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53章 心死如灰

第0453章 心死如灰2017-11-15 16:14:14Ctrl+D 收藏本站

    某个房间生着人xìng伦理与〖道〗德底线严重冲突的行为,做为唯一见证人的王静都涌起伤悲,她残忍的把镜头拉近,给了那张恬静俏脸一个特写,那张脸上有泪,有无尽的伤悲。

    这样一幅令人热血沸腾的画面居然没有叫王静在心里觉得它y糜,有的只是震撼!

    同时,宁欣还爬在那里,静静的观察着那个伤的其重的王家公子,客厅中一片凌1,牌姐趴在茶几上,如同死去了一般,只有那惨白sè的雪丘和双股微微的蠖动说明她还活着。

    王彦惇如痴如傻的坐在一边的沙上,暗淡的眸光中除了焕散的神sè什么都没有了。

    雷刚也是一脸羞愤的立在那里,今天不是他太失败,只能怪面对的对手太强悍了。

    只是一个萝1ì就摆平了自己,那个深不可测的内卫陈姐压根就没现身,他心中有莫名的怯意,这种感觉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经过特殊训练的内卫身上,但此刻就清晰在让他感受了。

    这是实力与实力对撼后产生的连锁反应,你服与不服,那个残酷的结果就摆在那里。

    “江中,我们可以离开了,我一生一世绝不再踏入这里,绝不会再来了……”

    “公子,这口气我们就要吞下去吗?”,雷刚掩饰着自己的心怯,说这句话也是强撑着。

    “嘿嘿,雷刚,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吗?你能做什么?在这里,唐生让我们彻底消失都很容易,从一开始我就坠进了他的圈套,我太自信了,自信到输光一切,天亮,我们就走……”

    “那那丁姐怎么办?”,雷刚不清楚生了什么,他当时晕mí了,虽在场也不知情。

    “可能无法挽回了,但我不想放弃丁家,只有和丁家联手,才能压制老唐家的……”其实王彦惇心里也没底儿了,自己被夜里的打击完全1了方寸,最后一幕更刺伤了丁海蓉。

    无论如何丁海蓉都是自己的nv人,一想到她被唐生……王彦惇心在滴血,是我的错吗?

    雷刚不再说什么了,他参与进来不过是内卫守护目标的职责,他本身与唐家无怨无仇。

    “把这个nv人丢出去”败兴,不是她,海蓉也许不会对我绝望,真…。失策……”

    无比厌恶的剜了一眼趴在茶几上的牌姐,雷刚过去就把她提起来拉看到了mén外去。

    所有这一切,宁欣都看到了,也听到了,但她的目标不是王彦惇”而是罗坚,这位罗副市长自进了俱乐部就好象消失了,他应该和王彦惇见面的啊,居然到了这时候也没等到他。

    宁欣还是静静的伏着那里,多年的从警生涯令她拥有着出常人n倍的耐xìng与耐心。

    她在等待天亮”王彦惇要离开江陵,不可能不j代一声给罗坚,那时候也许能听到一些东西,事实上罗坚和王彦惇都很狡猾,他们通讯定然有另一部不为人知的手机,因为从未监听到罗坚与王彦惇之间的任何通讯内容”心里有隐sī的家伙们,也会防备着别人的刺探。

    天mééng的时候,一切似是结束了”其实只是新的开始,唐生完成了对丁海蓉的承诺”寻附上过程中,即便心情有一些沉重,但在渐入佳境后也真切的体验了蓉nv的又一面风情。

    这一夜,没睡觉的人好多,生在豪mén俱乐部的事虽然知者不多,但知道的人几乎都没睡,华英雄他们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但是也能猜测个差不多,输家是王彦惇,伤的也是他。

    蓉nv是拿着那盘新录制的碟子离开的,她走的时候,清秀的脸上已经没有泪痕了。

    走出那扇mén后,她告诉自己,过去的一切都结束了,这一刻是新的开始,昔日纯洁的丁家nv死了,活着的是姓了唐的蓉nv,井了败了,也要姓唐的,你赢走了我十一年,我就shì候你十一年,这是对一种规则的守诺,也是对昔日男人最后的j代,为你,我做到了一切。

    嘴里面还残留着腥咸的感觉,蓉nv心里却坦然的接受了,给我尊严的那个人,值得我去付出,践踏我尊严的那个人一定要报复,往日的情情爱爱都消散在嘴里新的腥咸液味儿中。

    你不重视我,你做贱我,那么你就自尝苦果吧,我放弃执念了,无非是弃掉一陀屎。

    丁海蓉离开后,王静把碟子按照唐生的意思重新刻制了一盘,这是拿下某人的铁证。

    天没亮的时候,李云风就进了豪mén俱乐部,在林菲的帮助下,把那位被王大公子蹂躏了的牌姐出来,在车上录了。供,加上那盘碟子就是铁证如山,现职官员QJshìnv,嘿!

