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374章 变局(1)【第1更】

第0374章 变局(1)【第1更】2017-11-15 16:12:32Ctrl+D 收藏本站

    碧秀馨还在凤城,唐生离开的两天后,凤城的雷霄行动也基本清理出了头绪,李氏父子双双给人家拿下了,儿子先进了检察院,然后是给双规的李副市长”正式给移交检察院了。

    这天上午,陆如衡亲自率领市委部分干部去视察被收购后的凤汽集团,并发表了讲话。

    在他热情扬溢的讲话中,也痛心的掉到了本市近日暴发的黑幕事件,并借这个机会给凤汽被执法机关腐警造成人身伤害的碧总监致以歉意,这是给了碧秀馨一个高姿态的台阶下。

    当然,也是这个高姿态的台阶,把碧秀馨心里的怨气给消了,因为今天一早弟弟的司机向自己汇报了他的最新情况,司机也是暗中听了她的话,找了个小姐让碧宗元试试,结果不错”这小子没废,昨天还高兴了呢”后半夜又出去找乐子,因此碧秀馨也就一扫忧郁情绪。

    在陆〖书〗记讲话之后,碧秀馨也让楚雄东代表凤汽发言,将一如既往的为凤城建设献力。

    经过董事事研究,碧宗元的凤汽总监给拿下了,汪楚晴代之,碧宗元觉得没面子,嚷着要回江陵去,说没脸在凤城呆着了,碧秀馨也就叫他走了”心里也是怕他一天在唐生面前绕又出了乱子,唐生虽胸怀够宽,可弟弟不是那种有容人之量的心胸,他们还是少见面的好。

    到了下午,碧秀馨也寻思着自己一个人呆在凤城也怪没意思的回江陵算了,关于凤城松山镇项目的投资还没有最终敲定,主要看凤城市府给一个什么样的政策,等几天才有结果。

    日落时,碧秀馨决定要踏上返回江陵的列车时,唐生的电话追来了,让她往省府一行。

    “你叫我去我就去呀?我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佣吗?”,碧秀馨心头欢喜着,嘴上却装着不屑的口气“什么?新项目?入股南汇银行?你有没有搞错?省政府那边行得通?”,“馨姐,事在人为,我只是这么提议的”入股南汇是一个项目”另外就是我准备成立一家资管公司,专事清理银行负资产,和江陵资管的性质差不多不同处在于江陵资管是市政府背景我的资管是私营化,瑾生为背景依托的,只要我能保障我的资金链,我就能拿下南汇银行的业务,因为南汇行的行长是我二舅柳云刚,你肯不肯投资我呢?这个业务一但展开,日后会建立起更强势的融资渠道,把业务做到,工农中建交商,六行都有可能动心吗?”,“嘁,少忽悠我,我现在已经察觉了,你这个小混蛋的每一次运作背后都藏着政治性的目的,只是我一时看不透你罢了好吧,就算有点动心,我坐七八点的火车,午夜到南丰。”

    “OK了,我亲自去火车部接碧总大驾!”,唐生挂了手机”搓了个响指“,哈,引援有望!”

    能把碧秀馨骗过来投资是好的开始,凭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她还是有可能的嘛。

    成立私营性质的资管公司不是没可能但亦要有央行和银监会颁发的许可证,因为金融银行业务不会轻易交给私营公司去处理的私营公司没有保障,越搞越糟的话谁来买单?

    但是只要初步能与碧秀馨搭成拆借协议或合作意向就大有可为”资金实力至关重要,然后是银行关系,现在柳云刚还是南汇行长,他就有权力打包处理属于南汇行的负债资产。

    三天,三天时间好象剩下两天了,在央行和银监会视察工作组下来之前搞定这个项目。

    所以唐生只能抓紧连夜的时间来搞这一切了,他正是没有办法”挂了碧秀馨的电话就给二舅柳云刚去电话谈他这个想法”““大体就是这个意思,二舅你要拿出魄力来,把包袱甩给我,把属于南汇行的负资死债借贷产业统计出来,以资抵债的方式打包处理,明天你就办这个事,发动你在南汇行的影响力”促使这个规模宏大又能起死回生的计划尽快出台。”

    柳云刚震惊了,这样也可以吗?话说这是唯一的生路了,能否起死回生,在此一役!

    夜幕时分,唐生还准备在家里和老妈唐瑾宁欣陈姐共享家宴呢,汪楚晴的皂话来了,说要约他出来坐一坐,唐生就要了炬的钥匙,一个人去赴约,陈姐也没硬跟着要去。

    因为有柳妈妈在侧,唐瑾也好,宁欣也罢,都不便提出跟着他一起出去,眼巴巴望着这小坏蛋去约会某个美女了,他说的好听,汪女事关柳汪之争,是重要人物,必须去会会她。

    南丰市某个餐吧,唐生和汪楚晴见了面”要了两份套餐两瓶干红,点着红烛,好象"qing ren"相约似的”这分明是"qing ren"的烛光晚餐嘛”是他们误入了这里,再想退走又觉得的着了痕迹。

    汪楚晴其实是来安慰唐生的,她也知柳氏要崩倒了,家族中收到的最新情报是,柳家老三在向他的情妇们发飙”甚至是抽人煽人,把豪宅名车统统的收回,看样子是要做价了。

    从这些表相来看柳氏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可这一切有意义吗?答案是肯定的,没有。

