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540章 被抵押的小帅哥【第4更】

第0540章 被抵押的小帅哥【第4更】2017-11-15 16:16:16Ctrl+D 收藏本站

    第0540章被抵押的小帅哥第4更

    啪啪啪,十瓶轩尼诗都启开了,在唐生眼中这有几个钱呀?在这一瓶大约卖两千吧。

    五女三男就这么喝上了,别说这几位空姐儿是比较厉害的,一杯一杯喝干邑很从容呢。

    很愉快就聊的熟了,几空姐儿摆明是拿他们三个当冤大头了,笑着聊着,也就知道他们三个叫小丁小唐小翁了,丁海军比较能吹,大咧咧坐在那里侃,我在哪条街混的怎么样?

    他纯是把自己做扮了一个街头小霸王的土瘪混子,能从诸女眼中瞅到隐藏着的鄙夷。

    翁元还好,个性比丁海军稳重的多,与他看上的那个美女低声说话,那女的姓秦,叫什么也不清楚,她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更多时候把目光投在大吹牛皮的丁海军身上去。

    唐生呢,一直就默不做声,低调的连话都不说,半垂着头就喝酒,偶尔看一眼身边的甘姓美空姐,其实他脑子里在想他的那些事,今儿和翁元海军出来也是不好意思拒绝吧。

    他越是这样越看着就顺眼些,最讨厌的就是丁海军了,唾沫点子横飞,然后是翁元,死缠着秦空姐,唐生神态是从容,实际表现的最腼腆,连话都没主动和身边的那个甘空姐答。

    对这堆经常混在俱乐部耍一些楞头青二世祖富家仔的空姐儿来说,早就锻练出来了,喝懵你侃懵你,一会寻个借口去卫生间什么的就找不见了,你为表大度下次见了面也没说的,人家一发嗲,说上次喝多了,头晕了,就先走了,忘和你打招呼了,请原谅啦,就没事了。

    总之那套路是很多的,你要是想闹腾闹腾,这里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会清理你哦。

    那个辣空姐姓陈,倒是和丁海军能侃的来,你一句我一句的吹呀,比较投缘的说。

    甘空姐呢,经过大半个小时对唐生的观察,发现他真能撑住性子,心里就有点不服了,怎么偌大一美女坐在你身旁竟然无动于衷?嗳,你是男人吗?你不会连禽兽都不如吧?

    然后她对自己也有一点失去信心了,怎么我吸引力下降了?在坐的姐儿中我为冠吧?

    你这冠又怎么样啊?我们二世祖就不搭理你,你喝着人家的轩尼诗,你都不主动搭个讪,没这么白耍人的吧?就算装个样子也要装嘛,果然,她对面的陈辣姐儿朝她递了个眼色。

    那意思是,老甘,你也陪那个小帅哥扯两句吧,咱们诳得人家开了瓶轩尼诗,大两万块就这么扔在这了,也不能吝啬几句话啊,不然下次人家就不上当了,侃过三回他们就晕了。

    “你多大了?看上去好象挺成熟的,其实我觉得你不大,有二十吗?”甘姐主动搭讪了。

    唐生摇了下头,还是半垂着头的腼腆样儿,“我啊,刚十八岁,到07年就二十了。”

    “这么小?”甘空姐就更把戒心放下了,又见唐生那么乖,道:“胡说,我看你身份证。”

    她这是诳人,可唐生真就给她看了,甘空姐接过来一看,“咦,是十八虚岁?才十七。”

    “嗯,也差不啦。”唐生收回了身份证,看见甘女眼里有丝惊讶,“你也不大,有二十?”

    噗,甘女笑了,哟,你蛮会说话的嘛,旁边的另一空姐笑道:“嘴好甜哦!”

    靠,这就成了?没见哥这么牛b的身材和成熟相吗?叫哥差不多,居然喊弟弟。

    “真看不出,才十七,嗳,你这人蛮特别的,怎么穿了一双布鞋?名牌吧?”

    甘女嘴里有揶揄的语气,身侧另一个空姐就跟着逗唐生,还不是看唐生长的俊秀嘛。

    唐生撩了一下脚,点点头,“嗯,是个牌子的,全手工制品,这年头儿极难买到的。”

    甘女和同伴笑起来,翁元一回头也看了眼唐生的鞋,“呃,什么牌子?阿迪达斯?”

    “我靠,阿迪达斯算个鸟啊?”丁海军听见了,撇着嘴道:“你看他象穿阿迪的吗?”

    这话让几个空姐儿回不过味儿来,是亵?是贬?有点迷糊了,但都笑了出来。

    唐生居然点头,“就我脚上的布鞋可不敢小觑,听说过‘内联升’吗?百多年前的老字号,头顶马聚源身披瑞蚨祥脚踩内联升腰缠四大恒,这是四九城最牛的谱儿,就我这鞋,那是精工制品,这鞋底共32层,号称千层底,底部每平方寸要用细麻绳纳81至100针,看看这针活儿,千古一绝,阿迪达斯和它比真的算不上鸟,最多算蛋蛋底下一根毛!”

    噗!有人把酒都喷出来,喷了丁海军一脸,是他身边的陈空姐,其它人也全笑喷了。

    丁海嘴比较逗,怔在那里居然伸出舌头舔淌下来的酒,哈……大家更笑疯了,陈空姐直翻白眼,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人,“嗯……味道还不错,陈姐是吧,敢不敢再喷我一回啊?”

