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75章 对赌黎学姐【第3更】

第0475章 对赌黎学姐【第3更】2017-11-15 16:14:44Ctrl+D 收藏本站

    第0475章对赌黎学姐第3更

    记得当年大家是滥赌成性的,和谢长军顾小忠他们比,唐生不仅低了一届,就连家势也有所不及,不是根子不及,是江中省这边的形势搞的很砸,以致唐家的的影响剧烈萎缩。

    今生不比往世,站在全新的2005年,唐生可以用很平淡很无畏的目光瞅这些小冤家。

    这一世,爷爷无灾无病,精神体质双旺,这一世,父亲扶摇展翅,誓要凌云酬志!

    这一世,二世祖还是二世祖,但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的在游戏人间,要享受,还要做事,闲来时就过低调的小日子,搞点生意赚点小钱,逗戏校花情调御姐,路见不平拔刀就劈!

    拾拾缺补补憾,把曾经的伤统统抚平,那一世不敢做的事,这一世可能都要干。

    直到目前来说,唐生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实施这一切的,而且回头瞅瞅,很成功嘛!

    今儿乍见梁南和陈琪,颇令他有一些感触,要说上一世陪自己最久的就是蔷蔷,这刻回过头来想一想,今世却把蔷蔷累的够呛呢,跑东跑西的忙生意干事业,但她活的很充实。

    不是每天搂在一起就甜甜蜜蜜了,那样的话容易使人积累惰性,蔷蔷并不想做男人背后的女人,她个性很强的,她真的希望站在光环下,她要用自己的能力证明她可以站的很高。

    蔷蔷梅妁,她们都是自主能力很强的女性,她们需要的就是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

    瑾生就是她们的平台,唐生不需要站在明处,一切的浮华对他来说没任意义,他就想躲在她们背后享受美丽的人生,他的身份也不允许他站到前面来,人生要低调的去诠释啊。

    笑意盎然的就这样望着那边,黎囍美瞪了他一眼,又见到这个家伙了,领了三个女人?

    这个花了心肠的死色狼,一天不和女人泡在一起不能活是吧?黎囍美这样腹诽唐生。

    前面曾说过,上一世这位黎学姐叫唐生没少吃苦头的,是见了她就腿筛糠的那种状况,可是这一世不一样了,前次就是在他们几个面前把秦光远儿子小秦同学摆平的,然后把秦光远也给摆平了,就那一出,不光震惊了他们,也震惊了他们的长辈,唐家,在江中很牛啊。

    谢长军是很讨厌唐生的,即便现在的唐生看上去并不嚣张和傲慢,但他老是盯着自己的意中人黎囍美,这令他很不爽,当然,黎囍美并没有承认她是谢长军的女朋友,唐生知道,他们是成了一对,因为黎退下去之后,黎家也是后继无人,孙女嫁给谢家倒是不错的。

    许多事唐生心里都有模糊的印象,他也知道有些事会按照既定的轨迹去发展,有些事受蝴蝶效应的影响而偏离了轨道,还有些事因为自己的介入才变的面目全非,大体是这个样子。

    虽然梅妁戴着大蛤蟆镜,但她近期太红了,天天上报纸,日日有新闻,没见过她的人很少,社会底层那些不关注金融界和上流社会的草根就不说了,但凡有一点关注这些的,绝对会留下对梅妁的影响,她更是近期江中财经杂志的封面人物,可谓家喻户晓,无人不识。

    一个眼镜就想掩护她?非常可笑,主要是别人不注意吧,一但多看她两眼,肯定认识。

    梁南的任务就是在研究江中一些名人,想办法把他们发展到凯撒来销金,对梅妁没研究是假的,他就是凯撒猎美事业部的首席主管,过了他手的女人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多个。

    所以此刻乍见梅妁居然会出现在凯撒,他心里一阵的狂喜啊,这可是个惊人的发现。

    于是,他也对梅妁陪着的这个俊逸帅哥生出一份期待,他可不知道唐生早把他当成了准备践踏一番的目标,陈琪也是看见了梅妁,咦,这个一向只重事业不重享受女人也来了?

    回眸看了一眼梁南,见他眸光发亮,心里就泛起了酸气,她就这么小气,但凡梁南看着眼能发亮的女人,就是她要嫉妒和打击的目标,她要证明比她们强,要告诉梁南,我最棒。

    很微妙的对峙,说来慢,其实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唐生就到了谢长军黎囍美面前。

    “哟……巧了哦,人生何处不相逢呐?黎学姐,有些日子没见,你越发的秀靓了!”

    “关你个屁事?”黎囍美很讨厌放荡公子哥对她的调侃,尤其唐生给她的印象太差。

    谢长军脸色有点阴沉,只是盯着唐生,也没发言,他就是这种闷声闷气的人,不嚷嚷,但是敢做事,有股子狠劲儿,你别惹翻我,惹翻了我就和你拼命,唐生是比较了解他的。

    “唉,要保持淑女形象嘛,一开口就屁呀屁呀的,给人素质很低的感觉,是不,谢兄?”

