着去了。

    “来来来,给我们上茶,上你们酒店最好的茶,价钱不怕贵,只要你开得出价,我就付得起钱,嘿嘿嘿!”唐生翘起了二郎腿,朝那个堂经理少妇龇出白森森的牙笑,“小楚总,叫你的人把钱倒出来,让他们慢慢数去,”楚大刚就一挥手,吩咐他的手下把钱袋子解开倒钱。

    哗啦啦,十个袋子全解开了,溢出一地一分钱的硬币,银光闪闪,那叫一个耀眼好看。

    堂经理和几个帐台上的服务员完全傻眼了,一分钱的硬币?8888块,要数到明年吗?

    于是,这位堂经理也不叫人数钱了,对方分明是来找茬儿的,给老总打电话吧,她就到一边拔电话了,楚大刚却哧之以鼻,他清楚酒店东家是谁,可是生哥儿是什么人呀?他离开凤城时是陆如衡陆大***亲自去送行的,酒店东家再牛在凤城这地方还能和陆大***比?

    所以楚大刚很不屑,就是不动用陆如衡,他也知道生哥儿和军公子陈廉的关系很硬,叫了他来就足以镇住凤城的任何一个地头蛇,谁还硬得过那位公子爷?人家能把部队拉过来。

    话说几次把凤城***局都包围了,你个破酒店算什么呀?给人家塞牙缝也不够的吧?

    楚大刚过来就在唐生耳边说了几句,唐生微微点了点头,“我上个卫生间去。”

    他上卫生间的功夫,也顺便给陈廉拔了个电话,让他来一趟某某酒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