    你丫的太yd了,陈空姐甘拜下风,欢乐的气氛一下就高涨了八度,空姐们笑的直喘。

    “你可太逗了。”甘姐居然抬手捶了唐生一下肩膀,然后反应过来觉得不对,脸就红了。

    唐生也没在意,又笑道:“别笑嘛,我说的也是大实话,咱中华精粹源远流长,什么阿迪达斯肯定要排在后面的,1920年德国人阿迪达斯勒才开始做布鞋,可是内联升始建于清朝咸丰三年,也就是1853年,比小阿同学早出江湖几十年啊,我这双鞋它有价格吗?”

    吹吧,侃吧,反正他们没一个懂的,望着唐生的目光都是很佩服的那种,偶像哥啊!

    那个陈空姐这时道:“嗳……你们三个好象不怎么见,就他还来过两次,你肯定还在上学了,你们俩是混哪的?别跟姐们儿瞎侃了,看你们也不象一般子弟,家里有当官的吧?”

    唐生给指为‘上学的了’,他苦笑了一下先答,“这位姐,我我其实已经不上学了,我也是你们北航的人,在江中南丰分公司的货运机场打短工,没看我穿着布鞋吗?我比较穷。”

    “靠,你穷?那中国还有富人吗?”丁海军瞪着眼怒驳了,“今儿酒钱你付!”

    “嗳,老军,不是吧?你怎么充领头羊的?穿皮鞋的能叫穿布鞋的付酒钱吗?”

    丁海军道:“我承认我穿的是阿迪,可我的阿迪只是一根毛,不如你内联升那只鸟肥!”

    噗,空姐们又笑喷了,别说这两位同学很欢乐啊,唐生干笑道:“蛋的内联升,八国联军进京那时就把内联升捣鼓没了,我一货运场打短工的穷小子,也就穿十块钱的布鞋了!”

    “你丫的把内联升吹的天上少有地上没见的,原来是诳人的啊?那个,元子,你付钱!”

    翁元更痛快,直接把兜里一百来块零钱全兜出来散在桌子上,“全部家当,你看着办!”

    丁海军固然一楞,五个空姐也楞了,不会真是三个穷鬼吧?今儿是谁耍谁呢?汗了。

    “那个啥,元子,咱哥仨儿,谁小谁掏钱,你没意见吧?我今年24了。”

    翁元忙道:“没意见,我23岁半,哈……”两个家伙一齐盯着唐生,“小唐,二比一!”

    唐生一脸纠结表情,看的几"qing ren"眼里出西施空姐都有点心疼他了,这俩家伙太欺负人了。

    唐生苦着脸转向甘女,“甘姐,你帮我打问打问,这酒吧要短工不?我决定来这打工。”

    汗,甘女和几个空姐也都翻白眼,有的还笑,那个陈空姐的道:“你不是说真的吧?”

    唐生一弯腰把鞋脱了,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什么不是真的,你看看这是内联升的鞋吗?这根本就是老北京布鞋庄的衔生伪劣产品,十块钱处理两双的那种货,我哄谁啊我?”

    他一付很认真的模样,丁海军和翁元都是聪明心思,就知道唐生要演戏了,那就配合吧。

    “嘿,小唐,你别哭穷,也不是我哥俩儿不帮你,今儿真没拿钱的,你看着办好了。”

    那边有不少人站起来了,好象有人在喊,说是选美盛会要开了,大家纷纷起身出酒吧。

    “走走走,咱们去凑热闹。”丁海军拉着那个陈空姐就走,“呀,耍啥流氓?别拉我手。”

    翁元也起身一拍唐生肩膀,“那啥,我和老军先过去,你要不先抵押在这?明儿赎你。”

    这戏演的真叫一回事了,唐生苦瓜碰上脸,“嗳,你们俩牲口,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四个空姐儿也跟碰上走了,反天上她们没准备付帐,就那个甘姓空姐没走,看唐生呢。

    “不是真的付不了帐吧?”她也有点龇牙了,不知为何,就瞅着唐生挺顺眼的说。

    “也不是付不起,就是今儿来的怆促,没带好多钱的,甘姐,你肯定认识他们,和吧台说说,打工肯定是瞎说的,我我不行临时抵押一下?明天还没放我,他们肯定来付钱的。”

    看唐生说的煞有其事似的,甘女香肩崩塌了,眸中有复杂神色,“看来今晚我们走眼了。”

    这时侍应过来了,朝他们道:“二位,你们一共消费两万一千二百元,不知哪位结帐?”

    唐生就干笑,脸还红扑扑的,甘女凝神盯着唐生看了几秒,从手腕上的小袋里翻出张卡递给了侍应,人家道了声‘谢谢,请小姐跟我来’,就拿着前边引路了,甘女起身跟着。

    唐生也站起来,“甘姐,怎么能让你出钱呢?还是把我抵押了吧?他们明天会付钱的。”

    甘女盯了他一眼,“两万一千二百块抵押个小帅哥给我,行,一会你打欠条给我。”

    噗,唐生龇牙咧嘴了,“那啥,甘姐,我搞到钱一定还你,你看我也不象骗子是吧?”

    装吧,看看啥效果,甘女都懒得理他了,在结帐刷卡的地方提供了秘码划了帐单,她就要了一支笔,让唐生在那条结款回执单的背面写欠条,他写了一句:逾期不还翻百倍……

    ……

    :今天四更,明天开始,浮沉争取在最后三天都是五更回报大家!

    重要通知:从现在起,大家把手里的捏紧了,今天不许投了,为什么呢?因为从九月二十八号(明天)中午十二点开始,就开始以双倍计数了,大家记住,是二十八号中午十二点,不是零辰,是中午哦,不能再浪费半张了,特此提醒!

    推荐票请继续砸我2500票,离30万总数越来越近了,九月一定要破它。

    谢谢大家!

    ……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