    然而来赴约的唐生仍旧是风轻云淡的从容之姿,这一点极令汪楚晴佩服”小男人是与众不同呀,他大该没有想到柳氏倒台的后续影响吧?,那无疑会波及到他的父亲唐天则,唉。

    起初吃饭时,唐生还不时的端杯向汪楚晴劝酒,最后还是汪楚晴忍不住先开了……

    “唐生,其实其实馨姐给我提过一个建议,让我认个干弟弟”我一直不好意思说……”,“呃”那感情好啊,我巴不得有楚晴姐这么秀觏的大美女对我嘘寒问暖呢”但是……楚晴姐你要想清楚啊,有些事发生之后,形势也会发生变化”我就怕你那个时候嫌弃我。”

    他越是这么说,汪楚晴越是觉得他这个人肯交心,自然心下又是感动,“我认你做干弟弟”纯粹是我私人的事,不涉及家族的任何利益,即便你穷的一纹不明,我也认定你了。”

    唐生苦笑了,“我未必会穷到那个地步吧?不过楚晴姐的心意”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来”干了这杯酒”我们就是干姐弟了。”二人碰了杯,喝了酒,唐生伸出了小指,“来”拉勾吧。”

    “怎么怕我反悔吗?”汪楚晴秀脸微红”但她没有犹豫就伸指和他勾在一起拉了拉。

    “多少感觉有点不〖真〗实啊”我和你堂弟汪兆军是对头哦,你夹在中间恐怕不好做人。”

    汪楚晴淡然一笑”“他是他,我是我”扯不到一起来,不过给我当干弟弟”我要约法三章”其一,我生气的时候,你要充当我的出气筒,被我拎耳朵或踹屁股,也不许反抗。”

    “呃,不会吧?干弟弟的命这友歹啊?”唐生噎了一下”“怎么你不事先告诉我啊?”

    “事先告诉你,你还会认我当干姐姐吗?”汪楚晴噗哧一笑,风情万种了,靓就一个字,“现在你想反悔也不成了”听好了”其二”要把我当你的亲姐姐,有一些事了不许瞒着我,一但发现隐瞒了我”会大刑惩罚你的,皮裤带狠抽你的屁股也不是没可能,听见了吗?”,“呃,介个好象是女王协议?看来姐姐都是强势的,我反悔都不行了,不答应行吗?”

    “当然不行啦!”汪楚晴更有几分得意了,“其三,不许动我的歪心思,不然割你小JJ。”,说这话时有些脸烫,但是不得不交待清楚了,因为唐生这家伙女人太多”可见他性子易变。

    唐生心说,至少在目前,我还真没动你的歪心思呢,但你却暴露了你的心里秘密,你要是心里没那方面的担忧”又怎么会敲打我呢?这么说你可能动干弟弟的心思了?有意思了。

    干姐姐,干弟弟,称谓上叫,干,字是一声的,可是连着叫十声你试试”你会发现一声的“干,字变成了四声的“干,字,字面意义就完全不同了”四声是“干姐姐”我嘞个去。

    楚晴姐,别怪我想歪了,我们俩从一开始认干姐弟时就认歪了”这个干字是会变的哦。

    你要干弟弟,我要干姐姐,也算是志同道合了,也许有一天,咱们真就能变成了皿声。汪楚晴也没想到唐生那么坏,心思早YY歪了,她却道:“柳汪之间可能有一些摩擦,但是从客观角度上分析,我不认为汪氏要承担什么责任,有一天,唐生你会明白真相的。”

    “是吧?不过晴姐你说什么我也听不大懂,来,喝酒吧。”唐生也知道汪氏不过是被王系选中一接柳氏控制南汇的一个人选,说到与柳氏对立”还真有点勉强了,所以假装听不懂。

    汪楚晴心里一叹,心说,等事后我再为你解释其中的原委吧,现在说了徒乱人意,唉!

    当然汪楚晴也不知道有些事正在酝酿和变化着,甚至朝着她想也想不到的方向在发展。

    餐吧出来后,唐生心里还想着那些事,想着如何与碧秀馨交流”如何去说服她,所以神情看上去有些沉郁,汪楚晴认为他是被柳氏即将衰败没落的甚至是不可逆转的局面影响了。

    “去蹦蹦迪吧,放松一下”也许能抛开某些愁情烦绪”汪楚晴也是好心,却不知唐生压根也没她想的那么愁,事实上他是充满着扭转危局的信心的,就看自己能否说服碧秀馨了”就看二舅能否叫南汇行的一项新业务出台不能,还要看柳家祖坟能不能迁往新的风水宝地。

    所有这一切都至关重要”缺一不可成丰,而且时间很急迫,前两项要在两天内搞定的。

    压力是相当大的,是该去放松一下,唐生和汪楚晴就入了南丰市某个迪吧”楚晴认了干弟弟,为即将而来的巨变之后把自己与唐生的友谊定格在了姐弟情份上,她做了能做的。

    大该也是尽了能力吧,也想发松一下,楚晴头一次在唐生面前绽放她诱人媚惑的一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