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30章 罗梅娘家

第0430章 罗梅娘家2017-11-15 16:13:46Ctrl+D 收藏本站

    nòng到京卝城中jǐng卝jú去?那个所长卝tuǐ软的差一点没坐在地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直滚。

    中jǐng卝jú是什么地方?他真的不知道吗?当然不是,当jǐng卝察的能不知道这些吗?他是横卝行惯了,以为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是老卝子我说了算的,你中jǐng卝jú的算个屁呀?还不是任我整?

    即便陈姐掏了qiāng出来他都没真的害怕,他心下也还存着狐疑的,他们会是真的吗?

    可是当陈姐niē碎了一把钢制的手铐时,他真的胆寒了,这样的异人,民间有几个?

    再听到唐生对着手卝机说的话,彻底就蔫了,他是在和荣囯huá通话吗?你别吓我啊?

    不远处jǐng车打着jǐng报,从罗家峪矿沟那条路上出来,开道jǐng车后面是几辆黑sè轿车,这一拔是从罗家峪煤矿下来准备返市区的领卝导们,后面还有jǐng车跟着,荣囯huá就是车上坐。

    在车上就看见了这边路上围着一堆人,也看见了一辆jǐng车顶着唐生那辆显眼的X5。

    荣囯huá搁了手卝机就给秘卝书长邱昆山说了下情况,他们在一个车上,“……你下去处理一下吧,我不方便下去,来的时候就看见乡街上灯红酒绿的,真是够热闹哦,你说呢昆山?”

    邱昆山尴尬的很厉害,“罗家峪乡在矿务jú范围,矿区zhèng卝府一向不怎么把市里的zhèng卝策严格落实,区委书卝记和区长总是有一套这样那样的说fǎ,制肘于矿务jú,有些事根本管不了。”

    “是他们不管吧?不整顿一下这些干卝部也不知道囯卝fǎ例律的严肃性,他情卝侣装管不了,就换能管了的人上,我不信管不了,就把这个所长抓个典型,明娼如此,早把他mǎi通了吧?”

    邱昆山还能说什么?矿区一把手上刘书卝记的人,不好办呀,“矿区的李书卝记和刘书卝记…”

    “昆山,别考虑的太多,我不管他与什么书卝记有瓜葛,他只要不做为,我必然拿下他!”

    昨天夜里荣囯huá就和唐生通卝过话,一些事他心里有数了,刘书卝记?他自身都难保了吧!

    邱昆山还搞不清状况,心里忐忑着,但荣囯huá强卝硬的态度让他心里很欣赏,“明白了!”

    就这样,一行车队在这边停下来,邱昆山下了车,前后jǐng车的几个jǐng卝察自然下来了,领队的是市jú一位副jú卝长,他全程为市领卝导们开道,并维卝护这次罗家峪矿山抢险现场的秩序。

    如今一部分jǐng卝察还留在罗家峪矿井处配合矿务jú公卝安处的人维卝护秩序,他们分出一些人护送着市里领卝导们回市,这不,就赶巧撞见了这个事,邱昆山是市zhèng卝府的秘卝书长,是副厅级的guān卝员,手里握着的实泉比没入常卝委的副市长都大,基本上他算是市zhèng卝府的第四号泉卝柄。

    庆州市zhèng卝府班子这边三位挂常卝委的,市长常务副市长常卝委副市长,所以他排第四了。

    唐生见荣囯huá没下车,就知道他不好出面,必竟人家是一市之长,这种场面不方便的。

    那个所长一看这阵候,知道自己完弹了,脸sè越发的灰白,邱昆山过来一问大致情况,也没说别的,只是让那个副jú卝长把所长带走,留下几个jǐng卝察协助办卝理这边发生的状况。

    前后也就十来分钟,戏就散场了,却把罗家峪乡街上这帮子剽悍乡民给镇住了,他们再剽再横也不敢和zhèng卝府过不去,其实一个个心里都有数的,跟着起哄可以,没人带头就散了。

    市jújǐng卝察留下一车,五六个xíngjǐng,其中一个是科长之liú的,奉卝命办卝理这个案子,罗家峪乡派卝出卝所的jǐng卝察变成了协助,为了把案情呈清一下,唐生他们也开着车跟去了派卝出卝所。

    那个胖老老板和几个挨了揍的人也全跟了过去,在车上,唐生又接到了荣囯huá的电卝话。

    “唐生啊,不好意思了,你跟着一趟说清就能离开,我都安顿给他们了,程序要走一下,昆山说有十多个乡民给打伤了,不走个程序,显得咱们这个zhèng卝府有包庇之嫌,你要体谅。”荣囯huáqīn自打电卝话来解释是怕唐生有想fǎ,其实唐生很能理解这种做fǎ,“没事,三舅!”

    中午饭没吃上,又出了一趟派卝出卝所,唐生在车上打了个哈哈,和楚晴说只当来玩了。

    车上有吃的东西,面包饮料的,陈姐跟进去说情况时,唐生就和楚晴在车上吃,他才懒的下去呢,也没人敢叫他下去,市jú那个科长面对陈姐这中jǐng卝jú的内卫已经很心卝虚了,哪敢面对唐生?谁知道卝人家是什么背卝景?赶紧把瘟神送走得了,没十分钟,陈姐就出来上车了。

    X5离开乡派卝出卝所,在外面问了一下路,直奔罗家村去,这趟的目的是见见罗梅。

    而罗梅这时候在家里哭坏了,矿山救护队的用了两天两夜时间挖通了坍塌的井窑坑,救活的人也有一大半,可是罗梅的弟卝弟命不好,在十余个sǐ王矿卝工中,就有他一个,真衰!

