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47章 谁笑到最后?【第2更】

第0447章 谁笑到最后?【第2更】2017-11-15 16:14:7Ctrl+D 收藏本站

    好双方的第一张牌都是暗牌,从第二张开始就是明牌了,唐生的第二张牌居然是一枚7

    呃,这么吗?还敢再点吗?看牌的几位都张开了嘴,汗一个,这张牌好牛啊。

    而王彦慎的第二张牌却是顶塌天的大,一枚a啊,他当场就笑了,“开mén很红哦。”

    唐生多少有一点气闷,剑眉也拧了起来,“那个谁借我一支烟bsp;华英雄给他扔过了软包中华,唐生物了一支出来,林菲从后面过来给他把烟点上。

    这时候双方都没有去看第一张的暗牌,才了一张明牌吗,根没看的必要。

    王彦*笑意很浓,瞅了眼自己的那张a又望向唐生,“唐公子,我是a我说话,不加点彩头实在是提不起更多的兴致,当然,你要是反对,咱们就姐继续牌,嗯,你说呢?”,“哈,没有问题,加什么彩头都可以,随你加,我跟得起。”,唐生很无所谓的。

    “那好,nv人呢,我身边没有了,但是二十四时的时限可以放宽来做筹码,同意吗?”,“嗯,这个提议不错,有些美人儿是要慢慢享受的,二十四个时太短了些。”

    王彦慎哈哈大笑,“好,那我可就开价了哦,a这么大的牌”怎么着也得上3o天吧?”,3o天?那就是一个月喽,尼玛的,你把人家nv人赢回家要糟塌一个月?你是人吗?

    bī到了这种地步,唐生不跟都不行,不跟人家现在就能进去干高yù美了,就这么简单。

    “嗯,一天和3o天分别不是太大,我跟你刃天吧,姐,牌!”唐生打了个响指。

    的确”干一天也是干,3o天也是干,反正该丢的全丢了,就象唐生说的,没差别了。

    被禁锢在v人同时感觉悲剧,照这么赌下去,会不会一年两年的上啊?

    华英雄王静李盛等算长见识了”和赌钱不一样”这玩意儿太刺jī,心跳如狂啊!

    第三张牌是先给王彦慎,因为他的第二张牌大,获得了先手权,牌在姐手里翻开,然后在桌面上滑到王彦悸跟前,赫然是一枚红心旧,与他第一张红心a相得益彰的刺眼。

    从单牌上看这个1o并不大,但他与红心a是同sè,这个很重要,有搏同的可能。

    唐生的运气显然很滥,第二张牌是戳破地的,尼玛的”是一张梅2,嘞牟去!

    他先前一张是黑桃7,现在是梅2,这两张牌可以说滥到了家,八杆子打不到一块。

    王静都捂脸了,不是这么悲剧吧?这种情况很有说法的”明显今天唐生没带运气来。

    站在唐生身后的林菲也直翻白眼,心里在为高yù美纯洁的丰满op默哀,完蛋了啊!

    “哈哈哈!啧”今儿看来能赌,运气还是蛮不错的”牌虽不大,却还压着你,又是同,不好意思,又是我说话,既然有搏同的可能就该加码,一年365天,那这次就押一年吧。”

    果然不出里面蓉nv的所料,天,变为年了,高yù美听见王彦慎的笑,就觉得比无刺耳。

    唐生还是得跟,不跟就输了,他只能被拖下去,拖到底,“嗯,我跟,姐,继续牌。”

    直到现在,两个人也没人看第一张暗牌,完全是凭后面的明牌在说话,谁也没准备看。

    嫣根本看不太懂这些赌式,她没经历过,只是看出唐生好象很被动,不由为他心急。

    第四张牌又是先给王彦慎的,牌在姐手里翻过来时,所有的人都脸绿了,红心兄,三张同了,这个太给人压力了,唐生也是目光一呆,呃,尼玛的这么好运气?

    王彦慎脸上的笑很深很浓,嘴里啧啧有声的感叹,“唉呀,天助呐,我倾慕高姐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儿若如愿以偿,必然前往五台山还个心愿,有同相,还有顺子相,哈!”,李盛和许铮虽也紧张,但也替王彦悸〖兴〗奋,光是牌面就狠狠压着唐生的,真爽。

    而给唐生的第四张牌,当时就惹来了一片哀声,你是不被狗头上了?好容易了一张大牌,还是没人家的大,居然是个方块Q,有没有搞错啊?和另外两张牌完全不沾边。

    “太不好意思了,唐公子,还是我在说话,就我这个牌面,同也能搏,顺子更能博,我一向很讨厌赌钱,但是今天心情不同,赢了的话可能带着彩头去新马泰渡假,总得有钱才享受的起嘛,多了不押,一个亿吧,不过是美金,你要是跟不起,现在可以弃权的,嘿!”,一但上了这种无限制的赌局,你要是没有各方面的雄厚实力,人家随便放筹码就炸飞你了,所以说,这种无封顶的赌局,一般人真的承受不起打击,而且这还没到最后一次注。

