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41章 他的保镖算个蛋

第0441章 他的保镖算个蛋2017-11-15 16:13:59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朦朦胧胧的,出入豪门新贵俱乐部的人却没有一个,陈姐驾着高玉美的玛莎拉蒂,宁欣坐在副驾席上,三个美女在等待来汇合的唐生他们,因为今夜发现,罗坚竟进了这里。

    “当年豪门新贵落成是罗坚来剪的彩,建筑工程也是监督的,我一直怀疑豪门新贵俱乐部有罗坚的隐股,实际上没有,但有罗珂的份子,这两个可能不彼我了吧?如今罗坚和李大市长的公子李盛走的近些,但他真的很少来这里,自豪门新贵开业以来,这是他第二次来。”

    玉美对豪门新贵的一些情况还是很弄楚的,但是对罗坚这个人并不那么知熟了。

    车后座上扔着一个小黑包,不知装了什么东西,今天下午案情有了新发现,端木不知使了什么手段,从消赃店家老板娘的嘴里套出了有价值的消息,她曝光了其夫与罗坚的关系。

    杜小五说几件墓赃全卖给了这家店,店主姓朱,中年人,也没怎么砍价,一鼓脑全收了。

    老板娘给上门的〖警〗察下了一跳,又说与近期盗墓杀人案有关,她心里一慌,就搬出了罗坚副市长吓唬这些〖警〗察,只说罗副市长经常来这里喝茶又如何如何,端木真他们真就走了。

    她却不知泄露了最大的机密,女人办事就是这么没心眼儿,也怪老朱没安顿她那么多。

    赃物是起回了几件唯独缺一个盒子,老板娘说当天中午就有个外国人买走了。

    特警支队虽对罗坚的通讯有监控,但在市里话的不会盯梢他,除非罗坚离市外出。

    那天中午罗坚在哪,警方也太清楚,但是他的通话记录中有与老朱的一段交流。

    种种迹象表明,罗雷市长与太平御监墓这个案子有关,只是想不通具体是什么联系。

    王静的大奔载着唐生和端木嫣过来,在豪门新贵外面与高玉美宁欣汇合另一辆车上是李云风和端木真,后看见妹妹和唐生在一起,心里也不知什么感觉,但没异样流露出来。

    “云风端木,你们在外围接应吧,我和唐生进去。”宁欣这样吩咐,随后玛莎拉蒂和大奔驰就开进了豪门新贵的专用停车场王静和公子小姐混的极熟所以出入这里很方便。

    他们一行六人从电梯上来直接入了玉美的房间,帝边是林菲的房间,现在空着的,每一个公子小姐在这里都有房间的,这里等于是他们的私人宾馆,好多人常年就住在这里的。

    一般来说从电梯直上客房,别人不会安现的,只有客房部的那些服务人员才会知道。

    他们入了房玉美就和林菲先联系了,问她一些情况,宁欣陈姐则进卧室去换衣服了。

    因为今天有特殊的行动,玉美和宁欣一合计,就早早把林菲派来去当探子了在灯红酒绿的派对大厅中,七彩霓虹闪烁着,林菲就混迹期间小心的观察着一些微妙的变化和形势。

    靠在酒桌旁的林菲一改往昔风骚绝艳的打扮,现在好不秀觏,倒是叫几个公子们眼谗。

    她看见和李盛坐在一起的男子气质沉凝,俊伟不凡心下诧异,这个人是谁?没见过。

    那男子旁边还坐着一位气质极佳的美女,大约二十六七的样子清秀典雅,仪态万方。

    李盛的身右坐着的是许铮也就是许敬坤的儿子,他老子因为宁欣事件给弄进省委党校了,他一脸的郁闷,显然是心不在焉的,老子的失势也等于他失去了继续奢逸享受的资本。

    玉美电话打过来时,林菲说了一下大致情况,“……没看见某人,倒是有今生面孔,李盛和许铮陪着他,他还领个了女人,相当秀觏的女人,有股英气哦,眼神也极为锐利……”

    “新面孔?我马上过去瞅一瞅”,玉美挂了手机朝唐生道:“咱们在明,陈姐和宁欣在鼻,分头行动,罗坚既进了俱乐部,估计今夜就不会出去,宁欣手里有通风道图,不难找见他。”,这时宁欣和陈姐出来了,感情她们提进去的小黑包里是夜行装束,此时二女如同一对幽灵,全身似赤果一般,高弹性的夜行服贴着她玲珑凸凹的躯体,各处妙相毕呈,薄翼质地下隐约可见肉色,胸部另扣皮罩,下身也有皮小裤,宽腰带上另有玄机,两套行头显然是特制。

    二女足下蹬的弹力靴是胶底的,落地无声的那种,以她的身手而论,肯定是神出鬼没。

    “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用短信来互通信息”,”宁欣和陈姐都调了手机,然后插进皮小裤的兜兜,她们的秀发笼进黑包巾中,然后又戴上特制的夜视镜,乍看好似奇幻片中的女飞侠。

    高玉美领着她们进了卫浴间,手指了下上面的通风道口,“卸开爬进去就PK了。”