    罗梅家人接到这个消息时,哭倒了一片,罗梅还算是坚强的,她也难耐悲从中来。

    唐生入村之前就明显的感受到了这村子里的sǐ气沉沉,一片阴霾的气氛笼卝罩着村子。

    偶尔看见几个人也都哭丧着脸,唐生就拔通了罗梅的手卝机,来的比较突然,得先和人家说一下来的理由,“梅姨是吧?我是那个心理不正常的唐生啊,嗯,对,就是欠揍那个,这不,陪我姐姐来庆州调察市场,听英秀姐说梅姨你回了老家,又听说这边煤矿坍塌,我就过来看看梅姨,对对对,啊?真的啊,那梅姨你要节哀呀,我已经到了,车都进罗家村了…”

    听罗梅说她弟卝弟遇卝难了,唐生也替她难过,“村西第六排?好,我们这就赶过去了……”

    挂了手卝机唐生苦笑了,“咱们来的不是时候哦,罗梅的弟卝弟在矿井坍塌事卝件中遇卝难了!”

    陈姐和楚晴也都惊愕了,sǐ了人的事,谁听着心里也不好受的,“那我们还要过去?”

    “能掉头走吗?岂不是罗梅更心冷了?她丈夫罗坚因为某些事就跑回了jiāng陵去……”

    “你和罗梅关系很深吗?能和人家丈夫比?罗坚回去是有他的原因吧?”楚晴这样说。

    “这不是替他来安慰他夫人吗?当然,我没有其它想fǎ,我就是来安慰一下她。”

    楚晴嘁了一声,想起某些事时更瞪了他一眼,你是好心啊?你来干什么我不知道吗?

    罗梅站在路口,朝村里的那条路上张望,白sè的X5很显眼,已经出现在她视界中,弟卝弟的遇卝难是无可挽卝回的,过份的悲伤也无济与事,短时间内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对她的打击很大,大哥还躺在医院里,小弟却先离开了人卝世,高龄的父卝qīn谁来管?孩子们谁来管?

    桩桩件件的事萦绕的心头,令她好不烦乱,倒是唐生的突然出现,让她感到一丝心暖,说起来他只是自己的一个‘患者’,能在路过庆州时看自己,也是难能可贵的一片心意啊!

    她哪知道唐生来庆州一半原因就是为了她,所谓的庆州投资也有多重目的,一方面要铺垫开瑾生集卝团在jiāng中省的商业影响力,一方为打造唐家的商舰,最后为了助荣囯huá一臂之力。

    把荣囯huá扶起来在庆州立稳了脚跟,这对瑾生集卝团的发展是相当有利的,guān卝商可互益。

    唐生心里也不愿意利卝用罗梅这个善卝良的女人,其实他就是想打听一些关于罗坚的秘密,比如他和罗梅为什么分居?这对一个名声赫赫的副市长来说是个很能惹起它人注目的问题。

    如果不是罗坚太狠要扳翻宁氏父女,更要彻底掐miè宁欣,唐生也没有陪他玩的兴趣。

    当猛兽露卝出獠牙要噬人时,除了躲卝避就是迎击,面对罗坚,宁欣与其父躲得开吗?显然是避无可避的,那就剩下一条路走了,与之大斗一场,彻底的斗出一个胜负来以绝后患。

    所有这些事,善卝良的罗梅根本不知情,她为了自家的事都快给搞的崩溃了,哪顾得上其它的事?眼见车子走近,罗梅强忍悲戚情绪,抬起素手挥了挥,陈姐就把车子下了路基。

    唐生第一时间跳下车,见罗梅眸子红肿着,心下叹息可怜的女人,他上前道:“梅姨,我来的不是时候,但是碰上这种事就更不能走了,家里需要帮什么忙的话,我会尽力的。”

    “谢谢你,唐生,”罗梅心间liú淌过默默的感卝动,这孩子还是很懂事的,就是有了点偏激,陈姐和楚晴也相继下了车,她们称呼罗梅为罗医生或罗主卝任,罗梅与二人都握了手。

    唐生介绍道:“这是我姐汪楚晴,这是陈姐,我姐的司机。”睁着眼的他随便扯着瞎话。

    也就我们二世祖可以这么腆着面皮扯瞎话而不脸红,楚晴是十分佩卝服他这一点的。

    汪楚晴?大名鼎鼎啊,是最近活动在jiāng陵凤城的商界女强人,真没想到会是她,难怪人家来庆州调卝查市场内,看样子汪家产业要发展到庆州这边了吧?至此她没有其它疑惑了。

    “家里出了点事,我都不知该怎么好了,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一会堂伯叔他们会把遇卝难的十多号人的遗体都拉回来,院子里也在忙着搭建灵堂,按乡里的旧俗都是要土葬的。”

    罗梅一边说一边领着他们进了院,院里很宽敞,村里人就这一点好,有个宽宏的院子。

    大约有六七个村里的庄户汉子在空地处搭建着临时的灵棚,汪楚晴就问了一句,“矿窑那边没说怎么处理后事吗?听说遇上这样的事,人家都不拉遗体回来,非要等个说fǎ。”

    罗梅道:“市里和矿务jú领卝导都在,也给了话,这次遇卝难的矿卝工由市里和矿务jú及乡zhèng卝府坍塌矿四方来联合处理,三天后给出安置方案,遗体都让各家认领回去,没扯皮的。”

    这样也好,人都去了总得给个说fǎ,唐生道:“梅姨也不要太悲伤,这两天我们帮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