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31章 小村夜幕蕴温情【第5更】

第0431章 小村夜幕蕴温情【第5更】2017-11-15 16:13:47Ctrl+D 收藏本站

    一连两天唐生他们就dāi在罗梅酿家帮忙,唐生是很朴实的,干活什么的相当麻利,而且他也懂得的不少,这么一搅和俨然变成了罗家的主事男人,让陈姐和楚晴都有点诧异了。

    棺木也很快从县城mǎi回来,把罗小弟的遗体入了殓,桉材盖子扣上去,但没盖严,还错开一个巴掌宽的缝儿,哭灵的人会趴在这里看看他,以寄托哀思,罗小弟的妻子是普通村妇,三十几岁,他们有两个孩子,都十多岁了,如今孩子的父卝qīn去了,其妻哭的悲悲切切的。

    唐生是真卝心在这里帮忙,需要mǎi什么他就叫陈姐开车进县里或市里去mǎi,钱也是他垫的,罗梅十分过意不去,也就这两天时间,她真的把唐生当是自己一个qīn人看待了,他,不错!

    楚晴也看在眼里,唐生和庄户汉子们能打成一片,聊话什么的也十分随意,吃饭时也是手端着一个碗蹲在他们中间,间中还会接过一支他们递给的烟抽两几口,然后咳嗽着掐miè。

    十分朴实的少年心卝性,没有什么身架子,没人相信他是市委书卝记的儿子,就是楚晴也这么想,换过是自己那个堂弟汪兆jun,他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在他眼中,这些土鳖弹卝子庄户人和一陀shǐ一样,他都懒得和他们搭半句话,别说是和他们蹲在一起吃饭唠嗑什么的了。

    也因为唐生太人性化的一面,使得楚晴对他好感骤增,自己眼光没错,认了个好弟卝弟!

    虽然和他之间产生了一些暖味,真的不算什么,从一开始就接受了他那种花卝花卝公卝子似的个性,便没有讨厌过他,他待人接物又或与谁交liú都极真诚,性子又宽容,发飙时会很男人的bào发出来揍坏你,这样有xuè有肉有宽容有仁卝慈的男人不多见,怎么瞅他都是那么的顺眼。

    夜间又说要mǎi些什么东西,陈姐就开车去了,行前楚晴问她一个人敢去啊?陈姐笑了笑,轻拍她的肩头,“我最不怕的就是鬼呀神呀的,”她就真的上车去了,楚晴心里却紧崩崩的。

    因为罗梅酿家就两间上房,她父母住着一间,占东厢,西厢房的大炕连铺盖也没有,炕上堆着几大卝麻袋打的玉米谷子之类的,这就不是间住人的屋,罗小弟一家四口住一间,也占东厢,西厢也和那边一样,给打的粮食占满了,即便没粮食占也缺铺盖,故而睡处紧缺。

    办丧事也来了一些穷qīn戚帮忙,大都是庄户人,不拖衣裳滚在地席上也能凑乎一宿,可是唐生和楚晴这两天也是受卝zuì了,他们几乎夜夜睡在X5车上,主要是楚晴累的够呛,唐生和陈姐的体质太好,在他们脸上看不到什么累sè,今夜陈姐去市里mǎi东西,不知几点才回去,楚晴都没休息的地方了,罗梅让她去和弟媳妇及两个孩子睡主屋的大炕上去,楚晴谢绝了。

    为什么呢?她不敢呀,这两天都是和陈姐一起相倚在车后座上睡,唐生占副驾席,总是有他们俩在身边,楚晴心进而才不会害怕,她可没有陈姐那么大的胆子,本来当院里就停着一口棺卝材,里面装着shī首,村里人不时说这种非正面王冤sǐ鬼怨气重,有可能肯折卝腾的。

    楚晴是无卝神卝论者,但心里真的很虚,这两天帮上不多大忙,尽听村卝民们瞎扯这些了。

    让她睡到罗小弟曾经睡过的炕上去?天呐,半夜鬼上身怎么办?吓不sǐ我才怪呢。

    所以她婉言谢绝了罗梅的好意,实则宁肯睡在村里的街上也不敢睡罗小弟那屋的炕。

    时至四月的下旬,夜里还是有些寒露的,因为要等陈姐归来,又不能打扰了罗梅酿家人的休息,楚晴就和唐生说出去溜达溜达,每天夜里灵前总要哭好几顿,罗梅哭一两回,弟媳哭三五回,她父母再哭几回,反正前半夜谁也别想安生,村里十多户都在治丧,那场面宏大啊,请来的丧事乐队吹奏的悲戚唢呐声让人听着心都揪紧了,搞的楚晴有点神卝经衰弱了。

    但是唐生没说走,她也得硬撑着,前天倒是说过让陈姐先送她走的话,楚晴怕给他留下自己太jiāo气的印象,就不屑的拒绝了,一连两天下来,被折卝腾苦了,现在后悔也有些迟了。今夜里还算清朗,有月有星,就是凉风露重,唐生和楚晴步行到了屋后的去逛,一眼都是望不到边的田陌,四月的田地里还看不到长起的庄稼,暗夜中树影婆娑,风吹来时沙沙作响,也有寥寥的萤光在飞舞,唐生轻咳一声,“看到那些萤光了吗?其实那就是鬼火……”

    “啊,混弹,你存心吓我是不是?”楚晴心都提嗓子眼儿了,靠紧唐生就抱住了他的胳膊,都忘了贴的多紧,唐生感受着被美卝女丰卝硕胸陀挤卝压的美妙滋味,他二大卝yé的,这两天真憋坏了,都没机会欢畅淋漓的渲卝xiè一次,借着宁老卝yé卝子传授的一套口卝诀,强卝行压着xié火。

