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10章 柳处长的爱

第0410章 柳处长的爱2017-11-15 16:13:19Ctrl+D 收藏本站

    当初那一段事也就罗蔷蔷知道,其它人都不知晓,所以唐瑾不知道方震和唐生有冲突。

    而方震也不会什么,太丢人的事,他能自己说吗?只是每天还在班里装装B啥的。

    本来他所在的这个班不是重点班,唐瑾来一中也没挑班,以她的学习成绩不需要挑,另外南丰一中整体教学水平很高的,而重点班吸收的无非都是一些成绩比较拔尖的学生吧。

    方震他敢搭唐瑾的茬儿,是心里有报复的想法”当初你男朋友调戏我姐姐,现在我调戏你也不算过份,谁叫姓唐的不在南丰了?你却送到了我的面前?这不是天意吗?我怕什么?

    心里给自己打气不要怕,实际上方震还是发虚”唐生那个二世祖的手段他是清楚的,尤其是发生了秦家事件后,更把好多对唐瑾有想法的家伙的幻想给打破了,吓的腿都抖呢。

    方震是存着侥幸心理的,在他看来唐生在外地,怎么可能一下飞回南丰?怎么可能一下出现在一中?所以自己有很充足的去调侃这个瑾美女,唐生啊唐生,这就是天意”老天爷让我报复你,我方震也是一帅哥,一来二去也不难获取唐瑾的好感,等她姓了方就,嘿嘿!

    他做的美梦是不错的,所以瞅着唐瑾剜他时的嗔怒神情越发的心huā怒发了,很不在乎。

    不少人都了解唐瑾,她个性太柔太宽容”从来不会骂谁半个脏字,即便很愤怒的时候。

    其实唐瑾是外柔风刚,她曾经很残忍的用石头砸的那个逃犯血肉模糊,只是她没真正的愤怒罢了”真要到了那个时镂,估计就有人要凄惨了,现在的唐瑾也忍这个方震很久了。

    唐瑾也是有性格的女孩儿”不搭谁时半句话都不和他说,所以方震不知搭了多少回茬儿”唐瑾没接过一句,害的方震感觉很没面子”但也把脸皮磨练的更壮实了,现在更说风凉话。

    收拾了一下书包,唐瑾就起身了,朝班长道:“大班长,我请个假”身子不舒服先走了。”

    其实唐瑾现在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从体质上说她并不柔弱,坏蛋的精华她可没少吃了,体质早悄悄的变了,又因为要防色狼,和宁欣蔷蔷学了几手防狼术的,对柔弱女孩来说,防狼术真的没用,你的打击力度没杀伤力呗”可是体质悄悄变了的唐瑾却不知道自己的打击力量也超越了一般的人,保守的估计一下吧,三四个方震这样的男生,可能经不住她的揍。

    每天下学也没人接送她”她以前的独立性就强”现在也不需要谁接谁送”出了校园转过街弯儿就是公车,三站地就到家了,交通上很方便的”都是闹市区也不怕碰上什么坏人。

    对于唐瑾的早退,班长也不会拦着,就哦了一声,唐瑾才一走了,班里一堆男生就炸锅了,议论纷纷的”说起来方震也是小公子,在这个班里倒是没人会惹他,他就问前面那个钱小亮刚才怎么回事,钱小亮是猥琐点,也不会真的说什么,他怕事件传开了,自己遭殃。

    夜色寂静的校园里,唐瑾一个人朝外走”因为没到下课时间,所以还没有人往外走。

    好象看见林萌道那边的小径有人在晃,唐瑾也没太注意,出校不用经过那里,而那位晃来晃去的某人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坏蛋,唐生本来就是在这晃着等着唐瑾的,哪知她出来了。

    呃,我没看错吧?这妮子也大胆了?没下课就提前出来了?是我没回短信让她生气了?

    不管这些,先逗逗她,唐生诡笑一声,学着公鸭的嗓子就喊”“翘屁股美妞儿,给哥来!”

    唐瑾扭头瞅了一下,狠啐了一口,“臭流氓,去死!”说完她就往门卫那里小跑过去。

    “嗳,瑾美女,你就不怕崴了脚啊?跑的倒是快,我可是从江陵赶来泡你的哦。”

    “啊?坏蛋,果然是你?气死我了!”,唐瑾乍闻唐生的声音,又惊又喜,回头又朝这边跑来过,刚刚因为唐生没回短信的郁结一扫而空,难怪他不回复,原来都潜伏进一中啊。

    书包直接丢进草坑里去,唐瑾飞奔过来就进了心上人怀中,臂缠其颈,腿盘其腰,都不带着地的”小翘OP肯定会给他托住的,抱着就吻,没一句多余的话,一直吻到快要断气。

    纤纤柔荑不知在多久之后才捏唐生后肩胂,螓首摆开,“够了吗?真要吻死我吗?”

    如今的唐瑾也就**十斤,抱在唐生怀里轻若无物一般”“再吻吧,反正也没事做。”

    “坏蛋啊你,怎么跑来省城也不先通知一声?还乱发短信搔扰人家,害我在班里丢丑”然后把状况说了下”末了还道:“最讨厌的就是那个方震,这些天就搭我的茬儿,想煽他。”

    呃”方震?果然是他?唐生心里浮起一丝狞笑,收拾他嘛,有小魔女豆豆就够了,嘿!

