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542章 不敢玷污贞名【第2更】

第0542章 不敢玷污贞名【第2更】2017-11-15 16:16:18Ctrl+D 收藏本站

    第0542章不敢玷污贞名【第2更】

    被一堆男人围住的女人会很害怕,被一堆女人围住的男人也会心虚,唐生也不例外。

    他倒不是怕被这几位漂亮空姐非礼掉,只是调侃你就够尴尬啊,人家人多势众,又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你丫的又那么小,才十八岁,只是长了个大块头儿,人家根本不怕你啊。

    “把他放哪啊?咱们总得睡觉吧?他半夜跑了咋弄?锁在卫生间?”陈洁提议。

    唐生摸着鼻子,一脸的悲哀,21200块就把我整这么惨啊?我多大的身价,你知道不?

    “卫生间不行,你半夜不去卫生间吗?塞到贮物室?虽然通风不太好,但比较理想。”

    唐生脸黑了,默默的转望着甘婧,她也在看他,不发表什么意见,只是默默的在看。

    “对对对,塞贮物间去,那里是小点,安全性很高,再剥光衣裳,他一准跑不了!”

    黑线在唐生脸上爬现,他开始苦笑了,仍旧望着甘婧,那意思是你不管我啊?

    甘婧给他凝视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又见他一付苦相,心下居然生出不忍,“……贮物间那么脏,也不能睡觉,根本不行吧?还是让他住我房里吧,我我和陈洁睡一个屋好了。”

    “嗳嗳,谁和你睡一个屋啊?你要让他和你一个屋,你就和他睡去呗,这么一个帅锅,搂一晚也不错,我们也没人笑你,再说了,你花两万多呢,辛辛苦苦的活一个半月,全便宜这小子了,让他好好给你服务一下算利息好了,嗳,小子,听见了吗?不想断腿就老实点!”

    靠,这个吱吱喳喳的陈洁很能折腾啊,真当我很小没见过世面吗?怎么就咋唬我呢?

    “去去去……都滚去睡觉,瞎歪歪什么?调戏你姐是不?”甘婧瞪着俏眸扫她们一眼,“平时也不见你们这么风骚,怎么想欺负人家小弟弟?他才十八岁,你们的思想都坏掉了。”

    甘婧指了指唐生,“你,跟我去我房里。”她就领着唐生走了,其它人在后面娇笑娇叫。

    入到甘婧的房里,有一股幽香直泌肺腑的说,话说女人的香闺真是有女人味,唐生进过的女人闺房可多了,他现在都没有自己的房,就是在女人们的香闺里来来回回的捣腾了。

    虽说唐生对甘婧的印象不错,但还真的没有祸害人家的想法,嗯,至少现在还没有。

    “你就在这睡吧,我去和她们挤一挤,时间也不早了,你休息吧。”甘婧倒是很客气。

    “嗯,谢谢甘姐!”唐生点了点头,瞅了一眼她的秀床,那么干净,都不忍心坐上去。

    甘婧心里也蛮纠结的,就说那两万块吧,她心里也不是很疼,怎么说呢,首先直觉告诉她应该那样做,其次就是对小唐生有一种莫明的好感,仅仅是好感吧,谈不到什么情感。

    然后甘婧就去了陈洁房里,两个女人吱吱喳喳的讨论今天的倒霉事,陈洁就数落她没脑子,说她脑瓜子给驴踢了,甘婧也不反驳,脑子里就总是出现唐生那张真诚而无邪的俊脸。

    “嗳,又说那个罗大公子你真的不考虑?换过是我是会考虑,你说咱们图个什么呀?不就是图嫁个好人家吗?姓罗的是个花花公子,可是如今这社会,有家势的公子们哪个不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再TMD忍不了到时就离婚,还能分他一半家产呢,是不?”

    甘婧翻了个白眼,“我个人认为也不是那么回事,主要情感这种事,还得讲感觉……”

    “滚……少和你姐讲感觉,穷的当当响的那种感觉,跟着受洋罪啊?什么理想啊梦想啊全飞了,每天为了生计就得愁死,这年头儿是什么消费,咱们一个月辛苦下来也万大几的收入,可经得起折腾吗?上次去巴黎我咬牙买了个爱马仕包包,其实B疼的啊,这是爱摆个穷谱儿的下场,你说,咱姐妹是挎爱马仕的阶层吗?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我都劝你别买了,太奢侈的玩意儿对咱们没用,真正的有钱人只会笑话咱们的。”

    “笑话个蛋,老娘才不怕呢,我挎个爱马仕,专骑自行车,我高兴,我乐意,咋了?”

    “唉,我懒得理你了,睡觉睡觉,”两个人挤一张单人床上,多少是有点挤的慌。

    “你睡得着啊?那的秀床让一个陌生男人滚了,会留下他的味道,你的清白可没了。”

    “那我怎么办啊?我能怎么办啊?借他睡一宿,床也不会塌的,你尽想些什么?”

    陈洁笑道:“我这个人吧,活的精细,咱们女人的贞节很名贵好不?和他要损失费啊!”

