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397章 宁欣 为你洗尘【第3更求票】

第0397章 宁欣 为你洗尘【第3更求票】2017-11-15 16:13:3Ctrl+D 收藏本站

    周一的上午,眼镜哥匆匆的把他手里的四个人交给了刑侦处的陈处长,四个家伙一脸病怏怏的神色,蔫了吧唧的站都站不稳,陈处长和眼镜哥也是心照不宣,就把这四个接手了。

    下午,就有消息传给了王静,她兴匆匆的告诉唐生,说那四个家伙翻供了,把碧月华给招了出来,承认他们对宁欣进行了诬陷和诽谤,都是受了碧月华的唆使,他们收了人家钱。

    另外三个家伙也给弄回去重审了,一见其它四个翻了供,把他们也咬了出来,也赶紧跟着翻供,如实的交代了诬陷宁欣的情况,目前,江陵人的那个大堂经理碧月华成了嫌疑犯。

    不光是宁欣,还有指证李云风的那些材料也疑点重重,陈处长就开始‘认真’调查了。

    当天下午,市局领导们又开了会,并把新的情况向市政法委市纪委做了汇报,这样的话,宁欣就洗清了大部分的嫌疑,当即由市委一名副秘书长去传达一份通知,由新闻媒体电台报纸联合向市民澄清前天关于宁欣事件的那篇报道,结果却为江陵人俱乐部惹了祸。

    周二清晨,唐生起来洗脸时,就听外面蔷蔷接谁的电话,“什么?什么?砸了?砸了好呀,活该,宁欣宁大警官的声誉岂能任人轻辱?没放火烧了它们就不错了吧?笑死我了。”

    唐生出来一问,才知道是江陵人俱乐部在临明时候给路来路过的老百姓砸的门面,附近有个圈起来的工地,工地上的砖头被这个拿一块,那个拿一块的,结果全砸进了江陵人。

    江陵人的保安人员都给打伤了七八个,这一事件好象是闹大了,实际上却有了结果。

    市局最初负责报上检举材料的韩副局长给停职了,被市局纪检组请去调查,估计他是好不了的,副局长肯定没的当了,**支队长也被停了职,他是支持韩副局长搞宁政委调查的有力人士之一,为什么呢?因为宁欣的人气太高了,严重的威胁到了他这个支队长的位置。

    本来**支队长就是从市局这边调过去主持工作的,他本身不是**队伍出身的,也不具备**人员那种特殊的功底和素修,其实他只是掌握行政和人事方面的事务,那些真正的**精英人士年龄小一些,不足以担当支队长这个重任,因为要与市局这边经常联系,经常参与好多会议,甚至发言讲话等等,没有一定的资历和这方面的锻练,根本就胜任不了。

    但是宁欣冒出来了,而且是破格提拔的年轻警务干部,她这个政委在级别上与支队长平起平坐,都是副处长,只是党内职务差半级,因为人家支队长是支队党委***,她是副

    谁都可能有一点私心吧,**支队长也正是因为私心在作崇,而忽略了那些检举材料具备的真实性,当时大略看了一下还说‘到底是年轻人,把握不住自己,堕落也在意料之中’。

    如今被市局停了职的支队长而且有点傻眼了,也为自己说那句过早而心生悔意,主要是宁欣势头太猛,给他怕压力太大,以致他一时压力大减,得意忘形就来了那么自诩的一句。

    可偏偏事与愿违,那句话这两天的确在**支队盛传,支队长还以宁欣事件为典型在支队召开了批评会议,哪知全打在自己脸上,就算市局党委不停他的职,他都没脸呆下去了。

    这事只是个插曲,但却为宁欣在**支队更进一步奠定了基础,党内职务怕要提升了。

    虽然宁欣事件还没有落幕,但宁欣却获得了自由,停职是停职,调查是调查,只是对待区别上有了极大的不同,宁欣还是那个宁欣,今天晨报法制报晚报,甚至经济时报上都在刊登转载昨晚的报道,有受过益的老百姓还在家放鞭炮庆贺呢,那场面好象过年似的。

    中午,唐生为宁欣接风洗尘,宴设瑾生宫,把宁天佑荣丽华宁萌都请来了,这边陪着的是蔷蔷王静高玉美林菲,还有市局治安处的马处长**支队的端木真等人。

    关瑾瑜其实也在瑾生宫,但她没下来,脚上有伤是一方面,主要是不想太引人注意吧。

    瑾生江齿的魏兴国华英雄华英秀他们也都来了,宁欣心里也颇感动,本来她就知道没什么事,心里也没有受了多大屈委的感觉,所以感动也是太强烈,倒是老百姓们先后闹出的两场事让宁欣大为感动,围堵日报社,怒砸江陵人,由此可见她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

    “民心向背啊,人家平时就做到了那个份上,别人眼红也好,嫉妒也罢,但是老百姓的爱戴就摆在那里,你不服我服,你不信我信,来,欣姐,这一杯酒,我斟满了敬给你!”

    唐生的发言永远不失幽默,更隐含着感人的内涵,宁欣接过了酒,对大家给予自己的关心和关爱是心感身受,“谢谢你,唐生,也谢谢今天到场的每一位,我的父母妹妹,朋友!”

