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395章 欠扁

第0395章 欠扁2017-11-15 16:13:1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唐生接到眼镜哥的短信时,正爽美的趴在沙发上享受关豆豆同学的按摩呢。

    陈姐开车去送唐瑾回省城了,瑾生宫就剩下关豆豆和唐生了,豆豆同学心情畅美,硬摁着唐生拿他练按摩手法,还说以后好用这套手法来讨他欢心,唐生说我不给你掐死就偷笑了。

    趴在那里翻阅完眼镜哥的短信,就挂了电话给他,眼镜接起来就递给了正和高玉美商量怎么整治那四个王八旦的王静,“嘿,王总,王总,是是生哥儿的电话,叫叫你接呢!”

    王静美眸乜斜了起来,狠狠剜了眼镜哥一眼,行啊,唐眼镜,你居然敢打我的小报告?

    她接过了电话嗯了嗯几声,最后挂了电话摔回给眼镜哥,憋了一肚子气朝玉美瞅。

    这不才进了眼镜哥的那处院子吗?还没等有行动呢就曝光了,玉美咬牙道:“唐眼镜,把你的眼镜收起来,弄破了我们可不赔。”她给王静发了信号,不让咱们出气就揍他吧。

    眼镜哥一看不妙,腿一颤,哭丧着脸儿道:“两位姑奶奶,我我承担不起责任啊!”

    “承你m个头。”王静呼噗一个大耳光就煽过来,眼镜哥赶急就捂脸,“你不叫姑奶奶们出气,今儿就拿你个王八旦泄泄火儿。”王静和高玉美一起动手,四拳四脚很快就去眼镜哥打的缩进了院里墙角去,几个眼镜哥的保镖没人敢上去管,一个个居然捂着嘴偷笑呢。

    鬼哭狼嗥的眼镜哥心下叫惨啊,我***生不逢时啊,他就抱着脑袋求饶,王静和高玉美好象俩女流氓似的,把眼镜哥犄在墙角,你一脚我一脚的踹呀,倒不是特别用力的那种。

    “别别踹了,姑奶奶们,我服软了,我准备听你们的话了,我可不想替他们遭罪。”

    这话起作用了,王高二女停下来了,这贱骨头,还是欠收拾,“给我起来,别装死!”

    眼镜哥龇牙咧嘴的站起来,把眼镜扶正了,佝偻着腰陪着比哭还难看的笑,“没装死!”

    王静就低声的吩咐他了,“整点内伤啥的并不难吧?这里面的道道儿我清楚的很,我挖掘出的内幕比你见的还多,我教你个法子,附耳过来…”也不知她说了什么,眼镜哥脸都绿了,嘴张的老大,王静却道:“东窗事发了你要是敢说是我出的主意,我让你尝尝那味儿!”

    眼镜哥咽着唾沫,用力点头,苦着脸道:“不不不敢提,我找别人替罪就是了。”

    王静这才和高玉美扬长而去,在车上高玉美问她出了什么整人的招儿,她也是神秘的一笑,“玉美,我写的一本‘访谈纪实’,那书里记载了不少黑闻黑事黑手段,你有时间看看。”

    “还神神秘秘的?看来这招儿很歹毒吧?我见唐眼镜脸都绿了呢。”高玉美心下好奇着。

    “不光歹毒,还特别爽的,是02年底时我采访一个女囚犯时她说出来的,她用这招把她不忠的丈夫给活活弄残了,不是抢救的及时可能没命,那时我就想,这招用来对付男人真绝了,不过咱们是没什么机会在某个家伙那里讨回公道了,却正好用来收拾那几个王八旦。”

    玉美也没有再问,用来整那几个家伙的,再歹毒一点她也不放在心上,那是恶有恶报。

    在豪门新贵俱乐部,某个房间里,李盛和罗珂又碰头了,这次可没功夫瞎折腾了。

    他们俩分别代表李市长和罗副市长,为他们策划主持一些见不得光的事,而且这些事未必是他们知道的,和现实中一样,好多领导的指示落实下来就彻底变了味道,很令人纠结。

    李盛现在是上了罗珂的贼船,也跟着大玩起了阴谋手段,他不认为搞这些事能对自己和父亲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要说这颗脑瓜还真是缺乏政治素修,精虫上脑时除了搞还是搞。

    “那个宁欣她算蛋吗?我看可以把她搞狠一点,她都进去了,想出来哪有那么容易?”

    “唉,你不知道,现在是纪委为主负责调查,而不是刑警队,不然早搞坏她了。”

    李盛不屑的道:“看是搞不搞她了,搞的话在哪都能搞,贞节的女人我见多了,棍子捣进去照样一个个的放骚气,宁欣她也就是个人,又不是神仙,就是纪委这边的确不好整。”

    “今市委那边有动静了,把日报社社长给停职了,不是好现象,我怕下一步摸到咱们身上,还是得提前做防范,最近几天我就不过来了,电话也别联系,有事派贴心人过去找我。”

    罗珂还是很敏感的,她又道:“你多和你爸爸说说,矛头可以对准凌国宏嘛,咱们不怕把事闹大了,上面有人撑腰呢,圈圈里,你再放点风,今儿我会想办法让宁欣出洋相的。”

    “嘿嘿,珂姐真是厉害,没问题,我保证把我份内的事办妥了,珂姐你等着瞧吧。”

    几分钟后罗珂接了电话就出来了,很快在某处与市纪委监察2室的候华主任碰了面。

    候华把情况和罗副市长的这位堂妹交代了一下,“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那些证据…”

    罗珂摆了摆手,“那些证据只是起一定的作用,关键是你要激怒她,剌激她,懂不?”

