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552章 告别往日的纯真【第2更】

第0552章 告别往日的纯真【第2更】2017-11-15 16:16:31Ctrl+D 收藏本站

    第0552章告别往日的纯真第2更

    什么?小翁的父亲是大津的翁吉义?汗,那可是数得上号的领导人之一呀。

    即便甘婧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官场,但她还是听说过翁吉义翁大这个响亮的名字。

    “……所以呢,我个人认为,他们俩即便有些龌龊心思,也绝对不同与市井之流,说到用强之类的,应该是做不出来的,他们要是敢这么做,我给受害人做主送他们上法庭……”

    想想也是,这都是什么身份?能做下三滥的霸王营生吗?他们身边缺女人吗?缺吗?

    甘婧想来想去的答案是:不缺;他们肯定不缺女人,就拿唐生来说吧,身边多少女人?而且一个个显赫无比,不是高官就是老总,人和人真的不能比,比完你就有跳楼心思了。

    “我我回去一趟收拾些衣物,”不是下午要飞江中西崎吗?你得让我准备准备嘛。

    就这样,甘婧急匆匆的赶回了秦晓家,见了面就叹气,陈洁呢,也正苦恼着,让秦晓给小翁打了电话,由他去和那个老军澄清一下陈洁的想法,结果老军很怒,还给陈洁手机了。

    “……他怎么说?没骂你或鄙视你吧?”甘婧想到他们的背景,心里就虚腾腾的了。

    陈洁撇撇嘴,“那倒没有,还算个男人,也说尊重我的选择,还祝好什么的,靠!”

    秦晓也道:“我真怕那个老军来,那阵式太吓人了,胆儿小的能尿一裤子。”

    “我们就是几个小女人,他非要强来也没办法,但我会告他的,谁凭白叫他非礼?”

    “你没见人家多深的背景啊?大罗比我们强一百们不止吧?还不是下跪求饶吗?”

    陈洁嘁了一声,“那是他孬好不好?换了是我拼着有一死还能怎么样?他姦尸啊?”

    甘婧翻了个白眼,“既然这事挑明了也算过去了,其实……他们的确背景很大的吓人,小唐都和我说了,那个老军的爷爷是共和国元勋,他爸是现任辽省的省长,真是晕了。”

    “啊……”陈洁和秦晓都大张了嘴,“什么什么?他爷爷是元勋?他爸是省长?”

    “嗯,还有那个小翁,他父亲是大津市委翁吉义,真汗,我们撞上dz党了;”

    噗,秦晓和陈洁都喷了,美眸子凸出来,脸上写的全是震惊,传说中的dz党居然就围绕在我们身边?天呐,“姐姐们,我以后可有的牛皮吹了,老娘把dz党的包养都拒绝了,尼玛的,坑姐啊,以后谁还敢包养我啊?我还是找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嫁掉算了,什么事啊!”

    秦晓心里就忐忑了,她本就是不太有主见的个性,此时心慌的厉害,“我我咋办呀?”

    小翁摆明了对她有意思,先后到北航都找了她三四次了,但秦晓不太甩他,因为小翁一直表现的温文儒雅的,怎么说呢,用俗话说好象有点窝囊,现在看来,人家那是低调啊!

    “嗳,晓晓,那啥,我建议你,先不要太早的做什么决定,可以试交往,就算做个普通朋友也不一样啊,人家多大的背景身世?我怎么就把那个老军给踹了呢?姐开始纠结了。”

    甘婧和秦晓一齐白她一眼,前者道:“怎么着?你后悔了?现在不注重情感和贞节了?”

    “什么话?我开玩笑的好不?我就是看那个老军没谱儿,凭姐姐这容貌姿态……”她扭了扭屁股,托了托胸陀,“一流的吧?不是还能勾搭你的小唐吗?至少我对他有好感,反正也尼玛是当小蜜的角色,怎么着也得挑个自己瞅着顺眼的吧?难道你们还指望当太子妃?”

    “妃个屁,你们是没见,那个小唐身边一堆美女,光我见这三四个都是一等一的极品,楚黛的老总关瑾瑜董事会主席汪楚晴副主席碧秀馨,还有他的私人保姆都是大美女。”

    陈洁和秦晓咽唾沫了,“可怜的甘姐姐,那你过去岂不是毫无地位了吗?太闹心了吧?”

    “滚……姐姐可没准备给他当小三或小蜜的,我是为了工作好不?今天签了正式合同,我才不侍候他呢,我在那个汪楚晴身边当秘书助理兼翻译,月薪就数万,我为什么不去?”

    “姐啊,提拔提拔妹妹吧,我以后就跟你混了,你要是看不上小唐,推荐我好了……”

    噗,秦晓捶了她一下,“嗳……要不要脸了啊?感情你是瞅上那个小帅锅了啊?”