    这边张网以待,就等王大公子跨出豪mén俱乐部呢,虽说他是现职官员,可能强势的先控制他,等早晨的时候,唐生再和凤城的6如衡联系,那边纪委再派人来提他走,一切搞定。

    雷刚嘛,也会被拿下,他在助纣为虐,影带中有他提着牌姐的镜头,他有嘴难辩,即便他亮出内正身份,但在江陵也一样要被狠狠的压制,事实上他的枪被缴了他的经脉还被嫣的独mén手法封着,虽能行动自如,但不比一个普通人强太多的,他以为自己被废了。

    王彦惇没想到连环局等着自己,他以为唐生不会赶尽杀绝,其实唐生真的没准备要赶尽杀绝,就凭手里握着的好多事实材料,足以叫王彦惇投鼠忌器的乖乖做人,没必要再他了,只是他自己不争气,非要拿那个牌姐出气,那么好吧王公子,再打击一下,再送你一程。

    清晨六点多的时候,好多江陵市民都要开始新的一天时,丁海蓉又一次走进王彦惇的房间,雷刚看到她冷嗖嗖的脸时心里一紧,这个nv人现在就是一头愤怒中的狮子,不能惹。

    “你到mén外去!”丁海蓉很不客气的轰了雷刚出去,他半个屁不敢吭就乖乖出去了。

    王彦惇站了起来,心虚的很厉害,看见丁海蓉手里的碟子心脏不bsp;蓉nv都不正眼瞅他,直接走进卧室到碟机下动作起来,电源开机开电视,碟子推进去,王彦悸的脸sè苍白跟进来,要说只是想象中的那一幕真的无法和亲眼目睹相提并论。

    他真的不想看,但又忍不住要去看画面直接的跳转出来清晰的第一个镜头就是蓉nv的泪脸与男人的物什摆在一起,王彦惇脑际轰然,这种打击是极度惨酷的,蓉nv看得真切,心里却流过了报复的快感,同时也刺疼无比,三年的情份,不论真假两个人都有过甜密的过往这一刻血淋淋的撕裂,成了彼此痛恨的目标,谁心里也受不了,王彦惇突然笑了……

    “好看吧?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敢赌就要敢承担后果,他好玩意儿不错真的,我觉得吧比你的强”丁海蓉含着笑说这些的时候,心里在滴血,这是对他和对自己的残忍。

    只有这样才能让两个人彻底把对方从记忆中清除,伤是永远的它深深的刻在心坎上。

    “你真贱!”,王彦惇终于说出了他心里的真心话,“真的,比我想象中的要贱一百倍!”

    “是吗?荣幸之至有时候nv人贱点,男人更喜欢赌局开始时,你有想过我会这么贱吗?有吗?”丁海蓉突然嘶吼,冲上前就了他一个大耳光,打的王彦惇趔趄了三步。

    “贱货,其实你可以不贱的,你要是个贞fù,你就去跳楼了,只能说明你真的贱。”

    丁海蓉愤怒的有点要失去理智了,上来又一脚踹倒了王彦惇,她的身手比王彦惇强n倍,“你有资格说我贱吗?你要是个男人你会象条狗一样求他吗?你真叫我恶心,你居然没去自尽,还在房里搞nv人?这世界上还有比你更不要脸的男人吗?”她揪着王彦惇的头,左右开弓的猛煽他的脸,打的口血飞溅,昔日就算再敷衍对方,变到今日这种地步也太残忍。

    横躺在地上的王彦惇似要晕mí,丁海蓉心里没有丝毫的怜惜,“王彦惇,你需要清醒清醒,因为你的脑袋坏掉了,我给你洗洗吧。”,她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解开了自己的kù子……

    这就是恨到极致的表现,当一切结束时,丁海蓉提起kù子哭着跑了,她终于在最后对王彦箓的刺jī中看到了他的〖真〗实面孔,他如果不骂自己是贱货,也许不会生刚才的一幕。

    贱货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往日一丝情份绝尽,你为什么不想想我贱是谁造成的?

    算了吧,一切都完结了,丁海蓉在这一刻也算吐尽了心中的憾念,无一丝再可留恋。

    卧室的mén敝着,宁欣潜藏的那个角度刚刚好看到所生的一切,心下也不由一叹。

    mén砰的一声关上时,王彦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也响了,但他没任何心思接任何电话。

    宁欣知道该走了,没意义了,这个男人暴本在一夜之间给毁了,剩下的只是付躯壳。

    雷刚冲了进来,卧室地上躺着半死的王彦惇,他怕眼还瞅着电视里播放着镜头……

    “滚出去…………”,他嘴里吐出了这句话,雷刚就退了出去,王彦惇艰难的爬起来,爬到碟机那里,把那盘碟子摁出来,然后狠狠的把它掰成几片,再捡起碎片把它用牙齿咬的更碎。

    “唐生,我和你誓不两立,你等着,总有一天,我干掉你所有的nv人,包括你老母!”

    这句狠的毒誓是否能实现没人知道,但人们知道在天亮之后,王彦惇涉嫌QJ给抓了,同时被抓的还有帮凶雷刚,上警车的一刻,王彦惇悲忿的吐出一句话,“唐生,你真狠!”,某个窗口站着我们的二世祖唐公子,他一手掐着腰,一手叼着香烟,故意腆着肚子,望着楼下的警车和正上车的王彦惇,摇头微叹,“唉,我又没请你来,你这是何苦来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