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522章 夜游卢湖【第4更】

第0522章 夜游卢湖【第4更】2017-11-15 16:15:48Ctrl+D 收藏本站

    红酒浴是一种较上档次的享受,也很要nvxìng们的喜爱,因为它具备美容护肤的奇效。

    当量的红酒兑进适当温度的水中,浸泡在里面让酒jīng对肌肤渗透,这样更直接的受薹与饮酒是不同的,浸泡之后却要及明涂抹护肤霜,封锁水分的流失,不然一泡之后反受其害。

    当唐生和伍居士在蒸气房聊说一些话的同时,吕虹也陪着瑾瑜在享受奢侈的红酒浴。

    “…………其实说奢侈也只是针对底层民众吧,如今的洗浴中心大都有这种享受,只是价格贵一些,又搭配了其它名目的服务而已,自己在家nòng点红酒泡浴也很实惠的,算不上奢侈。”

    然而红酒的价格不菲,一般人享受在嘴上了,拿它去泡澡还是很奢侈的,工薪阶层有几个红酒泡浴的?那家伙泡的蛋疼啊,瑾瑜也不是观念特别保守的那种,她的优点是能在不违反自己原则底限的情况下随大流,这是混迹官场多年来的心得,该,中庸,时必须中庸。

    仕道维艰,中庸必读,你不研究中庸之道,就没法在〖中〗国官场生存,太有个xìng的人与一片人格格不入,最终被排挤出去是很正常的,瑾瑜做为nvxìng却有男人的xiōng襟魄力,她能在三十四岁就迈上市委常委副厅实职的权位可不光是靠家势背景,这和她行事作派有极大关系。

    大原则背景下她能忍受xiǎo难堪”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个人得失不能置于大局之上嘛!

    象伍居士这样的人,瑾瑜完全可以视之为空气,他咬不了你一口,封杀他不在话下。

    但是这些人很叫你头疼,你在江陵封杀了他,他在别处揭你的丑,你奈之如何?所以有时候得坐下来jiāo流,让他了解你的意图,让他不去触犯你的底限,这样的话双方能相安无事。

    言不获罪但言能杀人,舆论是一柄锋锐的两面刃,能捧你上光环顶颠,也能砸你进悲凄绝境,今天和唐生来这里就是想叫伍居士知道他们的意图,江陵的权力形势是有变化”但全局利益正朝好的方向发展,没必要这个时候揪住某些xiǎo辩子恶心人,搞的领导们都不开心。

    话说瑾瑜部长很给紫夜轩面子了,肯同意吕虹的邀请泡红酒算是给他们天大的面子。

    这是官与民的另一种jiāo融,我给你面子,你也得照顾我的面子,不要让我难做嘛。

    吕虹更是深谙世情的jīng明人物,她心里什么都懂,自然在泡浴过程中替居士美言了不少”又说不用多久将离开江陵赴省城开始新的生活,胡言luàn语的事还望瑾瑜部长别放在心上。

    瑾瑜的叮嘱是,无论走到哪里,行事准则都一样,别惹人家的厌”有些人的打击报复不会那么婉转,没有靠得住的后台就要谨语慎言,不然惹出了什么祸事可没人给你们擦屁股。

    从紫夜轩出来后,巧以龟速缓行在街灯华亮的城市大道上,瑾瑜浑身有一种莫明的燥热,红酒浴的作用很明显”酒jīng直接袭入肌肤,大力的促进了血液的循环,也加强了新陈代谢功能”这种感觉比喝酒更叫人心cháo澎湃,似是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好象寻个发泄口。

    已是零辰午夜时分,也不知唐生按的什么心,居然提出去卢湖那边打个转儿。

    瑾瑜心里扑腾扑腾的跳,本就受酒浴后的jī奋折磨,再加上xiǎo男人不怀好意的夜游卢湖令她产生了某些想法,心下有慌惶感,偏是嘴上没能拒绝,只说了一句,“回的迟了不好!”,“回的迟不好咱们就不回了呗,车上过一夜不正体现领导夜间视察卢湖项目废寝忘食的工作jīng神吗?在那美丽的湖畔边,我们披星戴月为了社会主义建设不分日夜的贡献着……”,听着他的胡侃,瑾瑜就挫牙了,我视察视察还说的过去,你视察什么?还把夜骗美nv游湖的龌龊险恶用心披上华丽的外衣,你个xiǎo混蛋要是敢碰我?看我不掐死你,装,你就装!

    月光如银,在距离市区约二十几里外的卢湖湖畔,唐生和瑾瑜真就披星戴月的漫步在湖畔了,话说他们可没去靠近施工工地的地方,而是挑了凄荒的一面停车的,唐生故意的呗。

    越来越觉得这家伙动机不纯了,瑾瑜心里和打鼓似的,左右瞅瞅这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店儿的,给他欺负了也是呼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凄惨,换地方就有救了吗?好象也没有。

    “…………楚黛集团的格局一但展开,比瑾生要大的多呀,不过瑾生集团涉及的面更广。”