    “唐生,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也懒得和你说什么吗?咱们最好是井河不相犯。”

    唐生撇了撇嘴,“你这人没劲儿,我同样是懒的和你计较,当年我被黎学姐揍的两条细腿儿筛糠的时候,你还敢骂我孬种来着,怎么现在你正派了啊?倒是黎学姐的辣味还在!”

    唐生的语气里有挑衅的意味,谢长军不是听不出来,但脑海中掠过了父亲的警告,来自父亲的警告是在秦光远事件之后说给他的,所以,谢长军现在该忍的要忍,他很懂事的说。

    黎囍美却不吃唐生这一套,盯着俏眸道:“姐姐我当年就吃定了你,现在还一样。”

    “是吧,我这人骨头比较贱,两年前一场牌局,你把我裤衩都赢走了,害我光着屁股在校园里逛了一圈,这个仇我一直记着的,你要是给我机会,我一定回报你,伤心的往事呐!”

    “哼,小禽兽,在本小姐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眼儿,你还想光着腚在凯撒溜一圈?”

    唐生笑了,“别价,以前咱们小,赌就赌了,光就光了,现在不同了,再赌这些岂不是叫人笑话吗?赌钱嘛我倒是有几个,你想玩也奉陪你,再说你要是输了,怎么光腚走啊?”

    周围的人都露出异样的目光,哦……还有这么段历史?倒是谢长军他们不陌生这个事。

    黎囍美不屑的道:“就你?还想赢我?我呸,我也告诉你,本小姐没钱,要赌就赌面子,你一付孬蛋模样,怕了就趁早滚,别在本小姐面前充人样儿,我瞧不起没骨头的男人,哼。”

    她是省委黎大的亲孙女,是江中第一孙小姐,谁惹得起她?至少目前还没有。

    唐生心里暗笑,脸上却一付苦恼相,“不带这么剌激人的,你以为我怕你吗?走!”

    他们几个都知道唐生受不得激,一激的话肯定上当,这小子是头蠢猪,你还敢和黎囍美赌?你不知道她玩牌出神入化吗?你丫的想脱了裤子逛凯撒你就早说话,居然在这装b?

    唐生很简单的打了一个手式,那意思是请吧,老子就是爱脱了裤子逛,你不服啊?

    他假装不认识梁南,但他知道姓梁的肯定会来,因为望着梅妁的目光发亮,嘿,靓吧?俺的梅美人儿太靓了吧?你小子就乖乖的钻进来吧,慢慢的,看唐家少爷怎么玩你。

    梅妁也不会发言,唐生干什么她只是跟着就行了,陈姐也一付淡若神态,蓝蔻很紧张的。

    她是见过那个梁南的,姓梁的亲自和她谈过一些很**的话,今天却都装不认识对方。

    豪华的赌宫里进进出出的都是富绅贵妇,你看吧,一个个端着高脚酒杯,头都昂着,偶尔会看到丧气垂头的,不用说,这位八成运气不太好,输了不少吧?赢了的人都是红光满面。

    在内地也就凯撒世纪开这一家比较公开的赌宫,但是非会员不能参与,赌的只是凭会员卡换来的一种凯撒券,为了掩人耳目的,赢家隔天才能凭凯撒券兑换到相应等量的人民币。

    唐生和黎囍美不是赌钱,而是赌面子,他们不需要什么筹码,需要的只是一家赌室。

    这里有各种赌台,也有各种单间赌室,无非是另外支付一笔单间费用而已,有梁南跟着,连赌间包厢的费用都省了,他是凯撒的高管,也是内部会员,有权力享受最优的待遇。

    赌室很豪华的,装饰无比华丽奢侈,地毯的毛毛有三寸多长,一桌一椅都是上讲究的。

    干红类的酒糕点果盘饮品全部免费供应,另有二美女侍应专门侍候在单间赌室。

    双方落坐,唐生也假装认识了一下梁南,他们都装的好客气,其实心里在彼此算计了。

    “哦……原来是梁公子,久仰久仰……”比较恶心的客套话在这时还是能应付场面的。

    “小唐公子的大名我也是有深刻印象的啊,闻名不如见面,哈……”梁南也虚伪的笑。

    顾小忠和鲍丽柔也不打对唐生感冒,瞅他的目光总是有一种防备与疏离,自命清高呢。

    黎鲍二女是南丰一中的高三届校花,今年高考完了,她们也算彻底的轻松了下来。

    黎女泼辣,鲍女柔顺,但追的甚紧的谢顾二男却都未能虏去她们的芳心,手段有限啊!

    “还是老规矩,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直到脱光为止,然后绕凯撒大厅走圈算完事。”

    “介个有伤风化,会不会给警察叔叔抓出拘留啊?”唐生露出了怯怯神情。

    梅妁和陈姐心说,坏蛋开始套人家了,唉,可怜的姑娘,你也太猛了吧?和他赌?

    倒是梁南很积极的道:“在凯撒,没有任何警察会出现,拘留这种情况更不会出现。”

    “是吧?那那就开赌好了,不过……黎学姐,我要确定,你输了你脱还是谢长军?”

    “废话,当然是我脱了,”黎囍美性格坚毅,才不会没定关系前占谢长军的便宜。

    “,值得我一搏,如果是谢同学我就没什么兴趣,你说,单抽比大小还是梭哈?”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