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393章 抓住四个

第0393章 抓住四个2017-11-15 16:12:59Ctrl+D 收藏本站

    “谁要折腾啊?是谁在搞我啊?”唐生见到眼镜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问的,他翘着二郎腿,坐在瑾生宫第六层的那个酒吧里,这里是瑾生内部职工的娱乐中心,专门特设的。

    当然,这里也不完全的免费,肯定要比外面的同类的娱乐场所便宜,为了员工休闲方便嘛,这是蔷蔷和梅妁的意见,只要员工开办内部休闲卡,每月扣除会员费即可,不免费提供其它服务,烟酒饮料等消费品一律是‘超市价’,甚至更低一些,不过也没有特殊的服务。

    唐生玉美王静陈姐他们也极少来这里,认识这些瑾生巨头的员工们还真不多,压根他们就没机会见这些人,玉美一天窝在瑾生宫享受和整训人,足不出户,即便出入也是走总裁专用电梯,下到后院直接坐车就走了,王静也是,虽为瑾生股东之一,认识她的也不多,但是她比高玉美出名,因为王悍马在媒体舆论界有极高的人气,她是批露黑幕的急先锋。

    要说公司里的员工没有认识悍马姐的,真说不过去,只是不多而已,至唐生和陈姐就甭提了,神出鬼没的,基本也没在公司露几面,中高层的那些人还是见过他的,但是瑾生现在扩张的比较快,老一批***部分在江齿魏兴国麾下,总部几乎全是新人,这次梅妁在省城又筹组‘瑾生资管’更抽了一批中层骨干,蔷蔷没办法也只能再招人了,新鲜血液不断输入!

    眼镜哥倒是经常来晃,来捧蔷蔷总裁的脚,他心里知道,捧住了罗蔷蔷的香足,自己这一辈子就安顿住了,锦衣玉食自不在话下,就是帮着唐生和蔷蔷料理一些身外琐事也够他吃一世的,自从唐煜去了省府,人家就不怎么回来了,把他这个狗头师爷就丢在了江陵。

    三番五次的替蔷蔷总裁办点什么的,罗蔷蔷倒也是心惯用他了,她不得不承认社会上有这么一个黑人物料理琐碎事很爽,眼镜哥更给她抽过,话说蔷蔷姐的y威是深入他心底的。

    眼镜哥也想过跳槽来侍候唐生,可是自己的底子不干净,人家不要你呀,没奈何!

    “查出一些了,江陵人的那几个男侍应我逮到了四个,另三个家伙听说在局里呢。”

    “哦……他们怎么说?”唐生剑眉微微蹙着,在江陵,居然有人敢挑战我?行啊!

    眼镜哥虽也坐在那里,但身子躬着,态度神情那叫一个谦逊,“四个家伙都招了,说是受人指使的,压根他们就不可能接触到宁政委,几个王八旦都收了钱,怎么处理他们?”

    王静哼了一声,“这还用问吗?废了他们,不长眼的东西,收拾宁欣的钱那么好赚?”

    眼镜哥腮邦子抽搐了一下,他倒不是不敢把几个家伙废掉,他现在办事考虑的比较周全,有时候会站在生哥儿的立场上去想,总得办的让生哥儿满意不是?惹恼了他,自己倒霉。

    “生哥儿,你看这……”眼镜哥可不敢全听王静的,必竟还有生哥儿坐在这里呢。

    “要好吃好喝的招待人家,怎么处理他们,是宁欣的事,我也不好替她做主的。”

    他这么说就是否定了王静的建议,王静撇着嘴分辩,“为什么呀?还好吃好喝?有没有搞错啊?吃老娘的月经袋吧,宁欣的名誉都让他们毁了,我绝对饶不了他们,不弄死他们对得起谁?不信你瞅着。”她和宁欣关系深过三江四海,不替宁欣出这口气,她会憋死的。

    高玉美给她递了个眼色,那意思是你当着唐生的面嚷嚷也没用,有些事私下里办就行。

    “冤有头,债有主,他们充其量就是几个可怜的替死鬼,整死整惨有什么用嘛?”

    “是没什么用,可是我解气啊!”王静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什么钱不好赚?他们非要赚那么肮脏的钱?宁欣在江陵百姓眼里是何等的神圣崇高,这些王八旦鬼迷心窍,我把他们的小球头子全剁下来喂野狗,让他们后悔一辈子,唐眼镜,你要办不到,我把你的剁了。”

    眼镜哥快哭了,“生哥儿啊,我我我得罪谁了啊?这关我什么事啊?王总……”

    唐生有点纠结,瞅了眼陈姐,“陈姐,你和静姐去那边溜达溜达,她情绪有点激动。”

    主要是王静听闻抓住了四个陷害宁欣的家伙,不然也激动不起来,有出气筒了嘛。

    陈姐就拉着王静走了,王静不乐意也不行,眼镜哥这才松了口气,别说,侍候这帮人有牲命危险啊,搞不好自己得先步了李莲英的后尘,唐生这时又问,“其它的情况怎么样?”

    “还查到了碧月华。”眼镜心里一叹,碧月华啊碧月华,你也别怪我,咱们虽也有床上的情份,可你***太不够意思了,整宁欣的事也不和我打个招呼,我不知道你黑吃了多少?