    她心慌之下忙扯来正事来谈,唐生应道:“楚黛想走行业领军的发展路子,但是面对的竞争对手很强大,能不能一蹶而就现在谁也不敢说,我只能是去尽力吧,另外在江中省也给予了楚黛这个发展优势,换一个地方是不可能想这些的,中煤也好华能也罢,它们想把手伸进江中八局,省委省政fǔ的态度就是一道无形的制约,得不到省委的支持,他们想与江中八局任何一局建立深度的合作也难各局也都有自只的野心,并妥省委政fǔ千丝万缕的影响省心资源被省外势力整合,谁也不想接受,江中八大局也存在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念头。”

    “是啊,就算闹到国务院去,上面也不替中煤又或华能说话,各省大佬也不是好相与的。

    国务院要重大政策颁布实施,要征得地方上的同意也不容易,〖总〗理有时候要下来和各省巨头jiāo流意见,隐含着说服,因为得不到下面省委的认可,想颁布政策肯定也是困难重重。

    中煤和华能虽都是直属国务院的央企巨舰”但想分割其它省份内的利益也不容易。

    “上面的大佬们不会管他们那些闲事,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搞,搞不了是你无能,〖总〗理们O最快把事都办好了,要你们那些老总有什么用?尤其涉及到各省大利益归属时,国务院的头头脑脑更不会轻易开口,他们可不愿意省委那些掌权者对自己产生看法,会影响下届选举的。”

    各省的省委一二把手都是〖中〗央委员,联系尚恐不及”谁愿意叫人家对自己有看法呢?

    “我倒是看好楚黛的发展,占子地利与人和的优势,至与天时嘛,就看你的运作了。”

    “嗯,本少爷是信心满满,可一但楚黛成立,也将成为国务院直属央企,那就免不了要把楚黛集团一把手的大权让出来”不是人家信得过的人,怎么会让你掌握行业发展?你要是不听国务院的指挥怎么办?把楚黛的大权让出去,我又怎么心甘啊?所以那个人选也得我认可才行,一般来说央企老总都是正厅配置,xiǎo姨你已经是副厅了,距离很近的说,是不?”,“又打我的主意?你爸和我谈过话,意思是叫我在党委这边发展”你别瞎胡闹。”

    唐生耸耸肩,不以为然的笑道:“我爸是怕你累着,搞党务工作要比搞经济工作省心,但是nvxìng先天弱势,你又这么年轻”再往上升不是市长就是〖书〗记,你何以服众?只怕少不得被社会诟病,说你定是某人情fù之类,此类诽谤我可不想听,反倒是转入大型企业不会太引人注目,必竟官商之间有分别”你就算坐到正厅老总的位置上,也不会威胁体制内的某人。”

    关瑾瑜也知道自己特殊的情况,一个nv人上到厅级就不好安排了”独挡一面肯定是太刺眼,放在司局机关也被人家诟病臆测”自己又是绝代美nv,又是关家子弟,种种原素汇集在一起,都不是很令人顺心,呆在江陵xiǎo市,是不起眼,但要煎熬啊,一年一年的容颜老去,官场nv人呐,伤不起,连裙子也不敢穿,真要转到大型企业去,倒是能活的不那么累了。

    有时候真的好羡慕蔷蔷梅妁她们,官场中的忌晦太多,身子累还好,主要是心累啊。

    突然脚下一闪,瑾瑜惊呼一声,身子朝左晃去,唐生就等这个机会呢,忙伸臂将她揽入怀中,“xiǎo心点,这里坑坑洼洼的,有没有扭到脚腕?”,他是真的关心这些,不是假装问。

    瑾瑜跌入他怀中,顿时被强烈的男子气息薰的身心一颤,本就在酒浴后很jī奋了,这时候更不堪这种接触的刺jī,主要是她没这方面的经历,羞涩的慌措的不能自己,听他问脚腕是否扭伤,心下寻思,要不装一装?只给他这一搂,身子又软了,唉,“好象,有点疼!”,疼就好啊,唐生不客气的将她拥搂在怀中了,之前两次接触的铺垫也差不多了,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想来瑾瑜的观念也大为转变,不大胆尝试永远也吃不到这块féi乎乎的ròu。

    “我就知道你没好心眼儿的,三更半夜跑卢湖来就是为了欺负我的吧?”瑾瑜嗔啐。

    如今给他正面搂在怀里,这家伙比自己都高一截了,身子壮硕的令好多成年男人羞愧自惭,这才搂住自己的手就滑到下面去了,完了,我是逃不过这段孽恋了,“手啊,拿开……”

    唐生怀拥yù人,心下得意的紧,拿开?我想放上来好久了,你居然叫我拿开?你真心叫我拿开早便大耳光煽上来了吧?还是头一次mō到瑾瑜你的丰翘tún上,头没给mén挤的都不会拿开,“嘿……不拿开怎么着吧?前次我还亲你来着,你又把我怎么样了?要不你喊救命吧?”,瑾瑜那个恨呀,不光被他搂紧,他的手还大力搓捏着,那种酸麻sū涨的感觉顿时涌起。

    “你咋这么大胆子?我“……”,话才说了半句,就被突然俯头的唐生wěn住了抖动的chún瓣。

    一时间天旋地转了,认命了吧,那次被他强wěn了,就知道这一生难逃这个命运了。

    唐生是不会放过积极进取的机会的,wěn的同时上下其手,差一点没把瑾瑜抠的晕过去。

    当三十四年来头一次生理快感冲击她时,瑾瑜倒在唐生怀里没气了,那刻,脸上有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