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52章 蓉女夜至

第0452章 蓉女夜至2017-11-15 16:14:13Ctrl+D 收藏本站

    这注定是个无眠之夜,陈姐爬到监控室的通风口上,也被下面生的一幕污了眼。

    某个龌龊男正盯着监控画面撸萃呢,一边还叫,“兄弟,用力干啊,我tǐng你……”

    陈姐直翻白眼,一看那监控画面,可不正是王彦慎在客厅的表演吗?来的正是时候呀。

    她悄无声息的在上面卸着隔饰,下面的某男正进入状态中,根本没有察觉到异常。

    陈姐是什么身手?直到她无声落地之后,某男还在自我龌龊中,撸啊撸的,“哦哦哦,太…。爽,快点大哥,你还干完啊,我快喷了啊,哦……”他欢快的叫着,似乎要……

    喷你个头啊?陈姐实在受不了,一个手刀劈过去,斩在那家伙的后侧颈上,呃的一声,某男连反应也没有就一头栽翻侧滚到了地上,但他最后还是喷了,那丑陋的东西在主人的意识暂时死亡的时刻居然还搭搭的溢出液体,陈姐一脚将他踹一边去,可怜的男人,一生能享受一次无感觉的jī情喷涌,你算是第一人了,别怪姐姐心狠,谁叫你恶心到我了。

    于是,我们的陈姐坐着那里看监控画面了,看到丁海蓉出现时,她知道戏落幕了,几分钟后,她把碟子搞走重新爬入了管道中去,来的无声无息,去的也无息无声,似是鬼魅。

    某房间里,狂风暴雨洗礼之后的唐生和yù美紧紧搂在一起四片还粘在一起,yù美还占据着主动,还那样骑在情郎的身上,ěn的那么专注,那么深情,前垂下的水滴形硕陀压迫着他,又把它们挤的变了形状,一切虽已结束,他们没有分开仍处在亲mìj集中。

    nv人都喜欢yù兔盘卧式的把情郎卧在身下,yù美也不例外,晶莹的肤体表面全是细汗珠,极尽欢情之后,虽也累的够呛,但今夜心情不同,兴致也较往日来的浓烈的多所以没完没了的索求着世纪最漫长的一ěn在他们的配合中诞生了,瓣粘在一起的时间过三千秒。

    最后是唐生投降了,挣脱了yù美姐的强大窒息,“差一点背过气,yù美,饶我吧!”

    “人家还没够,还没到一个时,你知道人家受的惊吓的如果我被姓王的非礼,明天一早你肯定替我收尸了,姐的个xìng虽然豪放,但是这一生恪守贞fù不事二男的原则……”,“唉,你担心是多余的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我会和他玩吗?他差咱们十万八千里都不止,我身边有多强悍的实力,你居然都不知道?真该煽顿,别说他输了,他就算赢了又怎么样?在咱们的老窝里还要被人家欺负的话我有何面目见父老乡亲啊?你说是不?”,“反正人家吓坏了,这种破赌局,太不人道正常观念的人是无法接受的,是不?”

    “这我知道正是因为所有的人不能接受,我才同意陪他玩,是他自己非要跳进这个死坑,哭着喊着要走上这条绝路,我真是拦不住啊,不过多少让yù美姐受惊,是我的持……”,yù美把俏脸和唐生的俊脸磨蹭,柔声道:“当时真的很怕,对了,你为何放走丁海蓉?”,“不放又能怎么样?我会干了她吗?不可能,有那闲功夫多和yù美姐欢愉一次多好?”

    “呸,就知道你会甜嘴讨人欢心。”,yù美轻啐,却心里还是喜欢,“你有yīn谋的吧?”,“介个要说没有也说不过去,先蓉nv的身世不容轻侮,我没要为了打击王彦慎再竖立丁家这个强敌,那就失去了这次赌局内含的本意,志在分强丁王两家,结果我全得罪了,到头来还不是一起对付老唐家?我的头一没被mén挤,二没给驴踢,不过是一个nv人而已,我身边缺nv人吗?随便拔拉出一个比蓉nv差吗?对这个nv人,要以礼待之,以德服之,她的心刚给王彦慎伤透,需要一个缓合期来接受这一切,让她心里慢慢比较我与王的差距,嗯?”

    “哇,你好卑鄙啊,yù擒故纵,收买人心,是不是心里特别期待丁海蓉自荐枕席啊?”

    “哈……蓉nv也是国sè天香,最重要的是她代表丁家,代表一股国内不俗的政治势力,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与她j集只会是百利而无一害,虽然我不喜欢给人家刷锅,但是有个xìng有能力有背景的nv人非要贴上来,也许我会很勉强便宜她吧,但是心里上还有些障碍。”

    “天呐,这是我这一生中听到的最没廉耻的说话,宝贝儿,你还可以更无耻一点吗?”