    “靠,这年头儿有几个要脸的?包括蹲在大街上卖菜的小贩儿也要哄个半斤八两的,要脸吗?要脸就要吃大亏,姐最近在看厚黑学,就是教给人怎么不要脸的,其实我也不是看上那个小唐了,我就是挺欣赏他的个性,那夜他硬在沙发上坐了一夜,都没上甘婧的床……”

    “对了……你后半夜去卫生间时又进去瞅他了?”甘婧记得那夜陈洁出去过一趟的。

    “当然了,我怕他跑了啊,我进去时都零辰4点了,他还坐在椅子呢,很有原则啊。”

    就怕男人没谱儿的,怕说话和放屁一样的,有原则才靠的住,至少给你更安全的感觉。

    各人心中都有对另一个人的一种看法,包括甘婧秦晓她们,都会对唐生老军小翁有不同看法和印象,说起来数小唐同学年龄最小了,可偏偏他最沉稳,言谈举止最有范儿。

    “我还不晴楚这边的状况,所以没和他说把你也弄过去的事,我怕老军找他麻烦。”

    本来嘛,他们一起出来泡妞儿的,结果老军想泡的妞儿看上小唐了,他怎么想啊?呃,是小唐把我看上的妞儿挖走了吗?其实不是那么回事,但你能拦住人家这么想吗?真汗!

    不过现在好了,至少先通过小翁的嘴把陈洁的想法转达给了老军,是她自己不乐意,和小唐无关,别因为我们女人,搞得你们兄弟失和,这就是我们的罪过了,有些话要说清嘛。

    “嘁,该说什么就说吧,我才不怕别人怎么看呢,我也和他挑明了,本来就没啥啊,一共认识大半天,有屁的情份啊?就因为你看上我了,我就让你睡?那看上我的人多了,我都让他们睡啊?莫明其妙,再说我也是去当个助理秘书啥的,我也没准备向小唐自荐枕席!”

    “好啦好啦,不说你们了行不?说说我吧,我我一向没主意,咋应付那个小翁?”

    秦晓心乱如麻,但也不能否认dz党里的超级公子对她的诱惑,真的只是交朋友?有点扯啊,男的和女的能交往成朋友吗?不去滚床单哪来的深入发展?他们不就图的这个吗?

    要说秦晓家条件也十分的一般,父母年迈,也管不上她了,哥哥姐姐们各自顾自己,能帮你的也有限,必竟都有自己的家庭了,总不能不顾自己全帮你吧?现在,你只能靠自己。

    当空姐儿时也有美梦和幻想,也曾想着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手捧着鲜花跪在那里求爱,但经过一些交集之后,什么王子都是风流鬼,这边求你,那边哄另一个,渐渐的,也看透了。

    然后就是各种包养啊小三啊之类的风潮在空姐儿圈儿里狂啸,北航俱乐部的选美,每三个月一届,之前几届的冠军都过上令人羡慕的生活了,即便她们出卖了灵魂和**,但她们表面上光鲜了,也不用受气了,有一个姐妹以前和她们一起的,就说过:卖就卖了,堕就堕了,比活的象条狗的强,那个曾经想霸王我的牲口前些时让我狠抽了,他屁不敢吭一个。

    有时候,她们争的是一口气,讨的一份尊严,即便付出的代价那么沉重,但也要争。

    还有那些同行们,相互嫉妒的美女们,摇身一变成了款婆富姐儿,又晃到你面前时就各种的鄙夷你,唾泣你,嚣张的啊好想煽她一百个耳刮,可你斗不了人家,人家倒是能煽你。

    所有这些气,堵在心里,堵在胸口,那家伙堵得慌啊,然后有一天要爆发,去,老娘会比你差吗?老娘随便摆个姿式招的男人们都比你那个强,然后,你看老娘怎么鄙视你的。

    现实中这样的情况太多了,当然,你要是太平凡的话,可能连个鄙视你的人都没有。

    真的,不知有多少妹妹们在那里求鄙视求唾泣求关注求泡各种求,太寂寥了!

    “晓晓,就按姐教你那招,先勾搭着呗,把现状改变了再说,真能培养出情感的话,睡就睡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迟早不得被人睡啊?必竟小翁身份不同,错过了可惜,相信好多求他睡的都不被搭理,这也许得靠缘份,数以亿计的人海中相遇,这本身就是一份缘聚!”

    “嗯,洁子这话我赞同,情感放首位吧,女人始终是弱势群体,没个依靠不行的。”

    “这就对了嘛,甘婧这家伙想透彻了,八成和姓唐的有秘约,在这假装充正经呢。”

    甘婧一拳砸过去,瞪陈洁一眼,“我至于吗?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即便我是‘民女’,我该有的自尊也是一份自尊,小唐要是连一份应有的尊重也不能给我,那他不配令我欣赏。”

    秦晓眼一亮,“对,就是婧婧这话,小翁要是不给我一份尊重,我代表民女煽他耳刮。”

    “弄杯酒吧,为我们迈上dz党小蜜这条不要脸的发展之路喝一杯,告别往日的纯真!”

    三个女人突然哭了,抱头失声,粉泪涟涟,人生的命运奇妙的转轨,根本无法预测。

    午时,甘婧领着陈洁来了,多少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向唐生提了个小要求。

    “陈洁和我最要好,我俩不想分开,你你能不能也聘她?我的薪水分她一半也行!”

    唐生笑了笑,对这个陈洁的真性真情也是有印象的,“楚黛并不缺一个人的薪水,晴总也需要更多的秘书和助理,你们只要肯干工作,公司不会亏待两位的,去找晴总吧……”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