    派对大厅中,林菲很随意的晃到了李盛和那陌生男女的座后面去,假意在摆弄酒杯。

    “……王公子混的比我们可强多的,早听罗副市长说起过的,想亲近都没机会,这遭算遇上了,今天要好好玩一玩哦”丁小姐是我见过最有气质的女性”真不是恭维,是大实话。”,李盛自己都不信没恭维这二人,人家年纪轻轻就是凤城市府的副秘书长兼政研主任了,他女朋友更是凤城市局新的副局长,明摆着有硬靠,罗坚只说是粱省长的关系,别的没说。

    粱省长的关系,不巴结行吗?李盛心虚的很呐,眼瞅着丁女,心里头有邪欲升腾。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彦悸和丁海蓉,他们居然会出现在江陵?是否有点意外哦。

    林菲不认识他们很正常因为没见过,即便她和高玉美也去过几次京城,但高玉美和王家子弟没交集,倒是她弟弟高小山和王彦*很熟,一块泡妞儿拼炮也是有的,私底下很糜。

    林菲听着了这两人的姓氏就不经意的走开了,然后给高玉美发了个短信过去通知她。

    宁欣和陈姐二人入了通风道,玉美正要领着唐生和嫣嫣出来,一看短信蹙了秀眉。

    “呃王彦慎和丁海蓉居然来了江陵?现在就在俱乐部,看来今儿有好戏唱了。”

    唐生闻言也是一怔,这冤家居然跑到少爷我的地头儿上搅事了?还真是不自量力啊。

    玉美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李盛夜里必请他们看些新鲜集西,事后说不定有赌局,小山和我说过王彦慎嗜赌但他不赌钱,赌女人,京城公子那个圈圈里,没人敢和他赌。”

    “呃,赌女人?怎么个赌法?”唐生没接触过那个圈子,自然不知道他们怎么赌的。

    “赌赢了干炮呗,不过赌的都是欢场女人,我弟弟小山也和他赌过输的很凄惨的。”

    “靠,那算什么呀?欢场的女人还不是随便玩?他要是赌丁海蓉,我就奉陪他,哈!”,玉美撇了撇嘴,“你以为他不敢吗?从赌技上说他是十拿九稳的另外就是筹码要在同一个档次上,丁海蓉是什么出身?又是国色天香,她的身价太高,真找不出几个同档次的。”,“你不就是一个吗?嘿!”,唐生调侃着高玉美,的确,玉美的身价绝不次于丁海蓉。

    “我?”玉美指着自己鼻子有些吃惊,白了唐生一眼,“你们男人赌起来真的什么都不顾你赢得了他才怪?我才不当你的筹码。”玉美看了一眼端木嫣,然后附在唐生耳朵上又道:“你是不是嫌女人多要把我送出去呀?他好象会什么赌术你根本赢不了他的,你和他赌就等于把我送给他,我知道你想借机把丁海蓉赢过来打击他,可你的胜算有多少呢?”,她这么说是认为唐生必输无疑,因为王彦慎这些年来在京城赌界不败的金身从没破过。

    唐生不屑的哼了一声,“他的赌术很牛叉吗?我是要把丁海蓉赢过来打击他,他就欠打击,江陵是我的地盘,他敢踩过界我就要让他付出惨重代价,你怕什么?江陵现在姓唐。”,玉美一看唐生的表情,心说完蛋了,他要真和王彦慎赌起来我铁定输过去啊,咋办?

    男们人有时候易冲动,一但某些事暴发了,他们才追悔莫及,可那时悲剧就酿成了。

    唐生现在什么都不怕,赌?凭自己的智识观气之术,看穿底牌很简单的,会输吗?

    “走,我们出去会会王彦慎,要赌的话正合我意,看看谁今天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不是吧?少爷,我我不参与行不行啊?”,玉美眸子里有惊恐之色,王静也扁了嘴。

    “你不参与不行吧?你是高家女,王彦悸对你自然垂涎三尺,你对他的诱惑力从全局利益上来讲是不可抵挡的,同样丁海蓉对我也有这样的致命诱惑力,丁家女若变成我的小三儿,丁王的政治联姻就会化成泡影,所以说,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无法抗拒这一赌注的诱惑。

    玉美翻了白眼,“你们都疯了吧?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可以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押上?”

    “你错了,我和他下的都是诱饵,我们谁也不认为自己会输,我们盯着的只是对方的女人,就算输了都准备懒帐或谈其它条件来交换,所以说你或丁海蓉要悲剧的可能性不大。”,玉美想想也是,这无非是个让他们斗起来的借口,无论是唐生还是王彦悍,都没可能把自己的女人推进火坑,只是在引诱对方上当罢了,“王彦慎这几年在京城圈里赌就没输过!”

    “那又怎么样?在咱们地盘上他就算赢了也别想轻松卷走筹码,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唐生嘿嘿的冷笑起来,挽着她腰肢的手更紧了些,玉美还是担心的道:“他身边也有内卫保镖,你要输了不兑现承诺,他们要是用强的话我们怎么办?宁欣陈姐她们又不在场……”

    “嘿,他的保镖算个蛋,都不用我出手,嫣美女就能应付他吧,别忘了她是谁的妹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