    就在这里,大雅间的门给人推开了,本来挺和谐的气氛为之一窒,众人都回头来看。

    呃,李重峰?市委***的专职秘书,李重峰推开两扇门就赶紧立到门侧,谁后大家就看见市委***唐天则迈进来了,陪着他左右的二人是军分区司令高宏建和市纪委***白善民。

    哇,大人物出场了,哗啦一下,在场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宁欣心里更流淌着暖流。

    宁天佑和妻子荣丽华也对视一眼,好不激动啊,我女儿多大的面子?市委***都来了。

    “都坐吧,我就是来看看受了委屈的宁欣同志,还好吧?宁欣!”唐天则大步过来就问。

    宁欣啪的立正敬礼,“唐***,我没事!”嘴上说没事,心里激动的很厉害,眼眶有泪。

    唐天则过来和她握手,拍拍她的手背,“任它风急雨骤,我自巍然不动,素质过硬啊!”

    白善民也和宁欣握手,“宁欣啊,以后怕是没人敢惹你喽,江陵百万老百姓给你撑腰呐,堵日报社,砸江陵人,都是不计后果的大手笔,我为党的事业也奋斗了数十年,今儿真的吃醋喽!来的路上天则***还说得民心者得爱,老百姓淳朴憨厚,他们敢爱敢恨,急如烈火!”

    大家开始鼓掌了,宁欣没忍住的眼水就顺着脸颊淌下来,荣丽华等女人们都陪了泪颗。

    高宏建最后和宁欣握手,“行得正,走的端,组织上始终会给你最公平公正的定论。”

    三位领导又和宁天佑握手寒喧,唐天则笑着道:“天佑***为人民生了好女儿啊!”

    重新落坐,这个餐宴的规格就变高了,三位市委常委在坐啊,尤其有一把手唐天则在。

    其实说穿了,是唐天则对宁欣有特殊的好感,首先她是儿子的救命恩人,其实是隐隐察觉了一些东西,就拿今年过年时,唐生领着罗蔷蔷和宁欣去的青竹别院,就说儿子还小吧,可老婆柳云惠也小吗?她不知道领人上青竹别院意味着什么吗?老婆既然同意了儿子要领人上青竹别院去,那说明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己不需要问什么,对她信任就足够了。

    唐天则智深如海,但他不会轻易开口问一些可能会令人尴尬的问题,他只在心里思索或悟透,在江陵也呆了有近一年时间了,儿子的转变让自己这个老子也迈进了一个深邃层次。

    这可能是连锁反应,也可能是蝴蝶效应,唐天则自己也存有一丝疑惑的,但没有想通。

    远在南美洲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的一只小蝴蝶轻轻的扇动几下它的小翅膀,很可能在几周之后引发东南亚一场暴风雪或太平洋大海啸,这就是蝴蝶效应引起的空间连锁反应,暴强!

    唐生也不知晓自己的穿越重生引起了多少类似的反应,总之自己能感受到周围的变化。

    有些事还是按照既定的轨道在延伸,可有些事却变的面目全非了,不管是自己插手改变的,还是蝴蝶效应引起的,总之它们是变了,父亲也变了,变的睿智英明了,深邃莫测了。

    瑾生宫中喜气融融的进行着午宴,而江陵人俱乐部的老总碧宗元却在冒火儿砸着东西。

    “什么什么?**半个人没抓?啊?那江陵人的损失谁赔?这***也太过份了吧?”

    江陵人俱乐部的几个小股东也都苦笑满脸,对这样的事他们也感觉很无奈很无助。

    “是是的,碧总,也不是没抓,他们说是没抓住,还在调查取证,我估计没戏了。”

    碧宗元已经摔了俩杯子了,“这叫什么事啊?我***叫碧月华这个***真害惨了。”

    轰走了众人,碧宗元气呼呼的上去和姐姐碧秀馨说这件,偏巧汪楚晴也在这里。

    “姐,你说说,我可真够倒霉的,电视报纸这么一广播,老百姓就来砸我的江陵人?**又半个人抓不着?这分明是敷衍嘛,我这是得罪谁了呀?江陵人的损失,我找谁要去?”

    “找你自己,你用人不当,怪谁?碧月华现在被警方通缉了吧?这女人很能折腾啊!”

    碧宗元脸又阴沉了,怕的是碧月华给抓住了,要曝光不少江陵人的秘密吧?咋办啊?

    “姐,这段时间我我其实够累的,那个啥,我我想出国渡渡假,你看行不啊?”

    “出呗!”碧秀馨心说,你是听说碧月华要给抓了,怕把你的一些事兜了底子吧?

    汪楚晴也不插言他们姐弟间的事,假装没听见,走到窗户那边去望阳光明媚的江陵市。

    宁欣事件引起的一系列变化,只怕叫江陵不少人开了眼界吧?自己都羡慕宁大警官所具备的影响力,**当到这个份上,真也该知足了,她在老百姓心中得有多大的威信啊?

    “去吧,你是该去外面散散心了,多逛一逛,也许对你的心灵能起到净化的作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