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579章 你、没得救了!【第2更】

第0579章 你、没得救了!【第2更】2017-11-15 16:17:4Ctrl+D 收藏本站

    第0579章你没得救了!第2更

    从警务中心出来后,早有瑾生资管的车派过来,之前是梅妁和唐生通的话,然后就派车过去了,蓝蔻自告奋勇开了辆车去,她本人也是想和唐生把那点小误会彻底澄清了再说。

    在警务中心上了车,方媗和杨洋心里也有一些异样的,就刚刚所见,她们心里对唐生转变了看法,他还是那个无所世事的二世祖吗?他竟和南丰市的副市长马再兴坐在一起聊,老马还向他诉苦,说是什么去部里进修的名额给人家顶了,部里,是部啊,这可不得了。

    怎么着?这个二世祖的关系都通到国家部了啊?嘞个去,二女不心虚才怪呢。

    但是一上车杨洋更心虚了,蓝蔻?我的天呐,这不是瑾生资管梅老总的心腹秘书长吗?

    原来她和陈征放一样,也是在瑾生资管打零工的,他们都说的是财务专业,蛮有前途。

    象蓝蔻这样高高在上的瑾生高管,对杨洋来说太可怕了,人家是金字塔尖上的牛人,听说光是公司给的股份激励就令这位蓝大秘挤身富婆行列了,别说人家还是梅总的心腹呢。

    她认识蓝蔻,可蓝大秘不认识她这个零工呀,所以说,杨洋心里虚,也是有限度的。

    然后就是蓝蔻对唐生的态度,那叫一个谦虚,那叫一个谨慎,那叫一个小心翼翼。

    “……小唐主任,咱们去哪啊?”蓝蔻在车子上路之后,才很柔声的问了这么一句。

    坐在副驾席上的唐生半仰在座上,一付舒适非常的模样,“叫家小有情调的咖啡屋吧,我和学姐们叙叙旧,套套近乎啥的,真能泡上一个半个的,我好请蓝大秘你吃饭,哈!”

    他说话没个正形儿,坐在后面的方媗却是感觉他现在光练嘴了,实际行动有原则的多。

    杨洋则在心里分析唐生的背景和现状,就是搞不明白他怎么和瑾生资管的牛人蓝大秘这么熟?悄悄趴在方媗耳畔说了些什么,方媗脸色的神情一变,瞅蓝蔻时的目光也变了许多。

    而蓝蔻听到唐生的调侃笑了下,道:“那看来小唐主任的这顿饭我是吃定了吧?”

    “我靠,你以为我是神呐?我这二位学姐眼界很高的好不?这位,目前在英国剑桥进修,这是回国探亲了,这位是江中财经大学的未来博士导师,都是大牛人,能瞧上我这个一学期翘课三个月的逃学威龙吗?我看是难喽,就说我吧,如今每天都闲的蛋疼,我就发现我除了勾搭美女就无所世事了,人生至此,真是苦不堪言啊!然而泡妞儿也是门伟大的事业哦!”

    噗,蓝蔻先喷了,后面的方媗和杨洋都瞪美眸中,这流氓二世祖,好象比前还执着?

    方媗有点不想忍他了,开口就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个成器的,我还以为你学好了?”

    蓝蔻回头看了眼方媗,嗯,还真是个美妞儿,怎么着?你不知道小唐主任的底子啊?

    唐生半则回身子笑道:“那啥,媗姐,我现在真的比以前进步了,站在我的角度来看,我是学好了,有进步就代表好,是不?就说以前吧,调戏个校花什么的,也就是偷袭一下胸,拉拉人家手,摸下小"qiao tun"这些,现在呢,大大的进步了,不搞这些肤浅的小龌龊了,比较含蓄的说,现在泡妞儿是讲求实际效益的,那可是真刀真枪的泡啊,耍流氓嘛就要往大耍!”

    噗,蓝蔻再一次喷掉,嗯,我相信你的话,你也的确是这么做的,连我们梅妁都是你的那啥,别人算什么呀?就我这样的也只能是眼巴巴瞅着你幻想一下,这辈子都没贴的机会了。

    方媗和杨洋那个纠结啊,四双眼狠狠瞪着唐生,这家伙太脸皮厚了啊,纯粹一流氓。

    手机铃声轻脆唱起来,唐生就掏出来接电话了,“……呃,晴总啊,嗯,嗯,好的,继续拿下吧,西部三大煤都肯定要全部端了的,大意项谈妥了就把细致工作交给下面人,你们去东部和南部,那边四个局也等着楚黛去犁庭扫穴呢,嘿……我们手头缺资金,哪有那么些钱砸他们?控股权在手里就行,其它的可以让步,华能和中煤不会强势介入的,他们联手在一起也拿不出100亿来,我现在看出来了,他们真正心动的不是煤田,而是建设中的津大港,一但峻工的话,两亿吨以上的年吞吐量是非常惊人的,我们自己用得了吗?肯定用不了,这方面可以与他们接触,现在谈津大港部分码头的承租,价格相对低的多,等以后嘛,嘿…”

    又聊了一些就挂了电话,还没等他开口,手机又响了,“……哦……钟伯伯,嗯,对,马局长的事我看您得过问,部里面什么意思啊?不能欺负我们江中吧?早他们干什么来碰上?要么一开始就不要圈定人家马再兴,定了的事再拉稀象什么话?谁办的?找他麻烦!”