    “去你的吧,睡一下床要什么损失费?会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吧?”甘婧道。

    “我干你小妹妹的,你和他讲什么道义?他们三个骗子耍我们啊,大姐,你搞错了吧?尼玛的不是对那个小白脸儿有好感了吧?这是很现实的社会,什么感觉不感觉的,全扯蛋,说实惠的吧,谁给老奶1000万,老娘立马以身相许,飞来飞去的,一天侍候人陪笑脸,我TMD受够了,多少委屈多少泪,就没个男人心疼我,我长的丑?妞妞小?屁股不够翘?”

    甘婧噗哧笑了,“是你眼高吧?左挑右捡的,好一点的全误了,不过别愁嫁不出去。”

    “我才不愁呐,当二奶或小三都不会比别人差,有时候气的真想一堕到底,可心里又不甘,就没个欣赏老娘的男人吗?全TMD瞎眼是不?老娘孤芳自赏二十四年了,愁哦……”

    两个人聊一些私话,甘婧心里就想着,那个小唐现在睡下了吧,“我过去看一看?”

    “看啥?他还敢跑了啊?我跟你去,咱们把他衣服抱过来,让他光屁股跑好了。”

    俩人就穿着睡裙过来了,陈洁大咧咧的个性,推开门就进来,才不怕里面有状况呢。

    房里挺幽暗的说,灯早关了,窗帘子没拉,月光照进来,床上空空如也,没有,她们进来的第一眼就是在床上,呃,没人?跑了?甘婧急忙摸门侧的开关,哗的一下灯亮了起来。

    然后她们的目光就看到了在床对面椅子上半仰着快睡着的唐生,感情他连床都没上。

    一瞬间,两个空姐心里对唐生多了一份好感,不管他出于什么理由没上那张床吧,这都是对甘婧的一种尊重,哪怕他存了要跑的心思,龌龊男人们的心思,把他圈在一个大美女的香闺中,他能不享受一下各种的香吗?上床躺躺,嗅嗅女人味,摸摸她盖过的被子什么的。

    这是美女的私闺秀房啊,一般人能叫你进来吗?所以说对你开放是一种很奢侈的做法。

    看到唐生静静坐在椅子里,他的目光还是那么平淡悠容,脸上还挂着一丝微笑呢。

    “呃……以为你跑了?怎么没上床去睡?是不是等我睡熟了要跑?”陈洁不客气的问。

    甘婧张嘴欲言,又没说什么,唐生先了瞅了眼那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床,然后才苦笑,“跑倒不至于,我绝不承认我自己就值两万块,甘姐的床太干净太纯洁,我不敢玷污了贞名!”

    话是平淡,但含着一种尊重,甘婧和陈洁都怔住了,心里也都涌动着一种东西。

    “放心吧,我不会跑的,我的体质很棒,在椅子上休息一夜没问题的,你们去睡吧。”

    “行,小唐弟弟,姐小看你了,你是个男人。”陈洁咬着牙说了句一夜里最正经的话。

    甘婧是什么也没话,但她瞅着唐生的目光又变了好多,十八岁的大男孩儿,看不透你。

    那夜,甘婧失眠了,陈洁睡着后,她就一直在想唐生那句话,‘我不敢玷污了贞名’;

    “起床了起床了,赶紧的,不好了,刘主任来查房了,尼玛的,要出人命了……”

    一声娇叫把宿舍里的几个漂亮空姐都惊醒了,哇哇哇的都惨叫着蹦起来收拾了。

    “不是吧?刘大主任发什么神经?又来查房?分明是要整咱们啊,甘甘,姓刘的一定是奉了罗大公子的命令来挑你的剌儿,这个老鸡婆怎么不去给罗大公子唆鸟啊?什么玩意儿。”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唆过呢?不过她都黄脸婆了,大罗会看上她啊?做梦去吧……”

    也不知这几位空姐有多恨这个刘主任,居然咒的如此之恶毒,看样子平时老被她收拾。

    砰,房门开了,一个中年**气势汹汹的闯进来,六个空姐都来不及换衣裳,一起列队在客厅恭候刘大主任的检阅,“……瞧瞧你们的邋遢德性?平时倒是抹画的人五人六的,哼。”

    空姐们不敢顶嘴,刘大主任是专管她们的人事监理部副主任,权势滔天的说,吓死人。

    甘婧脸色很难看,她房里有个男人啊,这要是给抓了,就是她围返了公司管理条例,偷瞅了一眼陈洁和秦晓,那意思是说,我完蛋了,陈洁和秦晓她们也偷瞥甘婧,一起默哀吧!

    刘大主任一间房一间房的推开看,每看一间就评一句‘不及格’,跟着好怕随从就在后面记录,突袭查宿的结果直接影响社利奖金的额度,空姐们都一个个的直翻白眼了,靠!

    “啊……你你是谁?”终于推开了甘婧的房,然后看见一帅锅在里面,刘主任震怒了。

    空姐们心叫完了,甘婧脸色有点苍白,唐生还没搞清状况呢,这是做什么?查啥?

    “这是谁的房间?”刘大主任蹬蹬走到了客厅,犀利的目光扫荡着六个空姐。

    甘婧还没说话,陈洁就挺身上前一步,“报告刘主任,我和甘婧换房了,那个男的是我对象,他昨天来看我,后来就没有走,我们坐了一夜,情况就是这样的,您处分我好了。”

    陈洁就是这样的个性,她对每一个姐妹都是真心实义的好,捅多少蒌子,她都抢着背。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