    王彦慎从怀里掏了一个现金支票本,现场签出一个亿的支票,哗一下扔到了桌子上。

    按o5年的美金兑人民币汇率“亿美金8亿多人民币,尼玛的,不愧是豪mén公子,出手不凡,直接就是8个多亿的人民币砸上来,李盛许铮这些平时自诩的公子哥们下巴全砸在桌子上了,一掷万金的豪气他们也有,但他们掷出的一句屁话,没有实质xìng的东西。

    仅此一项,就把他们和王彦慎之间的差距摆了出来,再望向他时,二人充满了崇敬。

    华英雄也额头冒汗了,虽说瑾生有钱,但一下要筹措8亿多人民币来跟牌好难的,他不知道瑾生国际帐户里有1oo多亿静静躺着,因为瑾生国际的运作在暗处,没浮出水面。

    唐生撇了撇嘴匆忙,没想着要赌,没带支票本本而已暂停二十分钟吧,我打电话让他们送钱来,既然赌开了,咱们不妨赌大一点嘛。”,这种休停盖牌是可以的,事先没限制,谁也没话说,王彦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头。

    瑾生国际帐户的钱是肯定一下挪不来的梅妁还在省城南丰就算划帐也划不了,半夜了,银行谁给你划帐?赌桌也不等你啊,唐生给碧秀馨打了个电话,让她带着支票本过来。

    无疑秀馨姐是唐生能暂用的活银库,应付与王彦慎的赌局是绰绰有余的,这点没疑问。

    也就二十几个分钟,碧秀馨就赶到了陪她一起来的是汪楚明,二nv进来一看这阵候,就知道双方较着劲儿,那个三集式的牌姐叫汪楚晴有点脸红,她从未参与过这种场面。

    “嘿唐公子的红颜知己可真不少啊,令我十分羡慕。”,王彦慎言下不无感叹。

    他在凤城时就瞄上了汪楚晴,后来策划南汇银行风暴,准备让汪氏汪益接替柳云刚,其实就是变向的拉汪氏进入他的圈子,进而把这个美nv的身心虏夺但是一切不似他想的那样。

    彦悍御nv无数,眼光极为jīng准,只一眼就看得出碧秀馨和汪楚晴都是纯纯的元处之体。

    碧汪二nv不知他们赌nv人的事只当是在赌钱,也就没有多想什么碧秀馨就签了支票。

    现在扔在赌桌上的筹码是双方各一个nv人,一年零一个月的享受时限,一亿美金;

    第五张片还是先给王彦慎,这次他的好运停下了,但仍旧赢面极大,层然是一枚黑桃J,呃,同没了,但是顺子还在,红心ak1o,加上黑桃J,底牌是Q就是赢定了。

    唐生的牌面十分的滥,底牌没人清楚是什么,明牌三张是三个sè,Q,7,2,最后一张却比王彦慎的大,终于搏来一次说话的机会,是方块a一枚,但就以牌面论,他还是输。

    难得最后一次机会给了他,要说话啊,可是牌面不给力,连碧秀馨也认为他输定了。

    起初两次局,姐洗牌后他们分别切了牌,又有挑牌机会,加上之前的听风辩位,都把握住了机会,赌成了个平局,但是最后一局,谁都没把握,甚至连对方的底牌都看不透。

    他们自己也不看底牌,就是要给对方一种压力,如果自己先心虚了,怕是跟不下去的。

    现在赌的不光是一个nv人了,还差最后一注,又经上了不的筹码,就看唐生说话了。

    按理说,他应该看一下底牌是什么再下注的,但他没有,他纯是耍气势了,转头问碧秀馨,“馨姐,十亿美金支付的出来吗?”碧秀馨微微点头,情郎要赌就赌呗,她不心疼钱。

    随即就签出十亿美金的支票一张,递给了唐生,王彦慎面sè变了,很凝重的神情笼罩在脸上,姓唐的想炸飞我吗?哼,十亿美金,我勉强出得起,但是几年来的积蓄全扔进去了。

    要说王彦慎不心疼是假的,这些钱是六七年来自己庆运王家各种渠道积累而来的,一但输掉,自己隐蔽的产业都将运转不灵,短期之内资金链肯定要成大问题,但不至于死掉。

    唐生的确摆出了一付要很豪气的要炸飞王彦慎的姿态,他轻飘飘把支票扔到桌面上去,嘿嘿笑道:“牌之至,我就拿到一次说话权力,似乎运气不太好哦,但是这一次宝贵的七声儿机会可以1费吗?十亿美金只是其一,另加nv人的时限十年,有了钱就要有时间挥霍。”

    nv人?十年?碧秀馨和汪楚晴都是一楞,怎么回事?这赌局和nv人有什么关系吗?

    现在王彦慎倒不是在考虑注码了,他在考虑唐生的底牌,从现有牌面上看,自己还有搏顺子的机会,他的呢?太滥了,最多搏一个对子,胜面还在自己这边,如果自己搏不来顺子,就是一堆散牌,他未必能搏来对子,也是散牌一堆,散牌对散牌,自己的赢面仍大。

    而唐生一下扔出十亿美金,又没看底牌,他分明是想咋唬自己,哼,你以为我跟不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