    三言五语就解决了与钟怀仁的谈话,他又转身回来对方杨二女道:“……还继续咱们刚刚那个泡妞儿的伟大事业话题,男人嘛,怎么能不泡妞儿呢?有一些廉耻道德很滞碍龌龊梦想的发展,做为y民中的一员,我个人认为啊,活着的时候一定不能憋屈了自己,要潇洒的走一回,人生短短数十载,莫要留下太多遗憾嘛,爱就是爱了,恨就是恨了,有什么嘛?”

    “哼,谬论,照你这么说,女人们也都把应守的观念放弃掉吧,快快乐乐去活吗?”

    “哈……问题是,放弃了应守的观念你会快快乐乐吗?不能舍本逐末对不?有人说男人是下半体思维,女人是理智思维,这就是差距,之所以是男人们在泡女人们,而不是女人们在泡男人们,真要反过来的话我倒省心了不是?来吧,姐姐们,尽情的泡我吧,我不躲!”

    “你不要脸!”方媗狠狠白他一眼,什么歪理啊,杨洋倒是失笑了,但掩着嘴笑的,在蓝蔻面前,她不敢失了礼,怕以后撞见了不好面对,瑾生资管,多牛气的公司,向往中啊!

    “关于要不要脸的问题,咱们中午前就讨论过了,要脸的人肯定比不要脸的人活的艰难,但各人操守不同,立场不同,信仰不同,原则不同,人生观不同,世界观不同,我也没权力让人家认同我个人的观念不是?有时候执着是一种愚昧,有时候执着是一种快慰,要看你怎么去执着了,牛角尖是不能钻的,人挪活,树挪死嘛,要把种种一切都看淡,这是平常心!”

    “平个屁,你什么时候把泡妞儿心变成了平常心,你就算成长起来了,不然……哼!”

    “别价……媗姐,你可以不叫我吃饭,甚至不叫我活,但妞儿是一定要泡的,我的人生就剩下这么点乐趣了,可不敢剥夺了啊,耸立在我面前的无数峰颠都比我抹平了,唯有一个个绝代佳人还有待我去开发,不知道有多少美女对我流露出期待的眼神,我能叫她们失望吗?心在梦就在,天地间还有爱,我不能随波浮沉啊,要振作,要把泡妞儿伟业坚持到底!”

    “你没得救了,流氓本质已经深入了骨髓之中,那啥,你送我回家吧,我不想叫你泡!”

    “哈……”唐生一顿瞎侃把方媗侃懵了,“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有恨,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是朋友,而且不是一般的朋友,你和杨洋姐,一人欠我一个吻的,啥时候还债?”

    “滚,谁欠你的?不要脸!”方媗心说,我恨透你了,还吻你?你大白天的做梦呢?

    杨洋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没表态,唐生呃了一声,“唉,女人都是不讲理的,那么正规的赌局,我就赢来了一个‘不要脸’的评价?杨洋姐,就事论事的说,是我不要脸吗?”

    杨洋脸更红了,方媗也脸红了些,蓝蔻就问怎么回事?唐生把赌局说了一下给她听。

    然后蓝蔻就发言了,“嗯,人无信不立,既然那啥了,就应该履行义务,我这么看的!”

    履行个屁呀?杀了我好了,方媗把头扭一边去了,杨洋垂着头,不敢吭声,挺没脸的。

    咖啡屋到了,他们下了车,唐生对蓝蔻道:“蓝大秘,你回去吧,不用管我们了……”

    蓝蔻倒是有心想陪着他们的,可唐生不那个意思,她也就略带着失望驾车先离开了。

    “看样子你们对我意见很大啊,哈……我仍旧是我,二世祖还是二世祖,那啥,两位,我们还是朋友,在南丰乃至全中国,有什么为难的事记着找我,做为朋友我会帮忙的,咱如今真是混得不错,嘴皮子一碰能解决好多事,嗯,就这样,要不要进去喝咖啡?还是分手?”

    方媗今天的震撼很大,她想静静心了,“你还是该忙什么去忙吧,我和杨洋还有事。”

    “嗯,那行,我的手机号……”唐生把手机号留给了她们,方媗没记,杨洋倒是记了。

    随后唐生就入了咖啡厅去然后打手机给王静,让她来会面,关于楚黛集团的一些舆论造势还是要搞的,声势越大越好啊,这对收购八大局的进展有帮助,也对震慑一些人有帮助。

    王静过来之后聆听了唐生的建议,她的热点杂志现在也是刚起步,知名度还没有打开。

    “……我总得曝光一点他们不知道的新闻来吸引别人的眼球,杂志是茶余饭后的读物,还时时新闻又不同,眼下在写对楚晴的专访,汪家人也有意思和楚黛接触,楚晴透露了一点。”

    汪家也是南丰三大商业世家之一,集团以地产为主,幅射周边产业,但真正的实力不强。

    汪楚晴突然离了家族集团,摇身一变成了‘楚黛集团’创始人,就是汪家人也稀里糊涂的搞不清状况,但是他们不认为有了这一层关系,和楚黛挂不上勾,必竟楚晴还是汪家人。

    唐生笑了笑,“楚晴是楚晴,汪氏是汪氏,没多大关联,要合作就给钱嘛,我没意见!”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