    在接下来的半个钟头时间内,罗珂耐心细致的给候华出了不少主意,让他怎么怎么办,候华还真的听她的,为什么呢?自己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是罗坚副市长和张瑞民副拔的结果,为了他们的事肝脑涂地也得办,虽说有点违法纪律,但只要实施得当,能推卸责任。

    不过等候华赶到特警支队的临时纪检监控室时,宁欣不在了,说是白***派人来把她接走了,呃?不是吧?老白要保护宁欣?那就没搞头了,候华赶紧给张瑞民去电话汇报情况。

    “那就别盯着宁欣了,这个女人不好应付,攻一下凌国宏,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也要尽快拿下他们中的一个,不然这次的事真不好收场了,舆论媒体那边就失招了,你不能再失手。”

    候华也没办法,又打电话联系陈处长,“老陈啊,凌国宏也是死不开口,你说咋办?”

    “我也不清楚啊,凌国宏还是现职干部,没定论之前刑警队插不了手,我无能为力。”陈处长是个猴精,自给王胸敲打之后学的更精了,他正的准备观望了,因为今天报社的社长给市委停职了,也可以视作是宁凌他情侣装的反击吧,果然很厉害呀,我跟着瞎渗和什么?

    “老陈,你看能不能协助我们调查一下凌国宏的老婆,她不是什么干部嘛。”

    言下之言就是她是平民,你们刑警队出手是可以的,也没有什么顾忌,要是换在昨天没和王静碰面之前,老陈兴许真去了,但是现在不同了,他推诿道:“现砂岩有什么证据指向凌的老婆,找她不合适,我再搜集一些材料吧,尽快帮你们调查。”拖吧,这是缓兵之计。

    双方都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寻求突破,眼下就是唐生他们被动一些,但也立着不倒。

    王静和高玉美回转的路上,接到了市局刑侦处老陈的电话,她倒是心头一动,于是就约了老陈去某某咖啡屋坐一坐,当然,老陈不会认为是自己的艳福来了,他想也不敢想的。

    半个小时后,穿着半装的老陈出现在咖啡屋时,看见了本市另一个名女人和王静在一起,高玉美,高司令的千金,老陈心里一头,更谦虚谨慎起来,“有什么就谈,玉美是我腻友。”

    腻友?那就是说她也知道我的底子了?老陈那个尴尬啊,“哦……我是想提个建议,如果能抓到那几个指控宁欣的男侍,叫他们翻供的话,这事就好办不少,从根本上翻身。”

    “呃,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王静眼一亮,很简单的事嘛,居然蠢的想不到,“这么说老陈你是肯与我们合作了?”他既提出了这个建议就是有合作的意思,他正好在专案组。

    “也谈不上什么合作嘛,我只是公事公办,尽一个执法者应尽的义务而已。”

    “嘿,老陈,我挺佩服你的,行,这事我看能成,你回去办吧,你的事我也会放在心上。”

    这不算是赤果果的威胁,倒想是一宗交易,陈老点了点头就走了,心里似松了口气。

    他才走,王静就给眼镜哥敲电话了,“喂喂喂,我说,那几个家伙还好吧?”

    “呃,怎么了?奶姑姑,我刚把他们收拾完,有两个体质差些,喷出血了,送医院了。”

    “我去你m的,你速度倒是快呀?正叫你办事你也没这么利索了,赶紧治好,最迟明天送到刑侦处老陈的手里,什么也不用说,他懂的,就这样!”王静放了电话就翻白眼。

    与此同时,端木真出现在了瑾生宫,已经快傍晚了,他打电话告诉唐生他到了,唐生就领着关豆豆下去了,三个人去了餐厅,要了个雅间边吃边谈事,“查的如何了?有眉目?”

    感情下午唐生告诉端木真办点私事,警方真正信得过和用得上的人就剩端木真了。原来让他去查罗梅了,他总觉得这个女人是罗坚的软肋,要是能从她那里拿到些情况就牛叉了。

    “我老婆负责盯着她,今晚差不多能搞到一些情况,必要的话可以对她实施监听。”

    想当初宁欣就监听过唐生和唐煜,现在端木真是一中队长的副中队长,也有这个能力。

    “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吧,尽快给我搞一些她的情况给我,我这边等着急用呢。”

    找到罗坚的软肋,只要把他扳翻了,其它的事都好解决的,这就叫擒贼先擒王。

    饭后端木真走了,唐生和关豆豆还没有上楼,就接到关瑾瑜的电话,“豆豆和你一起?”

    “是啊,在一起,哦,我把她送回去,嗯,一会就到了,我们吃饭了,好,就这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