    “当然,为了兴家旺族,这点牺牲我还是要付出的,个人的得失岂能置于家族利益之上,yù美同志,为了唐生纯洁的rou体即将沉沦默哀吧,但他爱你们的心永远至真至深!”,“唐生,你的这张嘴能气死人好不?”,yù美突然拔身而起,摁着唐生的头就蹲了上去,“还有多少无耻的言语都给你姐姐充塞进来,是你教晓了我怎么去无耻对待你这样的家伙。)

    陈姐先返回了yù美的房间,从卫浴通风道下来后把夜光镜架到了额顶上才走出来,王静林菲嫣她们三个还没睡,问陈姐有没有收获,她苦笑了一下,把手里的碟子抛开她。

    “我去换衣裳,你看一下这个,明天要再的,某个家伙要倒霉。”,说着她就进了卧室。

    王静接过来看了一下,估计是从监控室搞了东东,正要有所动作,敲mén声响起。

    林菲就走了过去,猫眼儿上一瞅,呃,竟是那个丁海蓉,她就朝王静打手式让她过去”王静赤着足半1uo着大洋马身躯就跑了过去,一看是丁海蓉,当即就给她开了mén,“有事?”,丁海蓉脸上的表情有些木然,乍见王静三点式迎接自己也没什么异常神情流1ù。

    “我我想见唐公子,能不能转达一声。”,她显然是有事要谈的,不然怎么会来?

    “进来吧!”王静也是觉得这个nv人可怜,一夜之间她的人生彻底变了,换了谁也受不了”林菲让进丁海蓉又关严了mén,道:“没必要拘束,这间房里没有任何的监控器什么的。”

    yù美和林菲等姐们的房里都没有设置任何的监控器,因为她们是俱乐部内里人嘛。

    王静走到另个卧室mén外轻敲了两下,然后推mén闪了进去,功夹不大,唐生就裹着宽féi的睡袍出来了”丁海蓉看得出乎,这位唐公子也是个风流人物,居然和几个nv人同住一房。

    只看王静三点式的出出入入就知道她与唐生的关系绝对不一般了,别人也一样的吧?

    唐生才坐下,另一吓)卧室内走出了陈姐,她已经换过了衣裳,还朝丁海蓉微笑示礼。

    “丁姐有事吧?要不咱们进这边来谈?”,唐生见丁海蓉脸上有踌躇之sè就会意了。

    丁海蓉居然有怯怯神情流1ù,主要是在这些人面前丢光了面子,所以没什么自信了。

    跟着唐生进了陈姐刚出来的卧室”她的心情才松缓下来,面对唐生没那么大压力,自己的什么都给他看光了,还有什么好羞的呀?她也清楚自己的情况,泉眼中水汪汪的冒”把一个贞节nvxì隐sī的一面前曝光了,什么尊严在他面前都消失的jīng光,故此反而能放松。

    王静悄声对几个nv人道:“看见了吧,比我估计的还要快,这就送上mén来了?nv人呐!”,林菲翻着白眼,陈姐只是一笑”嫣微张着嘴怔,我的唐生哥哥人缘这么好啊?

    唐生过去拉开了窗帘子,让临近天明的一丝晨曦洒进来”此时已经快零辰四点了。

    丁海蓉也跟了过来,垂着螓”眼神中有复杂的要命的神情,可见她内心的矛盾有多深刻,也许正在做着某些思想斗争,也许要下某些决断,唐生也在这时生出一丝期待,对他来说,蓉nv有特殊的一种意义,不求别的,能j往成朋友即可,加上已有的那种暧昧,两个人的关系就纠结不清了,她是贞nv烈fù,可偏偏让世人不容的事生在她身上,这是命吗?

    蓉nv嘴蠖动了多次,最终吐出了一句话,“有一件事,想求唐公子成全我……”

    “你说吧,我能办到一定帮你,我知道蓉姐今天受的打击不轻。”,呃,改称蓉姐了?

    听在丁海蓉心中有一丝被尊重的意味,她自卑自苦的心灵也好受了一些。脑海中又掠过了今夜的一切,掠过了王彦慎的丑恶嘴脸,他竟然在自己nv人可能被另个男人压在身下的同时压着一个娼fù泄,可见此人的劣根xìng有多深,平时装的再纯洁也掩遮不了他骨子里的糜腐本sè,本来就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才忍着他,可老天有眼,最终破坏了这看似和谐的一切。

    王彦慎那沾着血的凶器把丁海蓉深深的打击到了,原来口口声声说爱我的男人如此卑劣无耻,在我可能被令一个男人非矛匕的同时他竟然还能tǐng起来搞娼,如果他跳了楼或什么的,我可能为他守一世的贞节,但是他的行为不可理喻,想要刺jī,太简单了,我给你…………

    “有一口气堵在心里,唐公子,帮我出了这口气,我要一段能满足到他的剪辑……”

    唐生愕然,但明白蓉nv的意思,蹙眉道:“介个不太人道,我做不出来……”

    噗嗵,丁海蓉跪下了,仰着泪脸”“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断了那丝情份。”,耳畔又回d着王彦慎说的最恶心的一句话“我不嫌弃你”太无耻了,你是不嫌弃丁家的政治影响吧?

    “你真的准备这么做?我怕你这一生都会痛苦……”唐生心里真的不忍伤她。

    “唐公子眼里我只是残败柳,但是丁海蓉的心是纯洁的,求唐公子成全我……”,几分钟后在王静的摄影机下,蓉nv一脸恬静的俯裹哄着唐氏喀秋莎,神情无比专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