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495章 小嫣又一吻【第1更】

第0495章 小嫣又一吻【第1更】2017-11-15 16:15:14Ctrl+D 收藏本站

    5随便到了个路段就上了路基去停着,偏巧在两个路灯的中间,还算有一点隐暗吧。

    拉着iǎ嫣的手去哄她,这个纯真率直的iǎ美nv是必须要哄的,她那点心机跟本架不住唐瑾和豆豆两个人哄,一哄就全说了,自己偷吃是iǎ事,可曝了光总不是好事,脸皮要不了?

    “……好吧,嫣嫣,我承认我今天犯错了,喝的有一点多,又那个啥,你也知道我这的生理状况,总不能那个样子走出来吧?你又帮我解决不了,再就是大眼睛姐也真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你说,谁能拥有和偶像那个啥的机会啊?这是天上掉了个馅饼啊,唉,是我不对,我是该死,是我让馅饼砸懵了,嫣嫣你打我吧,你阉了我吧,我禽兽,我人渣,我不活了…”

    iǎ嫣就盯着他,看这家伙演戏,唐生说了一顿,见她没反应,“嗳,怎么搞的?配合一下嘛,我说我去寻死了,你也不劝一句啊?有没有良心啊?还说在暗恋我?我怎么信你?”

    “呸,我什么时候暗恋你了?你都没恋过我。”这话一出口,她赶紧捂住了嘴。

    “呃,我没恋过你啊?天地良心,明月在上,我要是没爱恋过端木嫣同学,叫我……”

    端木嫣的手捂住了他的嘴,“又发什么誓啊?我信你恋了过,反正我也说不过你。”

    太可爱了,这车灯同学真乃我的大爱也,快赶上唐瑾了,唐生双臂一发力,把她就抱了过来,两个人挤在驾驶席上,他伸手将座背放倒,顿时就宽敞了,iǎ嫣羞坏了,“干么?”

    “你说干么?我都一直舍不得欺负你,结果今天落了个没恋你的罪名,看来那句‘男人不坏nv人不爱’的话还是至理明言,不要问我干么,我能干么,当然是先摸你的灯头了。”

    说着一把就扣住了端木嫣右边的大灯头,捏在手里,那叫一个浑圆饱实,哇,太给力了,之前眼睛的iǎ咪咪是另种给力,iǎ巧玲珑,可和嫣同学的硕灯头相比,实在不大差距啊。

    iǎ嫣嘤咛一声,差点没晕过去了,右手含忿出击,力透指尖,戳在了唐生的右肩井呃,唐生顿觉右半个身子麻了,还没反应过来,左肩井也挨了一记,上半身就成木头了。

    端木错的点手第一次用在了他的身上,不过他还能说话,“嫣儿,不是吧?饶我!”

    “你这个坏蛋,怎么敢摸人家那里?打死你哦!”iǎ端嫣羞忿至极,扬着手不知往哪打,脸吗?不行,会打肿的,臂吗?打了也没用,他又不会疼,想了想,真没下手的地方耶。

    “打死我啊?你的糯米牙很硬的啊?来啊来啊,打吧,我看你往哪打?别心疼啊!”

    “谁心疼了?”iǎ嫣最终把扬起的手落在唐生脸上去,让你剌激我?以为我不敢打?

    但是打的帮TD没力道了吧?别人打的就算很轻,可人家还有一点声音的,你这一巴掌落下无声,搞什么吗?你想摸我的脸你就说话嘛,又不是不叫你摸,还用点我的道?

    iǎ嫣骑在唐生身上的位置显然有点不对,就感觉屁股下面有突凸,而且渐凸渐坚……

    她就反应过来了,iǎ俏脸顿时火辣辣的烫了,唐生却道:“嫣同学你在挑逗我吗?”

    听唐生这么说,嫣嫣赶紧挪开到了她的座位上去,啐了一口,反手拂解了他的道。

    “不玩了,唐生,我们回去吧?都半夜多了,在街上碰到了巡警可不好了啊。”

    “巡警?怕什么呀,咱们又没有车震,他们能怎么样啊?哈……嗯,回去吧……今天的事一定要替我保密啊,给唐瑾和豆豆知道了不晓得会不会拉我去下象棋,那就凄惨了啊!”

    iǎ嫣就想到了那天下午唐生被拎出浴池去下象棋的惨况,俏脸又有些陀红起来,唐瑾和豆豆对他很不客气的,三两分钟杀光一盘棋,然后拎着输家去床上去惩罚,那场面很眼热。

    “你带我去西边的几个煤都逛我就不告发你了,”iǎ嫣怕给他丢在省城一个人就惨了。

    “了,本来就带你去的嘛,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论我做什么,你都不许告发啊,”

    “知道了,但是你也不许干坏事,那那样不好的。”iǎ嫣也知管不了他,只能说一句。

    “嗯,我尽量不干坏事,要干也去找iǎ嫣干,这样总可以了吧?”唐生又挤眼给她。

    iǎ嫣香肩崩塌,白了他一眼,含羞笑着不说话,螓首垂的很低,一付来找我干吧的样。

    当夜回去了唐生自然是钻进了梅妁的香被窝,至于做什么就不说了,反正不会闲着。

    次日,唐生还在睡梦中,陈姐就进来了,她出入iǎ首长的房间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即便梅妁还躺在唐生的身则,说一句现代人不常用的话,陈姐相当于古时代那个通房丫头了,在现代谁能享受这待遇呀?让老婆就掐死了,也就是唐生吧,围在他身边的nv人如梅妁蔷蔷美王静她们都不避晦陈姐的,她半夜老会进房的,但凡发现唐生的某物挺着,就会拎着iǎ马桶侍候他放水,男人是怎么惯坏的?就是这样呗,还好iǎ首长是那种很识惯的男人。