    “嗯,这个女人现在旅游去了,看来她是这个关键人物,还有没有其它的情况?”

    “有有有,碧月华是个关键人物,江陵人提供的那些材料全是她搞的,之前她和罗珂那个女人来往密切,还拉我去入伙,一开始我不知道她们要针对谁,也没敢跟着去折腾。”眼镜哥心里还暗自庆幸,幸好也没上了贼船,不然真死定了,碧月华这个贱人不睁眼,唉。

    打发了眼镜哥之后,唐生摸着鼻子想事,高玉美就要了瓶红酒,给他斟上递过来。

    “我这也有点新情况,是公子圈里传出来的,李盛在豪门俱乐部放风,说宁欣如何如何,老威廉告诉我,他前两天和秦珂***了,两个***搞了一夜,姓李的先后吃了三颗伟哥!”

    这倒是个新发现,罗珂这个***蛮能折腾的?居然把李大市长的公子都给拉下水了?

    看来通过罗坚的关系把李茂才市长也拉进了王彦惇一系?在凤城,罗珂要是没和王彦惇勾搭上也不可能,罗坚敢发动这次事件,显然是有恃无恐的,但后面是不是有王彦惇甚至梁省长给他们撑这个腰也不好说,针对宁欣的罪证若是确凿,事闹大了王梁有可能力挺罗坚。

    但是事件闹不起来或反而失败,王梁也没什么损失,受打击的是罗坚和李茂才,如果这事王梁不知情,那只是说罗坚和李茂才太轻敌了,把宁家父女和关瑾瑜估计的太低了。

    他们不是那么蠢,只是不认为在江陵谁能护住宁与关?因为后面有梁省长,就算是唐天则想护他们也未必护得住,所以这两个人很嚣张的发动了攻势,甚至把日报社都塞了进去。

    从这一点能看出来,江陵市委宣传部的部长许敬坤也是亲李系,事实上他是从副市长过渡到宣传部长的,以前和李茂才的关系就不错,现在很明显没有站入唐***的队列中来。

    喝了点红酒之后,唐生他们才返回了瑾生宫,又聚到了蔷蔷的房里,这美人儿刚洗过澡,只穿着单薄的睡裙在晃荡她的纤腰"qiao tun"跳肚皮舞,她每天都是这么过的,各种健身舞和瑜伽。

    唐生对市里权力层的细致形势还不是太清楚,坐在沙发让就问高玉美了,玉美也是不操闲心的人,喊来了林菲回答唐生这个问题,她则拉着王静去冲淋浴了,勾心斗角的事烦人。

    林菲现在是瑾生一员大将,也是蔷蔷的得力臂助,她本身就有很强的管理和业务能力,又是说管理出身的,在应付一系列公司事务中,难免要接触到社会各个层面,对豪门公子小姐的情况也清楚,对市里各官员的底子也详知,这些事问她最合适不过,她基本能答上来。

    唐生主要是问李罗系的状况,大致是李市长为首的市府班子加上宣传部长许敬坤在于唐***对恃着,唐天则是外来户,一直没能掌控了江陵的大权,但一年来也把僵局打开了,象白善民王炳忠关瑾瑜梁雁东他们都站在这边,副***和组织部长也隐隐支持大

    而市府班子也不和谐,常务副市长华俊明态度很不明郎,关瑾瑜则明显偏向唐

    最碍眼的就是关瑾瑜,她成了李茂才的喉中之梗,令他寢食难安,搞臭这个女人,势在必行,罗坚的提议和与他的密晤,很快搭成了一致,然后就揭开了凌国宏宁欣事件。

    “罗坚是个很严谨的人,各方面都过硬,原则性很强,几乎没有什么缺点,这话是我爸说过的,具体的我也不很了解,就是我爸还说罗坚和他老婆分居着,令人有点想不通。”

    林菲的父亲林昌杰和罗坚同是副市长,现在罗坚挂常委了,一下骑到他头上了,他私下里也颇有微词,论资历的话林昌杰可比罗坚要厚实,别说是他不满,其它副市长也不满。

    罗坚的老婆也姓罗,叫罗梅,据说是他的本家,还有点小亲戚关系,但肯定是出了五服以内了,不然按祖上的规矩也不准他们结婚的,罗梅是市一医院精神心理科的主任,心理学界的小权威,在江陵市享有一定名气,唐生心里一动,夫妻分居,尤其是罗副市长,不怕人家笑话?看来这里面有内幕,很深的内幕,隐隐有直觉告诉唐生,罗坚的弱点在罗梅身上。

    “林菲,你尽快给我打听一下罗梅的情况,罗坚做为副市长与其妻分居都不怕丢人?可见问题不小呀,我得接触接触这个女人。”唐生这样吩咐林菲时,蔷蔷正好过来了。

    “哟……不是吧?我的大少爷,那么老的人妻你也不放过?我听着你这话就瘆的慌!”唐生一抬手煽到她正要落坐的丰臀上去,打的蔷蔷雪雪呼疼,“你这脑瓜子里想什么呢?”

    “哎呀,打死我了,我能想什么呀?我这不是担心你堕落了吗?一会我去告诉唐瑾。”

    “我快收拾你了,没事尽给我添乱是吧?”唐生搂着她时,心神却飘忽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