    想到方震时,就不免会想到他的姐姐方媚,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英国混的怎么样了?

    家里,柳处长和梅妁宁欣陈姐四个人又在厨房里忙着,三女谁都不让柳处长动手,她三番两次的被推出来,“不用您的,您去客厅坐着等唐生吧,!柳云惠心说这家可热闹了。

    就说厨房里钻这个三个美女,随便挑一个出来都是万里挑一的绝代佳人”可偏偏全便宜了自己儿子”唉,这种事既叫人犯愁,又叫你哭笑不得”她们明知道没结果,还要这样。

    柳处长实在是想不明白原因了,只能认为是自己儿子太那个啥了”当母亲能怎么样?

    心里琢磨着这些时,唐生和唐瑾回来了”唐生不客气的给老妈一个熊抱,“,想妈妈了!”

    柳处长也就抱着儿子轻拍他的后背”“就是会嘴上哄人,一出了外面,就忘光老妈了。”

    唐瑾换了居家服,也挤到厨房去帮忙,平时她也做家务的”这几天梅妁在”和她一样,柳处长倒不会寂寞了,又有唐瑾又有梅妁,使她的心情也转的开朗了太多,和丈夫两地分居的日子在今年年底会结束”丈夫一但进京”自己也将离开省城回京去和他过正常夫妻生活。

    吃饭的时候柳处长才问唐生”为什么突然跑回来,宁欣就有一点点紧张”她没说原因。

    唐生自然看到了她微微变化神情”心里就有数了,只能说我们的二世祖太聪明了。

    “哦……突然回来是呢有三两个原因,其一是想老妈子,其二还是想老妈了,其三……”

    “打住打住”又给我卖嘴?”柳云惠白了儿子一眼,“你那点小心思,哄你老娘啊?”

    诸女纷纷失笑”唐生脸皮厚着,干笑道:“天地良心”我要没想我老妈”叫我吃这块肉噎晕过去了!”他挟着一块肉就塞嘴里大嚼了,包括柳云惠在内也失笑了,唐瑾直捂肚子。

    开了两瓶干红,柳云惠也是高兴,就和几女喝了起来”连一向不喝酒的唐瑾也喝了一杯。

    饭后,几女去收拾餐碗”唐生和老妈坐到了沙发上”柳云惠拉着儿子的手又问他到底是什么事”唐生也不会瞒着老妈什么”先说了一下宁欣事件,这事省委也知道”消息灵通的柳云惠心里也有数,唐生又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了老妈,末了还道:,“江陵的罗坚有点过份了”他自己做了不干净的事,怕宁欣挖出他的底子”所以发动了这次事件”真是不自量力!”

    柳云惠也是蹙眉,“这个罗坚蛮过份的”还想把宁欣彻底摆平怎么着?根基不深,还想一手遮天?我真想见识见识他有多能耐?”她私里也维护宁欣的,早把她当儿媳妇的看了。

    “荣三舅不是要调动吗?长山市事件之后,荣三舅不太适合留在那里任职了,近期他正好在省里向领导们汇报工作,省组织部也有考虑他去其它地市任职的想法,这不凑一起了?”,柳云惠心里就有数了,刚也听儿子说了罗坚和罗家的情况,这时她哼声道:“老妈明儿先替你的荣三舅出个头”我宴一宴窦副〖书〗记钟书记卫名甫他们几个省常委,话不会说透的”到时候你领导荣三舅去拜访一下窦副〖书〗记,一但他在常委会上发言,另几位看得懂!”

    “嘿,还是老妈心疼儿子”知道我辈份低,直接去忙这种事,会给几位领导其它想法。”

    柳云惠笑道:“也不是你办不了,只是咱也不能太把架子抬的高了,我该出面也得去。”

    宁欣这时端茶出来,“柳阿姨您喝茶”,”她自然是听见了这里的说话,“谢谢您关心我。”

    柳云惠拉着她的手在身边坐下,只当她是自己亲女儿一般,又抬手帮她把额前一缕秀发掠至耳去”动作充满了母性的慈爱与关怀,叫宁欣心头涌起想扑入她怀中的那种冲动感觉。

    “说什么谢不谢的?我心里把你当我女儿来看待,你又救过唐牛的命,私下里要和梅妁她们一样”以后叫我柳妈妈,不然我会生气的。”柳云惠更会收拢人心,宁欣用力点了点头。

    夜里睡的时候,柳云惠就瞥见唐瑾神情有异样之处,不停的瞅唐生,小脸有点红,只怕是小妮子想和她心上人多亲热一下,云惠心里怜她,也知他们不会做出那种事,亲亲搂搂也不碍得,自己不在的时候两个小家伙指不定怎么玩呢,又能管得住?索性就由他们去吧。

    柳云惠对现在的儿子比较有信心,他收敛的住,太沉稳了”“我晚上和宁欣睡吧。”

    就这样,把唐瑾给解放了”只要不和柳处长睡,她半夜就有窜窝儿的资本”心头暗喜。

    另外就是梅妁,她和唐瑾一样的心思,唐生会放过自己吗?会的话那才是怪了。

    果然”半夜两点多”唐生把唐瑾折腾累的半死晕晕睡去,他就溜进梅妁卧房去了,因为是在家里,不敢闹出了动静,俩人就站着做的,唐生动作轻缓却有力,是夜,春潮弥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