    梅妁还睡的香喷喷的,半边身子祼着,陈姐揪了揪锦被给她掩上,见她没动弹就知道昨晚上又睡的迟,累了吧,事实上和唐生在一起,想不累也不行,然后,她又伸手摸唐生这边。

    唐生生出了感应,他睡觉全全是应付习惯,三天两天不睡都没任何问题,陈姐的yù手才捏住他的物什就睁开眼了,陈姐柔柔一笑,轻声的问,“折腾了半宿还是这个样,都搞不清你是不是憋要不要我拿马桶?”说话功夫就揪起了被子一角,微微低螓首瞅了一眼。

    唐生抬手勾了陈姐雪yù般的下颌,微微摇头,“我天生没享受的命,躺着不出来。”

    噗,陈姐又轻笑出来,手缩回来给他把被子又掖住了,“宁欣一早就来了电话呢。”

    “哦?说了些什么?”唐生忙问,在省城又呆了些天了,怕是江陵的妞儿们想自己了。

    “说那个安枫的事,都去找她两回了,也给她下跪了,指天发誓再不敢搔扰她了。”

    “哈,那个货呀,笑死我了,我不意思硬整他,让iǎ嫣出手封了他的成活太监了。”

    “iǎ首长你也够损的,宁欣说烦得他厉害,叫你饶了他这遭呢,”陈姐把话转达了。

    唐生笑了笑,不置可否,揪被就坐了起来,陈姐就替他拿过睡袍,然后又拿过短裤替他穿,话说唐生的享受是帝王级别的,随后两个人一起出来,梅妁仍睡的什么也不知道呢。

    “陈姐,手机拿给我,我去搔扰一下iǎ嫣嫣,”唐生走到了iǎ嫣口等了下来。

    陈姐从兜里摸出他的手机递给了他,低声道:“那iǎ妮子心思也动了,她体质要比唐瑾和豆豆强多倍的,你便是现在入她,她也受得了,无非是早几年享受欢情,倒没什么的。”

    唐生剑眉微蹙了下,手臂反勾着陈姐的腰肢,手滑下去捏了把她的盛丘,陈姐微微嘤咛,只便贴进iǎ首长怀中来,“她们三个我都没有碰,就怕她们苦情,怎么经得起挞伐?便是你这美香躯也要婉转娇啼,我还真有点不忍心辣手摧花,如今倒是有点进退两难的感觉。”

    “要说受也都受得起,你只温柔一些,和风细雨的来做,自不会伤着她们,平日里逗她们玩耍也不分个轻重,却害的她夜梦中挟腿抠挠的,哪个少nv不怀ūn?该折就拆了呗!”

    感情陈姐是有观察的,要说iǎ嫣做了ū梦,无意识的自己抠挠几下也是很正常的。

    要下手第一个目标也是iǎ嫣,她体质最强,至于唐瑾是豆豆,她们俩根本就抵不住的。

    iǎ嫣睡的正香响时也就醒了,凭她敏锐的嗅闻听闻都能察知入来的是坏蛋唐生,心不由怦怦狂跳,话说这家伙很少在清晨时来搔扰自己的,今儿是怎么了?居然闯进来。

    我要不就先装睡吧?她想法单纯一些,唐生何等jīng明?怎么不知她灵觉有多高,她若是醒来算正常,若是不醒来八成是在装睡,那说明心里就有某种期待,好吧,哥就成全了你。

    唐生也不客气,脱掉刚套上的睡袍,一撩iǎ嫣被子就钻了进去,这动静就有点大了。

    “啊……坏蛋,怎么敢钻进来的?”iǎ嫣再也装不了,这都入侵到被窝了,能装吗?

    “哈……是有正事要说嘛,躺下来聊吧,被子好香的说,”唐生也不客气,把只着了iǎ睡裙的嫣同学直接搂入了怀中去,她睡觉是百分之一百不戴妞妞罩的,本来就大,捂住了更难受的要死,无拘无束的睡才睡的香啊,这时候却便宜了唐生,给他一搂,全贴了上去。

    iǎ嫣浑身发软,又挣扎不动,只是羞瞪着双眸道:“你你敢动,我我就点你

    唐生翻白眼了,拥着她香软的娇躯,嗅着处子的幽香苦笑道:“我不动说事行不?”

    “嗯,不许动,可可以说事……”iǎ嫣拿他没办法,可实际上唐生的手就搭在她iǎ屁股上的,还在轻轻的捏着,这她都忍了,不让他占一点便宜也说不过去,其实也有点iǎ期待。

    唐生就把宁欣打来电话的事说了一下,让iǎ嫣和她哥哥端木真说,去给姓安的解

    “不用解的,我又没废了他,以他身体的强度来说,三七二十一天后,封禁自解。”

    “呃,原来是这样,那一会我给宁欣打个电话说一声,对了,iǎ嫣,昨晚梦到我了吗?”

    “没有啊,怎么会梦到你?”iǎ嫣脸突然红了,唐生就知道问她心坎里了,“没有吗?”

    “没没有!”iǎ嫣羞的只躲她的螓首,唐生大敢的俯头过去,用自己唇覆盖她的唇。A!~!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