    给楚晴这么一蹭,唐生心里叫shuǎng的同时,也如斯响应的起了反应,那滋味痛苦并兴卝奋着。

    “也不是吓你,不是鬼火是什么?你倒是说说。”唐生嘿嘿笑着逗这美卝女。

    “当然是萤火虫了,哪来的什么鬼火?你再吓我,信不信我拧sǐ你啊?”楚晴jiāo嗔。

    这御姐风情盛美,与宁欣蔷蔷梅妁她们相较别有一番韵味,她是那种俏柔的风格,美眸横着有怨怪之sè,也hán卝着一丝惊慌,晚风拂起她额边一缕秀发,晶白的俏卝脸无比诱人。

    “真的是萤火虫吗?怎么我感觉到有一丝阴卝森森的气息?好象朝我们飞来了……”

    楚晴忍不住往他背后zàng,都不敢朝那边瞅了,肾上腺因为情绪反应有些近激而充盈,膀卝胱也就发卝涨了,真要命,不是这个时候要小解吧?她悄悄合紧了双卝tuǐ,气不过就腾出一只手掐唐生的后腰软卝肉,他的肉卝紧崩崩的弹韧有度,掐的少了你都niē不住,“是萤火虫,快说。”

    “哦哦哦,是萤火虫,本来就是萤火虫嘛,这玩意儿盛于晚春初夏和秋季,绝对是!”

    “那你还吓卝唬我?没好心眼儿的,”薄嗔着,也就明白唐生吓自己的用心了,好叫自己贴紧他吗?唉,我完了啊,应了碧秀馨的说话,真是谁沾了这少yé谁要倒霉?越来越暖昧了。

    这个念头才划过,腹下部位继续的涨,哎呀,有没有搞错,我又没喝多少水,niào什么?

    “明天这里的事告一段落我们就离开,总不能半途而废,罗梅也实在可怜,家里出这样的事,她那个丈夫居然躲的不来,绝性绝义的人呐,夫卝妻一场,何止于如此的薄情,唉!”

    楚晴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快憋不住了,她开始跳脚,hú乱答应着,神情也极尴尬。

    “怎么了?很冷吗?我拖了外套给你披上,不至于冻的你蹦起来吧?”唐生要拖上衣。

    “不是,我……”楚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我憋不住了。”说着螓首就垂低了。

    “呃,这样啊,前面有cǎo坑,你去解决一下,要不回他们院子里去茅房也行……”

    “不不去茅房,”楚晴心里虚,主要是被村里人的说fǎ吓卝唬到了,但凡是罗小弟曾经去过的地方,她都尽量避开,茅房一个人蹲进去越发的阴卝森可恐,黑乎乎的能吓sǐ卝人啊。

    “那就是去cǎo坑吧,我转过墙那边等你好了,”唐生作势欲走,楚晴却没有放开他。

    “别别,你你就背转过身,不许回头,还还要双手捂着耳朵,就站这里。”

    唐生也只得照作,楚晴才不敢让他走,这村里如今鬼影幢幢,他刚才又说什么鬼火,这个小混鬼啊,我恨sǐ你了,只等唐生转过身捂着耳朵,楚晴深一脚浅一脚下了低洼处的cǎo坑。

    不知是不是憋的久了,放出的卝水好充盈,哧的潮卝湿地面响声好大,楚晴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再出来,天呐,我什么脸面都没了吧?他要是没听见才怪了呢,她都羞的闭眼了。

    唐生当然听见了,这种声音对他有另类的剌卝激,nǎi酿的哦,到底是谁逗谁啊?火儿大!

    某些部位也蠢卝蠢卝欲卝动,他心里那个纠结,突然听到身后楚晴一声惊叫,“啊,有东西。”

    唐生回过身的同时,蹲在cǎo坑里的楚晴也跳起来,裤子都没来得及提,蹦起来侧过身卝子看是什么东西撞在了自己的光腚上,哪知这一惊忘了露着半截雪躯给唐生了,唐生不由自主啧了一声,清冷月光下,楚晴手拎着褪至大卝tuǐ处的裤腰,雪sè的白丘滚卝圆的翘楚在空气中。

    下一刻楚晴反应过来,极速拎起裤子,“你混弹,谁叫你回过头的?”她快哭了。

    唐生不仅回过了头,还盯着……楚晴脑门子轰的一下,羞愤至极点,一边拎裤子一边冲过来要bào揍这个家伙,哪知脚下一闪,‘哎呀’身卝子歪斜的趔趄出去,唐生一个箭步窜上去,堪堪将她要扑倒的身卝子抱在了怀里,好惊心的一幕,“怎么样?没事吧?到底怎么了?”

    今儿可亏大了,被看光了不说,还崴了脚,此时更被他抱在了怀中,楚晴干脆没气了,唇卝瓣哆嗦着,道:“唐生,你气sǐ我了,我好后悔跟着你庆州,以后我可怎么办呀?”

    唐生抱扶着她上了高处,只关切她没被怎么着就好,嘴里还解释,“我刚才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你说有东西,我就往地上瞅来着,真的……”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更白了,楚晴攥着双拳捶打他的双肩,却忘了自己面对面给他搂在怀里的,两个人的胸紧卝贴着。

    “别捶了,我给你震伤内腑了,晴姐,你的内力太强了,一会鬼来了,我可抵不住了。”

    “还吓我,混弹?煽你耳光子!”楚晴左右开弓,一边一个小耳光把唐生的俊脸挟位。

    远处两束白亮的灯光穿透夜sè,应该是陈姐回来了,唐生却在享受御姐wēn情的小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